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人道魔头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人道魔头

  其实听到玉兔国师说的那句,‘时间中的一切都可以被逆转,唯一不可以被逆转的,便是逆转本身’,戚笼就意识到,这一次的追杀很可能不是巧合,而是双方故意安排。

  而之所以能够确认,自然是老祖宗暗中传音与他,告诉他,若有机会,与其他人一起围杀兕怪妖君。

  这个便宜老祖宗,很不简单啊!

  被这么多人围殴,就算强如兕怪妖君,在没有防备的前提下,也只能饮恨当场,最强肉身直接爆裂开,而在血肉铺盖的地面上,一张面孔缓缓挤出,冷冷的盯着在场几人,然后消失于血肉之间。

  “东荒神躯的血肉与这片土地相融合,这也代表着,得到祂一部分权柄的我们,在这片土地中是不死的,就算死亡,也会被这片土地重新孕育,我们必须在他再一次复生前,抢占先机,不然以他在外十八族的影响力,恐怕计划很难得逞。”

  圣女苍白的脸上露出淡淡笑容,“姑姑说的我自然明白,只是再怎么忙,与故人交流的时间总还是有的。”

  圣女看向戚笼,戚笼点了点头,“也好,在下也有很多疑惑,想要请圣女解开。”

  等圣女和戚笼离开后,玉兔国师才把目光转向老祖宗,眼神变的冰冷。

  “封神榜之主好生卑劣,为了谋图大事,居然做采花贼之事。”

  “什么采花贼,我不明白你说些什么,”老祖宗嘴巴撅起,眼神斜视,一副摆明不认账的姿态。

  “每一次封神榜出世,都意味着要改朝换代、革故鼎新,那些纠缠的气运且不论,单以封神榜本身来说,它需要吸收旧王朝气运,才能更进一步,让三百六十五道神位重新轮转,所以才有新王朝替代旧王朝一事,无数修行者入凡间,助那封神榜之主革故鼎新,维护天道,以谋神位,这是各取所需。”

  “而钟吾国并非是气运衰竭的王朝,而是被人为破坏了国运,所以并不能在征战之中吸取,而复国气运又有一大部分集中在力图复国的长公主身上,你想要的,便是这一道气运吧。”

  老祖宗浑然不知脸皮为何物,哼哼道:“是又如何?嫁入我戚家,难道不要出嫁妆的吗?再者说,等新王朝建立,我乖孙当了妖皇,这气运不就又回来了,肉烂在锅里,那怎么能叫偷呢。”

  “那你知不知道,没了这道复国气运,重明儿会死!”

  “所以才要她嫁入我们戚家嘛,有新的皇族庇佑,这一位便能苟且偷生了,多好。”

  “苟且偷生——”

  玉兔国师眼角抽搐,很想拔出宝剑,给对方来一下子,让这一位也苟且偷生一下。

  ……

  另一边,单独相处的戚笼与重明儿二人,虽然孤男寡女,但完全没有一丝暧昧的气场,事实上,二人的眼神中,意志都坚定似铁。

  “戚先生有什么想问的?”

  戚笼想了想,“大杀僧去哪里了?”

  “三罪佛使去了沿海,去做一件他认为必须要做的事。”

  “必须要做的?”

  “对,他说他要效仿古佛之行。”

  戚笼扬眉,效仿古佛之行,他这是要去偷东西吗?

  “你呢,你为什么会成为圣女,你又想做什么?”

  “当初一代妖皇把东荒神神尸从域外带回来,与当年的残部一并安葬在此处,并安排了两个守墓人,那两个守墓人,便是之后历代的国师。”

  “而根据我们皇室的记载,事实上,根据东荒神的遗言,他要一代妖皇给她找一个传人,那个传人,便是圣女,而得古神传承,便意味着继承祂在天界的神位,同样也意味着,要继承祂的遗志。”

  “守墓人、神位、遗志,祂的遗志是什么?”

  “天帝归位,乾坤归泰。”

  “又是天帝,”戚笼很不想提这个名字,因为这总让他感觉,天上有一尊无比强大的存在在时刻窥视着自己。

  “所以按照我的理解,你要做妖皇,复辟钟吾国?”

  重明儿苦笑一声,道:“钟吾国不可能再重立了,因为这有违天宪,整个钟吾古国,自上古开始,便是因为一个大意外而诞生的小意外,如今的天地,容不下新的钟吾国。”

  “但是哪怕没有妖皇地位,我依旧可以做妖皇能做的事,”重明儿眼神中闪烁着灼灼烈焰,“这方天地依旧需要希望!”

