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那眼神(下)

第五百九十七章 那眼神(下)

  万塔万院长想了想:“姑且叫他‘地震仪’吧。”

  “啊?”

  “托你的福,到七零格式实验室里走了一遭,多多少少有些收获。”

  这是事实没错,不过罗南很少和万院长直接谈及这方面的信息,只作为心底的一个默契。猛不丁地说起来,倒是勾动了他的好奇心:

  “一直没有问,院长你有没有找到‘神启’的源头?”

  “并没有。”

  万院长从不讳言,他的超凡力量以及知识,来自于在荒野上经历的一段“神启”,这些年他一直孜孜以求,希望能够找到造就这一切的真实源头。

  可惜,这次也没能成功。

  万院长本人倒是很淡定:“秩序并不等于顺遂,也许恰恰在验证当前的无知。”

  “……”

  万院长有些时候说起话来,比罗南还要别扭。不过,要说对那个“神启”的理解,罗南现在倒是有一份猜测。

  万院长打造的这个“造物教团”的草台班子,其理念内核与罗南在“中继站”所接触的“造物学派”,实在是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若再加上那艘在日轮绝狱之外的破旧飞船,投射向地球时空的信息痕迹……

  罗南不得不怀疑,万院长的“神启”与自己这一家子研究的方向、对象,有相当程度的重合。

  但这些猜测性的情报,暂时还不能往外透露。

  即便万院长很可能已经有所察觉。

  嗯,这就是默契了。

  万院长就解释“地震仪”的设计脉络:“实验室的经历,给了些灵感和刺激……你知道,在那里,不可避免会觉得,我们现在所处的时空环境,并不是特别稳定。”

  罗南“呃”了声,又笑起来。

  万院长继续道:“回到夏城之后,那份感觉也缭绕不去。我也说不清,那是确有其事,又或仅仅是错觉,就做了这么一个东西,希望能有所验证——主要是根据实验室里的见闻,参考两边的环境,做的一个感应装置。当然我终究还是隔了一层,里面有很多参数都填不上去,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尝试把它做完整。”

  虽然万院长说得并不清晰直接,可罗南还是明白过来,这应该是万院长近距离接触雾气迷宫之后的一份心得体会,并用他最擅长的造物法门,形成了一份实物。

  毫无疑问,这是从一个不同角度,观测理解雾气迷宫的好机会。

  罗南当然接受:“我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有问题再联系。”

  两人也没有什么客套话,都是比较纯粹的研究者,大部分交流都在手下的制品中。

  罗南把“地震仪”抛了抛——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显然万院长比较确定,现阶段雾气迷宫与地球本地时空的“接触”和“冲撞”关系。

  此刻,罗南不由自主联想起,前段时间牡丹等人在春城做的一系列研究,还有那个“碾过时空的车轮”的诗性比喻。

  好吧,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人真多!

  等罗南和竹竿在夏城SCA办公大楼前汇合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左右,到这个时候,到政务部门正常办理手续,基本上可以到外面找个饭馆预备着,吃饱喝足了,下午再来一趟。

  当然,罗南不需要这样,等他过来的时候,临时秘书竹竿,已经把这边的人和流程都给理顺了……他要做的,也不只是简单的补办手续,而要有更进一步的调整。

  “BOSS,你应该有一点特权意识。”

  刚在大楼里面折腾一圈的竹竿,顺理成章就把上午的忙碌问题,推到了为他提供优厚报酬的老板身上:“要知道你们全家都是SCA高级权限组成员,在身份信息的保护上,本就有对应条款。事实上,这次被要求补办手续,你完全可以反手一个耳光抽在有关人员脸上,质问他:

  “为什么我们家的户籍信息会被泄露?”

