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剑影刀踪(上)

第一百二十五章 剑影刀踪(上)

  外道黑瘴的性质很奇怪,有点像是天地间的排斥之力,能够将一切属性的力量排开,最后只剩玄色裹天地,而这被包裹的天地,同样排斥一切力量,不容许一切存在进入,这就是外道黑瘴的恐怖之处。

  只有借助‘鬼魅魍魉’之力,方云堡才镇压了这么一支诡异的‘兵马’,此时此刻,黑影中的生灵露出了爪牙,它们有的化做一张大嘴,黑暗是它们的利齿,猛的一咬,一大块佛光被咬合下来,有的长出了千千万万支的黑色毛腿,在阵法表面四处攀爬,有的变成一颗颗沾着血丝的眼球,眼球上的睫毛缓缓张开,瞳孔像是花蕊一般长了出来。

  在阵势外围,从附近城镇抽调出来,负责挖坑填河的民丁一个个两眼突起天灵盖上皮肤开裂,骨缝越来越多,最后‘扑哧’一下,白汁四溅。

  翡翠先生面色大变,直接阴神出壳,化作人形,漂浮在脑袋之上,双手一挥,一刹那间,阴风大作,所有人脊椎骨一激一凉,然后耳边好似被鬼吹了一口气。

  “所有人马上回归佛阵,有阵势庇护,这些诡异力量便无阻碍!”

  佛光大亮,照遍半个大营,一时间,那些黑影所化的千奇百怪存在,像是踢到了铁板,被节节排开。

  佛光大亮的同时,道光也不甘示弱,在下一瞬间爆发而出,好似一朵绽放的青色巨莲,仙气飘渺,昂扬正气,真是比起白日还道光璀璨,翡翠先生十分骄傲,心道青花红叶白莲藕,三教终究道为长,所以阴神归位,直奔道门方向而去。

  他要和同道中人在一起!

  然而道光汹涌而出,瞬间刺激了外道黑瘴,倘若这些黑瘴有意识的话,怕是会想:对付不了和尚,还欺负不了你道士?!

  于是在下一刻,巨大的青莲瞬间破裂。

  下一瞬间,一个个白发苍苍的道门高人卷起裤脚,露出一对大毛腿,跑的飞快,越老跑的还越快,一个个还在相互埋怨。

  “都怪你,非要跟那外道黑瘴斗一斗,老道都说了,那玩意不属于咱们斩妖除魔的业务范围,说了不听,你是不是傻!”

  “还说我,是谁说佛道不两立,大丈夫宁死也不偷生的,就是你丫第一个跑的!”

  “非也,非也,青花红叶白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老道回自己家怎么就不行了,秃驴,不对,佛友的斋饭难道不香吗?”

  翡翠先生嘴巴张大的看着这一幕,只感觉三观破裂、五行重创,这就是我千方百计想要回归的道门?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跑路,笨手笨脚的,怎么当的军师!”一位碧华宗的长老不满道。

  “傻乎乎的,就这智商,当道士的确有些困难,怪不得会被道兄逐出山门。”

  “哎,也是傻人有傻福,要不怎么抱上薛侯那条大腿的。”

  “莫要闲聊,赶紧跑路,佛本是道,佛本是道……”

  道士们放下节操,奔向佛门之事戚笼并不在意,此时此刻,戚笼正浮在虚空之中,在他周围,此起彼伏的梵文化作一尊巨大佛影,庇护整个大阵,虽然每一次与外道黑瘴碰撞,都会有大量的梵文崩解、消失,但奇妙的是,佛光闪烁之间,梵文一次又一次恢复,而戚笼身上的三口古佛圣器佛光大亮。

  仿佛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加持佛力之上,让其反复再生,这股力量是——钟吾国运!

  ‘原来如此,钟吾古地的气运居然暗藏于佛力之中,隐藏的几乎完美无缺,怪不得波旬要汇聚八难力量才能将之分解,不过这股力量也真是特殊——’

  不用戚笼开口,戒中便传来了云玉真虚弱的声音,道:“主人,这是当初明妖皇凝练鬼庭的物质,它们一定发现了前任主人练法之所在。”

  “鬼庭物质,怪不得,”戚笼目光扫向这些外道黑瘴,若有所思。

  “还有主人,我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但极其强大的鬼力,正在四周徘徊——”

  “放心,我早就有所感应,它猖狂不了多久。”

  此时此刻,所有薛保侯的心腹,无间四卫、翡翠先生、先锋卫的校尉、营帐、亲卫的心神中,一个鲜血淋漓、满身戾气的薛伯侯爬了出来,大声吼道:“你们就是这么对本侯的!你们就是这么对本侯的!此人占我身躯,霸我妻子,你们不思报仇,反而认他为主,你们可曾有一丝一毫的忠诚?”

  随着呐喊,一幕幕画面闪电般的闪回,两极秘窟、李伏威与薛保侯的大战、贪狼出世、戚笼做渔翁、最后戚笼大败薛保侯与贪狼二人,剥下人皮面具,鸠占鹊巢。

  “恶鬼妄图以幻象惑本侯部下!!!”

