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零二章 弃天之国(中)

第一百零二章 弃天之国(中)

  中山国的武皇帝沉默许久,才缓缓开了口:

  “鬼庭?”

  “没错,就是鬼庭,”钟毓秀点了点头,诱惑道:“你是如今最强大的龙脉之子,再得了这克制龙脉的鬼庭之力,那你就真的是这方天地第一人了——”

  “陛下,若是老臣猜的不错的话,这鬼庭是那八种劫运力量中的‘地狱’吧,从来处来,从归处归,钟吾古地不是不存在轮回,而是这生死轮回的力量,全部凝聚于沧澜老龙的尸壳之中,且与天河之力融合,所以特别克制龙脉。”

  “请恕老臣冒昧问上一句,三百年前,一众神祇下凡,杀死那条沧澜老龙,那老龙的躯壳,现在何处?”

  “咯咯,不愧是当年开拓军团的领袖,感知就是敏锐,我也不瞒你,那条老龙尸壳,表面上是在承天堡,其实早就被某尊真神送归龙庭了,而这鬼庭凝聚之法,同样是一位龙庭使者传给我的。”

  “所以陛下是龙庭的人吗?”

  “不,我什么身份都不是,非要说的话,我只是一个好心人。”

  “好心人?”许天功咀嚼了下,语气古怪。

  钟毓秀屈指一弹,一团黑光便射入黑暗之中。

  “好了,沧浪大将军,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寻找,如何摆脱龙脉牢笼的法子,相信你也摸索出了一些东西,而有了鬼庭之法,两两印证,相信在这条路上,你会走的更远。”

  “陛下,你我都知道,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是在小千世界证就的真神,一旦离开此方天地,力量便会迅速消失殆尽,龙脉之王也是如此,陛下,以您当年的所作作为,这鬼庭之法,莫非是超脱之法?”

  “只是一半,”钟毓秀打了个哈切,“好了,走啦,小紫,威德正法那厮居然一点情面都不讲,居然还想引我上钩,开玩笑,本女皇是那种强出头的人吗?就算你和许天功被活活打死,本女皇都不会出手的。”

  “陛下!!”

  一颗巨大的龙首探了出来,每一片鳞片足有桌面大,虬须如鞭,裹挟着云烟,绕柱而转,一下子堵住了大门,腥黄的巨大龙眼死死盯住钟毓秀——这位曾经的明妖皇。

  紫衣人一瞬间挡在钟毓秀前面,领域‘无’蓄势待发,无形无相的领域中,仿佛蕴藏了一个小千世界。

  “陛下,最后一个问题。”

  钟毓秀耸了耸肩,叹了口气:“好吧,你问吧。”

  “龙庭,是不是就是上古时期的天庭?”

  “这很重要吗?”

  中山武皇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好吧,陛下,把你真正的目的说出来吧,本皇需要另一半的超脱之法。”

  ……

  东荒神山上,戚笼踩了踩地面,捡起一块五色泥土,说也奇怪,号称能修补万物的五色神泥,方一离开地面,便就光芒暗淡,化作一抔普通的泥土。

  这漫天遍野的天才地宝,似乎都是这样,只能远观,不能亵玩,一旦亵玩,便就如这泥块一般,转化为凡质。

  ‘天外之物?’

  戚笼自言自语,他刚刚用龙脉搜遍全山,居然一丝一毫的地气都没发现,更没有找到什么地脉核心、宝光源头。

  所以唯一的解释,便是这座神山,其实是天外之物,不属于这方世界的规则凝成这座东荒圣地,却又无法融入外界,所以便呈现出‘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为枳’的现象

  “乖孙子快来快来,就在前面不远处。”

  在老祖宗一路拉扯之中,戚笼终于来到对方口中,祂们戚家的发源之地。

  “这里?”

  “就是这里。”

  戚笼沉默了片刻,老戚家八代贫农,总算是找到原因了。

  只见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干枯的小溪,小溪的右岸,长着大量的杂草,还有横七竖八的乱石。

  怪不得混到自己这一代,居然都落草为寇了,原来过错不在自己,是天意。

  “来来来。”

  老祖宗兴奋的把戚笼拉在溪边,然后毫不雅观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以前就住这里,然后这旁边有一颗菩提大树,可惜后来被火烧了,乖孙儿我跟你讲,当初这条河上的怪物可凶了……”

  听着老祖宗的絮絮叨叨,戚笼心中一动,当初在吸收先天源质时,曾经偶尔闪过的记忆画面,莫非这里便是当年的天河?

  戚笼走到干枯的溪边,精神魔念笼罩其上,可惜一无所获;他想了想,略带钩状的五指按在河道上。

  弃妖皇手骨、外加四条龙脉之子龙力凝结的龙臂,如果说肉身上还有什么,能够超越精神上感应的,那便只有这个了。

  果不其然,手掌方一按到河道上,眼前便是一黑,恍惚间,仿佛有一个无与伦比的庞然大物,将天地间积压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然后,它似乎挤压着天地间隙,缓缓的游走着。

  戚笼抬头,看到了天空上的两轮幽黑的月亮,那似乎是两颗蛇瞳,蛇瞳上洒下的光芒邪异而鬼魅,总之不大良善的样子。

  天河不是哺育众生、教化万民的存在么,怎么看上去,这么的魔道?

