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皇城司(上)

第一百一十八章 皇城司(上)

  戚笼离开了,茶水都没喝完,两位真神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而能让两位真神停手的,不是戚笼大发神威,而是皇城司请贴中,烙印的那三道神名,红莲、阴中君、苦荷。

  有了三道神名,三神的意志可以随时穿越层层空间,直接降临侯府。

  “封神榜?”地祖疑惑的开了口。

  “若是为了封神榜,来的应该也只有玉池一位,”天令主摇头不解,“这三位收获的够多了,不是应该在大劫全盛前离开吗?为什么会参与此事?”

  “也许吧,”地祖不置可否,只是转过头,对侯副都督道:“你收的好儿子。”

  侯副都督阴着脸,手中碗盖被他磨成了瓷粉。

  请了两尊真神降临分身,都居然让此子逃走了,饶是他心思阴沉,也恼怒到了极点。

  “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时候,我明白,不会坏了大局的。”

  司马正道对这一位的评价是,隐忍深沉,难以促发。

  不管如何,‘薛保侯’是有功劳的,杀了兕怪妖君,哪怕对方会复活,又为了司马正道一派,乃至整个道门得到了封神榜。

  就算是真神,也不会允许这两大派系在攻打陈国前,公然分裂。

  真神固然无比强横,但陈国背后也有真神支持。

  在肉身降临此方世界之前,真正可以依靠的,还是这方世界的强者。

  “只是这一次都让对方走了,下一回再想以势压人,那可就难了,等对陈国大战结束后,立刻让‘九幽’出动!”天令主恼羞成怒。

  地祖看了对方一眼,转身便走,头也不回道:

  “不要煽风点火了,波旬,这副躯壳只是个简陋的模子,没什么价值,你拿来也没用,还有你魔化的那点天令主神性,用六欲天同等价值的宝物做交换吧,我知道你看不上天令主,但你要知道,天令主为道门跑了数万年腿,这才换来脱壳成神的机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祂有一些关系,连我都不知道要深到什么地步。”

  “你也不想在对付和尚的同时,背后被一群道士围殴吧。”

  “你在上古时代,坏了和尚们的大事,得了佛敌的称号,从六欲天主被削到了他化自在天主,你要是得罪了道门,或许,你连这一天都保不住了,如今这世道,可是道涨佛衰。”

  ‘天令主’眼中欲海一闪而过,突然露出一个鬼魅的笑容,“别急,这副躯壳,先借我玩两天。”

  ……

  “我以为司马正道会亲自过来抢人,”戚笼道。

  “贫道也以为他会这么做,事实上,他自己也认为自己会这么做,只不过我们晚了一步,等我们出发前,皇城司已经把这事揽过去了。”黄道人解释道。

  “所以就来了你这么一个。”

  “放心,我只是前哨,如果你没出来,我们是打算进去抢人的,欠人恩情的滋味可不好——主要是会影响修行。”

  一团云朵上,黄真人双手揣袖,大袖飘飘,而戚笼坐在云头上,一脸平静。

  侯府可不是自己家,戚笼本来打算,如果那位侯孝天请自己吃‘糖衣炮弹’,那就把糖衣吃了,炮弹丢回去,而如果对方是硬来,他也准备了后手。

  这便是后手。

  “不过你要小心了,皇城司那三位,可不一定能保你多久了,如果你迟迟搞不定月中玉池夫人的话。”

  “什么?祂们要走,去——祂们要离开这一界了?”

  “当然,大劫越深入,局面就会越危险,对真神也是同理,除非万不得已,不然谁会拖到最后一刻。”

  “如果祂们走了,皇城司怎么办?”

  “或许交给七府上层,或许维持不变,这事你不该问我一个道士,司马正道比我更清楚。”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重新交给月中玉池夫人,”戚笼猜测。

  黄真人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相信贫道,这是唯一一件不可能的事。”

  “呃,”戚笼插开话题,“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黄真人奇怪看了他一眼,“你莫非以为这请贴是假的,人家皇城司的那三位,是真要见你啊。”

  才摆脱两位真神,怎么又来突然冒出三个了?

  戚笼沉默了片刻,“武平督护府,离皇城司很远吧。”

  “没事,有道门传送阵。”

  “其实,我跟祂们不熟。”

  “其实,我跟你也不算太熟。”

  戚笼想了想,做最后挣扎,“我要是被皇城司的那三位给抓了,你们会来救我吗?毕竟因果不还,你们修行难有进步啊。”

  “放心,我们会想办法的,等你死后,我们会请封神榜召你的魂,然后给你选一个好位置。”

  戚笼沉默了片刻,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和尚。”

  “恩,和尚有骨气,结果死的差不多了。”

  黄真人脚踏浮云,一路破开封印,带着戚笼来到了一座九层道塔前。

  “册封诸神也需要法台吧?”

  “要的,我们正在打造,九十九层的顶级法宝。”

  “果然是人不同,命也不同,”戚笼由衷的感慨。

  “上去,贫道在第一层操纵法阵,你在第九层传送。”

  黄道人难得严肃了几分:“那三位对封神榜不感兴趣,对你也应该也不会感兴趣,不过有两点你要注意,一,跟和尚有关的话题,慎之又慎,二,跟上古天庭有关之事,不要参与。”

  戚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决定闭嘴。

  这两件事,貌似跟自己都有关系啊!

  传送的感觉,有点像是召唤法兵法将,只不过不是把自己变成一张符,而是传送阵把天地规则凝成一张符,然后包裹在自己身上,并且在千里、万里之遥,展开此符。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用天地的规则变化来转移人之方位,兼含奇门遁甲、移星换斗的机巧,道门手艺的确高超。

  传送过程中,戚笼感觉自己像是包包子,先是压扁,然后拉长,最后填陷。

  皇城司,顾名思义,戚笼本以为其总部是一座巨大的城池,要么就是出入口阴森复杂的谍报机构,结果戚笼被挪到了一座海岛上,岛民们拉船放帆、钓鱼撒网,那一筐又一筐的海货,证明了人家不是假把式。

  唯一证明的其皇城司所在的,便是站在甲板上,一袭白衣的赵宛儿,还有跟在她后面,头上扎两个小丸子,宛如小婢女般的糜灵。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