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高手如林(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高手如林(下)

  “……属下见剑众溃散,因听闻剑众有一人成阵的说法,便穷寇莫追,免的被其反戈一击,所以只斩首不过数十。”

  “恩,你做的很好。”

  虎皮大帐中,戚笼看着自己的无间四卫之首,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呢,我呢,小器老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不表扬表扬我?”

  金属妖怪蹦来跳去,十分不满。

  “恩,你也做的很好。”

  “既然器老爷做的很好,那么是不是考虑给老爷一点点奖励,器老爷不贪,嘿嘿,你手上不是还有一点真神神性——”

  “初战得胜,诸位不要懈怠,剑徒精善刺杀之术,小心他们夜间偷营,”戚笼看向投靠自己的五个道门掌门,“这一点上,就要麻烦几位道长多多用功,大事有成,本侯绝不吝啬封赏。”

  “多谢侯爷,”以玉微道长为首的五个老道士,颤颤巍巍的拜了拜,道。

  “我军兵分两部,一部与玄兽老将军的天兵大营合兵,缓缓向前推进,另一部在四百里外的天火道、下冲古道、三关口安营布阵,成一字长蛇阵之势,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两两相合,保准让剑阁剑徒出堡不能,房长吏,你看这样布置如何?”戚笼笑吟吟道。

  房长吏神色一凛,连忙低头道:“侯爷用兵老成持重,下官无话可说。”

  散会之后,戚笼带着一部分亲兵巡视地形,小天器佬死皮赖脸的蹭了过来,不断强调自己的功劳,必须要用真神神性犒赏。

  戚笼环顾地形,只见一座座险峰高低错落,中无夹道,锐气逼人,明明是大白天,透过山峰,却看到那茫茫一片的黑。

  “外道黑瘴?”戚笼自言自语。

  关外走煞密布,而传说中千奇百怪的煞气源头,便是这外道黑瘴,号称神仙难过、天仙难防,一到深夜,从黑瘴之中,便会传来难以想象的恐怖。

  而方云堡后靠黑瘴,前有剑阁,哪怕在关外的高级战场中,也属于标准的险地。

  戚笼看向翡翠先生,翡翠先生道:“侯爷,目前已知的通行手段,便是用鲛人皮脂熬成的灯油,多亏云海坊主之助,我们已经凑集了供三千火把半月的用量。”

  “太少了,”戚笼皱眉。

  翡翠先生小心翼翼道:“侯爷,若是用来攻破剑阁,这些数量绰绰有余。”

  “若只是为了攻破剑阁,本侯要你何用!”戚笼加重了语气。

  “属下知罪,”翡翠先生惊慌低头,“属下立马去派人去天外域征调。”

  “恩,”戚笼点了点头,霸气道:“当年古国破灭,一众大小贵族神族衣冠北渡,这才有了陈国,这一次我要让他们知道,王公贵族去得,本侯也去得!”

  翡翠先生离开后,见小天器佬正眼巴巴的盯着自己,便笑道:“剑阁未破,你哪来的功劳换神性?”

  器老爷顿时不满了,叉着腰道:“分明是你不让器老爷布下‘天兵巨神阵’,不然区区剑阁,器老爷说破就破。”

  “你那个阵法等以后有大用,”戚笼摇头道:“不过倒是有一事想请教你,你可知此物为何物?”

  戚笼掌心光芒一闪,便多了一块琥珀色的石头,石头表面很软,捏起来像是肉质,似乎有无数金色毛发藏于其中,越往内,金色便越浓郁,如果说生灵是从内向外生长,那么此物便是从外向内生长,很奇妙的存在。

  小天器佬金属眼珠一层又一层的放大,惊道:“上古妖气,天妖,不对,不是完整的天妖之气,是死胚,成形而未化形,太可惜了!你怎会有此物!”

  “随手捡来的。”

  “……”

  小天器佬无语了片刻,然后‘啧啧’有声,道:“此物老爷我也是第一次见,传说中,此乃搅道之物,便是在上古年代,此物都极其罕见,有道是事有反常必为妖,那么天有反常即是天妖,传闻此物能够搅乱大道、颠倒乾坤纲常、乃至于削掉元神的顶上三花、真神的虚空神格——”

  “所以此物极有价值了!”戚笼追问。

  小天器佬十分可惜的将这颗‘天妖石’丢了回去,摇了摇头,道:“若是活的天妖之气,便是完整的天妖传承,对于诸天神佛也是价值极大,但这是胎死之物,那便是一点价值都没有,有倒是身死道消,身不化,妖也不成。”

  器老爷很不满道,“天妖石比真神神性都要罕见,哪个王八蛋不学好,不等它孕育完成就收了它,就不怕遭天谴么。”

