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18 服务于世界贵族

118 服务于世界贵族

  林奇在城镇街上直接跑酷起来,速度飞快,动作灵活,穿街上墙,轻松无比。

  火烧山一跃而上,出现在朝远方张望的林奇背后。

  他挥舞长刀,旋身一转,往后斩去!

  噹!

  紧跟着跳上来,出现在火烧山背后的罗宾,一脚踹过来,与火烧山的刀锋碰在一起。

  铁块?她也会?火烧山既吃惊,又有点儿郁闷,什么时候,六式这种高端武技,搞得好像这么常见一样?两个半大小孩都如此精通!

  “你还在追啊?”林奇挥棒朝火烧山后背夹击打来,“我们打起来半天都分不了胜负,你还是算了吧!”

  “算不了!”

  一团浓白的烟雾裹来,烟雾中冒出一只拳头,砸向林奇的面门。

  “只要你们是海贼,我们是海军,就永远算不了!!”

  斯摩格冷峻而年轻的面孔在烟雾中浮现,可很快就变作了惊愕,他的拳头切实地打中了这个乔鲁诺——可对方却在拳下微微一笑。

  “没用的,没用的!这种拳头,太贫弱了!”

  林奇与罗宾换了个对手,从城镇那头打到了那头,从这条街打到那条街……

  两个海军不肯放弃。

  不论是空条.徐伦,还是乔巴纳.乔鲁诺,海军上校火烧山都无法立即拿下;海军上士斯摩格更是已经气喘吁吁,渐渐露出了疲态。

  这是哪里蹦出来的两个新人海贼啊?追逐战中,火烧山温和的脸上也有点儿狼狈。这俩半大的孩子,怎么体力这么好?

  本部给他们定了个一亿贝利的夸张悬赏金额,还真是一点都亏待他们!

  “那是?”火烧山抬头一看,他们追着这两个海贼,竟然不知不觉追到了海边。

  而前方的岸边,正有一艘巨大的花船缓缓离岸,向着伟大航路更深处驶去。

  海岸线上,一群人或者意犹未尽,或者羡慕憧憬,目送着飘扬在海风中的欢乐街的旗帜离开。

  嗖嗖两声,两道黑影从后方飞来,掀起一阵风,踏着这帮岸边的路人的头顶,冲向大海。

  “走,带你喝花酒去!”林奇哈哈一笑。

  罗宾任他拉着,回头一看,岸边的人群里,那两个海军紧追而来。那个可以化身烟雾的海军正要继续跟着追上,被另一个大声喝止!

  “两位正义的海军先生!”林奇对着岸上大喊道,“多谢你们和海军士兵们的慷慨资助,我乔巴纳.乔鲁诺,和我家船长空条.徐伦一定在欢乐街耍个尽兴!哈哈哈哈……”

  啪,啪,啪……他带着罗宾踏空而去,追上那艘还未离开太远的巨大花船。

  这两个人是走了,刚才留下的话,却让岸边直接炸锅!

  “那个少年是什么意思?”之前对花船露出向往之色的男人脸色一变,“乔巴纳.乔鲁诺,空条.徐伦——那不是前阵子吓人一跳的一亿贝利悬赏金的海贼吗?”

  “哇!!你们海军,竟然赞助海贼去花船潇洒?!能不能也借我一点……”

  “我看错你们了,臭海军!!”

  “喂,就没人惊讶那两个小鬼头是怎么在空中走路的吗……”

  “我也好想登上花船……”

  “谁管那些啊!海军也太没用了!!抓不住两个小屁孩海贼就算了,竟然还给钱他们去花船玩耍?!!”

  海军上校火烧山为人温和,听到这些民众们的误解,只是满脸无奈,耐心地想要解释。

  斯摩格就很恼火了,气得满头都在冒烟,怒吼道:“都住嘴啊!海贼说什么你们都要信吗?谁给他们资助了!这种鬼话一听就是假的好吧!!”

  “好啊,你们还敢凶我们?”民众们立刻更怒了,群情激奋。倒是其中一些从花船下来的男人们满脸佛系,还在劝架。

  “斯摩格,你怎么能这样对大家说话呢?”火烧山沉声道,拉住冲动的斯摩格,毕竟也才15岁,虽然资质出色,但其实也跟那个乔鲁诺一样,是个半大少年而已。

  只是那乔鲁诺的年纪比斯摩格还小吧?怎么却可以厉害那么多……

  火烧山上校念及此处,不禁惆怅地吸了口雪茄。

  斯摩格被火烧山拉到别处,他满脑袋喷着烟,烟熏缭绕中,怒气冲冲道:“火烧山上校,你刚才为什么要拦着我?我明明可以用烟雾果实追上去的!!”

  “那是欢乐街的花船,斯摩格。”火烧山挥挥手驱烟,温和的面容更加惆怅了,“这种灰色产业,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

  “你说什么呢?那两个海贼可是上了那艘船了!”斯摩格难以理解,世界观都要受到了冲击。

  火烧山郁闷道:“所以才叫‘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啊……”

  “海贼上了那艘船,我们就不能跟上去追究了吗?!”斯摩格提高音量,大声道,“这是什么混账规矩!!”

  火烧山脾气还算好,闷声道:“斯摩格,我们是在这座岛的支部任职。那艘船,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

  “那在谁的管辖范围?我要调过去!”斯摩格已经气得浑身都冒烟了,碰到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他愤怒。打不过一个少女就算了,还只能眼睁睁让他们如此嚣张地跑了,简直是让他的海军之心严重受挫!正义击败邪恶,邪恶瑟瑟发抖望风而逃就算了,怎么还可以如此嚣张地托庇到另一个不怎么光鲜的地方呢?

  火烧山闻言顿了顿,只是摇头。

  斯摩格见状,按捺下愤怒,满脑袋周围的烟雾渐渐平息,他狐疑道:“难道……欢乐街,只有本部的人才有权上她们的花船办案?”

  火烧山用力吸了一口雪茄,脸色发苦,心想你非要问这糟心事干嘛呢?

  最终,他还是在斯摩格冷静的注视下,摇头道:“欢乐街的产业……与世界贵族有关。其它的,我就真的不好多说什么了。”

  世界贵族……

  斯摩格闻言,呆了一呆。

  有这么一瞬间,他觉得眼前的世界,仿佛换了一层滤镜。

  从原本颜色鲜艳,色彩分明的世界,变成了……变回了黑白灰交织的真实世界。

  以前曾经听说过的一些关于世界贵族的点滴传闻在脑海里浮现……世界贵族的生活是多么的奢华,多么的无度……

  斯摩格沉默地看向海面上,那艘远去的花船。

  欢乐街……是为了服务世界贵族的享乐,而存在的产业吗?

  “那艘花船,这一趟是航向哪边?”他拉住一个路过的民众。

  被他拽住的男人不满地扯了扯衣服,昂首道:“是去香波地群岛啦!你到底想怎样啊?”

  ………………

  时间稍微回到之前。

  啪!啪!啪!……林奇与罗宾踩着月步,追上那艘花船,鸟儿一样滑落到甲板上。

  与此同时,船舱的一个窗口背后,斯图西放下窗帘,自语道:“真是厉害的小哥呀……你说呢,神父先生?”

  房间内的沙发上,神父老头正把玩着花枝招展的妹妹,完全没听清斯图西念叨什么。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