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九十八章 惊动

第九十八章 惊动

  真神意志降临,一向都是七府监察的重点,十日前的晚上,一共有十尊真神意志降临东荒大草原,任何一尊半神都会有所感应,更别提还有之后的大混战。

  关外的战争基本上就没停过,但这种层次的大战,尤其是涉及到三股接近真神级别力量的碰撞,百年未有。

  几十年未出山的中山武皇、大鸠府‘净土’计划的成果,那都是重点标注的对象。

  一时间,无数探子疯狂涌入大草原,还有各方势力,都悄悄探出爪牙,试探、搅混水、封锁消息——

  传言纷纷。

  这是不是大劫将临的征兆?!

  武平天府,高居天上的侯府——

  “司马正道干的好大事!”

  侯副都督在案上奋笔疾书,面无表情,语气讽刺。

  “为了蛊惑督护府的将领们出手,他手上的二十三道天官名额,还有上百道天将神职,应该都洒了个干净吧,以前倒没发现,他赌性这么重。”

  “义父,司马都督想要做什么,我们管不了,也不用去管,恶了恶道宗,便等于得罪关外近一半的道门,他顺势,自然天下太平,他逆势,多的是人落井下石。”

  义子团七女、暗议大夫红烟绕将整理好的密报放在桌面上。

  “现在关键是老四,老四自入关以来,表现的一直有点怪异,根据女儿的暗地里调查,老四,很可能已经不是老四了。”

  侯副都督目光一扫,淡淡道:“他的那个皇城司的女人,你去动她了?”

  “那个女人的确有些手段,也悄悄的经营了一些人脉和势力,但哪里是女儿的对手,不过就在即将得手的关口,皇城司的人出手了,很老练,都是精英,我们暗影会的暗议大夫不少都是皇城司出身,香火味太重,被他们得手了。”

  “领头的是谁?”

  “天变会三老——何童。”

  “哦,那个老家伙啊,”侯副都督平静道:“既然主要目标没得手,那他的其它女人,都给他放了吧,老四就这么点心头好,你把她们弄了,老四回来还不得炸毛。”

  “义父~”红烟绕长长的眉线微显凶芒,“放虎归山易,再想抓回来,那可就难了,老四她婆娘能让皇城司高层出手,绝不是区区一个前左监副使能做到的,这说明——”

  “这说明司马正道的计划成功了,所以皇城司才要保下这个变数。”

  “我、练铁手、司马正道、白天官、诸葛我五人,花了几十年时间,苦心孤诣,两边讨好,最后拿平天御齐亲王一门一百三十六口做拜门贴,才换来听调不听宣的十万天将计划。”

  “如今活着的老兄弟中,只剩我和司马正道,却没想到这个懒道人也能干出这么大的事,封神榜、天兵天将,二者合起来,你想到了什么?”

  红烟绕瞳孔一缩:“您是说,道门那群人,有着独立封神的打算!”

  “只能说,有这个可能,”侯副都督淡淡道:“当年的亡国七灾为什么被称作亡国七灾,说他们灭亡古国,那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们七人,对于这方天地的演化构想,与诸神恰恰相反。”

  “所以他们是臭虫、是灾祸,而从目前的迹象来看,这群封神道人有成为‘新亡国七灾’的可能,搞不好,他们连真神都想封一封呢。”

  “可是旧亡国七灾的下场——”

  侯副都督忽然轻轻一笑:“人的野心是杀不完的,和尚如此,道人也如此,这并非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所以老四的位置就很关键了,不管他是不是老四,等他回府之后,都必须是本都督的第四义子!”

  红烟绕眼中闪烁着迷醉的光芒,缓缓移动到侯副都督背后,肩膀和腰部的弧线随着走动,显的美好而修长。

  她一边给对方捏肩,一边崇拜的道:“还是义父深谋远虑。”

  “要是我的义子义女们,都像是你这么乖,那义父就省心多了,”侯副都督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小手,轻声道:“这事,就先别急着告诉你义母了。”

  “是。”

  红烟绕的视线顺着义父的背部,看到了他临摹的字帖,笔力雄健,似怒猊渴骥。

  ‘爪牙在身上,陷阱犹可制。爪牙在胸中,剑戟无所畏。人言畏猛虎,谁是撩头弊。只见古来心,奸雄暗相噬。’

  ……

  小钟吾府,在极似钟吾国皇宫的玉色大殿中,武神官、巢神官、玺神官三人跪在殿中。

  其中,武神官一身绷带,不时干咳两声,巢神官眼神闪烁个不断,似是在想找什么借口,而玺神官面色发白,很是恐惧。

  在他们两侧,是一座座高大的神像,目光宛如实质一般,冷漠的俯视三人。

  而神像中央,本来是主神像的所在地,现在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然后,所有神像同时开了口,声音严肃而宏大,透着一股不可反驳的气势。

  “补天丹,你们仅得了半颗?”

