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九十九章 东荒神山

第九十九章 东荒神山

  东荒大草原的最深处,两个东荒遗族正在用一种特殊的法器寻找着某个地方。

  那法器有点像是指南针,只不过两支针都是由狭长的虫身组成,并随着方位变化,虫身缓缓扭曲着。

  这叫阴阳虫,长的是阳虫,短的是阴虫,阴阳合一,便是虫针,这是东荒大草原少数几种,可以辨认方向的法器。

  “确定圣山在这里吗?”

  “应该就是这里,不会错的。”

  在大草原中,东荒遗民和妖虫一族同源同种,但却一体两面,东荒遗族良善、理智,而妖虫一族则残忍、嗜杀。

  区分二者也很简单,长的越像人的,便就是东荒遗民,而长的千奇百怪的,则是妖虫。

  往往七府大军过境,除了大鸠府外,基本上见之便杀,徒增了无数罪孽,也让仇恨越结越深。

  眼下这两位东荒遗族,除了皮肤粗糙一点,双眼猩红一些,基本上跟人类一般无二。

  而他们要找的目标,便是东荒大草原的圣地神山,这是圣女交给他们的任务,圣女一旦选定夫婿,必要在圣山上祭拜天地,这是很久以前的一种传统。

  然而神山是移动的,大草原广阔无垠,你永远也不知道这神山会出现在何地,说不定今日在此处,明日便在万里之外。

  好在根据月兔国师的推算,神山已经有近百年时间没移动了,所以二人千辛万苦、跋山涉水,终于通过虫针确认了方向。

  可当二人目光扫了一圈,却发现这一片空空荡荡的,别说神山,连一个小土丘都没有,顿时傻眼了。

  好在其中一人想起了玉兔国师的嘱咐,连忙道:“国师说过,这神山不同于一般山脉,并非地气堆积团聚而成,用肉眼难以看到,而是要用最正统的东荒血脉中的血水,抹入眼睛,才能看见。”

  二人随即用随身小刀在手背上开了一刀,然后将浓浆一般的褐色血水抹在眼皮上,再睁眼时,感觉顿时不同了。

  传闻中,每一个东荒遗民都是东荒神的子嗣,而他们现在,便有着浓烈的这样的感觉。

  大地、石块、树木、云层、霞光,仿佛一切的一切,都与他们融为一体。

  他们看到了,只见在东南方向,一座被云层笼罩的神山坐落于大地之上,那神山给他们的感觉,便是极度的亲切、极度的向往,仿佛那里便是他们的最终归所,也是血脉诞生的起源之地。

  不用多说,二人连滚带爬的冲向这神山,越近,这种亲切感和激动心情就越明显,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似的。

  终于,在云层的间隙,她们看到了这座大山的真容,这该是多么高贵的存在啊,单是山上泥土,便是东荒传说中的五色泥,还有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神树,美丽到难以想象的仙花,还有坐在麋鹿上,带着花环‘咯咯’笑的仙女。

  她的那么的纯洁无暇、那么的高贵美丽。

  仙女?

  等等,神山上有仙女?

  玉兔国师可从来没跟他们说过这点。

  麋鹿停住了脚步,仙女听到动静,望了过来,小鹿般的眼神看的二人面红心跳,眼一白,便就晕了过去。

  我这是被美晕了吗?这是二人最后一个念头。

  当然不是,二人背后,同时趴着一只血淋淋的小鬼,同时阴风一卷,艳鬼云玉真现身。

  如今的云玉真已经初步炼化了鬼化彼岸花,长发披肩,一身淡白色的僧衣显的端庄大方,一手拈花,一手合十,除了眼中偶尔闪烁的魅惑之意外,基本上就是菩萨相了。

  她证就的菩萨位也很特殊,被称作枯骨菩萨、布施菩萨,这类菩萨往往化身凡间女子,勾引色根未尽的男子,在云雨兴起的关口,突然显化枯骨真身,让人色欲顿消,大病一场,从此之后受心戒欲,回归佛门。

  当然也有可能是受到惊吓后,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两个外人,有点麻烦啊,还都是奉命行事;算了,还是等主人出关之后,交给他处理算了。”

  云玉真将手掌从二人脑中挪开,喃喃自语。

  这倒不是菩萨相的本事,而是鬼化彼岸花的能力,通过此花,她能够掌握一定的魂魄变化。

  “走吧,两个小乖乖,做的真不错。”

  两小恶鬼嘿嘿直笑,不停挠头,脑壳都要抓下来了,似乎被夸的十分开心。

  单是菩萨位可满足不了云玉真的野心,这艳鬼的目标是,先通过鬼化彼岸花修炼到菩萨业位,然后吞噬一众鬼子,,做为佛门护法,化身新的鬼子母天,等于同时以一鬼之身,拥有两道业位。

  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佛门的官没那么便宜,佛门的护法也没那么好当,尤其是册封佛门护法一职,需要至少真佛级别的口封,一般的佛陀都没这能耐。

