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最强肉身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最强肉身

  戚笼还在关内的时候,有一个炼体方面的朋友,罗武皇。

  而他一身横练的本事,大武行体系的核心,便是源于‘哼’‘哈’二气,是一种特殊的外炼雷音。

  而‘哼’‘哈’二气的源头,则是神兽夔牛。

  而这位兕怪妖君,便是夔牛之王。

  做为‘以皮为鼓,一震五百里,连震三千八百里’的存在,这一位便是天生的雷音大成,而且掌握的,是最强的天地雷音!

  ……

  戚笼目光一扫,只见封神榜的光芒仍在,封神榜外,雷部五方雷神正显出身形,以天劫之威,对抗这雷音化作的汹涌风暴。

  老祖宗和云玉真藏身其中,云玉真面色苍白,肚皮上破了一个大洞,似是被人为锤爆开,残肢断体的鬼子们在其中惨叫,而那公孙不逢却是不知所踪。

  兕怪妖君冷冰冰的看着对方:“你怎么会有荒神卫?”

  戚笼嘴角一勾,露出鲜红齿缝中的森森牙齿:“你猜!”

  而他身上的大小伤势,也随着佛心种魔大法的运转,重新愈合,化作一道道细长的裂缝,裂缝上微微闪烁着金光。

  兕怪妖君虽然肉身强大,但掌握的却不是时间规则,所以等于硬吃了一记‘罗汉金果’爆炸,虽然以其强大的肉身,没有被当场炸死,但是肩部、胸口,都有着大面积的烫伤痕迹,丝丝缕缕的黑火,依旧在体表燃烧。

  所以二人半斤八两,都受伤不轻。

  而在下一瞬间,二人同时出手,戚笼收枪丢符,五张或是化作捆山绳、或是化作灭魔灵官的上品符箓打出,除此之外,还有皆杀禅师、斩心尊者、五鬼封印,几乎同时出手。

  各种符光鬼气佛光的爆炸声连成一片。

  上一次让戚笼这么干的,还是真神意志降临。

  而面对这些攻击,兕怪妖君却是不闪不避,水缸粗的手臂虚抓,空间像是被他活活抓裂开来,虚空像是一道大瀑,活活抽打下来。

  虚空大流鞭!

  面对这种半神巅峰、统帅千万东荒妖族的强人,戚笼可没有肉身硬抗的打算,龙元流遍十二正经、奇经八脉,血色鳞片直接覆盖全身,五次龙脉蜕变制造的奉龙甲,比起半神防御都只强不弱。

  同时天武将军铠、无形战弓、魔靥马、圣火盔等防具全部装备,虎口一压,手中‘大猿王’扭转的好似十头十尾的大蛇,崩裂虚空流光。

  圣火盔在盔甲表面重凝了一套火焰铠甲,无形战弓悬在背后,拉弦声不绝于耳。

  十二条大筋连续用力,先是枪头从虚空中剖杀而出,魔靥马的无形影蹄猛然一转,速度猛进,人马合一,枪尖直往对方眼眶捅去。

  兕怪妖君嘴巴一张,一条粗大黑气猛然射出,像是长鞭一样甩在枪身上,同时周围虚空被一层一层叠加进来,就像是加了一层又一层的玻璃镜片,虽然依旧清晰,但却平添了几分质感。

  十倍、五十倍、一百倍。

  这重力却不是单纯的从外到内,而是内外一起爆发,若是能透视,便能看到戚笼的脏腑器官上,一道道粗大的血管暴起,而一些毛细血管,已经开始迅速崩裂。

  受此刺激,鳞片下层,黑色的焚神戾焰猛然喷射而出,裹在枪身上,反向一抽,狠狠的抽在了对方的肩部,那被烧身火灼伤的皮肤上。

  融合了三百种神兽精血后,这当年弃妖皇手上第一杀伐神通已恢复了四成威能,枪身抽打的肩膀部位,皮肤表面‘滋滋滋’的作响,迅速燃烧的,是神性!

  兕怪妖君身子一沉,右臂从肋下掏出,天地大震制造出的‘虚无态’,在拳头前凝成一个庞大的白色气团,而戚笼一手持枪,龙臂扯拳回收,指缝拉出五道白痕,并在下一刻轰出。

  拳与拳撞,大量的白光从指骨缝隙间溢出,所过之处,一切物质都被扫成‘虚无’。

  一时间,白色天光大亮。

  “此子好强!”

  正游刃有余的在三尊半神之间游走的玉兔国师看到这一幕,眼睛眯了眯。

  能让兕怪妖君动用他这具最强肉身的机会可不多,最近一次,还是在围杀炼铁手时,但那可是武平督护府真神之下第一人。

  挤压的虚空之中,一道血色龙影猛然咆哮而出,鳞片因为与虚空之间的挤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龙眼中金火烧灼,口喷白烟,烟雾在空中化作各种各样的煞气,而煞气又结成阵法,有些阵法在结成一半时,就崩解开来,化作流光溢彩,但还有一部分凝成阵势,一时间,鱼鳞般的百亩黄云、悬空而转的戍土山峰、天罡金气凝成的金精外魔、星辰真火网,不断显出。

