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皇城司(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皇城司(下)

  “本侯倒没想到皇城司是这么一个地方。”

  “皇城司在火都仍在时,便是捕快衙门,专管三教九流,并没有多么崇高的地位,现如今,倒是被人以讹传讹,认为是什么上古流传的神秘之地,未免贻笑大方了。”

  戚笼蹲下来,从一筐扇贝中摸出一个黑色扇贝,扇贝上是从水里新捞出来的,背面有一个‘八’字,刚想打开它,就被一个老渔民粗暴的拿走。

  “没资格买贝货的,就不要乱摸。”

  老渔民两只眼睛像是鱼眼,从眼眶中鼓起,惨白的眼珠子中,透露的,是一种莫名的红光。

  “贝字货,代表的是天地间财运的流向,这‘财运’并非单指金银财赋,还是指天才地宝的孕育、诞生,贝字八号,便是海混道天才地宝孕育的消息。”

  小宛夫人笑道:“天地间的气运,受人之吉凶祸福影响,反过来,也能助涨人的气运,也就是俗称的财运。”

  “天变会做的,便是监管这天地间变化的、停滞的、消失的气运;其中,财运、衰运、福运、甚至于道门气运、佛门气运,都囊括在内。”

  “听起来像是龙脉。”

  “不一样,龙脉是开始和终结,是已经发生的、和没有开始的,我们负责的,是过程。”

  “老壳叔,最近焦尾湾的贝类成分都不好吧。”

  老渔夫一脸不爽,哼哼道:“何止是不好,简直是烂到了极点,打上来的贝壳都是烂掉的,都是那些死宫内人,他们烂事做尽,结果把自己给坑了,好大的一条财运,本是金宫龙鲤,能鱼跃天门,结果硬生生被他们自己给糟蹋了,有财无德,终究财运不保。”

  戚笼心中一动,转头看向岛外的河流,随着夕阳的日光落下,金银二色,交织成一片,化作一大片光晕溢彩,照在所有渔夫、胥民、钓鱼人的身上,显的格外祥和、安宁。

  三人上了船,戚笼又看向小宛夫人胸口,其中有一处吊坠上,那是交叉的两根针。

  “你现在是天变会议员大夫了?”

  小宛夫人的笑容更加甜美,起身,微微一躬:“还要多谢侯爷,没有侯爷相助,妾身可没有一步登天的机会。”

  戚笼摇头道:“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个面子。”

  “侯爷谦虚了,如果说天变会管理的天地气运,是无数复杂的支流、岔道、溪流,那么侯爷手上的封神榜,就是天地间最大的一条江,水流再怎么千变万化,最后都是要汇江入海的。”

  戚笼握住了小宛夫人的手,五指嫩如青葱、洁白纤细、但是掌心的纹路上,一抹黑色的魔光一闪而逝。

  “赤炼府?”

  “正是,侯爷,若非有侯爷,妾身也不会拜入恩师魔后门下,更不会得月中玉池夫人的支持,坐上天变会议员大夫之位。”

  小宛夫人手掌放在水面上,很快,水下阴影缓缓生出,然后一条蛇一般的黑影水下游动着,一条又一条,最终聚成似蛟似蟒的存在,随着小宛夫人快速的一抓,一团红色从掌心绽放,她献宝似的将之交给戚笼。

  戚笼接过来,把玩片刻,忽然掌心自动分裂出一张大嘴,一口将之吞入。

  “浓烈的战争之气。”

  “没错,妾身如今所管的,便是此方天地中,戎运的变化。”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官职可不小。”

  “妾身不会让夫君堕了威名的。”

