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章 荒神卫

第一百一十章 荒神卫

  佛门龙王在戚笼看来,一直有些特殊,不仅是在于佛门龙王其本质都是蛇,性属阴。

  更重要的是,和尚们要想成为真佛,开辟佛土、掌中佛国,需要某种契机,或者说,某种天地间的气运。

  这契机或气运像是龙脉,却又不是龙脉,这便是佛门龙王扮演的角色。

  在某种意义上,八大龙王、八部天龙的龙众、护法龙神,它们似乎替代了龙脉在佛门的作用。

  眼前便是如此,东荒三十六族的血脉,居然与娑竭罗龙王产生了奇异的感应,随着大量的血液吸入,这龙王体表上,浮现了一道又一道的纹身,魔蜘蛛、沙雾妖族、影魔、嘴妖、人皮妖族,这些妖族纹身布满了娑竭罗龙全身,让它多了一分特殊的气质。

  “恩?有意思。”

  这条佛门龙王,似乎有点成为东荒守护神的架势。

  戚笼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突然双眼一眯,只见随着血河的水位越来越低,两尊巨大的神像显露出来,哪怕以戚笼的感应,居然都没察觉到这两尊神像的存在。

  这两尊神像高下约有十丈,脑袋部位被一种方形金属头盔取代,肩膀、大腿、尾巴上长满了尖刺,似是铁甲和某种怪兽镶嵌而成,身上覆盖了各种各样的神纹,那东荒三十六族的血水被吸入其表面纹身之中,让其体表裹上一层血色神光。

  两尊神像看到戚笼,突然眼中吞吐出数丈血焰,两只巨手往血河中一掏,一人掏出一口巨斧,一人摸出一口巨剑,遮天蔽日,一左一右,向戚笼斩去。

  斧身未至,那恐怖的风压就逼面而来,好似一道恐怖的风暴,那源于上古的战意,更是让戚笼的天鬼状态瞬间崩开。

  传说中,东荒神的守护神卫荒神卫?

  活人的气息泄漏之后,戚笼瞬间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大量的血雾从血河中蒸腾而出,化作一尊尊上古战士的幻影,而且这些上古战士身体的某一部分,都有点类似于东荒妖族,如人皮妖族的人皮面罩、魔蜘蛛的肢刀、影妖的影子剑。

  小兜天君没跟那胖子说实话,至少这两尊半神级的荒神卫,就绝对没有告诉他。

  戚笼眉头一皱,感觉多少有些麻烦,哪怕这两尊神像只是初级半神,要想拾掇就要花上不少功夫,更别提这些源源不断的上古亡灵。

  然而这条娑竭罗龙的表现却让他很是惊喜,只见这条蛇龙猛的咆哮一声,尾巴砸在水面上,激起强大的血浪,血浪在下一瞬间,就撞在了神像表面,两尊荒神卫汹汹气势顿时减了大半,娑竭罗龙王又一头一尾,水缸粗的龙身缠在神像的体表,几乎一瞬间,就让两尊神像停止了动作。

  原来如此,这两尊荒神卫是靠血河血水驱动的,掌握了这些血水,就能控制它。

  而没了荒神卫控场,戚笼瞬间恢复了天鬼之身,而感应不到活人气息,恐怖的血雾、呼啸而出的上古亡灵又安静了下来。

  娑竭罗龙,连同两尊荒神卫神像迅速缩小,最后化作小蛇大小,亲近的投入戚笼怀中,转来转去,并且献宝似的把巴掌大的荒神卫呈上。

  荒神卫并没有主人的精神印记,也对,在这里,任何活物都会被抹掉,精神念头自然也包括其中。

  戚笼精神魔念一转,便就在两尊荒神卫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精神烙印,然后塞入戒指中。

  这两尊荒神卫虽然跟真正的半神相比,至少要差上一档,但是只要有东荒血液注入,就能持续不断作战,这一点上,却又不是武道半神能够比的。

  这毫无疑问是个大收获。

  娑竭罗龙王蛇信子吞吐,似乎在说些什么。

  你是说,血河之中,有一种宝物正在凝聚,但没有足够的精血,便成不了形。

  那宝物十有便是上古妖气。

  娑竭罗龙王拟人般的点了点头,没了二十四诸天的控制,做为佛门护法神,天然性的认佛陀为主,而至少在钟吾古地上,没有谁的佛门业位比他戚笼还高了。

  “如果阻断源头的话,这宝物是不是就胎死腹中了?”

