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零四章 归无

第一百零四章 归无

  戚笼睁开双眼,眼前幻象尽数消失,而老祖宗也揉着眼醒了过来。

  “我怎么睡着了,奇怪,那颗菩提树都不在了,我怎么会睡的这么香?”

  “咦,乖孙子,你怎么一脸激动,难道是被我戚家的过去给震惊到了?”

  “的确是相当震惊,我们回去吧。”戚笼长吐了口气,笑道。

  回到闭关的山洞,戚笼将重炼身躯造成的血迹、毛发处理掉,毕竟有很多邪门的手段专用这些玩意害人。

  闭关的时候,戚笼本来的打算是,一鼓作气,将大武行体系核心的须弥魔山完善,不过炼化龙臂后,浑身龙元鼓荡,龙气完全液态化,浑身精气充沛到了极点,过刚易折,已经不适合再闭关了。

  不过单是这条龙臂,配合龙脉,戚笼感觉不再惧怕任何对手,只要不是撞上许武皇或吕傲侯这种变态,普通的半神巅峰,他也敢斗一斗了。

  此时他的龙脉蜕变程度不是第四次,而是第五次,而且是一整条龙脉的第五次。

  第五次龙脉蜕变:龙髓化元。

  到了这一层次,已经达到龙脉蜕变的深层次,龙气、龙魂、龙血、龙髓全部化作龙元,龙脉进入深度开发,当年黑山山头上,霸道凶悍的龙脉之威,戚笼已经能使出其中六成。

  同样,还有之前购买的几十本煞气阵势,戚笼已经将之全部消化,一一演化入龙脉之中。

  法武合一之道,借由龙脉之助,他一步走到了顶端。

  ‘是时候出关了,武平督护府对于陈国的攻势,差不多已经开启了,老祖宗到手,刺杀任务做与不做,其实都不重要了,毕竟就算得了十大府将之位,我也未必能融合天将之源,就像是封神榜无法册封我一般——这会不会是古佛做的手脚?’

  ‘不过古国开国的秘密解开了,大千世界的谜团反而是更多了,天帝居然在上古时代失踪了、或是死了?如果死了,未来降临人间的天帝又是何人?’

  ‘我为什么会回到上古年代,还成了天庭第一号通缉犯,我是怎么回去的?’

  ‘阴阳人道,阴人道有点像是那海底邪神支持的‘海妖皇’,至于阳人道、人皇后裔,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是照灯笼?’

  一声啸傲九天的鹰隼声响,戚笼抬头望天,只见一只臂展足有两丈的金翅大鹏鸟从天而降,落地之际,两爪硬生生抓裂巨石,凶狠的鹰眸盯向戚笼,戚笼居然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赤身党时期的戚大寇。

  大鹏鸟脖子上的毛羽蠕动了下,一只‘手掌’模样的精怪爬了出来,眼珠子小心翼翼的看了戚笼一眼,似是看到了熟悉的东西,顿时眉开眼笑的跑了过来,从裤脚爬了上去,然后直接抱住‘五龙喝棒’,打死也不放手。

  戚笼和金翅大鹏鸟一体两面,当然知道这个疑似神侯断掌的存在。

  如果这真是神侯手掌,那只能证明神侯厉害,肉身像上古魔神一般,五马分尸都不死。

  阴风一卷,云玉真显出身形,恭敬道:“主人,已经把那二人的记忆消除干净,绝对不会把我们的踪迹暴露出来。”

  戚笼往旁边看了一眼,今天的老祖宗很乖,老老实实坐在她册封的‘源清山山神’,一只大麋鹿的身上。

  一人乘鹰,一人骑鹿,二人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

  似是东荒神躯壳被炼化成无面佛陀的缘故,大草原上千奇百怪、凶神恶煞的天象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碧蓝如洗的天空,地面上,像是小黑点一般的马群正在缓缓迁徙着,时不时的停一停,在肥沃的草地上进食。

  飞了足有上千里,戚笼至少见到十几批牛群、羊群、马群,以往这类‘娇嫩’的生物是绝不可能在草原环境中生存的;而戚笼经历的雷电、沙暴、冰雹,好似还在昨天。

  ‘主人,前面是东荒三十六妖族的纳兰羽虫,这些羽虫以活物精血为食,数量庞大,要小心。’

  云玉真曾跟随明妖皇走遍钟吾各地,见多识广,真心依附戚笼之后,的确让他省了不少心。

  只见一大片黑点出现在视野范围内,密密麻麻,像是天空上长满了黑色疹子,远处一群上百只数量的牛群,被降下来的黑点一裹,在下一瞬间,化作一堆白骨。

  戚笼轻吸了一口气,怪不得都说东荒三十六妖族,每一族都是一种天灾,倘若让这些玩意侵入没有阵势防御的城池,除了高手之外,基本上能灭绝人种吧。

  “主人,这伙妖虫是妖族精锐,大如拳头,小若牛毫,杀不胜杀,我们还是暂且避一下吧。”