  “希望不在天地身上,而是在人身上吧,”戚笼反问。

  “所以我才来东荒之地,希望用我的法子,重新调和人道,给千万妖众,寻一条生路。”

  “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戚笼感慨,“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只是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重明儿抬头看了看天空,轻轻道:“天地间,有着无数的气运在流转,有些气运,伴随着战争与毁灭,有些气运,则包含着生机与希望;真神想要做的,是把这些气运全部提取,去融入祂们的大道之中,去提升祂们未来的神仙业位,而我想做的,便是将这些美好的、生机勃勃的气运,留在这钟吾之地。”

  “哦?”戚笼扬眉,“你这句话,还真是颇为危险啊。”

  “譬如接下来必然发生的大战,千万数量的东荒妖族和人族的大战,便能凝出一道先天杀戮之气,无论是陈国、中山国背后的真神,还是七府背后的真神,祂们都乐于见到这一幕,而我想阻止它的诞生。”

  “这不大可能吧,”戚笼扬眉,两族之间,新仇旧恨绵延数百年,再加上双方的高层,乃至于幕后真神的推波助澜,早已如同烧开的沸水,扬汤止沸有什么用。

  “不,是有可能的,只要照家后人与我一同出手,用人道的手段,将东荒大草原的气运与七大督护府的气运连成一片,这样一来,真神们就提取不了那道先天杀戮之气,战争规模自然就有缩小的可能。”

  “原来你是想虎口夺食,只是,这跟照灯笼有什么关系?”

  戚笼虽然疑惑,但却莫名的想到了阴阳人道的说法,那阳人道莫非真是照家先祖?

  谁知重明儿表情异样的道:“七大督护府自称钟吾正统,视关内人为异类,视妖族为蛮夷,视另两国为叛党,三百多年来,气运如火如荼,就算以我的眼光,其阵势、术法、兵马、规模、制度法度,也已经有古国的五分规模。”

  “但戚先生恐怕不知道吧,这些七府中人,其实并不是钟吾遗民,而是唐人后代,确切的说,是亡国七灾之首,照敦煌带来的那一支唐人后裔。”

  “啊!?”戚笼被这个消息惊住了,还有这种操作?

  “以钟吾人的眼光来看,这些人与真神合谋,怀我国国运,吞我族气运,寄居钟吾百姓之上,作威作福,这类人简直是魔头中的魔头,不杀之不得解恨。”

  “但在照敦煌的眼中,这一支唐人后裔跋山涉水,筚路蓝缕,一路九死一生来到这域外仙境,并且在土著的重重围剿下,挣得一片容身之地,这是人道。”

  “换做是戚先生你,你会怎么做?”

  “屁股决定脑袋,脑袋决定做法,”戚笼毫不犹豫的道。

  “没错,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是邪魔,而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未尝不是寄生在这片小天地中的寄生虫,我们都是人道,但我们的目标截然相反,两种人道之力重重撞在了一起。”

  “你们输了。”

  “是,”重明儿苦涩的道:“钟吾气运被一分为二,关内人不如猪狗,关外人视作妖邪,唯独这些唐人后裔,窃据正统,并在那些真神的帮助下,享三百年香火国祚。”

  “这可真是无法化解的仇怨,而且到最后,双方高层应该都知道了吧,”戚笼轻轻道,“但是你们已经无法收手了。”

  “没错,就算是号称圣人的照敦煌,也不可能让唐人后裔让出用鲜血生命开辟出的土地,所以晚年他疯了。”

  “疯了?”

  “他甚至告诉他的后人,自己是古国正统,一切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帮助古国,并向替古国复仇,甚至暗地里组织势力,向七府上层复仇,最后,他接二连三的举动,引发了众神的怒火,他和他的后人,被流放了出去,并且终生不被允许踏入七府之地。”

  “怪不得照灯笼以为他祖宗是唱戏的,还专混下九流,原来原因出在这里。”

  “但事实上,他只是在装疯卖傻,或者说,只疯了一半,我曾见过他最后一面,他告诉我一个计划,这个计划是仿照上古大圣驱逐天帝的手段,这个手段是——绝地天通!”

  “他想驱逐所有真神?”戚笼露出感兴趣的眼神,“这个计划,有点意思哦。”

  重明儿见戚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难得闪过一丝恼怒,深吸一口气,道:“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或者说,当年或许还有几分机会,但在真神全力入侵的现在,这已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了,不过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而且我怀疑,照家后人,现在已经疯了。”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