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零五章 刀剑之争

第一百零五章 刀剑之争

  真神意志降临,尤其是在煞气郁结之地,会产生一种混沌态的状态,究其原因,是真神意志降下,在一定范围内扭曲了天地规则。

  而戚笼把用龙臂打出的这一拳称做虚无态,如果说混沌态是扭曲规则,而虚无态,则是将规则表面的一切物质、意志,摩擦的干干净净。

  烧身火,是武道入神的开关,而破碎虚空,则是当今武道的终点。

  这种层次的拳力,单从力量层面,已经开始触摸到破碎虚空的一角。

  “主人好厉害!”

  “不愧是我孙子!”

  没了母虫,这些纳兰妖虫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分散,很快就跑了个干净。

  不过戚笼却并没有解散这十尊护法神祇,反而将之收入袖中,沉吟片刻,金翅大鹏鸟突然往上空飞去,钻入云层,通过金翅大鹏鸟之眼,可以看到一股又一股妖气,如狼烟黑雾,蒸腾而起,显化出种种异像。

  奇怪,怎么这么多妖虫,而且都是血脉纯正的东荒妖族,难道神山大放光芒,它们以为神山上有什么宝物要出世?

  应该没那么简单才对。

  戚笼沉吟片刻,又驾着金翅大鹏鸟飞了回来,道:“东荒三十六族大量聚集,感觉有些不对,我去探一探虚实。”

  “我也要去!”老祖宗举手发言。

  戚笼毫不客气的拒绝,并且叮嘱云玉真,道:“你负责看好这一位,一定别让她乱跑。”

  “好的,主人。”

  金翅大鹏鸟驾着戚笼降临到一处偏僻所在,然后大鹏鸟扒拉在戚笼肩上,翅膀扇动数下,便就融入肩胛骨中,只有表面的淡淡纹路。

  同时戒指上黑芒一闪,戚笼的身影便就消失不见。

  大白天活见鬼,见的其实不是鬼,而是精魅。

  天鬼合一:化作五方天鬼之外,一切小灵精魅之宗,无影无形,或有或无,魔精难范、鬼神难测。

  化身天鬼之后,戚笼悄悄钻入一处东荒妖族的驻地。

  这一类东荒妖族唤作魔蜘蛛族,此类妖族无分男女、雌雄同体,每一只魔蜘蛛形似人类,上半身长有八肢,气血强大,个个长发俊美,胸前鼓起,下半身有类似蜜蜂那种交配的口器。

  而每一个魔蜘蛛族,都是东荒大草原上最强大的刀客,绰号八刀流,哪怕是最普通的魔蜘蛛族,全力爆发,都有可能杀死一个宗师高手,毕竟连续八记人刀合一级的斩击,真是想想都可怕。

  戚笼在大帐中见到了魔蜘蛛族的族长鳄蛛儿,五官美的邪异,长发及腰,胸前和下半身都相当鼓起,透出的气血强度是宗师巅峰,而其上半身的刀肢,足足有十六肢,每一口都是琥珀色的神刀,晃动之际,闪烁着杀人的寒芒。

  此时,鳄蛛儿正躺在一座毛皮长椅上,由十六个貌美婢女用丝布轻轻擦拭着刀器,这刀器似乎也是某种敏感部位,每一次擦拭,鳄蛛儿脸上的红晕都多了几分,膻口中吐着意义不明的声音。

  而她面前的一对少男少女都面色微红,眼神闪烁,不知该看向何处。

  少男少女的腰间,配着一口古色古香的宝剑。

  “陈国五大望族的王家人,你们的礼物本王收到了,所以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童子鼓起勇气,道:“公子的话都放在信中了,我们的要求很简单,请女王支持我们公子王天德迎娶圣女。”

  “虽然玉兔国师下令,任何人都能参与圣女选夫大典,包括你们这些外人,但你们也该明白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所有东荒神族的领袖,都会全力针对你们。”

  鳄蛛儿睁开一道眼波流转的眼缝,勾人一笑,“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本女王对于圣女就没有想法。”

  少女鼓起勇气道:“虽然魔蜘蛛一族可男可女,但是每一个魔蜘蛛都有其嗜好倾向,而且一生都不会改变”

  鳄蛛儿伸出一支足有两丈长的刀爪,用爪背挑起少女的下巴,笑吟吟道:“小姑娘,那你说说看,我有什么嗜好?”

  少女涨红了脸,道:“你、你不喜欢女人。”

  “这就就搞错了呦,小姑娘,我们魔蜘蛛一族的爱好固然会在成年时定下,但可并非一定是指男女,本女王喜爱的一类,可一直都是像你们这样的,可爱的少男少女哦。”

  此话一出,童男童女的脸色都红的要滴血,童子结结巴巴道:“你、你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就把礼物还给我们!”