  戚笼沉吟一下,“不用,我记得这类血统纯正的纳兰羽虫,灵智不多,每一次出动,都需要有一个母虫指挥吧。”

  “是,但是主人,这类母虫很难搜寻,气息、模样,都与普通羽虫一般无二,而且要杀死它,还要把它方圆百丈清理一空,因为母虫意识会随时依附在别的羽虫身上。”

  “唔,这倒是没问题。”

  戚笼面无表情,体内龙元突然化作蓬勃的煞气汹涌喷出。

  子母针煞、浮云光煞、雪墟化煞、暗影邪煞……

  这类煞气或凝成百丈金云、或化作海市蜃楼、又或是漫天飞雪、暗黑风暴,向四面八方覆压而去,并且凝成种种煞气阵势,疯狂绞杀着这类羽虫。

  一时间,这类羽虫落入雨下,而方圆千丈的天象化金、化白、变红、变黑,千丈之外的煞气如同被吸引了般,不断补充进来,似火烧云,灼烧着汹汹龙火。

  “好强大的龙脉控制力,这是——借龙脉化煞演阵?”云玉真惊道。

  在她印象之中,似乎没有哪一位龙脉之子,或者是妖皇这般做过。

  但戚笼对龙脉有着自己的理解。

  在他看来,龙脉最强大的地方,其实并非是力量,而是对天地规则的某种支配性,当然这种支配性是泛泛的、低层面的,对于真正的高手基本就是鸡肋。

  但戚笼看来,这却是法武一道的核心。

  帝王将相、人间祸福、名士风流、恩怨情仇,一切的情绪、经历、因果,合在一起,是人性,再往上,便是神性。

  戚笼双眼彻底变成龙瞳,单手需抓,恐怖的威压彻底爆发,同时有如来念进行加持——

  “日月合明,四时合序,舆鬼神合其吉凶,煞气化神!”

  所有阵势开始疯狂收缩,但气势却增涨的越发恐怖,突然间,老祖宗怀中的封神榜开始‘嗡嗡’作响。

  然后在下一瞬间,十种煞气阵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十尊散发着神明波动的虚幻人影。

  戚笼心中微喜,果然如此,法武合一的最高层次是以武演神,而龙脉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甚至做的更好。

  “奇怪,我孙子怎么也能封神,他又没有封神榜,”老祖宗挠了挠头,突然一拍手掌,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我戚家的祖传手艺!

  十尊神灵,虽然只散发着低级神灵波动,但对于靠数量取胜的纳兰羽虫来说,也如虎入羊群,大杀特杀,羽虫的体型无论大或小,于祂们来说,无有任何区别。

  戚笼一对鲜红的龙瞳冷冰冰的盯着这一切,母虫虽然隐蔽很好,但一旦遇到风险,其它羽虫会下意识的拱卫母虫。

  他要找的,就是这混乱变化中的一丝‘常态’。

  ‘找到了!’

  西南方向二十里,一团极不其眼的羽虫正随着神祇追杀而到处乱窜。

  虽然到处乱跑,但却并不像其它羽虫一般分散到各处,反而隐隐聚作一团。

  心意相通,二十里的距离,金翅大鹏鸟在连扇了两次翅膀,便就近在眼前,同时一人一鸟身上白光大作,基本无视扑面的虫豸,然后在下一瞬间,戚笼拧左臂出拳。

  出右拳或是出左拳,看上去只有左右之别,但运劲方式却截然不同,譬如左臂走的是手三阴筋,也就是手太阴肺筋、手阙阴心包筋、手少阴心筋,主要发力部位是肺和心。

  而炼筋大成,便是将五脏六腑和十二经筋同时炼化,达到出劲不漏,宛如一条江河,没有任何泥沙阻隔、也没有分支岔道分散水力。

  而佛心种魔大法强就强在,它可以逆转人体自然,将十二条河的水力,同时灌入一条河道之中。

  这也是为什么凭借宗师之身,戚笼可以抵挡、乃至于达到半神的力量层次。

  不过河道也是有极限的,就算是戚笼,也只能在‘河道水量’达到半神档次后,就削弱这种‘灌入’,不然劲力可以汹涌而出,肉身就要崩溃了。

  然而炼化龙臂之后,戚笼突然可以发现,这条手臂,似乎完全可以承受十二条‘江河’的全部灌入。

  这种力量的无限堆强,甚至让他有一种四炼大成、肉身圆满,乃至于粉碎虚空的感觉。

  戚笼身前,两只宗师初级的妖虫气息猛然然爆出,化作巨大的冲影,模样极其恶心,像是腐烂的大号苍蝇。

  而戚笼一拳轰出,方圆百丈,直接化作一片虚无。

  一切物质都粉碎的无!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