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57 汉库克:气抖冷……

157 汉库克:气抖冷……

  「“早上好,台灯。早上好,盆栽。早上好,玩具蛇。早上好,地毯。早上好,衣柜。早上好,水池。早上好,马桶……大家早上好。”」

  「每天醒来,路飞都这样对小小房间内的每一样物品问候,这时母亲汉库克也拿来洗漱用品,面无表情地坐到一旁。路飞提醒她:“今天是我生日,我五岁了……”汉库克应付他,“好,我知道了。”……」

  汉库克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明显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叫路飞的是谁?

  “母亲汉库克”这几个字是个什么意思……怎么好好的,这本书里那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主角,忽然就成了谁的“母亲”了呢?

  是她看漏了什么吗?

  上一段还是传说中的“男人”寻求“人美心善汉库克”的帮助,治疗宠物蛇来着的呢?

  罗宾在边上小心留意着汉库克的神情变化,同时也瞥了瞥那边的始作俑者林奇,这家伙倒是与他的幽灵玩耍得心无旁骛,压根没管这边即将发生的事情。

  汉库克带着疑惑,继续往下看故事。

  这个叫做路飞的新角色,好像真的是主角汉库克的……女儿?

  不对,既然有了男人,或许主角所生的,也可以是男性?但是生的男性,该叫什么呢?汉库克表示茫然,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书里提及,这个五岁的孩子路飞,到底是女儿,还是别的什么,真是讨厌!

  故事在继续。以五岁路飞的视角,介绍了此刻主角汉库克所处的环境,是一个非常狭小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数米高的天花板上有一个透着微弱阳光的坚硬天窗,还有一个十几公分后的沉重铁门,那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出入口。

  什么情况?这是监狱吗?汉库克感觉有点不适,但是没关系,继续往下读。

  她没记错的话,这本书的主角汉库克,和她很像,也就是说,不仅与她一样的美丽,也有与她一样的实力。

  就算是个监狱,她相信主人公也能轻松逃离,现在说不定只是在潜伏而已。

  至于这个不知道是女儿还是什么玩意儿的五岁路飞……汉库克毕竟也不懂男女之事,因此倒也不觉得怎样,只当是多了一个类似萨罗梅的宠物。

  但是下一段文字,就给汉库克带了冲击。

  「……在狭小的房间内,汉库克竭力伸展着身体,回忆着在故乡时所做的那些锻炼,那些武艺,可是常年缺乏营养,体力连年减弱,现在只是做了一套简单的训练,就已经感到疲惫不堪,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尤其是当她停下来的时候,发现才五岁的孩子路飞一直跟着自己的动作做到现在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战栗的寒意,令她指尖冰冷。」

  「她已经无法完成曾经的那些训练了,哪怕最简单的也远远不行。」

  「刚才所谓的训练,只不过是自我欺骗而已。被强行喂了一颗恶魔果实,又被戴上克制恶魔果实的海楼石项圈,囚禁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房间,已经七年了。记忆里那个自己,美丽的一面也好,强大的一面也好,她都已经记忆模糊,甚至怀疑那些过去,是否是一场幻觉,此刻噩梦般的地狱才是真实……」

  汉库克读着读着,忍不住手脚冰凉,气得发抖。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主角汉库克真的是被囚禁在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里?

  而且还被喂了什么恶魔果实,戴上了什么克制恶魔果实的项圈,所以没有反抗能力?

  这个项圈甚至还会爆炸?

  这是被当成宠物养了吗?!

  还有,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良,主角汉库克的体力衰退,运动能力比一个五岁的孩子也强不到哪里去?!

  汉库克现在开始觉得,这个所谓的孩子路飞,“她”的来历,非常的可疑!

  在被囚禁的七年之前,在那个喊主人公帮忙治疗宠物蛇的男人的事情之后,这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会让主角汉库克变成这副样子?!

  汉库克对情节感到愤怒之余,更多的还是不解和疑惑,她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忍着强烈起伏的情绪,汉库克皱着眉头,继续往下读。

  罗宾往一旁挪了挪位置,暗自扶额,希望汉库克不要代入过深比较好……

  ……

  很显然……

  『B.I.B』用城堡果实编造的这本书,前半部取材自汉库克本身的玛丽苏故事,就不提了,最核心的主体——后半部的故事,是以惊奇队长主演的电影《房间》为原型的。

  电影《房间》是以女主角乔伊的儿子杰克的视角展开,有种童真般的美好。此外,影片里的母子情也是非常的感人,母亲陪伴儿子,儿子拯救母亲……

  这些,林奇统统都改掉。

  反正他又不是要拿个最佳改编奖之类的,他的核心目的是刺(e)激(xin)汉库克!如果将母子情写得太温馨感人,那怎么成?

  必须残酷!

  必须黑深残!

  改,就硬改。

  在他魔改的故事里,主角汉库克对儿子路飞,是极其厌恶的。

  这个孩子,是她噩梦般生活的象征,时时刻刻提醒着她,生活在怎样一个地狱里。

  汉库克对这个孩子的态度也极其矛盾,一方面并不愿意伤害他,另一方面也刻意地冷落他,对他视而不见,就算必要的交流,也是能少说就少说。

  五岁的生日,路飞叫着要吃蛋糕。主角汉库克一下子就想起在故乡时,自己过生日的时候,那场面曾经是多么的热闹,心情一下子就糟糕起来,一会儿痛哭,一会儿大叫,一会儿在孩子路飞的尖叫声里,打砸房间里本就不多的事物……

  汉库克读到这一段的时候,心都是颤的。倒不是这本书的文笔有多么的好,而是对她来说,这个故事实在是太有代入感了……字里行间,就差指名道姓的说,书里的汉库克怀念的故乡就是九蛇岛,彼时彼刻疯狂思念的家人就是她的两个妹妹了……

  「“快去衣柜,他要来了。”汉库克将路飞推进衣柜里,命令他今晚就在这里头睡。路飞眨眼,他知道母亲说的是谁,每次天龙人来的时候,他都要睡在这个衣柜里……」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