  这类阵势的凝成,有效的阻挡了虚空的压缩,更能演化出神灵,助戚笼一臂之力。

  神性的光芒和虚空的流彩化作一道巨大的漩涡,而在漩涡之中,两道高大的人影,一拳一脚,都能轰出巨大的震荡。

  一人浑身包裹着血火,有时火中皮肉会随着交锋而炸裂,但人皮口袋中的罗汉金身汁水会迅速附体,重铸金身。

  而当无物不燃的烧身火落在对方身上时,对方的皮肤表面会瞬间崩裂,并且在下一瞬间,因‘雷鼓大震’所制造出的强烈生机,又使得肌肉像是厚布一样,一层又一层堆叠在身上。

  戚笼眼中魔光已经完全实质化,然而每当精神魔念覆盖到对方身上时,就会被一种特殊的震动震碎。

  而兕怪妖君则同样吃惊不小,他的武道经过磨练,已经达到‘技近于道’的地步,对方的武道体系在他看来,甚至没有完整的成形。

  自己每一次使出杀招,对方却总能未卜先知的破开。

  “你是打算跟本国师就这般耗着?”

  兕怪妖君五根粗指化作五道苍白的气流,一瞬间便在戚笼周身形成五道毁灭一切的风暴。

  而戚笼一拍胯下魔靥马,化作一道黑影扎入风暴之中,而其本身却诡异的出现在相反方向,趁着那一丝丝的空隙,龙臂尖爪猛然插入虚空,拔身而出。

  同时单指一点,天龙灭神珠轰出,一声炮响,周围空气炸成雾散,堪比镇妖大炮的射速爆出,在空气中溜出一条火光,在龙脉本体中孕育了好些天,这天龙灭神珠的威能似乎更上一层楼,不仅是速度快了一分,而且炮弹轰过后,竟带动了天地间的金气凝成一口口金剑,射了过去。

  这毫无疑问是‘御五兵’的特性。

  然而能轰碎城墙、轰杀宗师的炮弹,刚一入兕怪妖君三丈之内,便就速度大减,虚空震荡让炮弹都有扭曲的征兆,然后被其一拳锤飞,至于那些金剑,射在身上连皮肤都穿不透,不痛不痒,兕怪妖君看都没看。

  戚笼收了‘大猿王’,又摸出了他的备用武器,曾经好不容易打造的食龙爪,尖锐的金属爪尖闪烁着锋锐的寒芒。

  “耗着就耗着,我赌你比我先死!”

  ……

  “娘娘,您——”

  云玉真的记忆都不清晰了,只依稀记得,她正跟那位陈国公子正斗法到了一个紧要关口,忽然身子就遭受到重击,若非鬼化彼岸花有一次替死作用,怕是只一拳,鬼躯就要被锤爆开。

  而等她微微苏醒之时,便看到这位娘娘正在全心全意的驾驭着封神榜,一道道神光融入五方雷神,让这雷云气势在无限上升。

  老祖宗的脸上,透着云玉真从未见过的认真神色。

  “既然醒了,那就别装了,丑媳妇还要见公婆呢,何况是你这个孙媳妇。”

  云玉真突然明白,这番话并不是对自己讲的。

  “虽然我们戚家小门小户,祖孙孙加起来就三人,但想要嫁入我们戚家,那也是要给嫁妆的,我看你身上的那道末代龙气就挺不错的。”

  ……

  兕怪妖君忽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要在这里留下戚笼,似乎是一件不大可能办到的事,他有些后悔走的匆忙,没有把自己几件最厉害的神道兵带过来。

  再这么耗下去,哪怕施展出自己消耗巨大的大杀招,也无非是一死一伤的结局。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大战降临,古神意志所化的龙脉要融合,还有一个居心叵测的玉兔国师在窥视。

  ‘圣女’只是自己的儿媳妇,又不是自己亲媳妇。

  一念及此,兕怪妖君忽然大吼一声,浑身爆开,一道巨大的虚空大浪猛然宣泄在虚空之中,而在同一时间,一只巨臂插入虚空,抓住了‘圣女’的手臂。

  虽然他掌握的法则之力不是空间,而是雷音的极致‘虚空震荡’,但是短时间内破开虚空,还是可以做到的。

  二人下瞬间就出现在了玉兔国师的身边。

  “走!!!”

  “难得见到你吃这么大的亏。”

  玉兔国师轻轻一笑,细剑收回乌杖之中,飞到兕怪妖君的背后,然后,乌杖猛然拔出,时间法则爆发。

  兕怪妖君身影以相反的方向倒退而去。

  “玉兔你疯了!”

  兕怪妖君大喝一声,强大的肉身猛然在时光潮流中止住,所谓逆转,只能逆转凡物,对方只要不将法则与自身合一,凝练出后天大道,那他就不惧。

  然而兕怪妖君瞬间感觉身子一僵,似乎动弹不得了,只见怀中的‘圣女’突然睁眼,那一丝丝人道光芒,正点在他的胸口。

  时间逆流、人道封印,就算是强如兕怪妖君,也只能在半空中被定住身形。

  而在下一刻,戚笼的‘罗汉金果’、老祖宗的‘雷部五方雷神’、重明儿的‘日月合鸣’、玉兔国师的‘瞬影剑’,万虫之王的‘万虫噬’,同一时间轰在了他的身上。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