  竹竿有着充分的表演天赋,确实是一位纨绔少爷模样没错,看得罗南笑起来。就是陪着竹竿一起,等候罗南到来的那位SCA实权官员,表情着实难以言述。

  要说这位,罗南也认识。

  SCA夏城分局的胡副局长,去年瑞雯的身份认证,就是他给办理的,这回又是他出面接待,扯关系的想法十分明显。

  终归是姑父的同事,好像还是何阅音线上的人,罗南便出言缓颊:“要打耳光……我家里倒是有SCA雇员,可只有他给我耳光的份儿。

  “而且,这事主要也是此前给学校方面露底太多了,瑞雯的游民身份本来就是掩护,根本没想着瞒过人。”

  竹竿点头:“不过我还是建议,这事过后,有关身份信息保护措施必须加强。也许对于真正的对头,这点小把戏毫无作用,但至少也不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浪费时间。”

  “你说的对……胡局,接下来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说来惭愧,实在是我们服务不到位。”胡副局长比上回见面的时候,姿态更加谦卑,领着两人往里面走。

  具体手续办理,其实已经用不到罗南亲自出面,把万院长的亲笔证明送过来,已经是罗南给SCA乃至夏城政务系统天大的面子。

  在竹竿的居中“协调”下,罗南现在要做的,基本上就是“交涉”与“质问”了。

  当然,罗南也好,竹竿也罢,都没把它当回事儿,路上就转移了话题。

  “刚刚,我还有一个小发现,关于我们可爱的美女管家,雪苑小姐。你不是说起游联网的事儿吗?我就大概上去查了一下……”

  “她在上面?原来她是游民!”罗南立刻有了猜测,莫雅早上也说过什么“关己则乱”的话。

  竹竿点头:“这位不只是游民,而且在游联网的资格相当老。我的意思是,在这个网站知名度大增之前,她就已经在上面注册了,大约是刚刚出圈儿的阶段。”

  “她是交易所的会员吗?”

  “这倒不是。我还查了一下,雪苑小姐是比较少见的城市迁移人员,8岁的时候跟随养父母,从湖城迁到夏城,距今也有十年了。而在此之前,她刚刚进入这个收养家庭不过三个月。那也正是湖城放开游民回迁法案后不久,她也算是第一波被收养的游民后代。也正是由于当时各项手续都还不完善,再加上跨城迁移,她的游民身份就没有呈现出来,直到现在。”

  “听上去挺复杂。”

  “是那个时代比较复杂。”

  竹竿摊开手:“其实我说这些事儿的原因是:既然我能够翻出她的根底,其他人也可以!事实上,我只是在胡局屋里喝咖啡的时候,随手查阅了一些资料,甚至没有采用任何技术手段。”

  “嗯?”

  “看吧,雪苑的游民身份不暴露则已,一旦曝光,麻烦肯定还要升级!”

  竹竿的判断音犹在耳,BHD那边就又出事了。

  而且很搞笑的是,罗南竟然不是从莫雅或者瑞雯的渠道,而是从社交媒体的热点事件得知了这件事。

  一段简短视频,在夏城风行的多个社交媒体上流传开来,热度快速攀升,最终激活了竹竿的网络嗅探捕捉机制,进入他的资料库。

  很快,正把SCA夏城分局负责人折腾得情绪崩溃的两位,便对着骤然爆火的视频目瞪口呆起来。

  视频的拍摄地,应该就是明堂文化所在的写字楼,而拍摄者多半是狗仔队记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知这帮人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堵在电梯口,精准地抓到了BHD一行人。

  从视频里可以看到,那些狗仔记者分明都是奔着雪苑去的,嘴里面嚷嚷的都是“游民”、“游行”、“畸变感染”、“隔离政策”之类与娱乐圈毫不相关的字眼,偏偏问题设计也没什么水平,就是拣刺激的话说,再看BHD三人组,尤其是雪苑的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

  刚从十八线团有所起色的BHD三人组,哪见过这样的阵仗,一时间都是花容失色,本地后退,被结结实实堵在电梯里面。

  但下一刻,电梯门处拥挤的人流,最前面那几个不知怎地,统统失去平衡,有的前扑,有的后倒,摔了一片。

  而就在满地仆跌的人体之上,瑞雯,毫无疑问就是瑞雯,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前排,又是第一个从电梯里

  越众而出,径直跨过地面上的混乱区域,引着BHD三人组,还有莫雅等人,快速突围……

  不,说是突围不太确切,根本就是扬长而去。

  “什么情况这是?”罗南有点儿懵。

  怪不得网上要炸。

  各路娱乐明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各式各样的黑历史层出不穷,可一般都是什么滤镜啊、发言不当啊、隐性撕B啊之类,像这种一下子掀翻十几号人,大摇大摆离开的,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如果是保镖,仗着蛮力行凶也就罢了,偏偏那瞬间“出手”的,只是一个看上去比BHD三人组还要小上几岁的小姑娘。

  “什么情况!”

