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零八章 神墓(下)

第一百零八章 神墓(下)

  光影一闪,戚笼二人终于摆脱佛光、踏入地面,就连残忍血腥的魔蜘蛛女王也难得松了口气。

  “我们终于出来了。”

  “不,应该是我们进来了。”

  戚笼环顾四周,只见雾气朦胧间,一座又一座高大的墓碑拔地而起,视野范围只有周身三丈,他沉默片刻,道:“猜的不错的话,这处地方,应该就是你们那位东荒神的墓地。”

  “东荒天墟!?这不可能,那么多种族领袖寻找了几百年都没有找到,就算是两位国师,也只是用精神沟通其中的东荒神神识,无法确认其本源所在。”

  “如果找不到的话,那群和尚又是从哪里弄来的东荒神躯壳?”

  戚笼走入其中,只见这里每一座墓碑都极其高大,像是一座座高楼,墓碑上没有任何文字,但却给人一种庄严、神圣之感——还有浑厚的战意。

  仿佛这些墓碑中的死者都是强大的战士,在下一刻就会推棺而起,然后继续战斗。

  “收敛你刀上的杀意,不然会刺激到这墓冢里的一些东西,除非你想留下来陪它们,”戚笼头也不回道。

  鳄蛛儿微微色变,她的肢刀居然会被刺激的杀气外泄,而且是在她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

  她又回想起了那个冰天雪地中的寒池,那插入池中的一口口凶刀。

  眼前这个人,明明从未展现出任何的刀术,给她的感觉,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刀客。

  鳄蛛儿舔了舔舌头,刀背上划过一道粉红色,这是,想要交配的感觉。

  “问你一件事,你们口中的两位国师,统治这片东荒大草原有多久了?”

  鳄蛛儿迟疑片刻,道:“我是出生在两百年前,根据上一代魔蜘蛛女王的说法,这两位国师的国师头衔,好像最早是钟吾皇室的封号,已经传承了好几代了,应该有近千年了吧。”

  “所以说,这两位国师,其实是钟吾国的国师?”

  鳄蛛儿摇了摇头,“玉兔国师曾经前往火都,修行过一段时间,但兕怪妖君却从未去过钟吾之地,跟钟吾国更没有关系,就连每一代国师的挑选,都由上一代国师自己做主,至于如何挑选的,便是在东荒三十六族中,也是一个秘密。”

  “你们自称东荒遗民、东荒神族,难道你们并非是这方天地的生灵?古国还在的情况下,以每一代妖皇近乎真神级的实力,把你们彻底纳入统治,应该也不难吧?”

  鳄蛛儿悄悄靠近戚笼,然后偷摸嗅了一口,才轻轻道:“其实外界对于我们,一直有一个误解。”

  “你们认为东荒妖虫是人族的大敌,经常侵入关中吞食人类,而东荒遗民则跟人类相差无几,尤其是大鸠府的和尚们,更是有教无类。”

  “怎么,这不对吗?”

  “事实上恰恰相反,根据本王的血脉记忆,在古国时期,大部分你们口中的妖虫、妖魔,尊的是妖皇,是古国法度,而你们认为‘与人无异’的东荒遗民,却信奉的东荒神,排斥妖皇统治。”

  “随着血脉的融合与繁衍,其实东荒妖虫与东荒遗民已经很难区分了,非要说的,外十八族,也就是兕怪妖君统治下的东荒妖族,更接近于古时妖族,而玉兔国师管理的内十八族,反而更接近于遗民。”

  “同族相害,异类却相融,古怪的心态。”

  鳄蛛儿沉默片刻,“的确如此。”

  “到了。”

  呈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座普普通通的石板,镶嵌在地上,石板上的字迹虽然丑陋,但一笔一划,好似刀砍斧削,极其认真。

  ‘踏灵霄者,一千三百二十一尊战死之灵——干戚煌月。’

  “干戚煌月是谁?”

  “煌月,好似是第一代妖皇的名号。”

  似乎是‘煌月’这个名字激发了什么,浓郁的白雾忽然像漩涡一样激烈转动起来。

  每一座坟墓上都卷起一道漩涡,而每一个漩涡之中,都闪烁着无数战斗的画面,恐怖的气势从四面八法挤压而来。

  每一个上古战士,其实力都相当于如今的半神,这上千名半神气场同时挤压,就算是戚笼也受不了,佛心种魔大法全力运转,不是抗衡,而是借用魔种的欲界变化,融入这种战意,然后超脱这种战意。

  忽然,戚笼心灵一空。

  叶子轻抖,白色的花苞微微舒展,戚笼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雾气之上,放眼望去,只见下方的雾气中,一尊尊十丈巨人的幻影此起彼伏,祂们的杀意、战意、不屈意志,在死后化作了雾气,庇护着这片墓园。

  魔种的下方化出三根根须,扎入雾气之中,感应着亡灵的意志,并把它们当作养分。

  ‘原来,这就是波旬的视角么。’