  场景在下一瞬间四分五裂,等众人回过神来,就看到两个薛保侯正在相互残杀,一个鬼气森森,一招一式,宛如千万戾鬼纠缠在一起,直将人送往地狱,另一个则宛如杀神降临,一招一式,将一切都粉碎至无。

  两位薛保侯以众人精神世界为战场,一路搏杀,最后杀戮武道的大杀招,乾坤俱灭同时使出,两两相撞,汹涌的白光大亮,两道身影同时消失。

  同一时间,公孙裕德眼中剑影一闪而过,同时背后剑匣‘轰’的一声砸入地面,然白玉剑匣大开,露出四口狭长的长剑,通体呈乳白色,唯有剑颚表面,分别刻了‘春夏秋冬’四字。

  ……

  而在戚笼的精神世界中,海面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一道黑色兜帽的身影缓缓浮出水面。

  “这不就是你想做的吗?借用薛保侯的冤魂,进入我的精神世界。”

  鬼主环顾四周,啧啧感慨,“有意思,很有意思,原来是这么回事,拳术变化创造的小欲界,怪不得即有佛,又有魔,佛魔之间还能兼容,原来是这么回事,欲界七重天、上古七天,真是奇妙的巧合——”

  “你的废话太多了!”

  一道强烈的梵音从天空中响起,不知何时起,须弥金山化作了巨大的地藏王菩萨,佛掌高高扬起,惊裂浮云,然后轰然砸落,海面一分为二。

  “好恐怖的佛意!”

  鬼主虽然无脸,但透露出的情绪也是相当慎重,在别人的主场作战,自然要承受更大的风险。

  浑身鬼力凝聚,然后猛然爆开,无数实质般的鬼影从黑衣上咆哮而出,不断重叠扩大,最后化作一尊筋肉虬结的万丈鬼王,扬臂挡掌,然后一声爆响,一条手臂当场炸裂开来,化作无数千奇百怪的鬼物掉入水面。

  水面之下,层层火狱之门打开,将这些鬼物吞噬干净。

  超级鬼王鬼躯不稳,毛孔之中,无数怨魂戾鬼从中挣扎而出,‘薛保侯’的鬼影在其中最为凶恶。

  然而鬼主后脑勺突然又长出一张肃穆威严的面孔,嘴巴一张,一道灰色光圈吐出,挂在脑后,灰光定住了身上众鬼,另一条鬼臂横撞在地藏王菩萨的肩上,竟使菩萨后退一步,佛光微微荡漾。

  此时此刻,鬼王和地藏王脑后的灰色光圈居然一模一样。

  “六道轮回!”

  鬼主笑道:“六道殛灭,轮回无常,阴间业位,可并非佛门一家所有。”

  “你是——五殿之主的分身!”

  自打背后那张面孔浮现后,对方的精神境界就疯狂上升,仅仅比戚笼差上一头。

  怪不得对方有所依仗,敢于突脸。

  “只是,这就够了吗?”

  天上日月忽然化作两条怪龙,一左一右缠绕在地藏王双臂之上,同时化乐天落下无数魔女,兜率天弥勒稍稍睁开了一只佛眼,地藏王菩萨受此类加持,佛身隐隐化作金色,有向上突破,证旧佛陀之位——无量罪孽天王佛之相。

  双掌翻飞,大浪狂涛,轰天盖地!

  面对劣势,鬼主依旧十分冷静,身上无数鬼物化作道道阎罗鬼影,抵挡佛力。

  “你知道为何地藏王子在上古证不了佛吗?”

  “因为,是本王挡了祂的路——祂是死在本王的手上!!”

  最后一句,是鬼主背后的阎罗王脸咆哮而出,而祂背后的轮回光圈猛然扩大,居然还要盖过地藏。

  “时候到了!”

  公孙裕德猛然拔出剑池四剑中的春剑,顺走七步,手指擦过剑锋,染红剑刃,口念剑咒。

  “利物从来吹断毛,安邦辅主镇凶豪。忿生殺气乾坤窄,怒发镇云天地高。

  三尺寒光惊鬼魅,千条冷艳破邪妖。一声霹雳九霄外,化作飞龙不见毫。”

  长剑往上一抛,‘轰’的一声,天上雷电大作,一道龙影一闪而逝。

  公孙裕德又拔出秋剑,逆走七步,同样抹剑染血,口念剑咒:

  “三尺龙泉射斗牛,不平之事便分忧。磨开杀气千魔息,错出陈云百怪愁。

  雪刃如风凉九夏,霜锋似月鉴三秋。休休了却太平事,挂向天边永不收。”

  剑光同样一闪,冷风霜气疯狂刮出,剑影消失在风浪之中,同时,天边显出一轮寒月。

  公孙裕德深深喘了两口气,额头上汗水冒出,心道两口剑已经是极限了么,果然只有第一代族长公孙望圣,才能完整施展出这剑池四解剑的威力。

  两只手掌一张,夏、冬二剑落入掌心,剑魂出壳,同样杀向戚笼。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