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二十章 大战开始

第一百二十章 大战开始

  那背上的锁链极为真实,像是钻骨入肉一般,而大门上是阴沉沉的纹路,从肩胛骨一路垂到尾椎骨两侧,门中黑洞洞的,像一张大嘴,仿佛要把这个女人的背部吞个干净。

  二人之间间隔了一座石桌,然后随着门中黑光溢出,石桌表面居然缓缓腐蚀,最终直接化作石粉。

  “这是,刑五官的魔气!”戚笼脱口道。

  黑山山头的夜枭女、承天堡的百媚夫人、还有亡国七灾的刑五官,可以说,戚笼一路上都跟这一脉纠缠不清,甚至一度怀疑,赤炼魔府和这亡国七灾有什么特殊关系。

  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又似乎不完全是这样。

  魔后披上黑色衣裙,然后转过身道:“亡国七灾中,除了照敦煌之外,可以说都有着极强的背景,而这刑五官背后便有着上古魔道的影子,当初红师在离开此界之前,曾经镇压了这厮,本后也参与了那一战,这道古魔封印,便是那一位留下的。”

  戚笼问道:“上古魔道,跟古佛有什么关系?”

  “曾经的上古魔道便是上古佛门,如今的上古魔道,已经跟佛门没有半点关系了。”

  “波旬也曾是上古魔道的一员?”

  “是。”

  魔后转过身来,淡淡道:“我原本以为,你会是当今魔门从外界落下的棋子,却没想到你居然别开机杼,将佛魔变化杂糅在一起,于我而言,这却是更好,你我合力,或许能化解这道封印。”

  “原来这才是魔后让我过来的主要目的,”戚笼沉吟片刻,道:“可以,但我要一道古魔之气做为分析,还有,我需要赤炼府的魔门。”

  “你倒是不客气,”魔后并没有为对方的狮子大张口而惊讶,只是冷冷道:“赤炼魔法,你夫人会传授你的,希望你不要让本后失望,魔佛合一之法,本后不是没见过,也不是不知道克制之法。”

  “如此,我就告辞了。”

  戚笼轻轻一笑,并没有把对方的威胁放在心里,而是心想,红莲僧从佛法中演化魔门,最后脱身而出,必是达到了真神之境,看来自己这条路是走对了。

  “对了,在下还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为什么魔后你一个外人,会被那三位选入执掌皇城司?”

  魔后早已转过身去,观赏着这片金色江潮,就在戚笼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红莲僧即是本后恩师,也是本后亲父,至于本后亲母,则是那三位中的红莲仙子。”

  “佩服!”

  戚笼沉默半晌,最后也只能憋出这两字来。

  “夫君在想什么呢?”

  金色的江面之上,小宛夫人见戚笼迟迟不语,便忍不住好奇道。

  “我在想,古佛三个弟子,他们心中的救世之道到底是什么,死神僧疯了,大杀僧消失无踪,那位红莲僧更是离开此界,也不知这三位是失败了,还是放弃了。”

  “夫君为什么会对这三位感兴趣?”

  “没什么,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戚笼回答,又摇了摇头,“依我看,你那位师傅,恐怕也是举步维艰,不然也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赵小宛也是七窍玲珑心,瞬间就想明白了,大鸠府被破,赤炼府正面抵抗三国联军,不得不断尾求生,而皇城司又被七府背后的真神窥视,欲将之分割吞下,这两者是外患,而皇城司内部的老人,怕是也未必服这一位,三位真神还未离开此界,自然无人敢阴奉阳违,但若是三位真神离开了呢

  戚笼回府之后,立马与小宛夫人同时闭关。

  魔后似乎早就料到戚笼的要求,传授小宛夫人的魔门功法是赤炼府顶级秘传,唤作赤炼浮屠,共有六层,小宛夫人被魔后亲自指点,已经达到第二层姹女心魔,能够刺激人欲,并且举手投足之间,吸干武人的精气和心血,并通过这种吸收,培养自身心魔,以达到第三层以魔化胎、天魔表相之境。

