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手如林(上)

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手如林(上)

  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天色微明,房长吏就跟着四千先锋卫,由无间四卫统帅,大摇大摆的前往三大主干道安营布阵。

  而剑阁也毫无意外的知道了这个消息。

  “薛保侯、万人偏师”

  公孙裕德皱着眉头放下了军报,抬头道:“关于这个薛保侯,鬼魅魍魉怎么说?”

  鬼魅魍魉,陈国的密报机构,由陈国背后的真神掌控,是皇城司的重点敌人之一,以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而著称,分鬼、魅、魍、魉四部,每一部的上层都是千年老鬼,其中鬼主、魅主、魍主、魉主四尊千年鬼王,更是以诡异莫测而著称,传闻它们甚至掌握了一部分阎王权柄。

  此时,说话的便是鬼主,它一身黑衣兜帽,帽檐并不低,然而帽檐下面空空荡荡的,好似什么都没有。

  “薛保侯,七府历451年生人,侯孝天第四义子,阎王屋九期,杀戮武道大成者”

  若是戚笼在这里,保准会小吃一惊,因为对方的资料实在太详细了,好似从小看到大一般。

  “从关内回归后,先后出没于承天堡、东荒大草原,曾出没之地,均有大事发生,先后有数尊神祇意识降临,疑似身藏龙脉。”

  “龙脉?”公孙裕德和王天德同时一惊,而公孙家的一位家将更是脱口道:“他是九幽的人?”

  陈国之所以处于弱势,便是因为一到重要关口,九幽就会降临,而龙脉之子之伟力,往往只有四族长、四鬼主,外加南狱侯能抵挡。

  这百年间,被九幽龙脉之子灭族的世家,在陈国国内不计其数。

  “事实并非如此,”鬼主声音清朗,像是一个温柔的年轻人,完全不像是阎罗王级别的老鬼。

  “证据!”

  说话的是个抱剑的白发少年,双眼紧闭,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口利剑。

  如果说王天德是王家剑客的异类,那么这个白发少年,便是标准的王家剑客,强悍、霸道,整个人好似一口利剑,凶悍到不可思议。

  而且这个白发少年,还是王家唯一一位剑仙的记名弟子。

  “呵呵,很简单,”鬼主缓缓抬起头,它的脸皮像是水一般蠕动,最终变成了一个狼视鹰顾的面孔,它笑道:“因为真正的薛保侯鬼魂,在我的手上。”

  “所以这个薛保侯是假的!”

  “龙脉却是真的。”

  “武平督护府的上层都是蠢材不成?”

  “这也是此事最有趣的地方,为什么一个假货,能堂而皇之的拥有龙脉”

  公孙裕德敲了敲桌子,淡淡道:“既然他是假的,那没道理只有我们知道,鬼主,麻烦你了。”

  “在下知道,还有,陛下的意思是,让王家剑众抽调一部分,参与东荒大决战。”

  “这不可能!”公孙域德断然道,“剑阁是五狱防线中重要的一部分,一旦被破,敌人大军便能长驱直入,直接攻入百族衣冠之地,就算有陛下之令,朝会也绝对不允许。”

  陈国并不像是七府、或是中山国那般顶层集权,事实上,在南狱侯出世之前,皇帝的名头还比不上一个世家家主的权威,而且在场每一个人都知道,所谓的皇帝命令,应该是南狱侯的皇叔之令才对。

  所以真正决定国策是,其实是百族朝会。

  鬼主低声一笑,也没当回事,转口道:“还有一件事,奉五殿之主之令,希望王家和公孙家合力,帮我们鬼魅魍魉捕捉这条龙脉。”

  五殿之主,陈国背后的真神,当年分裂钦神监的幕后黑手,传闻中,是上古阎罗王转世之身,其目标是在钟吾古地,再塑轮回。

  南狱侯的命令,王家人和公孙家人可以不当回事,但是五殿之主的神令,便是公孙裕德也不敢怠慢。

  “我、还有苍老道,加上阁下,便是三个半神,再加上王天德,剑先生两个宗师中的佼佼者,若是强攻的话,的确有一定把握生擒对方,但如果被对方提前发觉,以龙脉之子的能力,怕也是很难得手,而且薛保侯的军中,高手应该也有不少。”