  “乖孙子,乖孙子——”

  老祖宗拉了拉,把戚笼从这种状态中拔了出来,老祖宗叉着腰,很是不满,似乎对于家族的光荣史没有被传承下来而不高兴。

  戚笼心中一动,问道:“老祖宗,当初和你一起坠入地下那几件发光物,你还记得它们在哪里吗?”

  与先天元胎一起坠入地下的,应该也是先天之物,必然极其珍贵,说不定也是真神的目标之一。

  “不知道,不过如果靠的近了,我肯定能感应到它们,哼!臭孙子,我戚家的家业迟早会败在你的手上,要是我乖曾孙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真听我说话。”

  戚笼无语了片刻,目光扫了一大圈,忽然轻咦一声,道:“老祖宗,你出生在这里,那么这些石块,莫非代表着当年的上古神兽。”

  这一大堆乱石,一共有二十二块,似乎正好对应着开国的上古神兽数量。

  “好像是吧,”老祖宗哈切连天,眼皮子都要黏在一起,“当年老和尚天天念经,可烦人了,整天吵的我睡不好觉,不过好多年没听了,还怪想念的。”

  老祖宗头一垂一垂的,最后居然半坐着睡着了,看上去就像是一流大师雕的玉质美人像——如果这大师没有恶趣味,非要雕的四仰八叉的话。

  不过老祖宗皮肤上的玉色光芒越发耀眼,几乎透体而出,同一时间,戚笼头发上的一根毫毛突然飞出,化作耀眼的黄光,与玉色光芒相互交织,然后光芒大作。

  整座东荒神山上,都蒸腾起了耀眼的光芒,半个东荒大草原都见证了这一幕。

  东荒三十六族,月兔王族圣地。

  两道倩影同时浮现在高空之上。

  “天庭光辉。”

  “不,应该是妖皇光辉。”

  二女互视一眼,最后还是那位满头白发,拄着拐杖,却长着一张红润粉嫩小脸的玉兔国师率先开了口。

  “那道上古天庭的碎片,怎么会在这时产生变化,这与我们计划中的可不一样。”

  另一道人影却十分眼熟,那是承天堡堡主程天凶神秘莫测的三夫人,也就是当年长公主重明儿的躯壳;此女皮相本就高贵而不可侵犯,如今穿上了东荒遗族的圣女服饰,头插骨钗,一身玄衣灰裙,缠在手臂上的灰巾,像是一整条黑色的蛇皮,整套衣衫泛着邪异的神光,整个人看上去阴沉而神圣。

  “圣女,这会不会对你继承东荒神神位产生影响?”

  ‘圣女’缓缓摇了摇头,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会选择这一条路的,而且也只有我的身份,才能得到那一位的认同吧。”

  “从好的方面想,会有越来越多的东荒妖族领袖会来参与这场选亲大典,而陛下您圣女的身份,也将会得到更多人的承认。”

  “他们多半不是因为我来的,而是我们炼出的那一条荒莽龙脉,倒是姑姑你要小心,最近从武平督护府来的刺客行动越发频繁了,你要当心才是。”

  玉兔国师不屑的一笑,“那些人完全不了解东荒大草原代表着什么,我虽然只是半神,但在这里,我就是不死的。”

  “那位右国师兕怪妖君也会这么想吧,”‘圣女’问。

  “以那蠢牛子狂妄自大的性子,他肯定会这么想。”

  “那就好,那条荒莽龙脉,便是为祂准备的。”

  ……

  而在东荒神山,戚笼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只见一代女妖皇的黄光和老祖宗的玉光交织在一起,居然起了连带反应,整座神山上光芒大亮,并且场景开始疯狂的回溯,地面上的杂草开始以飞快的速度交替青黄二色,然后呈现出了一种绿色。

  而这二十二块石块也在疯狂的扩张,从小腿大小,扩张到大腿,再超过常人高,然后石块的表面开始再长出血肉,再长出筋骨,变成一条条千丈高、却形态各异的大腿,鸟腿、螃蟹爪、兽前肢体,每一个都不大一样。

  天空也在重演,白云、乌云、蓝天、瓢泼大雨,无数次的演化后,变的空空荡荡的,没有月亮,也没有太阳,好似天空之上,是倒转的深渊。

  “天庭没了,天柱断了、天帝殒落了,天庭没了……”

  一只像没毛乌鸦般,却大上至少百倍的怪鸟,在‘嘎嘎’乱叫。

  “闭嘴,钟吾!”

  一根天柱般的金棒砸下,直接把这怪鸟砸飞了出去。

  一个身穿金甲的女武神从黑暗中走出。

  在她身前,是二十二座巨大的神兽。

  在她身后,是成千上万张惶恐不安的面孔。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