  然而她的主人却展现了‘未来佛’的业位,这也是她选择彻底投靠的原因。

  便是在佛门之中,证就真佛业位,走‘纵三世佛’路线的也是少之又少,大多数佛门高手,都会选择‘横三世佛’‘五方佛’‘释迦七佛’‘药师七佛’,乃至于‘十八罗汉法身佛’,这一类走佛国路线的才是主流。

  道理很简单,过去、现在、未来三尊佛业,并非是想证就能证的,除非你能被大千世界众佛承认,又或是对过去、现在、未来的佛门气运有着大加持作用,不然佛法再高都无用。

  而拥有‘未来佛’的戚笼在她看来,便是未来佛门的一颗冉冉新星。

  而当她看向神山仙女时,顿时又头痛起来,某种意义上,这一位比起妖皇要难伺候。

  “娘娘,你怎么又乱册封神灵。”

  老祖宗瘪了瘪嘴,哼哼两声,不满道:“这明明是我的封神榜,我为什么就不能玩了,再说了,这麋鹿这么可爱,当一个低级神灵怎么了?以后你就是源青山山神了。”

  源青山是海蛮道靠海的一座大山脉,山明水秀,水天相接,连绵不断的山峰穿过雾气,像是条条银龙一般倒影着天光,美丽到了极点。

  封神榜光芒一闪,罩在麋鹿的脑袋上,顿时,地气涌入,神气显化,这麋鹿身高足足长高了一倍,而且鹿角分裂出九杈,仙气从中溢出,眼中拟人的光芒一闪,蹄子踏了踏,仙云从其脚下升起,舔了一下老祖宗,然后就驾着她在半空中到处飞腾,逗的老祖宗咯咯直笑。

  “你很有意思,以后就叫你小小白了,你别做鹿了,就做我们戚家人好了。”

  无奈之下,云玉真只得提声道:“娘娘,我可告诉你,主人就要出关了,您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和他解释吧。”

  这话顿时戳中死穴,老祖宗顿时垂头丧气的飞了下来,美到惊心动魄的脸上,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我孙子很生气吗?他不会揍我吧,我在这里好无聊的,没事也就只能封封神玩了。”

  闲的无聊只能封神玩,云玉真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换了个话题道:“娘娘您不是去找祖宅了吗?找到了吗?”

  “找到了找到了,可好玩了,”老祖宗又兴高采烈起来,不过眼珠一转,哼哼道:“你不是戚家人,我不告诉你。”

  云玉真嘴角抽搐,搞的我很想知道似的,不就是哪个山疙瘩么,最多长了颗树,种了几朵花,难道还有什么天才地宝不成。

  “快走吧,我前几天得到主人传音,他就在这一二日要出关了。”

  ……

  谁都也没想到,戚笼二人会被传到这飘渺不定的东荒神山之中,这里风水强度几乎不下于龙脉,而且山中环绕着的,都是七品以上的辅助煞气。

  所以方一入山,戚笼便就宣布闭关,他有各种内外伤势需要疗养,同样,他也有各种收获需要消化。

  他所闭关的山洞之中,纯白色的云气不断涌入,被一颗水缸大的龙首吞入。

  这云气并非是普通的云,而是‘早露天云’,是上八品的一种辅助煞气,每一滴云露之中,都孕育着能让一小片树林从枯萎中复生的庞大生命力。

  而堵住洞口的,更是一颗栩栩如生的龙脑袋,两支竹笋粗的岩石龙角,高鼻长嘴,最前面两颗钩牙像是蛇牙,舌头鲜红好似裹血,鼻吐腥烟,口吞白云。

  第四次龙脉蜕变——吞煞龙首。

  每次随着它的一呼一吸,整座神山的表面都仿佛在一起一伏,风浪滚滚,云烟大作。

  穿过龙首,便看到大量的血迹,还有褪下的人皮,人皮表面印着深浅不一的伤势和淤血,山壁上也有不少溅射的血迹,配合着阴森的洞内环境,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人肉包子店的后厨现场。

  然后再往前,便是三颗悬空而转的罗汉金果,在与许天功一条血龙化身对抗时爆发的烧身火,混合着罗汉金液,再一次炼就了三颗‘真神大炸弹’,当然,烧身火也又一次被封印了下去。

  再往前,山洞豁然开朗,大概有数十亩范围,一道道佛影诞生,并走马观花一样绕着洞壁转动,南无日光佛、南无龙威佛、南无华岩佛、南无阿须轮王护佛、南无师子慧佛、南无宝意佛、南无高雷音佛、南无智慧自在佛、南无月摩尼光王佛、南无在华聚德佛、南无离恐衣毛不竖佛、南无无相声佛、南无电目眼佛、南无宝室佛、南无虚空星宿增上佛、南无众尊聚佛、南无栴檀宫佛、南无光网佛、南无红莲华佛、南无善现光佛……

  数十、数百、上千道佛影时隐时现、反复转动,让整个洞庭之中,形成了一道巨大雄厚的佛光漩涡。

  而在漩涡之中,浮沉着戚笼从净土中得来的数件佛门法器。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