  “哦难道你们对你们的公子没有信心吗,我可是听说,你们王家公子,拥有着百年一见的剑术天赋呢,而且有很大可能成为你们王家第二位剑仙。”

  “公子说了,君子不争,故天下莫与之争,只要让把他所有的对手都给提前买通,那他便是最强的剑客。”

  “咯咯咯咯,你们公子真有趣,可是啊,在我们东荒,唯一相信的,只有实力!”

  几乎话音一落,鳄蛛儿的刀光便闪电般弹出,斩向二人喉咙,杀气凝成一条线,然后在喉咙前一寸,猛然爆发出来,好似一大蛛网,裹在这对童男童女的所有身体部位上。

  杀气如毫,纤毫毕现!

  以戚笼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鳄蛛儿的拔刀更类似于弹刀,以刺、切为刀术核心,因为身体结构的原因,走的是近身刀路线。

  普通刀客使刀时,是桩功发劲,带动脊柱转动,然后大臂拧劲,小臂催劲力,手腕发劲,五指拔劲,看似是一刀,其实应该称作四节刀。

  但在这蜘蛛女王手中,一刀就是一刀,而且不存在人刀合一的刀境,是天生的人刀合一。

  这一刀下去,居然让戚笼看到一种另类的天刀天生之刀。

  三丈以内,宗师皆能斩之。

  这对少男少女经验浅薄,两眼睁大,嘴巴更是张的老大,似乎完全没有料到这一遭。

  然而二人腰间的佩剑自动出鞘,落入二人指间,懵懵懂懂间,两大团银光暴出,用上等妖兽皮编织的大帐表面,瞬间被划出一道道剑痕。

  无数剑气从银光之中吞吐而出。

  剑驭人?

  戚笼在剑气出鞘的一刹那,便钻入地下,然后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幕。

  剑驭人,堪比五大传奇刀境的剑道手段,这种手段类似于神打,不过请的不是有名有姓的神祇,而是剑神,而且每个人的剑神都不一样。

  这是一种不深入剑道,便无法理解的一种感悟。

  正如提到和尚,一般都会想到尼姑,提到道人,也多半会有人想到剑仙。

  剑仙,极端隐秘的一种道法传承,在这道术昌盛的关外,终于显出了踪迹。

  宗师巅峰的鳄蛛儿足足施展了十四口肢刀,才将两道剑驭人压了回去。

  而整座帐篷早已被切的七零八落,乃至于服侍这位蜘蛛女王的侍女们,也受到刀剑余及,被斩的只剩切片。

  浑身沾满了血沫的鳄蛛儿面如寒霜的盯着二人。

  帐外爬满了房屋大的蜘蛛,六只复眼也冷冷的看着二人,口器张开,透着食人的。

  而这对少男少女,也毫不掩饰的展现了自己的恐惧。

  少女看到一堆肉泥,更是哇的一声,直接吐了出来。

  这是恐吓!

  至少鳄蛛儿是这么认为的。

  派来一对捧剑侍从,就逼的自己差点出了全力。

  正面对上了,她绝不认为自己会是那王家子的对手。

  鳄蛛儿面色缓和了下来,鲜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的血珠,缓缓靠在椅子上,道:“最后一个问题。”

  “你们公子是如何看待刀剑之争的?”

  童子双腿颤抖,面色苍白的道:“公子说了,刀乃杀器,君子不器。”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回去告诉你们公子,我族不会反对他,如果他真有这个能耐,成功迎娶东荒圣女的话,我族会奉他为主。”

  “君子不器,君子不器。”

  这对童男童女走后,鳄蛛儿反复咀嚼着这一句话,突然赞道:“好一个君子不器!”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对方这句话,借道御器,已然囊括、乃至超越刀剑之争。

  这是超人一等的视野。

  卓越的见识配合超强的个人实力,这是她愿意让步的前提。

  空气之中,仿佛还残留着淡淡的剑意。

  “王家公子”

  鳄蛛儿眼神妩媚,浑身扭动,做为东荒神的后裔,除了癖好在成年后确定外,还有一个根植于骨子里的嗜好,便是喜欢和强者交配。

  毕竟做为魔蜘蛛一族,性奋到极点的时候,把交配对象切成肉段的事时有发生,若是强者,就不会有这种顾忌了吧。

  “哼!”

  突然传来的冷哼声让鳄蛛儿一惊,仿佛冷水瞬间倒入骨子里,那是一种让人不断沉沦的死亡质感。

  鳄蛛儿眼前仿佛出现幻象,冰天冻地中,出现了一座寒池,寒冰冷池之中,仿佛浸泡着一口口模样特异的刀,只有刀柄浮出水面。

  冰山藏于水下。

  空气中剑意被一扫而空。

  等鳄蛛儿回过神来的时候,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句话。

  道本无修,心即有炼;凡心炼尽,即名为刀。

  横竖撇捺皆是凄厉刀痕!

  而留下这段话后,戚笼便就直接离开,借助天鬼之身,游走在各类东荒妖族之间。

  渐渐的,他感受到一股特殊的气息。

  那是龙脉!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