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灭世即救世

第一百一十五章 灭世即救世

  “疯了?他与我最后一次见面之时,我没觉的他有什么异样。”

  “如果他是完整继承了照敦煌的人皇传承,化身‘大先生’,应该早就明白历史的真相,哪怕是不信任我,也不会与我为敌,他知道我在做些什么,但是他居然派人刺杀我,所以我怀疑,他跟当年的照敦煌一样,已经走上了某种极端。”

  “某种极端是指——”

  “最纯粹的绝地天通,一切妖魔鬼怪、精魅魍魉都要诛杀,乃至于武道,最后都将不存,众生平等,哪怕只是在修行上的平等。”

  “砸断修行路,还叫它‘众生平等’,这就有些头疼了。”

  戚笼咧了咧嘴,如果是这样的话,便就意味着他和照灯笼,会在未来的某一日站在对立面上,一如他和某些真神,如烛九幽、波旬。

  “还有一件事,东荒龙脉是怎么回事?”

  “龙脉是东荒三十六族的气运所炼不假,的确含有强大的龙气,但并非所有龙脉都能被人炼化,这条气运之龙其实是当年人工龙脉的残次品,蕴含着古神意志,古神意志与现今大道法则格格不入,所以一但炼化,便会被古神意志冲的癫狂,这是我和姑姑为兕怪妖君准备的礼物。”

  重明儿一反柔弱姿态,变的煞气腾腾,“一旦他炼化,便只能成为我们的傀儡。”

  “你告诉我这么多隐秘,看来,我也得回报你点什么,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戚笼想了想,把之前神山大放光芒,展现的那三段记忆说出,重明儿果然极感兴趣,脱口道:“原来如此,他或许正是受到阴人道的影响,才会癫狂的。”

  “如果那照灯笼真是照家后人,你应该去帮助他,他之所以这般,很可能正是受到阴人道的影响,而且会越陷越深。”

  “不用你说,我也会去做,涉及到鬼庭的变化,我必然会参与。”

  戚笼毫不犹豫,鬼庭事关他大武行体系的一部分,他必须参加。

  “还有,我想和你达成初步的合作,仅属于你和我,我可以向你透露,中山国和陈国两国的兵马调动情况,而相应的,我需要七府高层消息。”

  戚笼思索一二,也点了点头,道:“可以。”

  “还有一件事,”重明儿突然嘻嘻一笑,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我需要跟封神榜之主做交易,她需要的末代皇气,我可以给她,不过我也需要我那个婆婆的一点东西。”

  两路人马分道扬镳后,老祖宗被戚笼夹在肋下,一边往嘴里塞着糖炒栗子,一边还含糊不清道:“乖孙媳妇真是个好人,还没入门,嫁妆就先给了,我看她不是惦记咱老戚家的家业,是真心馋你的身子。”

  戚笼哼了一声,“你真是想多了。”

  在他看来,重明儿之所以相对青睐自己,便是她觉的,自己和她一样都是变数,跟照灯笼、血麒麟、神侯一般的变数。

  ……

  而远在海混道外围,大杀僧显出身影,先是把打好的猎物放在逃亡的海民面前,然后在这些渔民千恩万谢中,走到了海岸边上。

  “果然已经禁海了,”大杀僧喃喃自语,只见海面是一片灰蒙蒙之色,时不时可以看到一具腐烂的尸体。

  然而一旦入海口,水面便是一清,哪怕只是相隔数尺,水质已截然不同。

  这看似是好事,因为这方天地的意志在排斥海面上的死气,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整个钟吾古地,或者说关内被死气包围了。

  在关内,山海九道的地形有点像是一个张开的巴掌,山四道是手指,海五道则是指缝。

  所以海五道并不是指着沿海,而是指着‘庞大指缝’中的岛屿。

  大杀僧沉默了片刻,直接施展一苇渡江的身法,步入往海洋深处。

  “咯咯咯,你这又是何必呢?”

  “你应该知道,离开了钟吾古地,你的力量会以不可逆转的速度消失。”

  “大千世界的凶险,可是要远超你们那个小千世界。”

  “嘻嘻,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外魔,有和尚吃,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一个从小千世界中走出的和尚,我们只需要耐心的等待他的力量消耗殆尽,然后,嘻嘻,油炸、烘烤、清蒸……”

  恍惚间,叽叽喳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而大杀僧也感受到,自己的佛力在迅速衰退着。

  并不是所有从小千世界出来的生灵,力量都会大幅度衰减,只有钟吾古地出身者,力量会在天地意志的作用下,削减于无。

  毕竟做为弃天之国,弃天者,天亦弃之。

  雄厚的金身缓缓开裂、崩解,而在大千世界的外魔干扰下,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明明强壮的肉身,消减成巨大的干尸。

  “一定要找到,一定要……师兄、师父,救世之路在何方……”

  肉身、魂魄、佛门识海瞬间崩解,最后只剩下一丝杀生念,飘荡在雾气之中,杀生念一出,外魔的惊叫声更是高上一个层次。

  “古佛加持!”

