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60 故事后续

160 故事后续

  “所以说,到底关你什么事啊!”

  “你再失踪的话,她们展开搜查怎么办?”

  BIU一声,汉库克仿佛凭空出现,她气恼地挥舞手脚,终究是回到了外界。

  此时天色擦黑,很晚了。

  脚丫子踩在泥土地上,汉库克对迷彩电话虫不满道:“我的鞋!”

  ,她的两只鞋从电话虫的左右两只眼睛,一边一个,飞了出来。

  汉库克超不爽的,差点没忍住,想要给这电话虫踩上两脚。

  看在电话虫对她露出迷恋的样子,汉库克才网开一脚,算了。

  “姐姐,你怎么才回来啊?”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两姐妹找了过来,看到汉库克的身影,很是松了一口气。

  姐姐要是再失踪,那可真的就惊动蛇姬大人,全城搜查了。

  桑达索尼娅注意到了地上一只色彩和地面融为一体的蜗牛慢慢爬开,疑惑道:“姐姐,那是什么?”

  汉库克无所谓道:“一只讨厌的虫子!”

  ………………

  九蛇城外,树林里。

  又一堆各种水果、野兽烤肉、海鱼烤肉混杂的食物堆面前,林奇一脸从容就义的神采,淡定开吃。

  坐在一旁看书的罗宾摇摇头。

  ………………

  下午,一结束训练,汉库克就兴冲冲地去找那只讨厌的虫子。

  没想到电话虫早就等在她离开九蛇训练场的路上。如果不是汉库克有意识地寻找,恐怕直接就将与环境完全融为一体的电话虫忽视了。

  替身城堡的训练场上,汉库克倩影翻飞,双足连踢,与漆黑铠甲斗成一团。

  罗宾安静看书。林奇在另一边训练。

  ………………

  “林奇,你为什么会写那种故事……”罗宾蹲下,手指戳了戳林奇滚烫的皮肤,“汉库克被天龙人囚禁之类的……”

  林奇躺尸一样横在地上,身体肌肉一抽一抽的,各处冒着一缕缕热气,气若游丝。

  “就是……想要……恶心恶心……她……而……已……”

  “真的吗?”罗宾用手指戳了戳他。皮肤滚烫得不可思议。肌肉僵硬得不可思议。

  ………………

  九蛇训练场,汉库克打着哈欠,随手拉满蛇弓,一发裹着武装色霸气的箭矢,将一棵树拦腰射断。

  二妹桑达索尼娅和三妹玛丽格鲁德躲在一旁窃窃私语,时不时看看姐姐百无聊赖的身影。

  “桑达,姐姐最近好很奇怪啊……”

  “是啊,玛丽……这几天姐姐总是一个人不知道去哪里,都不带上我们了……”

  ………………

  替身城堡,训练场。

  汉库克叫嚣着要单挑林奇和『B.I.B』两个。

  一分钟后,难得联手的本体与替身,一人一脚,将汉库克踩在脚下。

  汉库克被他们踩着背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不停地手拍地面。

  ………………

  月明星稀,九蛇树林。

  幽暗的丛林中,亮起一双双野兽的眼睛。

  林奇带着罗宾凭空出现。

  野兽的眼睛四散而逃。

  “想跑?”林奇桀桀怪笑,整个人化作一团团气流狂涌,追着那些暗淡夜色里逃窜的动物而去,“在我的风风果实面前,你们什么逃跑路线都没有!”

  罗宾背着手跟在后面,奇怪道:“他不是气体果实吗?”转念一想,“风的本质是气流,这么一说,叫风风果实好像也不算错……”

  ………………

  砰!

  汉库克的脚丫与漆黑战甲的拳头,不知多少次地再度碰撞在一起。

  武装色与铁块的硬碰硬。

  她的武装色更强了。『B.I.B』如此判断。

  它的拳头是不是更硬了?汉库克暗自吃惊。

  “不打了!”汉库克吐了一口气,擦擦额头的汗,坐到一旁,“休息一会儿……”

  『B.I.B』无所谓,便默默走到一旁。

  林奇仍独自在训练场另一边训练,与其说在训练六式,不如说在是自我摸索着修行生命归还。

  肉体潜能,精神引导。

  六式,催眠……

  汉库克看了一会儿就放弃了,她实在是看不出来林奇的训练是个什么情况,似乎就是很单纯的身体锻炼而已。

  她百无聊赖地转头,就看到罗宾捧着书在看。

  看到书,汉库克就想起那本书,那本给她恶心坏了,甚至回去连做了好几天噩梦的《房间》……说起来,那本书她还没有看完呢!

  “你真的要看后续?”罗宾试着问。

  “嗯!”汉库克一伸手,“我就不信,后面还能有什么讨人厌的东西……”

  罗宾看看漆黑战甲,后者一言不发。她又看看那边的林奇,后者沉浸在训练中,没有注意这边……

  很快,汉库克再一次拿到了那本《房间》。

  她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闭着眼迅速翻过上次看的那些烦人的内容,找到上次看到的部分,耐着性子继续读了下去。

  没多久,城堡内就响起了汉库克抓狂的大叫。

  “这是什么啊?这是什么啊?!”

  汉库克气呼呼地又一次将这本书摔在地上,泄愤似的踩了两脚。

  罗宾在旁扶额……她完整地看过,知道汉库克为什么生气。

  后续的故事里,主角汉库克计划了一次逃离方案,她用滚过开水的毛巾,擦热儿子路飞的额头,脸颊,伪装出发烧的病症,企图让天龙人带他出去治病……

  没想到天龙人十分谨慎,只说第二天会带药来,就直接锁门离开……

  主角汉库克无奈,第二天干脆让儿子装死,将他裹在席子里卷起来,等天龙人带着药来时,哭着痛骂天龙人害死了她儿子路飞,在天龙人想检查尸体时,主角故意表现得歇斯底里,不准他碰儿子……

  天龙人将裹“尸”的卷席抱了出去,路上,听母亲话装死的五岁路飞溜了出来,刚好碰到叫做泰格的热心路人……

  可就当罗宾也曾以为,这个故事总算会有个不错的结局,母子得救的时候,她翻了一页却发现,当泰格抱着路飞找到那个囚禁主角汉库克的房间时,汉库克已经被匆匆赶回去的天龙人顺手杀死了……这真是个彻底悲剧的结局。仅对主角而言的话。

  林奇就是故意的!罗宾很肯定这一点……或许那天林奇说的,只是为了恶心恶心汉库克,并非全部是在瞎说……

  而汉库克看完这鬼故事的后续,心情非但没有好起来,反而是更加得差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结局啊!

  仅仅因为被一个叫“天龙人”的“男人”骗了,就要变得这么惨吗?!

  汉库克化悲愤为力量,更加凶猛地招待起漆黑的战甲。

  ………………

  这一天。

  当汉库克的脚丫与漆黑战甲的拳头不知第几次相碰时,『B.I.B』的拳头上,第一次卷起了武装色的霸气。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