  罗南找到莫雅的电话打过去,竟然连续两次没打通,好不容易接通,劈头盖脸就是这句话砸过去。

  “就是你在网上看的那些,很帅吧!”莫雅明显还在兴奋状态下。

  “这话传到记者那边,你就是个教唆犯。”

  “没那么严重,我们是正当防卫。”

  从莫雅嘴里面,罗南知道了更多的信息。

  那些涌上来的记者也就罢了,看上去人头涌涌,气势非凡,其实里面只有两三个持有采访证,还都是不入流的小报。

  如果只是这样,一直跟随在旁边的经纪人,完全有能力控制住局面。却不料,这些狗仔记者,其实是被某些黑粉“召唤”来的!

  没错,那些试图冲进电梯的人里面,有相当一部分都是这个身份。尤其是里面还混进了一个极端分子——事后在他身上搜到了混有油漆的不明液体,还有刀片儿之类。

  这就解开了罗南的一个疑惑:怪不得瑞雯会主动出手呢!

  据说那个人本来是雪苑的狂粉,但同时又是极端的反游民群体成员。雪苑在游联网上的登记,显然刺痛了他偏执又脆弱的神经,他就纠合其他黑粉,又召唤“狗仔”做了这个局。

  不能说他完全没脑子,但这个做法实在让人无法评价。

  罗南都懒得在这种人身上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他更关注这件事情的后续影响。

  这里面涉及的人太多了,瑞雯、莫雅、BHD团三人组通通都在事件中出镜。而对娱乐圈的人来说,这样急剧上升的非正向人气,绝不是一件好事。

  罗南和竹竿对视一眼,后者刚刚在他的网络资料数据库里走了遭,转脸就露出严肃表情:“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没有一个好的开头,注定了整件事情都会糟糕透顶——看看,这就是你们让高级权限待遇空转而引起的麻烦!”

  罗南摇头,径直起身:“你们谈,我去接几个电话。”

  几个电话的空儿,这个短视频,开始在罗南的亲戚朋友圈里发酵了。

  包括姑父姑妈在内,很多人都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莫雅那边只多不少。

  朋友群里,都不用竹竿这种专业人士出手,来自各个社交媒体,或者其他各类网络平台的关于本次事件的信息,都源源不断的汇总进来。

  事件的焦点明显有所偏移。

  广大网民的注意力,可没有耐心去追究复杂的背景:BHD团的雪苑是哪个、怎么敢这么做,为什么这么做……不沉淀个几天,很难会有结果的。

  真正的焦点,直接从视频上产生:

  那个“掀翻”记者,扬长而去的少女是谁?

  而随着某个好事之徒,从纷乱的视频中,截取了一张截图,本次事件的热度,又开始急剧攀升。

  截图的主角就是瑞雯,焦点在于动作,核心则是眼神。

  那从后向前抢上,瞬间“击倒”记者的时候,冷漠甚至空虚的眼神,就算是罗南这种知根知底的人,乍一看到,也是心头凛然。

  当然了,一切的本质还是颜值。

  瑞雯虽然不是一眼惊艳的类型,但皮相、骨相俱佳,且由于超出正常人生命层次的形神结构摆在那里,当真是无瑕疵、无死角的美颜,绝对经得起网上那些舔狗往来的挑剔和比较。

  这一切,又随着今早瑞雯和BHD三人组的舞蹈练习录像在网上快速散布流播,而进一步躁动起来。

看过《星辰之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