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 第698章 :他要回家!

第698章 :他要回家!

  第695章他要回家!

  祝先生忍着疼,艰难地说道。

  “难道系统没告诉过你吗?你不能杀我。”

  系统的确跟花漫漫说过类似的话,但花漫漫此时已经无暇去深究缘由。

  她握紧匕首,用力将刀刃往下压。

  她要让祝先生的脑袋和脖颈分离。

  她相信,就算祝先生的自愈能力再怎么强,也不可能让断掉的脑袋再接回去。

  在刚才的短暂时间里,祝先生的右手拇指已经恢复原状。

  他抬手去抓花漫漫的手臂,试图夺走她手里的匕首。

  花漫漫顺势将匕首抬起来一些,随即赚了一百八十度,锋利的刀刃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切向祝先生的手指。

  猝不及防之下,祝先生的大拇指和食指被齐齐切断。

  手指头落在地上,却无鲜血流出。

  花漫漫再度将刀刃压在祝先生的脖颈处。

  她瞥了眼祝先生的断指,特意等了会儿,发现断口处有黑色的雾气在缓慢蠕动,像是要长出新的手指。

  但因为祝先生此时的状态太过虚弱,再生能力有限,新生的手指始终未能成型。

  这进一步验证了花漫漫的猜测。

  如今的祝先生光是再生两根手指头都无比艰难,更别提再生一个脑袋。

  花漫漫握紧匕首用力往下压。

  这次她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刀刃迅速下移,很快就触碰到了颈骨。

  刀刃被卡在颈骨处,被迫停住。

  若换成是正常人类,脖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不死也得昏迷。

  可祝先生却还能说话。

  由于脖子受伤的缘故,他的声音格外沙哑含混。

  “你要是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此言一出,他如愿看到花漫漫停住了动作。

  她惊疑不定地看着祝先生。

  “你什么意思?”

  祝先生艰难地说道。

  “你原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是因为我的力量,才让你能够穿越时空来到这里。

  如果我死了,我的力量就会消失,你也会跟着一起消失。”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咳嗽起来,连带着脖颈处的伤口也跟着溢出些许黑色雾气。

  他看向花漫漫,见她面色难看,知道自己的话让她犹豫了。

  于是他接着往下说。

  “如果是以前,你或许还能在我死后回到你原来的那个世界。

  但我已经将你在原来那个世界里的存在全部抹除,你无法再回到那个世界。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一旦我死了,你就会变成一团没有实体的意识,漂浮在无尽的虚空之中。

  永远地漂泊流浪,直到被时间彻底消亡。”

  他的话令花漫漫心头发颤。

  她咬牙说道:“你在吓唬我。”

  祝先生笑了起来,但因为脖颈处还有个大豁口,导致他只是笑了两声就剧烈咳嗽起来。

  等到喘过气来,他才开口说道。

  “你以为我为什么敢带着你进入意识海?

  就是因为我断定你不能杀我,你和我早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

  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成。”

  花漫漫死死盯着他,目光里透出愤恨的火光。

  祝先生从容不迫地看着她。

  此时明明他是落入下风、被扼住命门的那个人,却有种万事都在他掌握之中的气势。

  他的声音低哑暗沉,犹如恶魔的低语,强行钻入花漫漫的耳朵里。

  “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死了,李寂和李洵会怎么样?

  你一次又一次地离开他们,他们还能承受得住打击吗?

  他们会不会崩溃?会不会发疯?”

  他的话语带着一众强大的蛊惑力。

  花漫漫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许多画面。

  其中有她“死亡”时,李寂悲痛欲绝的样子,还有李寂不顾自身危险跳入湖中寻找她的身影,还有李洵跪伏在岸边痛哭失声的模样……

  那些画面如同利刃,一下又一下割着她的心。

  情感和理智在心里不断地交战。

  她几乎难以承受,握着匕首的手指在不住颤抖。

  祝先生抬起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悄然抓住旁边地上的碎瓷片。

  “你必须要活着,不是只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那些爱你的人。

  你已经抛弃过他们一次了,不能再抛弃他们第二次。

  听我的话,把刀放下,咱们有事好好商量……”

  眼看花漫漫的神情变得恍惚,祝先生瞅准机会,猛地将碎瓷片挥出!

