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零九章 血水养龙

第一百零九章 血水养龙

  圣女,也就是重明儿,她现在的这幅躯壳,是她三百年前,还做为长公主时的那副神躯,她当年的实力,在明妖皇的暗中重点下,也是半神巅峰的水准。

  更重要的是,她的肉身曾被放入未枯竭的沧澜江中,被天河洗练过,筋骨皮肉、毛发指甲全被重新炼化,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论起防御力来说,跟真神之躯也相差无几,寿元更是超过千载。

  按理来说,别说被一口小刀刺中,就算是被斩了脑袋,大卸八块,也依旧能保持活力。

  以二人的实力差距,甚至不可能中这一刀。

  然而小刀依旧插入了心脏,只是一口小刀,就让她的生机迅速耗尽,委实难以想象。

  重明儿盯着刀上的白光,感应着其中的变化,好似有千千万万道人影在怒吼,在咆哮,在把自己的神躯撕扯成千万段。

  这就是当年破坏国运的力量么。

  果然只有相同层次的力量,才能断开千年国运。

  重明儿忽然道:“你走吧,再不走的话,就会有人发现了。”

  小玉惊愕道:“你不杀我?”

  “杀了你又有什么用呢,”重明儿轻叹道:“去告诉照家后人,我们以前是敌人,但未来未必是敌人,如果他真的继承了照敦煌的遗志,就应该去了解当年的那段历史,我们都被人欺骗了。”

  “我会把你说的话汇报给先生,但我不相信你的话,一个好的妖皇终究只是妖皇,她救不了我们。”

  小玉倒退两步,然后猛的逃了出去。

  她动手之际,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有的事比性命还要重要。

  重明儿苦笑一声,挣扎着拔出匕首,但胸口的血水止不住似的,她不能死在这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模糊之间,她仿佛看到两道人影……

  “娘娘,主人千叮咛、万嘱咐,让您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他,您可千万别惹事啊。”

  “没有人比我更懂我孙子了,难道他会让老祖宗我饿着吗?当然不会,而且这里这么热闹,这么多好吃的,我们只是来溜达一圈,又不是来闹事的,我还给我乖孙带好吃的呢。”

  “那咱们吃完了快点走,别再乱溜达了,这里高手可不少。”云玉真满头大汗。

  “不,乖孙这些天心情不太好,我琢磨着,他应该是想媳妇了,我得给他找个媳妇去。”

  “娘娘!强掠民女,主人是不会同意的。”云玉真感觉自己要晕倒,完全跟不上这一位的节奏。

  “谁说我要强抢民女的,我戚家的媳妇,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吗?要漂亮、要有气质,最好是新婚的小娘子,我乖孙就喜欢这一口。”

  “娘娘,现在到哪里去找新婚小娘子——”

  封神榜光芒一闪,云玉真与老祖宗显出身形,老祖宗指着高台之上,陷入昏迷的重明儿,激动道:“看,那不就是新婚小娘子嘛,连婚衣婚裙都准备好了!”

  ……

  整座墓园有点类似于缩小无数倍的小千世界,其规则与阳世,也就是大千世界完全不同。

  顺着上古亡灵所化的雾气,戚笼到了尽头,那是一面无边无际的白墙。

  墙壁上什么都没有,但看上去却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尽头。

  戚笼将手掌按在了墙面上,六感被魔功催发到极限,一种冰凉彻骨的感觉。

  ‘原来如此。’

  在阳世,人是活的,鬼物是死的,但在这里,鬼是活的,而人才是死的。

  你以为别人是在棺材中,其实你自己才是被封印在棺木中。

  雾气就是活人棺。

  想明白这一点后,戚笼豁然开朗,天鬼合一,眼前雾气开始消失,但坟墓还在,甚至更加清晰,戚笼甚至听到了对面湍急的河流声。

  ‘看来此方世界的规则,并非是以身化鬼就可以突破,而是身心意全部鬼化,用鬼的思维、鬼的触感去感应这个世界。’

  墙壁还在。

  戚笼心念一动,魔种力量覆盖全身,先是眼耳口鼻神心意,紧接着,喜、怒、忧、思、悲、恐、惊相继消失不见,最后只剩下冰冷,从骨子里溢出来的冰水,先是包裹住了自己,继而裹向整个世界。

  能够剩下的,基本上只剩本能,进食的欲望、交配的欲望、杀戮的欲望。

  ‘原来‘鬼’是这么回事,的确不太舒服。’

  恐怕除了戚笼外,也很难再有一个人,能够在活着的时候,感受到‘做鬼’的快乐。

  墙壁似乎薄的只剩一张纸了。

  戚笼手掌探入其中,心念一动,便就出现在了墙壁的另一面。

  那是一条湍急的大河,河水是鲜红色的,河岸的土壤依旧是鲜红的,前后都看不到尽头。

  两道人影在河岸上走着。

  戚笼瞬间钻入水中,然后便感受到了千奇百怪的妖气,疯狂在向自己涌来,每一股的力量,都相当于上八品的煞气冲击,一时间,整具天鬼之躯都在晃荡。

  ‘奇怪,这是东荒妖气?’