  戚笼好奇之下,让小宛夫人对他施展了一番,还真是蚀骨。

  赤炼魔功与大鸠府佛功虽然算是一脉相承,但还真是一正一反,至少佛功的心法,可从来没有男女之别,魔后还是有所算计的,至少那红莲魔僧修炼的,就不会是这一门功法。

  不过戚笼也从未打算照葫芦画瓢,这魔门功法跟大鸠府的如来总纲一样,都是极珍贵的参考资料,在夫妻二人双修之后,戚笼顺利的将赤炼浮屠初步烙印入自己大武行体系中,六欲天中的化乐天里,多了无数魅惑妖娆的魔女幻影。

  化乐自在,妙相无穷。

  至于那一道古魔之气,才刚炼入精神世界中,便就化作一尊灰色大魔,四首八臂,所过之处,一切枯竭。

  戚笼念头一动,化作一日一月,悬挂在须弥山上的两条龙脉同时落下,化作人工龙脉和娑竭罗龙王,与之搏杀,两条龙脉源源不断的风水演化,似乎正是这尊灰色古魔的克星,随着戚笼半如来级别的精神魔念,两条巨龙越战越强,不断撕扯下灰色大魔的血肉,血肉刚一落地,就被魔种所化的十二瓣莲叶吸收。

  终于,那尊灰色大魔坚持不住,轰然碎裂,好似一道小地狱炸开,无数鬼物刚一落入水面,就被八热地狱吞噬。

  原来如此,古魔之气是这种变化。

  戚笼出关之后,第二次去了皇城司,以龙脉的滚滚龙元,外加魔如来的加持,顺利的消化了古魔封印,让魔后多年来的苦恼得到解决。

  “战争开始后,本后会让门下四大弟子出山,助你一臂之力。”

  “那在下就等魔后的好消息了。”

  随着赤炼府源源不断的资助,先锋卫的装备也再一次得到了更新换代,魔道专用的黑魔战甲、魔角枪、化魔符,还有魔后四大弟子,黑夜叉、白修罗、红恶鬼、月姹女,其中,月姹女正是当初在佛胎净土上,被戚笼暗算的那一位魔女,其中,黑夜叉和白修罗都是魔道半神。

  不过戚笼也没有把鸡蛋斗放在一个篮子里,让云海坊主到处撒网,寻找受烧身火困扰的顶级宗师。

  云海坊主拍着肥嘟嘟的胸脯保证,至少弄来五名以上的顶级宗师为侯爷效力,倒不是说关外的顶级宗师烂大街了,而是在戚笼吸收烧身火后,生覆老成功突破半神,算是戚笼手下,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半神。

  这一位是标注的武痴,在戚笼同意借阅一部分如来总纲后,忠心程度直线上涨。

  对陈国之战,是真正意义上的国战,前期准备哪怕一两年都不嫌多,不过在多方力量的推动下,仅仅半年,就已经准备的七七八八。

  而戚笼的时间,也在闭关和调教兵马中度过。

  而这一天,一个特殊的客人来拜访他。

  戚笼盯着长出了半茬短发、煞气腾腾、一身戎装的周子通,愕然之余,也忍不住有些惊喜。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佛帅周子通,戚笼武道上的半个领路人,没有他传授的筋菩萨,也就不会有黑山山头的逆命一刀,更不会有之后一系列事件。

  戚笼上下打量着对方,笑道:“你不信佛了?”

  佛帅之所以是佛帅,便是因为征战杀伐的过程中,永远保持一颗慈悲心。

  然而戚笼现在所见的周子通,眼中只有忿怒的火焰,那能灼烧一切的业火,让戚笼身边的几个宗师高手都浑身发紧,似乎下一刻,就会被对方业火炼杀。

  金刚夜叉明王,这尊佛陀忿怒化身,已经彻底只剩忿怒,没有化身了。

  周子通表面很平静,道:“东佛尊曾经指点过我,让我在乱世之中,求一个净土,争霸为救世,斩业不斩人,不过我愚昧,终究参悟不透,紫帅的死仇,让我彻底放弃了佛道。”

  戚笼沉默了片刻,道:“你现在顶替了她的位置?”

  “是,我这身本事,于大战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

  “你来此,所为何事?”