  戚笼遂闭目不言,他有预感,这一次皇城司之行,很可能出乎自己的预料。

  小船顺着江面缓缓而行,两岸时不时的闪过一道人影,有煞气腾腾的屠夫、有吟诗放歌的狂士、还有织着毛衣的中年妇人。

  这些人影踏入江面,一闪而逝,踏出江面,又一如既往,很怪异的画面,可周围人却没一个感到惊讶。

  最终,小舟停在了江中心的一处水眼中,‘咕嘟嘟’的水汽不断从江中亭下冒出。

  一朵莲叶足有三丈的红莲。

  莲花上坐落着一座琉璃色的亭子。

  庭前大门上,挂着一盏丑丑的荷灯。

  戚笼睁开双眼,哪怕只是肉眼都能看的出来,这条江是以此亭为中心,从此处开始,也从此处结束。

  如果说,皇城司负责的是天地间气运的演化,那么这三件真神法宝,则是替代龙脉,负责镇压两端。

  “师父就在上面,我和夫君去拜会,你在这里等着。”

  “是,小姐,”糜灵委屈巴巴道。

  入了庭中,一个威风凛凛的女人早已背着上手等待,这个女人一身剑状黑衣,直身而立,五官粗粝,一双像是黑宝石一样的大眼睛,不自禁的居高临下,以女人的角度,显的过于尖锐,但配合眉毛部位上奇异的黑线,又多了一种别养的魅力。

  这个女人就是赤炼府的一品都督,号称魔后的红嗔?

  戚笼眼神眨也不眨,微微躬身:“见过大都督。”

  魔后眼神尖锐的上下打量对方,突然道:“其实按照辈分,本后应该叫你一声小师叔。”

  戚笼讶然,“这,为何?”

  “很简单,因为古佛大弟子,红莲僧,便是本后的授业恩师。”

  小宛夫人惊讶的捂住了嘴,而戚笼轻轻张了张嘴,复又合上,感觉十分的荒诞。

  敢情钟吾古地的魔门,是一个和尚所创?!

  “在下不是佛门中人。”

  “你身上有一种波旬的臭味,我还以为是小徒说谎,没想到是真的!”

  “我也不是波旬鹰犬。”

  “最好不是,不然你也出不了这皇城司,”魔后冷冷道:“恩师遗命,赤炼府与欲界波旬,乃是生死大敌。”

  戚笼感觉更加怪异了,这反波旬的活儿,不一向是和尚们的差事吗?感情这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不过他也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大鸠府和赤炼府,明明应该是水火不容,却总有一种微妙的默契和亲近。

  戚笼不想再参与佛魔之间的话题了,开门见山道:“我还以为,此次来皇城司,是来拜见三位神尊的。”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那三位已经不打算再参与此方世界之事了,那一张帖子是本后写的,本后目前暂代皇城司大首领一职,能借用这三件至宝之力。”

  戚笼嘴巴微微张开,过了许久,才苦笑一声:“恭喜魔后,只是魔后执掌皇城司,那赤炼府怎么办?”

  “大鸠府的和尚们都能临阵脱逃,那我们这些冷血无情的魔门中人,怎么会傻乎乎的替你们硬抗千万妖虫,赤炼府会在不久的将来,并入皇城司。”

  这消息一旦传出去,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戚笼都可以想象到,其余六府,不,五府的高层,是该怎样震惊了。

  不过戚笼本身倒很淡定,他不是关外人,对此倒没有什么背叛的感觉,唯一感慨的,便是天下又要多事了。

  反倒是赵小宛,比他要激动的多,脱口道:“师父你说的可是真的,那、那皇城司是要和督护府决裂吗?”

  “决裂也总比被吞并的好,”魔后冷淡的道:“七府背后的那五位,怕是早就磨刀霍霍,准备让皇城司与七府亲密无间了。”

  “那三位难道就没有什么安排吗?”对于真神背后的矛盾,戚笼还是很感兴趣的。

  “当初十位真神在共同侵入此界之前,早已互有约定,一务虚,一务实,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务虚的三位娘娘,得到的东西太多了,而务实的那五位,到目前为止,却并无多大收获,所以就算是那五位接手皇城司,娘娘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哦?务虚、务实,”戚笼精神一振,“能具体说说吗?”