  “上古佛门的如来念雏形!”

  “赶紧汇报上界,这可是大不详之物。”

  “汇报上界?你不怕上头收了此物的同时,顺带一巴掌把你拍死?”

  “对哦,我也是魔头。”

  “还是吞了他吧,我要视觉和味觉。”

  正当一群魔头叽叽喳喳,争论不休的时候,天空忽然变成了红色,一座红莲法台落下,光芒照射之处,一切外魔全被吸收一空。

  一尊比起一众外魔还要庞大的魔神幻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这股气势之庞大,甚至还要超过真神。

  杀生念重新凝出大杀僧的影像,微微一笑,轻轻颔首,“大师兄,好久不见了。”

  “是有很久不见了,差不多有五百年了吧,你还是如此的鼠目寸光。”一道尖锐的声音缓缓响起。

  “还请师兄成全。”

  “你可想好了,以杀生念为本,重铸佛躯,就需要彻底承担起佛门气运在此方世界的因果,杀生即救生,创世即灭世,无论事成与否,都注定了你陨落的下场。”

  “是,师兄,我想好了。”

  “那我就帮你一把,用无上魔气给你重铸佛躯,你若能够做成,对我来说也有好处。”

  “哦?”大杀僧惊讶道:“师兄要脱离大千世界了?”

  “是。”

  “可是西天未开,大师兄准备去往何处?”

  “自有去处。”

  话音一落,无边的红莲魔气便将之包裹,然后一尊恐怖的黑暗佛影,便在无止尽的红光之中,即将诞生。

  ……

  而在关内一处荒芜之地,邪龙皇与血麒麟突然出现,血麒麟拔起地上一根杂草,塞入嘴里,感受着其中的金属锈味。

  “倒是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道真天师,居然会被封印在这里。”

  邪龙皇不答,只是一道恐怖的龙影从脚下探出,钻入地底,不过片刻,地动山摇,大地缓缓开裂,一座被重重锁链封堵的钢铁之城拔地而起。

  锁链有二十二道,每一道锁链上,都有神兽的纹路。

  “二十二神王封天法,这方世界最强的封印术,连上等仙家都能封印,封印一尊真神,也是理所当然的,”血麒麟道忽然道:“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别的真神连降下意志都小心翼翼,然而这位天师大人却能光明正大的降下真身?”

  “因为你说的那些人,都是窥伺天地之贼,而本天师是奉天命下凡,有天宪护身,一心为公,自然无需担心。”

  “可是前朝的官能挡今朝的刀?”血麒麟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啧啧有声:“原来那也是一口前朝的刀。”

  邪龙皇打量着封印,道:“本皇的邀请,天师考虑的如何了?”

  “不管你们龙庭背后是哪一位,我道真是旧朝的神官,新朝廷的法度,可指使不了老夫。”

  “那如果是上古天帝口宪呢?”邪龙皇鲜红的唇口咧开,“您是否可以考虑一下?”

  ……

  天空之上,一道血影一闪而逝。

  “龙皇陛下,他会答应吗?”

  “他没有选择,况且我们龙庭,未必就不是上古天庭。”

  未必不是,那到底是,还是不是?

  血麒麟杂念一闪而逝,笑道:“您替代的是天星主,道真天师又被说服,接下来,您还打算去寻找其它亡国七灾吗?”

  邪龙皇道:“不用去寻找,假王爷、木叉公、玄冥氏本来就是我们的人,放他们出来本就是应有之理,关外在加速,我们也要加速了。”

  “您放出过去的亡国七灾与那群真神纠缠,拖延他们的动作,这我能理解,但是龙皇陛下,这样真的好吗?”

  “恩?”

  “过去的亡国七灾,也不是天生就是亡国七灾,您怎么知道,现在一些狠角色,一旦成长起来,就不如过去的七灾呢,”血麒麟意味深长的道。

  “你想说什么?”邪龙皇看了对方一眼,面无表情道。

  “譬如说,那艘已经开始侵蚀地支的黑船,还有疑似上界使者的那一位,当今出世的封神榜之主,以及我的那位佛魔兼修的老朋友。”

  “以及,被封印入地狱的神侯,您确定,他真就出不来了吗?”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