  鬼主点点头,在跟九幽交锋的过程中,他们也充分意识到这些龙脉之子的难缠程度。

  “过几日,魉主会赶来,必要时,五殿之主也会降临意志。”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在这之前,我会遵循五殿之主的神旨,尽量削弱薛保侯的兵马。”

  “咦,方云堡居然在出兵了,出乎意料,他们是想要参与东荒大战吗,看来我的那些后手暂时还没必要发动。”

  “侯爷,是否要加派兵马?”

  “不用,”戚笼把玩着茶碗,自言自语,“若是连这些剑人都对付不了,那本侯花的这么多功夫,那不是白费了么。”

  此时此刻,戚笼口中的剑人,整整一千之数,正把无间四卫团团围绕。

  “布阵!”

  随着五名掌门老道的喝令,上百名道门精英同时出手,一座座法阵拔地而起,以三处军事重要出入口为关口,一座座法阵拔地而起,这些道门阵势不仅有着神级阵势的防御力,而且阵阵相套,演化阴阳、三才、四相之变。

  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白雾,而雾气之中,各种符法令不断生成,然后合并,最终,一张上百丈的道门大符从雾气中诞生,如天门大开,盖向这些剑众。

  乾坤同慑,定!

  “赢了!”随军书吏激动道。

  “没那么简单!”房长吏摇头,面色严肃,他这次来,除了负责钳制薛保侯外,也有提点的意思,尤其是在玄兽老将兵败之后,更是如此。

  面对这倾天一击,这些面目冷峻的王家剑徒同时拔剑,周围的锋锐之气爆溢而出,天空滚滚金云汇聚,然后在下一瞬间,化作千万道剑影,暴走而出,几乎在一瞬间,就将这张天门符撕裂开来。

  “五行相推,纲最持威,六纪辅我,三台辟非,天回地转,阴阳开辟,长生度世,日月同辉!”

  一道又一道恐怖的剑影暴走而出,狠狠的斩在道阵之上,一剑破一阵,整个天地间的灵光像是被劈开的海面,大瀑直流,剑影好似光影。

  五个老道人互视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

  “王家的向天皆剑,千千万万金光剪影。”

  “钱难赚,屎难吃,修行难成。”

  “莫要废话,专心布阵。”

  五老之中,相貌最老,仿佛下一刻就要咽气的老道士脑袋一歪,直接断了气息。

  然后在下一刻,一团汹涌的玉光从颅顶喷薄而出,化作一座巨大的玉如意幻影,长柄一甩,将一道剑影轰碎,然后在下一刻,融入道家阵势之中,顿时阵势表面裹上了一道玉光,那剑影再轰到上面,居然被弹了开来。

  “有时候我就在想,要是玉微道兄哪一天金丹出窍,回来时发现自己老死了怎么办?”

  “那岂不是正好,连收尸都不用别人做了。”

  几个老不羞又是嘲讽又是羡慕的看着对方凝成的金丹,互视一眼,同时闭目,然后在下一瞬间,四股庞大的气息爆出,融入阵法之中,刹那间,顿时,无坚不摧的剑影居然劈不开这阵势了。

  “道门真人,还有四道接近真人气势的老家伙,怎么这么多高手!”

  白发少年,也就是剑先生眉头微微一皱,感觉有些不简单。

  王家绝学向天借剑是一种极特殊的剑仙传承,而特殊的剑道配合着特殊的环境,便能发挥奇效。

  事实上,每一个王家剑徒只要凝成剑阁,在这里都能发挥近乎神级阵法的防御力和攻击力,而两两叠加,更能使威力倍增。

  理论上来说,这种无限剑影的威能是可以无限上涨的,不过好在王家剑徒的精神是有极限的,接近半神巅峰的攻击力,便是极限,再往上叠加,便是只能增加量,而不能加质。

  “有意思,”戚笼自言自语,盯着远方的战场,眼中金黑二色轮转,忽然双眼一闭,便来到了剑影的源头。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