  花漫漫的腹部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鲜血霎时间泉涌而出。

  她疼得浑身一颤,险些握不住匕首。

  祝先生抓住机会一把掀开她,转身爬起来,同时脱掉外衣,准备裹住脖子上骇人的伤口,然后喊人进来帮忙制住那个臭丫头。

  然而他的衣服还只脱到一半,就被花漫漫从身后猛地撞倒。

  他踉跄着扑倒在地上。

  脑门磕在地板上,顿时就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花漫漫就已经压在他的背上,一手揪住他的头发用力往后拽,强迫他抬起头,另一只手握着匕首贴上他的脖颈。

  之前留下的伤口还在。

  她也不浪费,直接就着那个伤口继续往下切。

  祝先生大喊:“不……”

  这次花漫漫是用足了全部的力气,锋利的刀刃用力往下压,直接切断了颈骨,一路划开皮肉,将他的整个脑袋都给割了下来。

  他的喊声随之戛然而止。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守在外面嵟羽林卫还是听到了。

  房门再度被拍响,羽林卫的声音透过房门传进来。

  “祝先生,刚才是您在喊人吗?”

  花漫漫随手将祝先生的脑袋扔到地上。

  人头在地上滚了个圈儿,撞到桌脚后停下,眼睛正好对着花漫漫所在的方向。

  他的眼睛睁得很大,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似乎至死都不敢相信她能真的杀了他。

  花漫漫捂住腹部的伤口。

  鲜血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涌,衣裳被染成刺目惊心的红色。

  而她的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门外的羽林卫未能得到回应,逐渐变得焦躁不安,敲门的声音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急切。

  “祝先生!您怎么不说话?您现在还好吗?”

  花漫漫看着身首分离的祝先生,发现他的脖颈断口处还有黑色雾气在缓慢蠕动。

  很显然,他还没有完全死透。

  她不能给他重新活过来的机会。

  花漫漫忍着剧痛,艰难地爬起来,将房门上了栓,然后抓起摆在矮柜上的油灯,又在附近找到了火折子。

  她将灯油全部倒在祝先生的尸身上,再将其点燃。

  火苗遇到灯油,刷的一下就蔓延开来。

  转眼间,祝先生的尸身就被火焰给吞没了。

  火苗在他身上不断地跳跃。

  做完这些,花漫漫的力气已经彻底耗尽。

  她背靠着墙壁缓缓滑坐在地上,手捂着腹部的伤口,就那么安静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火光映在她的脸上,为她那苍白的面容镀上一层暖光。

  她能看到在那些火焰之中,还夹杂着几缕黑色雾气。

  那些黑色雾气剧烈地挣扎扭动,发出无声的呐喊。

  花漫漫知道,那是主神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

  外面的人在得不到回应后,开始撞门。

  房门被撞得砰砰作响。

  花漫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腹部,血还在往外冒,在她身下积聚成一小片血泊。

  更要命的是,她的手指正在变得透明。

  她抬起头,看向祝先生的尸体。

  尸体已经被烧得焦黑,萦绕在周身的黑色雾气也变得越来越虚弱。

  看来主神已经快不行了。

  花漫漫抬起手,眼睁睁地看着手掌也开始变得透明。

  就仿佛是有一股强大而又无形的力量,正在强行将她拉出这个世界。

  在经过剧烈的撞击过后,门栓终于不堪重负,断裂开来。

  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

  然而闯进来的人并非是羽林卫,而是李寂。

  他追着李琼来到含章殿,确定花漫漫就被关在这里,随后他便将李琼打晕,交给花定宗看管,而他则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了负责看守花漫漫的羽林卫。

