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五大望族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五大望族

  先是蝉鸣似的声音,然后迅速扩大开来,化作尖锐的破空声,一团乌云,一道紫气,转瞬间就出现在三人的天空之上。

  乌云中闷雷作响,并迅速扩张,化作黑沉沉的浓雾,覆盖天际;而那道浓烈的紫光却迅速缩小,并在天空中凝成一道贵公子的身影。

  “采花贼,速将圣女交出来,饶你全尸!”

  老祖宗捣了捣戚笼,“乖孙,人家骂你是采花贼呢。”

  戚笼听而不闻,目光死死盯住乌云所化的黑雾,雾气的表面,似乎有一尊尊神鸦幻影即将凝成形状。

  崔家的《天乌盖顶》!

  百乌崔氏、紫盖公孙!

  陈家五大望族,不是武阀世家,而是修仙世家,每一代的传人,都是法力强大的俗家道人。

  而崔家,正是捣灭自家小村庄、杀害双亲的真凶。

  那乌云中翻滚而出的流光羽翼,跟记忆中的一般无二,果然是他们!

  见戚笼面色不对,云玉真忽然‘咯咯’一笑,飞腾上去,道:“两位公子求取一个圣女,这笔帐该怎么算?莫非是打算二男一女?不如加上鬼妾如何,只要公子们不嫌弃妾身带几个拖油瓶,妾身什么花式都可以哦~”

  “鬼祟受死!”

  公孙不逢低喝一声,眼中紫光大亮,化作一道道紫霞,裹向云玉真,公孙家的《紫霞神变》,号称一切邪魅的克星,修炼到极点,能炼出九十九道紫霞神光,然后合一,凝成一尊紫光元神。

  五大望族,每一家族中,都掌握着一道元神法,这是他们的立族之基。

  而做为公孙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子弟,公孙不逢凝练成的紫霞神光足有三十三道,每一道霞光,都有匹炼粗细,霞光的表面,有着密密麻麻的降魔符文,溃散一切邪魅。

  公孙不逢一出手,便是二十二道霞光齐发,漫天紫光大作,织成一张紫光屏障,打定主意不让这几人逃走了。

  然而云玉真笑吟吟摸出一朵黑色鲜花,手捏佛印,轻轻一洒,宛如菩萨洒下杨枝露,灰色的佛光点点滴滴,落在霞光之上,将霞光屏障腐蚀出一个个大小洞口。

  二人就这般纠缠起来。

  戚笼按住了‘阿米豆腐’乱叫,准备出手的万虫之王,淡淡道:“这一次,我自己来。”

  戚笼黑发微微扬起,眼中魔光直接盯向乌云深处的崔家公子身上。

  崔德言心中莫名闪过一道恐惧之色,这种恐惧是如此的浓烈,仿佛让他回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在深山老林中修行,碰上的那匹饿狼,那种绿油油、磨牙吮血的感觉,吓的他落荒而逃,连做了好几天噩梦。

  虽然等他长大之后,他灭了很多狼群报复,但是那种恐惧就像是在骨头上的裂痕,怎么也愈合不了。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回想起了这种感觉,他怀疑对方是用什么搅乱人心的道术,不过恐惧催发之下,他也在瞬间施展了最强手段。

  乌云翻滚旋转,无数尖锐刺耳的乌鸦叫声先后响起,有道是‘乌鸣地上无好音;人临行,乌鸣而前行,多灾’;崔家的元神法修炼到最后,便是‘灾厄元神’,也就是俗称的扫把星。

  他虽然没练到可以随意转化别人吉凶祸福的程度,但是凝练出一只‘灾难夜枭’,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也是元神法中,外炼法的最强手段,目中所视、耳中所闻,乃至只要攻击这道法相,其吉凶祸福便都会在下一刻掌握在自己手中。

  看着天空上的那只巨大黑鸟迎面向地面扑来,就连虫胖子也不‘阿米豆腐’了,两条肥手化作无数条长虫,长虫之上,更是沾满了米粒大的小蛆虫,眼神之中,似乎闪过一丝迷茫与疑惑。

  戚笼瞥了对方一眼,也没废话,五龙喝棒又敲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这位万虫之王似乎又参悟出什么禅机,哈哈大笑,吟道:“屎尿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佛门这种小池塘,完全容不下你这类大材!

  ‘灾难夜枭’降下的前一刻,戚笼拧步出拳,‘八热地狱’!

