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剑影刀踪(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剑影刀踪(下)

  精神世界之中,两股庞大的意志正在相互碰撞,佛光与鬼光交相辉映,地藏王菩萨身上,过去千佛的幻影不断幻化而出。

  诸般佛力加持之下,地藏王菩萨的气势不断上涨,脑后的灰色光圈与之合一,肚皮微微鼓起,天道、人道、阿修罗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在肚中不断轮回,每一次佛掌轰出,都能吸入上千鬼类,然后演化出阴属性的佛力,化作婆娑佛林,使攻击更胜一筹。

  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

  鬼主虽然一前一后幻化出两面四臂,手持玄黑鬼矛、鬼王骨剑、千魂万影鞭,但仍不敌对方,被打的连连倒退,那佛掌按在武器之上,竟然使得这万鬼精华所化的鬼道兵,从内向外崩解。

  ‘秘藏佛掌,怎会,地藏王早就殒落在上古了!’

  鬼主巨大的鬼眼盯向对方的手掌,只见对方的手掌之上,灰色光影若隐若现,每一次浮现,都化作一道灰虹,虹光之中,是如大道渊海一般的强大气场。

  ‘这股宏伟之力,蕴含着上古的变化,果然如此,你还真是与龙脉相配啊,地藏——’

  只见人工龙脉和娑竭罗龙王已经彻底融入地藏王的双臂之中,两颗龙首一左一右镶嵌在肩头,让其佛意之中,多了一种帝王般的气场。

  鬼主上百丈的鬼首大剑连连挥舞,每一次斩动,都有万鬼哭号之声,然而随着虹光连连发出,终究不抵事,不断后退,终于露出一丝破绽,被地藏王锤到脑袋上,一下子锤入万丈海面。

  地藏王的右手猛然化作一条巨龙,龙首钻入海面,龙游大海,嘴巴猛的咬向鬼神的脑袋,汹涌的黑火宣泄而出,刹那间,整片大海变成了红色,海面气泡鼓鼓,大量的水蒸气化作一道道龙卷飞瀑,上百道热流横溢天地。

  大鬼神的一颗脑袋被烧化掉,长有阎罗王面孔的脑袋也化了将近一半,大鬼神在海底疯狂的翻滚着,想要翻身而出,而戚笼又怎能让其如愿,左臂化作娑竭罗龙王,龙王嘴巴一张,分裂出十二条似蛇似龙的粘稠蛟龙,将之捆绑住,蛇牙咬在对方身上,死死钉住对方。

  ‘奇哉怪哉,两条龙脉与地藏王菩萨相融合,怎么跟打了激素似的这么凶猛,地藏王、龙脉之王,这两个‘王’难道是同一个意思?’

  戚笼念头一动,心神突兀冒出一丝警兆,只见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海平面,一道黑线突然浮现,转瞬间就遮蔽天幕。

  武道所化的小欲界,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强烈的排斥性,似乎要把魔力、还有佛力,乃至于戚笼本身的精神,全部排斥掉!

  地藏王菩萨不得不重新化作须弥金山,无量光芒大亮,重新镇压在海面之上。

  而趁着这一丝丝空隙,两道惊艳绝伦的光亮斩碎虚空,一闪而逝。

  万里凶顽,亦可伏诛于雷霆电光之下!

  葛优躺于兜率天的肥弥勒睁开了一条眼缝,眼中闪过莫名的光泽,又闭了上来。

  两声凄厉的龙吼声在同一时间响起。

  在小欲界的光芒再一次恢复之后,海平面被鲜血染红,大量的红色铺展开来,之前还强势无比的两条龙脉,一前一后,被钉在海面之上,好似待杀的泥鳅。

  与光亮截然相反的是,须弥金山的表面,被一层淡淡的黑色覆盖。

  “怎么伤的这么重?”

  浓郁的剑光之中,公孙裕德的身影出现。

  大鬼神缓缓浮出海面,两颗脑袋烧掉了一颗半,剩下的半颗,只剩下半张阎王脸,四条手臂断了三条,身形缩小了百倍,鬼神体表还有零星的黑火在燃烧着。

  “假薛保侯,比想象中的强太多了。”

  鬼主的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它自忖有阎王加持,精神境界远超过一般半神,结果对方精神境界比它还强,它有阎罗化身,对方居然也有地地藏王化身。

  这一战下来,直接将它的道行打落了五百年,尤其是那阴森诡异的黑火,还在燃烧它的阎王神性。

  公孙裕德也有些惊讶,毕竟‘鬼魅魍魉’四主,便是跟龙脉之子也能斗上一斗,就算是‘九幽’的龙脉之子出动,都没给它造成这么大的损伤。

  不过他也知道这时不是说话的好时机,直接道:“趁对方被外道黑瘴困住,先毁掉对方精神再说!”

