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令主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令主

  戚笼再一次来到侯府时,身份又不同了,如果说,以前只是义子身份,充其量只是有一条龙脉的义子,或者说,假冒的义子。

  如今他的背后,有着封神榜、有着司马正道,有着一众道门真人的人情。

  这种人情可不是空口白牙的那种,而是沾了因果的。

  更重要的,‘薛保侯’如今实力今非昔比,从真神手下虎口夺食,杀死半神巅峰级别的兕怪妖君,这种力量,已经差不多达到一个完整蜕变的龙脉之子程度,甚至还犹有过之。

  毕竟半神巅峰的存在,就算是整个督护府,都不超过十数,每一个最低的官职都是统帅一整个军团的兵马大元帅。

  “义父、义母。”

  戚笼朝着主座上的这二人拱手行礼。

  “来了,坐吧,”鹖后夫人冷艳高傲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主动开口道。

  侯副都督也轻轻点头,看着普普通通,好似常人一般的薛保侯,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戚笼在一众兄弟姐妹的围观下入座,这一次的义子团来的人很多,一共五十三位,全来了,一个个气息强大,最强的五人,三个半神,两个金丹。

  不过在如今的戚笼看来,这些人也都不过如此。

  半神和半神巅峰,差距可能还要高过宗师和半神,戚笼倒还真想试试,以他的‘魔如来’,全力爆发之下,能敌得过几个半神。

  或许,这个关口,也是时候尝试着突破半神了。

  纵使美酒佳肴,若是气氛尴尬,吃的多半也没滋没味,薛保侯跟他的兄弟姐妹关系一般,他就更一般了,倒是那鹖后夫人,时不时的跟戚笼拉一些家常,也不知是不是侯副都督背后授意。

  吃完饭后,侯副都督擦了擦嘴,起身,一众义子赶紧站立做陪,“你们好久不见,一定有很多话想说,不用管老夫,保侯,你陪老夫去书房。”

  “是。”

  ‘薛保侯’离开后,一众义子面面相觑,迟迟没有说话,最终,不知是谁先开了口。

  “毕竟是父子。”

  “是啊,终究是父子。”

  “四哥的封神榜——应该还有不少名额吧。”

  侯副副都督固然官居一品,手上掌握着不少神官职位,但是他也代表着一个大的势力派系,就算是分蛋糕,也不可能全给自家人。

  更重要的是,封神榜不仅掌握着‘神位’,还能‘开革神位’,理论上来说,没有被封神榜承认的神职,全是黑户!

  红烟绕嫌弃的看了众人这一眼,“一群趋炎附势之徒!”转身便走。

  亭台相间的小道上,淡淡的灵雾蒸腾而起,不时有一些小动物钻进钻出。

  “你先去书房吧,我有些话要跟保侯说,”路上,鹖后夫人道。

  “也好,保侯,你陪你义母说说话。”

  “……是。”

  侯副都督离开后,戚笼看着自己名义上的‘义母’,这一位身穿标志性的鸦羽长裙,裙摆极长,坎肩是黑色的长羽,显的幽雅而高贵,毕竟这一位是神王后人,掌握着一整个神族后裔,单论血脉尊贵,还要超过地军级别的公爵。

  神兽毕竟是兽类,而神王则是通过国运,从神兽血脉中诞生的开国神祇。

  鹖后夫人一步、两步,靠近‘薛保侯’。

  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戚笼忍不住微微仰头,这是不是靠的有点太近了?对方的眼睫毛都能数了。

  谁知鹖后夫人突然露出一个勾魂的笑容,手指忽然挑起他的下巴,轻轻道:“干的不错,我很满意。”

  ???

  戚笼一脑门子问号,咱们‘母子’又不是亲生的,这么亲近是怎么回事,难道薛保侯张狂霸道的外表下,其实还是个妈宝男?

  鹖后夫人摸着‘薛保侯’的脸蛋,轻轻道:“姓侯的把自己女儿养成了小情人,他以为这事我不知道,本后也有,而且本后有更好的。”

  戚笼失神了片刻,然后嘴巴微张,心中猛然掀起惊涛骇浪,薛保侯这厮,这么凶悍的吗!?

  戚笼瞬间想起那便宜‘舅舅’,鹖天冠对他的复杂态度,又想到了鹖后夫人若有若无的帮助。

  一切原来是怎么回事!

  你们老夫老妻的,这么会玩吗?

  “你怎么不说话了?”

  “干娘,不,夫人——”戚笼口干舌燥,有一种掉头就跑的冲动。

  鹖后夫人又上前一步,进无可进,冷傲的脸上,霸道尽显:“你叫我什么,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叫的。”

  胆大凶狠如戚魁首,也只能含糊两句,然后掉头就走,太、他他娘的可怕了。

  好在侯府都督的书房没多远,戚笼三步做两步来到门前,轻轻敲门。

  “进来。”

  戚笼眉头一扬,书房之中,只有一道人气,还有两道,是神性!

