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零三章 弃天之国(下)(三更)

第一百零三章 弃天之国(下)(三更)

  女武神一身金甲,手中握着一根碗口粗的棒子,凤眼一闪,便是斗天战意。

  “天不救人,人只自救,一向如此,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想反天?”一尊浑身冒火的神祇大喝道,看其面相,竟有几分像是千年之后的厌火公。

  “天庭自己造自己的反,哪还用我们动手,我们要做的不是反天,而是伐天,这十二万九千六百道天条天规,不把它们砸个稀巴烂,难道我们要陪着这崩解的大千世界送葬吗?”

  女武神大声疾呼,不少人鼓动,更多人在迟疑。

  “总归是要有一处容身之所的,”一只青鸟口吐人言,它踩着一根好似刺天而长的虚空树枝,口中劝着诸神兽。

  句芒?

  戚笼混在人群中,亲眼目睹这上古发生的大事。

  “天帝都亡了,我们守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别忘了,当初我们从东狱天牢中逃出来,便已经是犯了诛戮九世的天规了。”

  “天帝有没有殒落还得两说,但你们这样做,是逼自己入万劫不复之地,天帝不容你们,五帝也不会容你们。”

  “地肺大涨,即将吞吐出无量量地火风水,我们留在此处又有何用,不如合力一处,用大法力破开大千世界,去洪荒宇宙吧。”

  “那这些凡人我们就不管了吗?”

  “一群逃兵,”女武神嘲讽的扫了一圈,手中金棒抗在肩膀上,“天庭毁了,你们逃到人间,人间没了,你们又要逃亡星空,若是星空殒落,你们还准备跑到何处?”

  她目光扫了一大圈,一字一句道:“就在这里,我们哪里都不逃,我们要在这里,建国、铸神庭!”

  另一尊神祇面色大变:“自从二十四人皇完善人道,回归天道之后,人道国度早已不被天道所容了,这方天地,不可能再出第二十五位人皇。”

  “做不成人皇,那我就做妖皇。”

  女武神已经不耐烦跟这些活了上万年的家伙掰扯下去,当先而行,背后金色披风燃烧如火。

  “欲随我踏破灵霄者,同我上天!!”

  一共十尊神祇跟了上去,还有大量从天庭下凡的上古战士们。

  ‘十皇族!’

  戚笼若有所思,原来如此。

  女武神上天没多久,天空的黑暗忽然开裂,之前在戚笼感应中,那种挤压着整个天地,缓缓游走的粘稠感觉又出现了。

  所有人,包括剩下的十二尊神兽,都被挤压的动弹不得,立足之地似乎都要被冲的爆裂。

  “阿弥陀佛。”

  古佛的万丈金身忽然出现,同时将手一抛,一根巨大的石柱插入地面,宛如天堤拦入狂江之中,黑色天河顿时被一分为二。

  “抱歉,抱歉,贫僧来晚了,主要便是降伏这条沧澜魔河耽搁了,这魔河出身宇宙星空,差一点点就功行圆满、化身外神,收服起来可颇费工夫,”古佛乐呵呵的道。

  “这是通天柱!你从哪里弄来的,老和尚你又去偷天庭了?”

  “非也,非也,这叫借,不叫偷,不过还是不要被原主人发现的好。”

  古佛从口袋中摸出一颗菩提子,往柱身上一抛,顿时菩提子化作一道青光,难以计量的藤曼树枝树叶包裹其上,很快就将通天柱装作菩提树。

  “这样就差不多了。”

  仔细检查了番,确认不被发现后,古佛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在菩提树下,突然面皮一抽,龇牙咧嘴的从屁股下摸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悄悄甩了出去。

  “什么破玩意,肛的屁股疼。”

  古佛见众人都望着他,干咳一声,“有菩提树撑天,有天河庇地,万事具备,只待妖皇归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贫僧给你们念一段经?”

  沉默许久,那像厌火公般的火神才开口:“天地大寂灭,也就是你们和尚口中的空劫,天地规则重演,一切地上生灵都将坏灭,单凭这个,能护得住这些天界遗民吗?”

  “护不得,护不得,”古佛笑道:“一天一地,只能保住此方小世界物质不被摧毁,若要保住性命,还需妖皇打破灵霄归来,若是能打碎天律天条,便能以其中碎片重炼这方天地的天规天律,不需多,只要三百六十五块,形成小周天之数便可。”

  ‘封神榜原来是这么来的。’

  古佛目光一转,看到了戚笼,忽然轻咦一声:“咦,佛友,你不是回归千年后的世界了么,怎么还在这里?”

  “你认识我?”

