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王冠 > 第1290章 焦灼

第1290章 焦灼

  在后方,几天路程的地方,靳荣不断接到斥候穿回来的战报,然后慢慢的陷入了沉思,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雄霸率领将近五万人的兵力迎击纳黑失之罕,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着兵力和火力优势的大明西征军,竟然处于下风!

  因为纳黑失之罕选择了一个不适合火铳和火炮作战的地方!

  一群荒山。

  在得知大明西征军迎击之后,纳黑失之罕就果断的选择了一片荒山驻军,在一条狭窄的通道前摆下阵容,并且占据有利地势,居高临下以逸待劳。

  雄霸没有畏惧,果断迎难而上。

  不仅如此,因为下过雪,空气潮湿,大明的传统火铳确实受到了巨大的影响,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处于焦灼状况,且西征军落了下风。

  这不意外。

  雄霸再怎么天下第一,也得面对现实,战争,哪有绝对的战无不胜。

  不过靳荣还是奇怪。

  按说,以雄霸的军事素养,不可能看不出这个局面,他肯定知道进入敌军的优势地势后,难以啃下敌军,那么他为何还要中计?

  这摆明了是故意要和对方拉扯。

  为了什么?

  争取时间?

  可自己不会出兵支援,而黄昏那边只有几十人,一辆泰山号,难道雄霸还奢望黄昏解决掉歪思和把秃孛罗后去支援他?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等待支援的只能是黄昏。

  而黄昏那一路斥候传来的消息,则让靳荣更加意外,他以为黄昏会边打边退,结果黄昏竟然将泰山号停在一片开阔地上,等待敌军的围攻。

  反常必有妖。

  靳荣想了很久,觉得这里可能有陷阱,也可能是黄昏他们想用一场败仗把自己拉下水——想到这,靳荣立即有了应对。

  他命令大军展开防御阵型,并且随时准备出击接应、支援——当然不是真正的支援,摆一个态度出来而已。

  他根本不惧怕一场败仗。

  因为他有无数说辞可以推脱责任,比如说,不敢将兵力压上去支援雄霸和黄昏,怕敌人围点打援,又比如支援不及时之类的……

  反正小罪可以有,大罪是绝对不可能的。

  ……

  ……

  麻鱼岭。

  这是一个汉化的地名,其实早些年用亦力把里的话来说,翻译成汉语就是云纹岭,这是一片绝对宽广的荒山。

  山上无寸草。

  荒凉,贫瘠,绵延数十里地。

  极目一片荒凉。

  所以看起来像是天上的云纹,而后来亦力把里成为大明的藩属国后,有几次大明使臣路过这里,其中有位使节居高临下看了下,说了句这荒山就像河里的麻麻鱼,密密麻麻无数。

  于是便有了这个名字。

  要穿过麻鱼岭,其实有数条通道,所以不存在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摧的地势,但每一条通道,又确实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以雄霸和纳黑失之罕在这里,都把兵力分开了。

  防止对方穿插。

  双方已经接触性的打过几场,各有胜负。

  火铳的威力大减的情况下,西征军暂时落于下风——地势限制,火力限制下,兵力优势和火力优势都消失殆尽。

  剩下的就是看谁更勇猛。

  不巧的是,双方都战意炽烈,所以仅有的几次接触战,双方的战损都达到了三成以上,主帅才不得不鸣金撤兵。

  麻鱼岭外,军帐中,雄霸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张巨大的堪舆图前——沙盘在后面,他也不可能将沙盘带到前线来。

  所以只有一张巨大的堪舆图。

  雄霸身后的将领看着沉默的雄霸,大家脸上都是一脸憋屈。

  雄霸却镇定自若,丝毫不急,问身边的人,“可否找到当地人询问,近期是否还会下雪,如果会下,要下多久?”

  身旁那位百户摇头,“没有,这个地方太贫瘠,根本没有人烟。”

  雄霸嗯了声。

  回身,看着众人,“我知道大家心里都有些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军令还是要执行,咱们继续按照计划行事,只要接下来的天气不会出现狂风暴雪,那就要继续和对方缠战,反正时间对咱们很多。”

  一位指挥有些蛋疼的道:“咱们是能焦灼,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火铳的回复,咱们也许能慢慢占据优势,可黄帅那边,他怎么挡得住太久,他要是溃败了,歪思和把秃孛罗就可以绕后切断我们的后路,而靳都指挥使……”

  虽然不会见死不救,但绝对会支援不及时。

  到时候这五万人能有一半全身而退就是万幸的事情。

  雄霸笑道:“话说,黄帅打过败仗没?”

  众人闻言一愣。

  仔细一回想,好像黄昏出征以来,确实没打过败仗,只是在西征瓦剌时,战略性的放弃了延平和顺平两座布政司,但最后却全歼了瓦剌的有生力量。

  但此一时彼一时。

  那时候的黄昏作为主帅,麾下有十余万大明雄师。

  现在他麾下不足百人!

  仅仅凭靠一辆泰山号,就想挡住歪思和把秃孛罗的三万多人,然后还想击溃对方,再然后来夹击纳黑失之罕,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都不用去想。

  不足百人,面对三万人,就是三万头猪,你也得花几十个日夜漫山遍野的去抓,何况还是三万多装备精良的善战之师。

  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雄霸心里其实也嘀咕,他也不是没想过,放弃黄昏的战略,然后他率领西征军全力出击,用最短的时间击溃纳黑失之罕,之后去支援黄昏。

  但现实比他想的棘手。

  歪思军中有军事高人,选择了这么一个战地,导致己方阵营展不开不说,火器的威力也大幅度降低,一时间还真拿对面没办法。

  想到这里叹了了口气,“既然黄帅从无一败,咱们就应该选择相信黄帅,不用去管他那边局势如何,咱们这边,一定要达到战略目的,所以大家也别觉得憋屈,有什么难受的,你要知道,黄帅现在以区区不到百人之数应敌三万,他们难道不感到憋屈?”

  何止憋屈。

  在大家看来,那几乎是赴死。

  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大家都不会认为是赴死而已,但战局到底会如何发展,现在所有人都对黄昏那边感到万分疑惑。

  但没有办法。

看过《大明王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