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零六章 神墓(上)

第一百零六章 神墓(上)

  东荒遗民、东荒妖族、东荒妖虫,说到底都是一回事,只是前者偏向于人,后者偏向于妖。

  戚笼感应到的龙气,并不是一整条,而是断断续续、似有似无,而且往往出现在大量妖气汇聚之所在。

  通过‘天鬼之躯’,戚笼终于在三十六族,沙雾妖族的沙城之中,偷听到了消息。

  沙雾妖族,确切的说,应该叫做土系精魅,并无实体,而是一团若有若无的雾气;往往只有道行高深的沙雾妖族,才能在身体表面凝成沙砾状的土系结晶。

  这土系结晶,同样也是一种名为天尘乱煞的七品煞气精华。

  “查到了吗?”沙雾妖王冷冷道,它体表全部覆盖了淡黄色的结晶,看上去像是就像是一尊沙石巨人。

  “回吾王,陈国的五大望族,崔氏崔德言、公孙氏公孙不逢、王家王天德、郑氏郑裘君、陈氏陈九母,还有中山国八皇子、火部尚书,最近都在到处串联、拉拢,想要迎娶圣女。”

  “哼,一群外人,也想谋图东荒神的子嗣,圣女注定是本王的王后!”

  “可是王,还有兕怪妖君十子小兜天君,以及那万虫之王,它们也盯上了圣女,毕竟传说之中,得到圣女,便意味着能掌握整个东荒,甚至能调动当年的荒神巨兵。”

  沙雾妖王巨大的身形上,土系神力已经隐约可见,加上此处是东荒,他发挥的实力跟真正的半神也相差无几,饶是如此,红灯笼也似的眼晶之中,依旧闪烁着慎重之色。

  小兜天君是兕怪妖君最喜欢的小儿子,据说出生之际,便用整个东荒都不剩几滴的荒神精血进行洗练。

  还有那传说中,从东荒神尸中爬出的第一条尸虫——万虫之王。

  这两位,就算是以战力强大闻名的沙雾妖王,也难免有几分忌惮。

  “还有——”

  “还有什么?”

  手下迟疑了下,道:“属下听到了一个谣言,小兜天君正在鼓动一些种族领袖,要对在东荒大草原的所有外人进行大清洗,说是要保证东荒血脉的纯净性,可是,这明显违背了玉兔国师的命令。”

  “这很正常,东荒三十六族,玉兔国师掌管内十八族,而兕怪妖君在外十八族中说一不二,二位国师相互敌视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哼哼,维护血脉纯净,在本王看来,无非是为了那条东荒意志所化的蛮荒龙脉……谁!!!”

  沙雾妖王忽然大吼一声,手臂瞬间扩大成一条沙暴风柱,猛的砸在十里外的一个地方,顿时狂风炸起、沙霾漫天、一片昏黄,原本肥沃的土地迅速沙化裂解,然后化作一道道沟壑,整个大地都在晃荡。

  然而砸中的地方空空荡荡,一点外人迹象都没有。

  “奇怪,刚刚明显感受到一丝淡淡的鬼气,难道是幻觉?自从那群和尚消失不见后,这东荒越发不正常了。”

  ……

  “蛮荒龙脉?怎么从未听说过这种龙脉,龙脉不是一共只有九种吗?”

  在一处空地之上,戚笼自言自语。

  不过转了一圈后,对于这条特殊的龙脉,他心中的火热反而消减了下来。

  根据他参与夺龙局的经验来看,一般来说,消息隐秘、来源可高、参与者极少的夺龙局,反倒是真正意义上的夺龙局。

  而像这种,流言一大把,参与者多且杂,这类夺龙局,是陷阱圈套的可能性更大。

  加上还牵扯到神秘的圣女、死去的东荒神,这就更麻烦了。

  而且在关外,所有龙脉都在‘九幽’的狩猎范围内,他可还记得,九幽军团的幕后巨头,七夜真人与他的一月之约。

  形势大好之际,报仇在即,他可不想被卷入第二次‘鬼庭事件’中。

  ‘还是早点与老祖宗汇合,然后回归武平天府吧,虽然单纯的真神意志降临,自己已无惧,但还是跟那些道人在一起比较有安全感。’

  这群牛鼻子狠起来,连真神都敢打。

  每一个戒中鬼类,对于百鬼夜行戒的方位都有一定的感应,这也是约定的信号。

  “算了,还是等一会儿吧。”

  戚笼突然抬头,轻轻道。

  “东荒圣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我希望你的刀术,跟你的口气一样大。”

  “喋喋,原来是一个关内活人,我说肚皮怎么一直这么饿呢。”

  “……”