  戚笼看着下方,鳄珠儿早就被这么多强大意志冲晕过去,而魔种的根须缓缓飘动着,散发着一种强烈的欲望。

  这种欲望是挑拨这些上古意志自相残杀,把它们当作养分,削弱它们、魔化它们,最后,让它们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我可不是波旬,”戚笼自言自语,魔种的根须在他的意志下,又缓缓收了回去。

  “践踏死者的事,我不做,尤其这些死者还是踏破凌霄、打破天条的猛士。”

  然而通过魔种的视角,戚笼也能感觉到,这些上古亡灵所化的雾气,正缓慢、却匀速的向一个方向流逝着。

  戚笼不屑干的事,某些人干的似乎还挺开心的。

  戚某人一把拎起鳄蛛儿,往雾气流失方向电射而去。

  欺负死人,他有心理障碍,但是对付活人,他可就没有了。

  ……

  一座超级巨大的蛮荒神兽背上,一座宏伟且充斥着蛮荒意志的大殿中。

  长长的灰裙一路从台阶下层蔓延到高层,一面万年蚕丝屏风后面,身穿华贵祭袍的圣女,正被两个人皮妖族上妆。

  人皮妖族,顾名思义,整具身躯都是一张人皮,看上去就像是个打扮精致的美人,然而黑洞洞的眼神,外加夸张、非人的动作,譬如,肘关节一百八十度转弯、身体随着呼吸,缩如薄纸,无不显示了这一位的诡异。

  人皮妖族最喜欢做的,便是附体,夺走被附体者的五官面貌(多半是美人),然后这个美人就变成了无面人,情绪扭曲、性格大变,并在之后疯狂寻找自己的面孔,使尽各种手段,乃至于惦记上别的女人面貌,最终,变成一个新的人皮妖族。

  这种‘繁衍方式’被人皮妖族叫做‘人皮繁衍’。

  “圣女本就是国色天香,这般打扮,不知要羡煞多少人呢。”

  “是啊,也不知最后会便宜世上哪个丑恶男子,哎,可惜了这张美丽的脸蛋。”

  一位人皮妖族的手掌轻轻掠过‘圣女’的下巴,嗤嗤一笑,另一位空洞洞的眼眶盯着圣女淡淡的蛾眉,用眉笔勾勒着眉线,让眉尖轻轻向上挑,增添一分妖艳。

  正在绘制妆容之时,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小丫头艰难的捧着一盆水进来。

  小丫头长的很奇怪,赤着的双脚上,一只是人脚,还有一只则是类似青蛙的爪璞,脚掌上还有一颗颗小指大的脓包,散着恶臭气味。

  她的一半脸蛋显的可爱而俏皮,另一半脸蛋则又黑又肿,而且没有牙。

  东荒大草原上,数量最多的,其实并非血脉纯正的东荒三十六族,而是大量的妖奴。

  这些妖奴有的是从关中掳掠来的女子所生,有的是妖化的人类,无法立足于同类之中,还有的则是血脉不纯的妖族,在大草原中,血脉不纯的东荒妖族数量,差不多是纯血妖族的十倍。

  这些妖奴也有庞大的市场,纯血妖族需要服侍、血肉大祭需要人口、喂养妖虫战畜需要奴隶……

  唯一值得诧异的,便是像‘圣女’这种地位,用纯血妖族服侍都是理所应当,居然会使用这种低等奴隶。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我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两个人皮妖族互视一眼,同时躬身,缓缓飘了下去,高等妖族的威压让这小奴隶瑟瑟发抖,跪倒在地,头也不敢抬。

  “小畜生,照顾好了圣女殿下,不然小心你的人皮!”

  “呵,她的人皮,谁会要这种垃圾。”

  小奴隶被吓的满头大汗,二人走后许久都不敢起身。

  “小玉、玉儿,快看看这是什么!”

  妖奴小玉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只见高贵无比的圣女殿下,正从裙下摸出了一颗黄果,笑着朝着她招了招手。

  那是她最喜欢吃的果子!

  “快来,快过来!”圣女又招了招手,眼神真挚,笑容像往常一样亲切又温和。

  小玉咽了口口水,犹豫了下,直接奔了过去,一下子扑入对方怀中。

  “咯咯,别急,别钻,我这里还有很多,你吃饱了还可以带给你那些同伴。”

  圣女忽然笑容一僵,她低下头,只见一只匕首插入她的胸口,丝丝血水从其胸上流了出来。

  匕首上诡异的白光死死挡住了对方肉身的神光,并阻止肉身愈合。

  小玉倒退两步,面色复杂,最后缓缓道:“公主殿下,照先生让我向您问好。”

  圣女苦笑一声:“为什么?”

  小玉岔开话题:“谢谢殿下的果子,很好吃。”

  “照家后人终于出世了么,而且已经成为‘先生’了么,照敦煌的遗志,有人继承下来了啊。”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