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068 罗宾姐你不懂粉丝

068 罗宾姐你不懂粉丝

  “那么你呢,这几个月过得怎么样?”

  “我还好……”罗宾在床边地板上抱膝坐下,“你用花花果实伪装和易容的方法很有用,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不太熟练被发现了几次,其他的时候都还好……”

  她声音很轻地说着这几个月来的简单经历。

  无非就是伪装自己,隐藏身份,躲避海军以及各种对她7900万贝利垂涎三尺的人的目光。

  林奇笑道:“你学得还挺快嘛!”

  罗宾道:“没有你厉害……我用了花花果实好几年了,还赶不上你刚刚用的时候那么好。”

  林奇摸着下巴,“大概我是使用恶魔果实的天才?”

  “是的呢。”罗宾抱着双膝。

  “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林奇不在意道,“拳拳到肉才是真正的浪漫!”

  罗宾无言。没有兴趣你还见面就把我的花花果实“借”走?

  你没有兴趣,根本就是因为你随便就可以把别人的恶魔果实能力拿走,想用就用,想换就换而已吧?真是任性……

  罗宾想到自己。

  有时候因为注意力不怎么集中,松懈了对能力的维持,就会让花花果实的伪装剥落、溃散……

  她就只能继续逃跑。

  一路躲啊。

  逃啊。

  学会了用花花果实伪装自己后,罗宾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敢,也越来越不习惯让自己的真面容露出来。

  被花瓣包裹,让她有种安全感。

  但反过来,因为经常躲在花花果实伪装的面具下,罗宾有时候,冷不丁的也会分不清自己究竟有没有戴着面具。那时候就会拼命地想要找到可以照出自己样子的东西,水面,镜子,玻璃,什么都好……总之,不太愉快的经历。

  可自己都易容伪装成那副样子了,林奇居然还能一下就认出来。

  这莫名地让罗宾有点安心。

  林奇随口问道:“那个海军中将,之后没有继续跟着你吧?”

  “……”罗宾沉默后摇摇头,“我不知道。他和他的冰冻,都没有出现过……”

  “你该时不时地显露真容,偶尔暴露几下行踪的。”林奇建议道,“否则,就算是那个懒洋洋的家伙,也有可能猜到,你是不是有了很厉害的躲避追查的技巧了……如果让海军知道了你可以用花花果实易容,那就少了一样有意思的底牌咧。”

  久别重逢,淡淡的生疏感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话中,慢慢消解。

  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在南加哥岛一起生活的日子。

  “那个巨人海军……”罗宾说话间有点迟疑。

  “没必要担心他,”林奇笑道,“这家伙以前还被海军关在海底大监狱呢,严格来说,他现在其实是个逃犯!”

  “哈?”罗宾一愣。

  “不过那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这家伙越狱越得太隐蔽,他的消失恐怕在大监狱里成为灵异怪谈了也不一定……”林奇漫不经心地说着,“总之莫里不是什么正经的海军啦,你别看他那副样子,但要论起正义感,他或许比你的那个巨人朋友还要坚定呢!我估摸着再过些年,他在海军就干不下去了,会去做些大事业……”

  罗宾面上不动,内心一惊一乍地听着,最终化作一个简单的:“哦……”

  聊着聊着,林奇发现小姑娘的情绪不大对劲,已经很久没有吱声。

  他回头看向床边,罗宾蹲坐在地板上,抱着膝盖埋首其中。

  安静了一会儿,膝盖下传来女孩沉闷的声音:“很多天前,我在一座岛上看见过你……看到你跟海军们在一起,很熟悉的样子,我……”

  她说不下去了。纤弱的双肩和背轻轻在颤抖。

  “是不是觉得这样的自己很讨厌?林奇对我挺好的,关键时候,我却不敢去相信他?”林奇翘着腿,用滑稽的腔调说道,“啊,我果然就像那个海军中将所说的那样,是个只会背叛别人的人!我这种人真是好讨厌,我配不上别人的关心~”

  他每说一句话,就像刺破一层罗宾内心的外壳,她就颤抖得越剧烈。

  说到最后,罗宾再也克制不住,抱头大哭起来。

  长久以来积累在幼小心灵里的脆弱,酸楚,和自我厌弃,却不得不背负着已经牺牲的大家,妈妈,克洛巴博士,萨乌罗……继续活下去的艰难……在这时候全部爆发出来。

  罗宾哭得很惨,也哭得很丑,眼泪鼻涕满脸都是。

  林奇就这么看着她哭。与此同时,他抬手一招。相隔没几个房间的厨房里,花瓣自案板上涌起,凝聚成林奇的上半身,鲜活得栩栩如生。

  罗宾哭得眼眶、脸蛋、鼻子通红,哭声变得沙哑,但最终还是渐渐止息。

  一被热腾腾的鲜花奶茶,从厨房那边,经由沿途墙壁上长出的一只只手的递接,最终落到林奇本体的手上,送到哭声停止的罗宾面前。

  “别说傻话了。”林奇道,“那时候你跳出来认亲,那才叫麻烦呢。”

  “一旦脆弱敏感的神经被触动,就失去了转动你的聪明脑筋的能力吗?”

  他戳了戳罗宾长出许多头发的脑袋,笑道:“你不是问过我吗,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我告诉你,对你好呢,是希望你平安无事,能够好好的。而不是希望你需要因此就毫无保留地信任我,喜欢我之类的……啧,你哪里懂粉丝的心?我当年为了罗宾姐你可不知道跟人在贴吧撕了多少楼……”

  前头几句话说得罗宾鼻头一酸,又欲落泪。可说着说着,林奇嘴巴里的话就让罗宾茫然不解了。这种情况,当时在南加哥岛上时也有过很多次……

  林奇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反正就在那半似得意半似炫耀地说着。

  捧着热腾腾的鲜花奶茶,罗宾小口小口地喝。果然是很好喝的……

  ……

  这时绿色电话虫从林奇衣服口袋里钻出来,懒洋洋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见到罗宾,它似乎也记得她,溜溜达达爬过去“啵噜”了两声。

  “它还没有安装听筒吗?”罗宾当然也记得这个奇怪的电话虫。

  “没有。”林奇没好气地屈指一弹小绿,“好吃懒做,都是给惯的!”

  “啵噜!”小绿张口就咬。

  ………………

  夜尽天明。獠牙海贼船风帆鼓动,慢慢接近了一座岛。

  天还蒙蒙亮。船靠近岸边,一阵音乐声随风飘上甲板。

  “哟嚯嚯嚯嚯,哟嚯嚯嚯~?”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