  戚笼想了想,“这个王八蛋,长的有点像我。”

  ……

  方云堡,剑池。

  剑池中插满了名剑利器,锋锐之气逼人,尤以当中四口最为显赫耀眼。

  公孙裕德、王天德、鬼主,外加剑阁的一干主事,正看着败兵归来的剑先生。

  “所以说,你连薛保侯的面都没见到,便就被他的一个手下击败了?”公孙裕德沉声道。

  剑先生面色难看,一言不发。

  王天德见状,连忙劝道:“谁能想到,那薛保侯会有这么多道门高手助阵,有几个老东西甚至还是我族中的上宾,没想到也跟了薛保侯。”

  陈国崇道之风兴盛,而且除了恶道宗之外的关外道门,在三国之间一向处于中立位置,没想到也跟了薛保侯。”

  “封神榜一出,天下道门景从,这本就是可以预料的事,”鬼主轻笑道:“只是这样一来,要想破阵,除非请出剑池四剑,不然怕是有些困难了,或者说,薛保侯本就是想引我们上钩,诱出我们的主力,好在剑阁之外大决战?”

  “不排除这种可能,”公孙裕德沉默片刻,道:“剑阁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不能轻易舍弃,不过若是什么都不做,那也太被动了,敌军军势不破,要想活捉薛保侯,怕也有些困难。”

  在关外,如何防御半神,永远是衡量一支兵马战力的最大标准,事实上,每一次大决战,半神的殒落都屡见不鲜。

  反过来说,如何斩将夺旗,则同样是衡量半神的手段。

  “谣言散播的如何了?”

  “怕是短时间内,未有效果。”

  “缩小剑阁的镇压范围,放开外道黑瘴,把我们偷偷蓄养的宝贝放出来,看看能不能给薛保侯一个意外惊喜。”

  公孙域德看向鬼主,“鬼先生可要同去?”

  “同去,同去,”鬼主鹰视狼顾的脸浮出,露出‘薛保侯’标志性的冷笑,“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我倒要看看,我这个真‘薛保侯’出面,还有多少人相信这个‘假薛保侯’的话。”

  ……

  天色微沉,戚笼抱胸而立,面色在昏黄天色之下,闪烁不定。

  翡翠先生躬身在后,手上拿着的,是敌军洒下的单子。

  “侯爷莫要放在心上,这等无稽之言,大家最多当它是个笑话,军心绝对不会不稳。”

  戚笼扫了一眼,轻笑道:“偷梁换柱,冒名顶替,说我从关内回来,便是被李代桃僵了,很有趣的想法。”

  戚笼看向翡翠先生,道:“你说,我是不是假货?”

  翡翠先生身子拱的更低,“侯爷便是侯爷,世上无第二个侯爷。”

  “恩,你继续说。”

  “洪家的夜不收和叶家的煞刀团,将会于三日后与我们汇合,侯爷,三日后是否开战?”

  “不急,东荒那边不动,我们就不动,等东荒那边大战开启,那位小炼都督没功夫盯着我们,直接动手,一举定乾坤!”

  “不过在这之前,我得给对方来一个意外惊喜。”

  ……

  公孙裕德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老对手,玄兽老将的军营之外。

  做为曾经的天兵军团兵马大元帅,哪怕远调天外域,依旧带了一支天兵军团的精锐‘天马兵’。

  这些‘天马兵’本身就是精锐,都是一流高手出身,而且胯下白马是天马后代,能驾云腾空,是少数在剑阁之中,不惧剑徒的兵种。

  不过之前一战,玄兽老将冒险偷袭,导致天马兵损失殆尽,如今在天空之上,只有零散的飞马在半空中做哨兵飞行,孤零零的,看上去有些可怜。

  “公孙先生,我就先行一步了。”

  “鬼先生慢走。”

  公孙裕德摸了摸背上剑匣,方云堡四周所有剑阁开始收缩,外道黑瘴顺着山隙喷涌而出,这些黑雾像是墨水一般,只要扫过空气,虚空便会留下黑色,然后黑色扩大,直到将这片虚空彻底吞没。

  天空中的几个天马兵感觉不对,直接往后退,不过黑色太急太快,几乎一瞬间就将他们吞没,黑暗中传来奇怪的吮吸声音。

  不过当黑暗撞在总部大营的时,一道淡淡金光却突然亮了起来,让黑暗蔓延的速度慢上百倍。

  “佛门阵法?”

  公孙裕德面色微变,众所周知,在钟吾古地,要想驱散外道黑瘴,只有两种手段,一种是乾坤级别的皇家武道,还有一种,便是佛门阵法,而且必须是五大半如来级护法佛阵。

  “这是——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

  公孙裕德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念头一动,恐怖的黑影化形而出……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