  戚笼天鬼之身瞬间化作介子,钻入魔种,通过魔种的外壳来抵挡魔气。

  自从魔种结苞之后,戚笼便有感觉,魔种开始恢复它的本来面目,那就是波旬的躯壳。

  借助魔种来到岸边的水下,两人的谈话还在继续。

  “……和尚们总算做了件好事。”

  “不把那具古神躯壳搬走,这些上古亡灵灵魂深处的妖气怎么疏导出来。”

  “呵呵,事有反常便为妖,那么天有反常算什么?可别忘了,这些反上天庭的死者真正身份,可都是曾经的天兵天将啊。”

  “沾染了反天妖气而诞生的生灵,说我们是妖族还真是贴切。”

  “上古妖气的演化,也是这方天地运转的基石,顺为人,逆为妖,只在其中颠倒颠,等我父在上面配合我等行动,对所有外族进行大屠杀,纯化东荒血脉,便能提炼出这道上古妖气,再融合了那两个贱人弄来的古神意志,我父便能化身天妖,乃至成为下一个东荒神。”

  “陈国、中山国两国想让我们做炮灰,哼,真到了大战时刻,看看谁才是炮灰吧。”

  “那肥虫我就提前恭喜公子大业有成,真到了那一刻,还请兕怪妖君不要忘了分一杯羹给我。”一道阿谀的声音响起。

  “放心吧,万虫之王,我和父亲都不会忘记你做的贡献的。”

  透过水面,戚笼‘感应’到了二人的模样,一个是身高近一丈,嘴巴上全是细小触手的胖子,而另一个,则是一位祭祀打扮的年轻人。

  胖子目光贪婪的盯着这道血河,忽然道:“公子,此处没有防备,万一有外人抹进来,岂不是吃了大亏。”

  “放心,此处乃是一代妖皇亲自布下的结界,活人进,死人出,这群上古亡灵便是最好的看护,没有‘守墓人’的身份,妄图窃取这道上古妖气,便会遭受这些怪物们的疯狂反击。”

  “原来如此,守备森严,那肥虫我就放心了,”胖子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掩饰的失望。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虽然我们身份特殊,但长时间呆在这里,肉身也会被污染的。”小兜天君深深盯了对方一眼,道。

  “好的,公子。”

  两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光芒一闪,便就消失不见。

  而等二人身影消失之后,阴风一卷,鬼身红目的戚笼才再度现身,出现在岸上,自言自语。

  “事有反常即为妖,上古妖气,天妖?”

  那胖子应该就是从那东荒神尸中诞生的第一条尸虫,至于那个年轻人,应该便是兕怪妖君之子小兜天君。

  戚笼本来打算是直接动手,没有机会杀死他爹,弄死这个小儿子也算是个交代,不过二人的话让他打消了主意。

  听那小兜天君的口气,好似能驱使这墓园中的上古亡灵。

  而且戚笼对这道上古妖气也颇感兴趣。

  真神窥视这方世界,所追求的,应该不是简单的俗物才对,这道上古妖气或许便是祂们的目标之一。

  通过这道上古妖气,或许便能够了解真神们的布局和手段。

  而且诞生上古妖气,必然要亵渎上古亡灵的意志,这是他很反感的一件事,能搅搅局自然是乐意的。

  只不过,怎样破坏他们的谋划呢。

  看着这条血河,戚笼有些皱眉,甚至不用动手他就明白,一旦对血河有任何动作,必然会招致上古亡灵的疯狂反击。

  这河水似乎是由东荒妖族的血水炼出来的,外通东荒三十六族,内通这处上古墓地,形成一种他无法理解的特殊循环。

  “恩?”

  真当戚笼纠结之际,戒指上光芒微亮,一条细小的蛇影在戒指表面不断转动着,情绪上似乎迫不及待。

  “是它。”

  戚笼念头一动,一条手臂粗、长着鱼鳍一般的怪蛇便落入江中,溅起一团血花。

  这一位正是当初在娑竭罗龙天收的那条娑竭罗龙王,当初戚笼把它救下来的时候,对方伤势实在太重,不得不以药物吊命,也只能勉强维持个伤势不恶化的状态,靠着半神级的生命力熬着。

  没想到会在这里起到起效。

  娑竭罗龙王畅游在血水之中,嘴巴张开,大量的血水忽然疯狂的涌入,身上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同时体型开始扩大,不过一盏茶内,就恢复了上百丈的龙躯,大吼一声,恐怖的龙气震的地面‘哄哄’作响,半神的气场展露无遗。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