  他踹开门闯入屋内,立刻就被屋内的景象给惊到了。

  屋子中间有什么东西正在燃烧,火焰摇摆,散发出难闻的气息。

  从形状来看,初步判断那东西应该是个人。

  而花漫漫则瘫坐在地上,腹部受伤,衣裙被鲜血染红,面色煞白如纸,仿佛随时都会断气。

  她没想到闯进来的人会是李寂,怔怔地望着对方,仿佛在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李寂的心被狠狠揪住,惊慌和担忧迅速占据大脑。

  他几乎是同手同脚地跑过去,颤抖着双手将花漫漫抱起来。

  “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不等花漫漫开口,他就飞快地说道。

  “你别说话,保存体力,我这就带你去看太医。”

  说完他便抱着人往外跑。

  此时他满心满眼都是带着花漫漫去找太医,完全没注意到,怀中女人的分量有多么轻。

  轻得仿佛是一团云,几乎让人感受不到重量。

  花漫漫歪头,将脸贴上他的胸膛,听着他那急促有力的心跳声。

  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迅速流失,五官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这意味着主神也在死亡。

  花漫漫:“还记得你小时候做过的那个梦吗?”

  李寂此时满脑子都是找太医,哪里还能记得什么梦不梦的?

  他胡乱应道:“什么梦?”

  “你小时候梦到自己变成一只三花猫,遇见了一个小女孩。

  那个女孩过得很不幸,每天都生活在黑暗之中。

  你陪着她度过了人生中最孤独的一段岁月。

  因为有你,她才不至于被黑暗吞噬。

  主神说,是他用自己的力量将我送到这个世界。

  可我觉得,是因为有你,我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说着说着,她的神情变得恍惚起来,像是陷入了一场久远的梦境。

  过往的一幕幕在她脑中浮现。

  存在于记忆深处的三花猫,逐渐与面前这个男人重叠融合。

  他的出现,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他们之间的牵绊,能够穿越时间和空间。

  所以她相信——

  只要还有李寂在,只要他们仍旧爱着彼此,她就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李寂终于察觉到不对劲。

  怀中的女人轻得不像话,完全没有一个大活人应该有的分量。

  他的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脚步随之放慢。

  低头望去。

  他看到女人已经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

  而她的身体正在迅速变得透明。

  李寂顿时就慌了手脚。

  他更加用力地抱住女人,不住地呼喊她的名字。

  “漫漫!漫漫!”

  花漫漫的回忆被这个声音打断。

  她缓缓抬起眼眸,看着心急如焚的男人,轻轻地笑了下。

  “别怕,我只是有些累了,想睡会儿。”

  李寂无法相信她说的话。

  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会消失般。

  那种即将被再次抛下的恐慌感瞬间席卷全身,几乎要将他的理智彻底摧毁。

  他红着眼眶喊道。

  “你不能睡!听到没有?我不准你睡!”

  明明是命令的语气,但声音却颤抖得不成样子,听起来更像是在苦苦哀求。

  花漫漫看着他眼角沁出的泪珠,想要伸手帮他擦掉,却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的手已经变得透明。

  她无法再触碰到他。

  她只能用声音安抚道。

  “我真的只是想要睡一觉而已,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回家去看看。”

  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几乎完全透明了。

  李寂需要将耳朵贴到她的唇边,才能勉强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她的话让李寂几近崩溃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些,

  他还想追问细节,话还没出口,就感觉到怀中一轻。

  低头一看,人已经消失不见。

  只有那套被鲜血染红的衣裙还留在他的怀里。

  李寂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漫漫就这么消失了。

  他维持着抱人的动作,僵立在原地,久久未曾动弹,犹如一座人形雕像。

  直到花定宗急匆匆地跑来。

  “摄政王殿下,您找到漫漫了吗?”

  李寂猛地回过神来。

  他看着怀中那套沾血的衣裙,脑中不断回响花漫漫说的最后那句话。

  她让他回家去看看。

  回家去看什么?

  几乎是一瞬间,李寂就想起了家中的地下密室。

  以及被藏在密室之中的花漫漫遗体。

  李寂立刻拔足狂奔。

  他要回家!

  漫漫正在家里等着他!

  (本章完)

  大果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