  四股强大的气息分别堵住了戚笼的四方,四道强大身影在虚空中出现,沙雾妖王、魔蜘蛛女王鳄珠儿、王级嘴妖、神影领袖。

  这四位都是东荒妖族的种族领袖,前两位接近人形,后两位已经完全不算是人了,而且也不是通俗意义上的‘妖怪’。

  嘴妖一族,是镶嵌在虚空中的一张大嘴,专以煞气为食,王级嘴妖,便是一张城门大的钢铁嘴巴。

  神影一族,又称影妖,没有尸体,影子就是它们的实体,钻入别人的影子中,以生灵的情绪为养分,而且为了获取更大的养分,往往会扭曲别人的情绪、扩大宿主的欲望,所以又被成为影魔。

  加上‘东荒第一刀客’,‘东荒移动的天象’,这四位便是在东荒三十六族中,都是强力的妖族领袖,能够用某种手段找到自己,戚笼并不意外。

  只是——

  “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戚笼可不认为,仅凭这些怪物的意识,便能够窥破自己三分之一如来念。

  “在东荒圣地中,没有任何外来存在能够藏身,像你这种来自于武平督护府的刺客,我们这些天见的多了,当然,死的更多。”

  “哦?这对我来说倒不是一个坏消息,毕竟我没完成的事,别人也没做到,大家都很烂,那我就放心了。”

  妖王气势笼罩下,戚笼忽然低头,只见地面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粗大血管、大腿粗的筋络、还有无数腐烂肉糜,正随着小腿缓缓上溢。

  “不过东荒圣地,别逗了,这不是一处风水好的坟地吗?”

  下一瞬间,四大妖王的气势汇聚在一起,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戚笼推来。

  戚笼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半空,同一时间,鳄蛛儿出现在自己三丈之内,眼中刀光一闪,十六口神刀,十六记‘人刀合一’,化作十六道划破虚空的细线,织成一张刀蛛网,向自己罩来。

  “天刀都是我教的,区区人刀,敢对付我?”

  戚笼冷笑一声,身影重重叠叠,像是镶嵌在虚空之中,每一次嵌入,都恰好是在刀与刀的间隙,看似密不透风的刀网,被他游鱼一般的转过,最后屈指一弹,正好踏在最后一口肢刀的刀面上,‘叮’的一声,刀身‘嗡嗡’作响,而鳄蛛儿身形大震,气血汹涌,感觉身子都僵了。

  对方不是破了一口刀,而是将十六口刀一齐破去了,所以不是一口刀震,而是十六口刀震。

  ‘人刀合一’也不全是优点,譬如眼下,根本无法撒手放刀泻劲,只能被动承受;鳄珠儿感到有十六股邪异劲力像蛇一样钻入皮肉、分离皮肉,最后化作一口口小刀,插入关节,并把她钉在虚空中。

  “刀不如剑?”戚笼反问道,身影未卜先知的一转,背后城门般的上下板齿猛然合上,一声冲锤巨响,大量的金火花暴溢而出。

  戚笼脚踏无间拔步,身影几个刹那,便钻破了四位妖王的封锁,目光一扫,大量气血化作的妖云在向此处汇聚。

  地面上,成千上万的直系妖族在向这个方向突进,水缸粗的妖虫反复钻入大地,使得地面土块纷纷炸裂,疾风走马,尘雾大作。

  “要打可以,换个地方打,有胆就过来。”

  戚笼一对金翅忽然展开,风雷声大作,几次扑闪,便就出现在十里开外。

  四大妖王对视一眼,二话不说,紧追不舍,在东荒大草原中,妖王能发挥近乎半神的实力,而以它们一族领袖的骄傲,也不允许在这个重要关口,有外人前来捣乱。

  究其本因,是源于一种来自血脉的荣耀感。

  “四个巅峰宗师啊,还有血脉加持、地利加持,有点麻烦,得找个好地方给这几位送葬。”

  每一次扇动,金翅表面都会散出一道金光,而光芒所过之处,那些因高速带来的风压便会消散一空,甚至那金光之中,还透着一种让人静心宁神的禅意。

  ‘消化了孔雀大明王菩萨的东西后,金翅大鹏鸟也变强了很多,这种程度的佛意,距离第二次血脉蜕变也没多远了吧。’

  戚笼分出一道念头,感应着大鹏鸟的血脉变化。

  要想成为龙脉之子,不仅龙脉要进行第八次蜕变,神兽血脉也要至少达到两次血脉觉醒,若是能达到地军国公级别的血脉,那就更有把握了。

  不过戚笼另有打算。

  他不打算将完整的金翅大鹏鸟与龙脉融合,与龙脉融合的,只能是金翅大鹏鸟中的迦楼罗意念。

  虽然未来还很远,但他必须要为大劫后做一些准备了。

  咦,那是什么?

  佛光?

  戚笼一对鹰眼上,忽然看到了一团金光从地平面上升起。

  这股金光有点眼熟,是——无面佛陀!

  “无寿、离寿、如实性、无错谬性、无生、无起、无作、无为、无障碍、无境界、寂静、无畏、无侵夺……”

  “法性、法住性、法定性、与因缘相应性、真如性、无错谬性、无变异性、真实性、实际性、不虚妄性、不颠倒性……”

  宏大的佛光,伴随着怪异的佛声,响彻天空。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