  语罢,人剑合一,夏冬两口宝剑化作两道刺眼狭长的光影,毁灭之力的剑光撞在须弥金山之上,打的山石炸裂,梵文破裂。

  春、夏、秋、冬四剑,是剑池中的四口主剑,号称四解剑,也是当年公孙望圣的随身佩剑,若是没有那个意外,公孙望圣是打算借用这四口神剑,融合‘四杀’之力,但就算没有融合‘四杀’之力,这四剑的攻击力依旧远超神道兵,双剑诛龙,两口剑连续轰在金山之上,把戚笼半神巅峰的精神轰的摇摇欲坠。

  ‘感觉没那么简单。’

  公孙裕德的剑固强,但是鬼主不觉的只是偷袭之下,就能把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东方海面的东杀神州忽然杀气如狼烟,滚滚狼烟之中,一尊杀神幻象涌出,将手一抓,便有数十亩大的一座黑烟怪爪落下。

  “鬼先生帮我挡住!”

  鬼主赶紧止住遐思,身子晃了晃,突然召唤出薛保侯怨魂,速道:“我与你以万鬼附体,事成之后,将你从六道轮回中解脱,重归肉身!”

  “你说话算话!”

  无数鬼影附身薛保侯,而薛保侯大吼一声,精神境界突破半神,迎难而上,与那尊半神斗作一团。

  鬼主收了法身,干咳两声,双手一搓,大量鬼光汹涌而出,定住从化乐天降下的一众魔女幻影,同时身影一闪,出现在第五天兜率天,两眼鬼光喷出三尺,却找不着弥勒,复又了上了第六天,依旧无人,不过出现在第七天时,琉璃宝座缓缓转出,座位上有一蒲团,蒲团上坐有一人,似弥勒、似波旬、似薛保侯,最后终究是戚笼。

  “你看这是何物?”戚笼伸出手掌,掌上有一本剑谱,剑谱表面是一条无比巨大、同样无比锋锐的河流。

  公孙家剑道最高秘传《天河剑解》!!!

  “你怎会——”

  鬼主下意识的望向公孙裕德,对方若是学会天河剑解,那公孙裕德的刺杀,不可能不会被发现,这必然是个陷阱!

  “还有多谢公孙家的剑,不然要想尸解,哪有那么容易!”

  戚笼的声音宏大、光亮、诡异、阴森,然后在下一刹那,欲界七层天合一,同一瞬间,破裂的须弥金山轰然炸开,无量亮光出。

  滚滚佛光之中,戚笼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人工龙脉上,并手做刀,刀光一闪而过,‘嘶拉’一声,一尊‘地藏王菩萨’忽然跳出,做佛谒道:

  “来居秽土,示现声闻。”

  又是一道刀光闪过,娑竭罗龙王龙皮开裂,又是一尊‘地藏王菩萨’跳出。

  “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五浊恶世!”

  一个地藏左手持宝珠,右手结与愿印,转以度化饿鬼道,号曰:饿鬼大德清净地藏。

  另一个地藏左手持宝珠,右手持锡杖,转以度化地狱道,号曰:地狱大定智悲地藏。

  六道轮回,便意味着地藏有六大法身,只有六大法身合一,地藏才是真地藏。

  而须弥金山重新凝结,再度化作本愿地藏,三个地藏围殴,每一个地藏在精神世界中,都有同样的实力,也就是半神巅峰的档次,顿时公孙裕德险象环生,被殴打的剑影崩溃、剑灵溃散、痛不欲生。

  而弥勒佛同样笑呵呵的转出,堵住了准备逃走的鬼主。

  而杀神更是与无间地狱合一,以杀止杀,将‘薛保侯’怨灵彻底镇压下去。

  “既然都来了,那就都不要走了。”

  ……

  “好和尚!”

  “佛友厉害!”

  “给力!”

  随着精神世界分出胜负,半如来级阵法,‘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光芒大亮,原本巨大的如来幻影一分为三,无数梵文之间,一道道龙影将之串联,然后化作铜墙铁壁,猛然扩张,然后在下一瞬间,外道黑瘴崩裂,光明大显人间。

  而在这时,这群厚颜无耻的老道士们反而不叫了,彼此间眼神示意。

  ‘不大妙啊!’

  ‘薛侯难道是得了大鸠府传承,这群秃驴死了都要诈尸?无耻至极!’

  ‘薛侯若是一心向佛,可会坏了我道门大事!’

  戚笼睁眼,下一瞬间,薛保侯的幻影在头顶浮现,挣扎欲出,然后在下一瞬间爆开。

  而鬼主的幻影同样浮出,同样爆裂,只有一点黑色,挣扎欲出,僵持半晌,被佛光吞噬。

  戚笼嘴巴一张,四道光影化作剑影,‘当当当’的插入地面,然后在下一瞬间,公孙裕德睁开双眼,眼中闪过浓厚的惊惧,大口吐着鲜血,掉头跑。

  “穷寇莫追,”戚笼嘴角划过一道血痕,道:“而且他活着,比他死了更有用。”

  “按时间来看,那群小子们,现在也该成功了。”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