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 第697章 :逃跑

第697章 :逃跑

  ()

  ()眼看着太后陷入癫狂,皇室宗亲们都在暗暗叹息。

  这个女人自从入宫以来,并未得到多少宠爱,却能力压皇后、杀出重围荣登太后之位,着实是令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大家都曾羡慕过她的好运,以为她能以太后的身份一直尊荣下去。

  却不料一朝风云突变。

  真相大白之际,她所拥有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场面陷入寂静,只有太后的哭骂声在徘徊。

  宁阳大长公主从太后手中抽回遗诏,眼睛看向左右丞相,沉声问道。

  “所谓眼见为实,二位可要陪本宫去见一见镇国公?”

  两位丞相悄悄看了彼此一眼。

  其实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镇国公是否还活着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只要知道遗诏是真的,就足够了。

  身为文臣,最重要的就是风骨和名声。

  那一纸遗诏就已经证明,当今圣人并非正统。

  他们协助摄政王拨乱反正,是顺应天命,哪怕将来要将此事载入史册,后人也只会评价他们明辨忠奸。

  既如此,他们为何不顺势而为,卖摄政王一个人情呢?

  仅仅一个眼神,两只老狐狸就已经交换了彼此的想法。

  他们异口同声地道。

  “不必了。”

  随后便见两人一撩衣摆,朝着李寂所在的方向跪伏下去。

  “臣等相信摄政王殿下所言。”

  慕青的反应极快,立刻跟着跪下去,高声喊道。

  “摄政王殿下才是皇室正统!”

  六部尚书见到两位丞相大佬都跪了,他们又何必再强撑着?也都麻溜地跪了下去。

  “臣等愿意拥护摄政王殿下为帝!”

  皇室宗亲们原本只是想跟着宁阳大长公主来凑个热闹,看看能否找机会沾点好处?却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到这个地步。

  现在局面几乎是一面倒的趋势,明眼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反正皇位还是属于他们李家的人,换谁都一样。

  于是宗亲们也都齐刷刷地跪了下去,齐声高呼。

  “我们愿拥护摄政王殿下为帝,以慰太子李曙在天之灵!”

  宁阳大长公主眯起凤眸,扫向周围那些羽林卫和夜枭卫,厉声诘问。

  “怎么?你们还想反抗到底?!”

  羽林卫和夜枭卫的统领都是太后身边的亲信。

  他们两人心里明白,就算现在他们缴械投降,回头等摄政王秋后算账,两人也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既如此,还不如最后再赌一把。

  两人装作垂头丧气的模样,准备将手里的武器放下。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觉得没什么危险了。

  最是放松的一刻,两个统领突然出手,刀刃直逼宁阳大长公主而去!

  他们打不过摄政王,但他们可以用宁阳大长公主的性命去要挟摄政王。

  公主身边的宫女们都被吓得花容失色,惊叫出声。

  “公主殿下小心!”

  关键时刻,慕青及时出手,冲上去将宁阳大长公主扑倒在地。

  两个统领手中的刀刃劈了个空。

  他们立刻收刀,伸手朝着地上的宁阳大长公主和慕青抓过去。

  目睹这一幕的太后犹如看到了最后一线希望,大喊道:“抓住她们!”

  以宁阳大长公主的辈分,只要抓住她,就等于是捏住了一张重要的底牌。

  他们可以借此争取到跟李寂谈判的资本。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两个统领的手指即将触碰到宁阳大长公主的时候,一把刀急射而来,准确无误地洞穿了两个人的心口。

  鲜血喷溅而出,染红了宁阳大长公主和慕青的衣裙。

  下一刻,两个统领就到了血泊中。

  两人的眼睛睁得很大,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仿佛临到死了都没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死的?

  众人循着刀刃投掷过来的方向望去,看到了站在台阶之上的摄政王李寂。

  他收回右手,神色淡然。

  “当众行刺长公主,当诛。”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如同兵器相撞,充满凛冽杀气,震得众人心头发紧。

  花定宗看了看自己空着的手,又看了看摄政王,脑子还有些懵。

  那把刀不是被握在他的手里吗?怎么一下子就到了摄政王的手里?怎么又一下子射中了那两个统领?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吓死个人啦!

  就在花定宗愣神的片刻,李琼忽然用力挣脱桎梏,拔足狂奔起来。

  花定宗惊呼:“站住!”

  他赶忙追了上去。

  李寂看了眼慕青,吩咐道:“照顾好长公主。”

  随后他便迈开腿,朝着李琼逃离的方向追去。

  花定宗冲着小皇帝的背影喊道。

  “别浪费力气了,你跑不掉的!”

  李琼头也不回一下,脚下如同生了风般,跑得极快。

  他几乎是将毕生的力气都用在了此时。

  他知道摄政王占尽了优势,仅凭自己已经无法与之抗衡,但他还有最后一张底牌,那就是花漫漫。

  只要他能将花漫漫拿捏住,摄政王就不敢对他怎么样。

  另外还有祝先生帮忙给他出谋划策。

  他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

  房间内,花漫漫将祝先生压在地上,右手紧握匕首,雪亮的刀刃紧紧贴着祝先生的脖颈。

  祝先生更够清楚地感受到来自冷兵器的冷硬触感。

  门外的羽林卫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加重了敲门的力道,再次询问。

  “祝先生,您还好吗?”

  花漫漫加重手下的力度。

  锋利的刀刃划破皮肤,却并未渗出血迹。

  威胁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祝先生压低声音说道:“我只要喊一声,就会有人进来。”

  花漫漫:“那你就喊啊,让他们亲眼看看你是如何自动愈合伤口的,看看他们会不会把你当成妖物抓起来烧死?”

  祝先生无言以对。

  如果他的本体没有被重伤,他完全不用顾忌这么多,直接杀掉门外那几个羽林卫灭口就行了。

  可如今他的状态非常虚弱,自身都难保,更别提杀人灭口。

  最终,他只能不甘不愿地说了声。

  “我没事。”

  门外的羽林卫们听到这话,便没有再敲门,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岗位。

  匕首仍旧贴在祝先生的脖子上。

  哪怕祝先生不是人类,此时也能感受到脖子被刀刃化开带来的痛楚。

  他皱眉说道。

  “你不能杀我。”

  ()

  ()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