  “自然是结盟,”周子通语气冷若寒冰,“灭亡陈国之后,下一个便是中山国!”

  最终,好像依旧是世道改变人,那些意图改变世道的家伙们,无不被现实撞的粉身碎骨,心性大变。

  直到翡翠先生来报,罗派、紫薇斗数、太乙宗、玄化派,四位掌教前来拜访,戚笼才放下感慨,继续专心军务。

  直到有一天,戚笼,或者说,所有忙于军务的兵将们,都接到了天策府的调令,一起军府议事,不过这一次没见到那两位,主持军务的是小炼都督。

  这位曾经的十大府将之首没有一点生嫩,龙行虎步,霸气凌然,无论是老资格的天策上将,还是新进将领,一视同仁,也可以说是,不在乎任何人的脸面。

  主力依旧是十大军团,兵分三路,两路主力,一路偏师,其中第一路主力由五大军团组成,兵马不下百万,与其它几府兵马汇合,对抗陈国、中山国、还有东荒百万妖虫。

  另一路从山海关绕道,直捣黄龙,攻打陈国本土。

  而最后一路偏师,则是做佯攻之态,去堵住陈国在国境线上的重堡重镇,防止五大阀向两处增兵。

  毫无疑问,跟着两大主力混军功是最容易的,薛保侯所在的战争军团,便是第二路主力,与戚笼的目标不谋而合。

  然而小炼都督却主动点了戚笼的将:“薛将军,方云堡是公孙阀的军事重镇,易守难攻,又藏有上万剑徒,向来是对本府出兵的箭头,需要一名大将守关,薛将军,你可愿意担当重任?”

  戚笼愕然,看向他的上级,战争军团的兵马大元帅,一位即将升任天策上将的老将军,老将军微微摇头,示意不要反抗。

  搞事!这他娘的绝对是搞事!

  戚笼眼角一抽,表面上,毫不犹豫的大声道:“卑职奉命!”

  “怎么回事,那老头之前不是讲好的吗?拿一个神职之位,换取先锋?”

  “他疯了不成!”

  “这是活腻歪了吗?”

  回到属于自己的军帐中,已经得知消息的手下们立刻炸了窝,就连一向稳重的翡翠先生也深深皱起了眉头。

  在这种捞功劳的大决战中担任守将,那真的是只有苦劳,没有功劳。

  “好了,吵什么吵!”

  戚笼冷喝一声,直接把这些人给镇住了,眼神示意,翡翠先生便微微点头,直接走了出去,这一段时间中,他暗中不知勾搭了多少关系,突然间被调职,绝对是有人针对自己。

  没多久,翡翠先生和黄真人便联袂而来,黄真人开口就道:“司马正道让我告诉你,这一次事,不是你那位义父搞的鬼,是炼铜旗。”

  “我没得罪过他吧,”戚笼纳闷道。

  “你有,你别忘了,当年他爹,也就是炼铁手,曾经可是斗部左将军之位,那是最顶级的神职,他爹死了,炼铜旗自然是想子承父业,然后便找上了你那位老祖宗”

  戚笼顿时表情古怪:“现在的斗部左将军,是薛白。”

  “他爹的位置被你儿子占了,换你你会怎么想?”

  “我不怎么想,”戚笼虚眼道。

  黄真人叹了口气,又道:“还有一件事,炼铜旗半个月前,曾经向先天元胎求婚,这对于炼家来说,算是一种政治联姻,他们在军中势力很强,加上炼铁手遗子身份,算是门当户对”

  “不用说了,我大概猜到结局了。”

  老祖宗没有封神榜,都能各种搞事情,有了封神榜,估计能把天给捅破了。

  或许在老祖宗心目中,联姻的炼铜旗撒比。

  “他认为,那种羞辱是你暗中授意的。”

  “我”

  黑锅来的太快,让戚笼猝不及防,最后仰头望天,长吐了一口气,嘿然一笑,“算了,从哪边打不是打,反正打进陈国不就行了。”

  黄真人也松了口气:“司马正道还认为你会尥蹶子呢,放心吧,我们会暗中助你一臂之力的”

  黄真人目光扫了一圈,忽然双眼一缩,“你哪来这么多的高手?”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