  “怎么不认识,天庭通缉犯排行榜上,你排第一,我排第二,”古佛乐呵呵道:“不瞒佛友,自从佛友在上面大闹一通后,贫僧的压力轻多了,当然,佛友若是能加入我们,化身第十一尊古佛,那就更好了。”

  “我——”

  戚笼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感觉身子一沉,一种难以想象的压力爆开,只见剩下的十二尊上古神兽,包括那些接近真神境的上古人族,一个个一动不动,都以一种诡异的眼神望着自己。

  场面再一次置换,一座座雄伟大城拔地而起,沧澜江内围,无数的河道、江流、大湖孕育而出,在大千世界大毁灭的关口,显的格外的生机勃勃。

  “唉,当妖皇好无聊啊,好没意思啊,好想找主人玩啊。”

  此时,褪去了金甲,换上一身华贵帝王服的女武神,正百无聊赖的蹲在城墙上,标准的大马猴蹲,而出入城门的钟吾百姓见到这一幕,无不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礼。

  “喂,不许跪啊,谁跪我揍谁,谁说见到皇帝就要下跪的,膝盖软了,脊椎骨怎么硬的起来,这是主人说的。”

  几个外地人第一次见到妖皇,吓了一大跳,刚准备跪下来,就被女妖皇龇牙咧嘴吓跑了。

  “喂,你不要找我了,我对你要干的事不感兴趣,天帝在的时候,我和主人还是通缉犯,天帝没了,我倒成妖皇了,那本皇为什么要把天帝找回来,找回来让他当大爷吗?”

  在女妖皇对面,一个裹在黑衣黑帽中的女人低沉道:“天地大破灭,是天帝走失的原因,只要天帝回归帝位,乾坤必然重整——”

  女妖皇打断了对方的话:“本妖皇可不关心天帝丢在哪里,天帝又不是我主人,要找你去找去,再说了,上头那些老头子都不慌,东荒你一个监狱头头操那么多闲心干什么,再唧唧歪歪,就不允许你到我这里偷藏天庭囚犯了,我好好的钟吾国,都快变成天庭囚犯集中营了。”

  女人冷冷道:“没有我在上面给你周旋,你以为你窃取天地气运一事不会被发现吗?”

  “发现了又怎样,让天庭派兵来打我啊,又不是没打过,无聊,大中午的,扰本皇清梦,趁着钟吾鸟还没出窝,本皇补个觉先。”

  “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

  妖皇好奇的把接过这块透明的玉石。

  “十万年火候的天晶,你既然称皇了,没玉玺怎么行,算是我给你的礼物。”

  “谢谢啊。”

  “我说,我是说万一,如果我有一天回不来了,或者我死了,我的神尸,如果还在的话,就安葬在你的国度中。”

  “放心,到时候肯定给你挑个风水宝地。”

  “还有一件事,当初大千世界大破灭,只有你这里保住了,这也导致一些先天宝物被此地吸引,我知道老和尚传过你一法子,将先天宝物炼入国运之中,避免遭人惦记,但是要小心十二天元柱,这件由通天柱为材料炼出的宝物,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老和尚有一些东西没告诉你。”

  “有天庭的人会惦记?”

  “不,是外神,事实上,外神早已侵入天庭,这已是心照不宣的事了,小心有外神借此物,坏你的国运。”

  “知道了。”

  “我走了。”

  “别死了哦,你死了,本皇连打架的人都没有了。”

  ‘十二天元柱?’

  戚笼自言自语,眼前画面又一点一滴消失了,只剩下模糊的影像,如果说第一幕古国开辟,是老祖宗的视角,女妖皇与东荒神交流,是那大母猿的记忆;那么接下来的一幕,戚笼便是以东荒神山的视角,或者说——钟吾国运的视角。

  模模扭曲的人影、已经略显暗淡的金光,还有一些特殊的交谈声,用的不是此方世界的话语,而是一种扭曲的、扰人心神、让人癫狂的腔调。

  出乎意料的,戚笼居然能听懂。

  ‘古神东荒一定将那个东西藏在了这个小国度中。’

  “天帝会在未来降临人间,上面吩咐了,那个东西一定要提前得手。”

  “怎么破解此方世界的气运?”

  “大千世界重塑之后,我们的力量入侵不了人间,老头子们也不允许。”

  “用这方世界人道的力量。”

  “你有把握吗?”

  “阴阳开化,重塑乾坤,用人道之力‘开天辟地’,阴阳两股人道力量,足够破开国运。”

  “阴人道我有把握,用蒙昧野兽的元识,再注入我们的力量便能提炼出来,但是阳人道怎么办?这方世界至刚至阳的力量,可不是我们能够做出来的。”

  “做不出来,不会去骗吗?你可别忘了,现在的人间,可还有不少当年人皇的后裔,总归有一两个,是成气候的。”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