  娑竭罗龙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意义不明。

  “那就这么做吧,”戚笼望着隔着上古坟墓的白墙,自言自语,“活人需要折腾,死人就不需要了。”

  等娑竭罗龙王吸干了血水,戚笼又收走那宝物之后,便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上古亡灵的意志开始安息,兕怪妖君父子费尽心思才搅动的上古亡灵意志,又一次陷入沉睡之中。

  而且上古妖气被提取之后,再想凝结一道上古妖气几无可能,毕竟这道妖气并不是一种实物,而是天地间气运的产物。

  戚笼将一切扫荡而空之后,正准备钻回白壁,从阳间回到阴间,一道细碎的蠕动声从壁面响起。

  一条手臂粗的白虫,正艰难的从中挤出来,那白虫身上,散发着深沉的死气。

  “小兜天君这蠢货,以为生死之关就能阻碍到虫爷了吗?他也不想想,虫爷是什么角色,虫爷可是从古神躯壳上诞生的第一条尸虫啊,尸虫是什么?那不就是蛆吗?谁都不能阻挡虫爷我得到那道上古妖气,虫爷才是未来的东荒神”

  “咦,血河中的血水呢?”

  万虫之王的魂魄抬起头,奸诈的小眼中,只看到一根红头黑木的棒身,从上落下。

  五龙棒喝!

  前大鸠府所在的地界上,戚笼盘膝闭目,调养生息,而坐在戚笼对面的,则是一个留着涎水、傻笑中的胖子,一边笑,一边还喃喃自语。

  “阿米豆腐,阿米那个豆腐。”

  从兵家的角度上看,东荒大草原是绝对意义上的必争之地,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就连道士聚土成山的手段,在这里都无用处因为大草原地形是时时刻刻变化的,根本没有可凝聚的固定地气。

  而大鸠府便是关外的第一道人工防线,有百万佛子加持的佛土,几百年间,不知阻挡了多少次的妖虫攻击。

  在这之后,便是赤炼府,有意思的是,七大督护府的位置可以连成一条线,这条线可以囊括整个关中和关内,偏偏做为七府之一,赤炼府的位置,是在大鸠府的后面,颇有一种魔女拿和尚做挡箭牌的意思,而且一挡就是三百多年。

  可如今备胎都转佛胎了,大鸠府被破,赤炼魔府反倒是要以一己之力,对抗东荒大草原的千万妖虫,不知道建造魔府的祖师爷看到这一幕,会不会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而如今的大鸠府,肉眼可见各种妖踪,大量的东荒妖族出现在这里,汇聚血肉虫潮,进行血肉大祭,召唤出更多的妖虫,为将来的大战做准备。

  戚笼所在的地方,便有一座小型虫巢,里面的妖虫雏形都落入了眼前胖子的嘴巴里。

  而以这胖子万虫之王的地位,只要他在这里,自然也没有别的妖族敢惦记此地。

  戚笼在等着老祖宗与他汇合。

  封神榜与先天元胎合一后,老祖宗便不再是被追杀的对象,而是各方势力都恨不得捧在手里的香饽饽。

  而且封神榜具有瞬移、封神、降妖、镇魔等诸般奇效,下凡的真神都能针对,跟别提真神意志降临,说不定下一刻就被老祖宗给册封了。

  所以戚笼其实并不担心老祖宗的安全,反倒是担心老祖宗仗着封神榜,让别人不安全。

  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老祖宗不会又去搞事了吧,云玉真不是看着她的么。

  说曹操,曹操到,戚笼刚转过这么一道念头,天空上便传来老祖宗酥软糯糯的声音。

  “乖孙儿,我们来啦!”

  戚笼抬头一看,嘴角一抽,您这大包小包的,搞的好像旅行归来一般,而且怎么多了一个人形麻袋?!

  老祖宗献宝似的从仙鹿身上跳下,然后扛着麻袋跑了过来,道:“乖孙子,我给你讨了一个媳妇!”

  戚笼一脸惊恐的看着对方扒开麻袋,然后麻袋中露出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是她!!

  戚笼眼神危险的盯向云玉真,艳鬼讪讪一笑:“您也知道,这位娘娘不是听人劝的性子,听鬼劝也不成。”

  云玉真简单把经过讲述了一遍后,戚笼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位三夫人,做为末代公主的躯壳,肉身比起自己这副身躯都要强大,怎么会伤成这样。

  而按照艳鬼的说法,为了防止这位孙媳妇半路归西,还给她用了半滴先天源质,这才吊住了性命。

  虽然明妖皇和重明儿本是一人,但其隐隐约约透出的气质,这圣女应该是那位长公主殿下。

  只是长公主在,大杀僧去哪里了?

  “算了,先带着吧,等醒了再说。”

  “主人,还有一件小事,”云玉真踌躇片刻,道:“您大概不知道,这圣女是在嫁人的关口被我们偷走的,所以,这圣女有很多准夫婿,正在疯狂追杀我们。”

  “所以你们之所以迟到,是因为刚刚被人追杀了?”

  “恩,那些追杀者,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

  戚笼瞪着老祖宗,老祖宗也不甘示弱,“乖孙子,是时候表现出你的男子气概了!自家媳妇要靠自己保护!”

  戚笼嘴巴张了张,瞬间感觉有好几股气息在飞速靠近。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