  滚滚血色火光从龙臂中喷涌而出,虽然之后可能还要凝练‘金果’,来化解骨子里的火力,但是单是这一条手臂,已经能完全承担烧身火的烧灼了。

  在崔德言色变的关口,‘灾难夜枭’一头扎入了烧身火演化的‘地狱’之中。

  这‘厄运’之气的确有些门道,那些扑上夜枭之身的恶鬼们,不是被阴间判官再度勾了回去,就是被风浪吹飞,载入刀山火海之中,就连大股的烧身火卷在上面,都会产生偏离。

  福运不断升,厄运连续涨。

  那‘八热地狱’所化的火焰大门从里到外,突然‘咣当’‘咣当’作响,响声大作,好似有什么恐怖的怪物,要从里面钻出来似的。

  掌妖见状,直接从‘五龙喝棒’中跳下来,激动的直往里面钻,戚笼眉头一皱,单掌虚抓,火焰大门瞬间关闭。

  虽然大部分烧身火力被封印其中,但是小部分的烧身火劲,也尽宣泄在‘灾难夜枭’上。

  半空中的崔德言忽然惨叫一声,左手鼓胀开来,皮肤表面红的发烫,然后在下一瞬间,‘轰然’爆开,岩浆似的血水洒落满地。

  “你碰上我,便是最大的厄运。”

  狂风骇浪之中,戚笼身影猛然拔升数十丈,无间阿鼻印打出,顿时崔德言眼前一黑,仿佛四面八方,尽是恐怖的魔印。

  崔德言也不愧是崔家最杰出的后代,生死关口,危而不乱,手诀一引,先是一道剑符从怀中飘出,猛然炸裂,无数青色剑影爆射而出,剑印相交,无数空气的爆裂声响起。

  这张剑符,是由家族中一名善于用剑的金丹大师亲手所炼,其中蕴含着他全力爆发的御剑之威,同一时间,从其丹田处,五根小旗飞出,分落周身五方,五行光芒一一闪过,最后化作代表火系拳术的红色。

  火系拳术应死气。

  黑红之色一闪而过,同时阿鼻印法的威能立刻被吸入了九成。

  后天五行旗。

  这种法旗是陈国每一个金丹高人必炼之物,防备的就是武道半神突脸,究其原理,便是以先后天五行相生相克之道,来克制半神拳术中的‘天之五行’。

  要想不以蛮力破开也很简单,你多参悟一系拳术,这后天五行旗便减去两成防御力,等你五行圆满,炼就真神,这后天五行旗自然就失去了效用。

  当然,真成了真神,这后天五行旗有没有用,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五行阵被戚笼的印法冲的动摇西晃,虽然劲力被五行旗卸掉,但崔德言肉身也被冲的头晕脑涨,不得不返神内招,定住己身,然后真魂出壳,同时祭出两只鸦爪也似的法宝,在半空中乱抓,去收戚笼的魂魄。

  在关外,越是远离关内,煞气含量就越高,与七府的法武双修不同,像是陈国的修行者,大部分已经完全舍弃肉身上的修炼,而是专注于炼法修道,并且创立了三重境。

  后天境、脱胎境、金门境。

  修行到金门境,便能凭虚而渡、捉鬼摄魂、御剑百步、以身成象,而金门境破关,便是金丹。

  崔德言只差一丝丝,便能证就金丹,所以他的精神强度极高,比起一般的半神都只强不弱,而这对勾魂爪更是用百年寒铁、千年鬼物精华、通心芝水、地底幽煞等至寒至阴之物合练而成,单论针对魂魄的攻击力,比起大部分神道兵都要强,而且无形无相,最难防范。

  戚笼只感到心神一紧,一条千丈粗的龙影便拔身而起,鲜红的龙目冷冷底的盯着崔德言,而在其脖子上,两条长长的锁链挂在上面,另一头正好拴在勾魂爪上。

  本想扯出对方三魂七魄,结果这扯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对方居然是龙脉之子!

  陈国自然也有龙脉之子,而且做为纯粹的修行者,他更能明白龙脉的恐怖。

  ‘绝非此人敌手!’

  念头一起,这种感觉就再难以消融,而人工龙脉在戚笼体内沉睡的好好的,被活生生被抽了出来,自然也是恼怒到了极点,浑身缝合线路之下,汹涌的焚神厉焰汹涌而出,同时嘴巴一张,金光大作,天龙灭神珠直接喷出,重重砸在勾魂爪之上。

  然后这颗勾魂爪直接崩裂开来。

  崔德言‘哇’的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掉头就跑,戚笼自然没有放过对方的道理,直追而去,同时目光一扫——

  只见云玉真与那公孙不逢正斗法到了一个重要关口,云玉真的鬼躯已涨到十丈高下,肚皮高高鼓起,还在不断扩大,仿佛其中有无数鬼子将要诞生,这种‘生产’给她带来了强大的鬼力,而这种生死之气的相互纠缠,又让她的鬼躯进一步凝实,并且透着一股邪异的禅意。

  那三十三道紫霞神光似乎已经包不住她了。

  而在地上,老祖宗正在悠闲自在的吃瓜,她不知在哪里弄了一块布,铺在地上,上面放了成片的瓜果,相当的悠闲自在。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