  他推门而入,只见侯府都督正在书桌右侧,靠窗的一个小茶几上沏茶,茶水有三杯,一杯放在空置的一张椅子前,另两杯,则倒给了两个面貌普通的人前。

  这两人的气息,比起普通人还要衰弱一些,但是眼中光芒璀璨耀眼,像宝石一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坐吧。”

  戚笼朝二位微微颔首,沉默的坐下,盯着清澈见底的茶碗片刻,才道:“我记的不错的话,真神降临肉身,是不被允许的吧。”

  “只要有规则,那便总有绕过规则的手段,不是吗?”

  “二位神尊是怎么称呼?”神尊,对真神的称谓,魔尊、佛尊、道尊、神尊,皆是如此,大鸠府那两位,没到这层境界,便只能在前面贯以‘东’‘西’之号。

  其实愿意的话,戚笼也可以称尊,譬如南佛尊,或者南魔尊。

  “天令主。”

  “地祖。”

  戚笼定定的看了右边那位片刻,才缓缓道:“生生化化,莫穷其端,天地含万物而无穷,镇地为祖,好生霸道的法号。”

  地祖面无表情,只是眼中灰色的神光古朴厚重,好似无边无际的大地。

  “保侯,你本姓薛,义父当年给你取名薛保侯,你还记得名中之义吗?”

  “义父是希望我做侯家的顶梁柱,以保卫侯家名与荣耀不堕。”

  “很好,你能做到吗?”

  戚笼轻轻一笑,“有道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我名为薛保侯,我相信反过来也是一样,侯保薛,我自然会以义父为榜样,像义父学习,做一个如义父一样的有情有义之人。”

  侯副都督眼角微抽,“好的很。”

  “七夜道兄给你一个月的期限,如今一月之期早过,你的选择是什么?”地祖开了口。

  “义父和二位神尊是不信任本侯吗?我薛保侯出身于武平督护府,自然不会做出背叛本府之事。”

  戚笼翻掌之间,一道龙影绕着掌隙缓缓转动着,米粒大的龙眼,颇为凶险的盯着三人。

  “你出生在哪里不重要,但我们五位需要确保,你这条龙脉必须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而做为交易,我们会迅速将你的龙脉提升到完整蜕变程度。”

  “这条龙脉本是烛九幽大人的吧,不知祂怎么看?”

  地祖与天令主对视一眼,还是地祖开了口,“烛九幽已经不在乎龙脉了,此事可以全权交予我们作主。”

  不在乎龙脉?他放弃了,不可能,要么是对方在说谎,要么,就是烛九幽有了更大的谋划。

  “不仅龙脉,还有封神榜,”天令主第一开口,声音飘渺,好似并非这个世界的声音。

  “这恐怕不行,”戚笼微微沉下了脸。

  “你以为你有说不的资格?”

  突然间,天令主眼中神光大作,属于真神的意志直接轰入戚笼的心神。

  恍惚间,天与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的符令牢笼,十二万九千六百道律令川流不息,让戚笼感觉好似回到了无间地狱中,身处无间,无法动弹。

  只不过与‘无间地狱’不同的是,这种动弹不得并非是空间狭小,而而是这无穷无尽的符令变化,律令定住了戚笼的所有动作

  ‘怎么跟封神榜这么像?律令,这不是是鬼么。’

  戚笼眼中魔光越发浓郁,果不其然,他似乎看到了,一道鬼影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半空中狂奔着。

  道家的‘急急如律令’,律令便是一只鬼,而且是雷部众中,跑的最快的那只鬼。

  ‘是鬼就好办了。’

  魔光之中,八热地狱的幻影相继浮出,然后在下一瞬间,地狱幻象层出不穷,一直延伸到最后的无间地狱。

  无间一出,那道淡薄几乎无的鬼影瞬间一僵,趁此机会,戚笼双手一合,刹那间,无边海水从两侧灌入,淹没天地。

  而那天令主也不愧是真神级的巨头,无边盐海只控制了祂一瞬间,十二万九千五百道律令凝成一条锁链长鞭,然后在下一瞬间,轰然抽开海面。

  ‘不对!’

  天令主刚一抬头,便就看到了坐在琉璃王座上,正缓缓垂下脑袋的波旬。

  怎么成了琉璃海?

  戚笼与天令主一前一后睁开眼,天令主眼中神光猛的一阵波动。

  “看来不仅本侯说了不算,尊下说的也不算,这不,差一点就被波旬抓住了。”

  通过弥勒,戚笼把握住那一瞬间的破绽,直接把对方送到他上铺的兄弟,也就是波旬的地盘。

  这魔王可是标准六亲不认的。

  正当气氛僵硬到极点之时,忽然门外声音响起。

  “老爷,急信!”见侯副都督眉头一皱,那仆人赶紧补充道:“是皇城司最高层,天变会的加急信件,特意让交给四少爷的。”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