  魔后没有藏私,开口道:“一个小千世界被炼化、或者说被征服,一定会诞生三种天地至宝,小千世界核心、先天胎膜、以及一道人道气运,其中,无论是什么样的小千世界,前两者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而最后一道人道气运,有可能是先天气运,也有可能是后天气运,因世界的演化和真神们的算计,往往性质会差异很大。”

  “但是小千世界核心和先天胎膜,都是要在小千世界被彻底炼化后,才能成形,反倒是这道天地间诞生的气运,可以提前被收取。”

  魔后嘴角微微挑起,似乎是在幸灾乐祸。

  “前二者任一一个的价值,都在那道人道气运之上,所以当年的约定,三位娘娘其实是有些吃亏的。”

  “不过谁能想到,这颗镶嵌在大千世界的小千世界,会出这么多的怪异,亡国七灾、监察者、人皇大道,那八位甚至为此殒落了两位,还有一位分道扬镳,而三位娘娘却相对顺利,甚至提取的人道气运不是一道,而是三道。”

  “三道,那、七大督护府的五位岂不是吃大亏了。”赵小宛又惊又喜,她很满足于能够在最高权力层,参与这类‘天地大事’,这让心里被填的满满的,比和男人交欢还要愉悦。

  “吃亏谈不上,这方天地有些特殊,根据红莲娘娘的说法,没有殒落的那五位,是肯定能捞回本钱的,只不过相比于三位娘娘来说,肯定是差太多。”

  “这种状况下,娘娘们也不愿意刺激到那五位,可能会在某些方面做出补偿,这就是为什么涉及皇城司,娘娘们为什么不好干涉的原因,尤其是在第三道人道气运炼化前,更不会刺激到对方。”

  “其实按照娘娘们的设想,让月中玉池夫人另建天兵司,最后皇城司一分为二,一部分并入七府,一部分与天兵司合一,未尝不是一条出路。”

  魔后看了戚笼一眼,露出玩味的笑容来:“不过很明显,这个计划被薛将军给破坏了。”

  戚笼嘿然一笑,现在主动权在自己,还有道门的手上。

  “不过娘娘,恕我直言,如果三道气运,再加上封神榜中的那道天帝金光,都已经名花有主的话,那么皇城司对真神们的作用,似乎也没多少了吧。”

  “你太小看皇城司了,”魔后面色一肃,道:“能对真神有着极大好处的宝物,每一次出世,都会引来腥风血雨的争夺,神战甚至可以延伸到大千世界,而且并非对真神本身无用,就是对真神无用,以你现在的层次,元金灵银,乃至一些普通神道兵也无多大用了,那么它们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吗?”

  “妖庭国运铜钱、天币、先天材料、顶级丹药、皇庭宝物,这些诞生在过去、现在、包括未来的宝物,量变引起质变,于真神也有不小的利益。”

  “一个源源不断产出的小千世界,某种意义上,价值还要超过一次性的提取,不然千年以来,也不会有这么多真神下场争夺了。”

  “如果把这些宝物当作漂亮的衣衫,那么天变会做的,便是找出它们的线头,或者说,将这些残破的衣服修整好,这种作用,你觉的这不重要吗?”

  “很重要,”戚笼诚恳道:“我麾下兵马也缺钱,要不,魔后您资助一些?”

  “可以,”魔后坦然道:“不过,本后需要封神榜一半的神位。”

  “皇城司务虚,七府务实,我们还是不要轻易打破这个传统好,”戚笼立马改口。

  “如果说再加上月中夫人的支持呢?”

  “那也不够。”

  “还有我赤炼府的支持呢?”

  “这个,一半神位太多了,而且,道士们向来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他们不会同意魔门参与其中。”

  “道门比你想象的不要脸的多。”

  “这一点我倒是同意。”

  二人相互杀价,最终由于皇城司的处境,加上封神榜独一无二的属性,戚笼占了不少便宜,最终以四分之一的神位,换取了大量物资、魔道高手支持、以及真神的口头承诺。

  不过对于这种吃亏,魔后显的很淡定,缓缓道:“既然公事谈完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私事了。”

  魔后宽衣解带,在戚笼二人惊讶的眼神中,露出伤痕累累的后背,还有一座锁链穿透的血肉之门。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