  巢神官硬着头皮道:“是,师父,不,都督大人,的确如此,不过这是有原因的……”

  “不用解释了,当初那一晚,我也在场。”

  巢神官一愣,然后猛的抬起头,惊喜道:“师父你的伤恢复了?”

  “元神上的伤势,已无大碍,肉身上的伤势,有这半颗补天丹,也足够了。”

  “师父,当晚那一战,胜负如何?”

  威德正法国师沉默片刻,道:“天上的那口刀,后继有人了。”

  “这么说,是中山武皇战败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四条龙脉,加上已经触摸到真神境的半神巅峰,师父,单论战斗力,那一位跟真神下凡也差不多少了吧。”

  “很简单,四杀现世了。”

  “四杀?是师父跟我们说过的,劫数演化的那八种力量之一?”

  “是,春诛、夏戮、秋绝、冬陷,这是天地四极的伟力,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

  “在大劫力量演化到全盛之前,这四极四杀之力,便是此方天地最强的毁灭性力量,那东荒神的内部,便孕育着四极中的春诛之力,那一众和尚只有把它封印了,才能图谋那副古神躯壳。”

  “怪不得——”

  “那女人借助刀意,展现出了四极中的春诛、夏戮、冬陷之力,追杀许天功十万里。”

  “不、不至于吧,就算劫数力量再强大,以那中山武皇的实力,打不过,逃总逃的掉吧。”

  巢神官有些不敢置信,当年的天下第一人,积蓄几十年,才一出世,就被人打的这么惨吗?

  “因为我也出手了。”

  三人全部两眼圆瞪、嘴巴长的老大,中山武皇许天功是几十年没有出手了,而他们的师父,威德正法真人,是近三百年都没出手了。

  许天功曾经被誉为天下武者第一人,而眼前这一位,那可是曾经道门第一人,而且是此方天地唯一一位元神!

  许天功不会方一出场,就被打死吧?

  “师父怎么会出手?”

  “封神榜既然出世,那复辟一事,便就多了几分可能,而且我也想试一试,许天功背后,到底藏了些什么东西。”

  “师父试出来了没有?”武神官都忍不住开口询问。

  “大约猜测到了几分,不过最后关头,当年的大内第一人紫衣人出手,把许天功救走了,紫衣人出手,便代表着那一位看来也出世了。”

  威德正法国师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杀气,“她想走,没人留她,但是皇室留给她的东西,她要吐出来!”

  “你们退下吧,本都督要重新炼化肉身,没有肉身,元神失了供养,连当年的五成火候都不到。”

  见师父以官职自称,三人不敢怠慢,赶紧躬身行礼,巢神官更是面露喜色,看来这一次就算是这么混过去了。

  谁知武神官突然开了口:“都督,我想申请大神官的试炼。”

  “武大人你疯了!”巢神官脱口道,谁不知道小钟吾府大神官试炼是最血腥、最危险的,便是半神级,殒落的概率也极高,一般人都不会去走这个‘捷径’。

  “你想好了?大神官这条路,只能进,不能退,而且注定要卷入大劫的演化之中,稍有不慎,粉身碎骨。”

  武神官结实得像钢桩铁柱的身躯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他点了点头,一字一句道:“输人可以,但我不想输心。”

  ……

  赤炼府最隐秘的一座魔宫中,一扇绣满魔鬼的屏风后面,一道充满风情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么说,你的确是感应到了那道魔气,类似魔主波旬,却又没有波旬气息?”

  魔女大汗淋漓,跪倒在地,赤炼府可不像小钟吾府外严内宽,任务失败者往往难逃一死,有的时候,死亡甚至是一种不算太差的结局。

  “是,魔后,弟子的确没从那人身上,感受到波旬的气息,但那大自在魔气绝对做不了假,若能抓住那人,魔后身上的封印,或许、或许就有解开的可能。”

  “蠢货,波旬既能化身千万,自然也能藏于无形,当初古佛与祂恶斗七七四十九日,都没有炼化祂,你怎知,这不是祂设下的陷阱!”

  “弟子知罪!”魔女浑身发抖道。

  “回去领一百记鬼鞭之刑。”

  魔女微微一愣,然后忙不迭的点头告退,面色不动,心中却闪过一丝喜色,这惩罚,远比想象中的要小。

  她明白,魔后应该是心动了。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