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71 一亿两千万和一亿五千万

171 一亿两千万和一亿五千万

  [章头连载·大新闻23·『……』]

  [东海,霜月村。绿发的一岁多男婴追着一张随风乱飘的报纸满地乱爬,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家不晓得跑去哪里了……]

  ------------------------------

  来到外海,汉库克就像个好奇宝宝,什么都要问一问。

  看到不认识的海兽,要问一问。

  看到气候突然变化,也要问一问。

  看到有女战士取出一个玩意儿,跑去一问,原来是叫做记录指针的东西……

  “那又是什么?”汉库克指着不远处海面上喷起的一道水柱。

  海贼团成员想了想,猜测道:“不清楚,可能是什么海兽在吐水吧!比如鲸鱼之类的……”

  汉库克很失望,“和无风带的海兽也没有什么区别嘛……”

  无非就是无风带的海王类更巨大,并且气候单一,只有“无风无浪”这一种海相。

  ……

  汉库克趴在船头,举着个单筒望远镜眺望前方海面。

  镜头一转,似乎有个黑影一闪而过。汉库克眨眨眼,左右找了找,望远镜画面内圈住一艘双桅帆船。

  “是商船!”后上方有女战士高声喊道。

  船舱内,蛇姬安坐不动,抬抬手道:“既然碰到了,就是缘分。去看看吧。”

  “转向,朝那艘船加速。”

  甲板上有女战士高声喊着,同时吹打口哨。

  九蛇的这艘船并不怎么用得到船舵。毕竟她们的船,是被两条无风带海域中成长起来的巨大猛蛇拖动前行的。

  两条游蛇很通人性,立即转了个方向游去。

  汉库克有些激动,也有些期待。

  人生第一次,亲眼看到外海的人啊!

  不知道和那本《房间》上描写的人,到底像不像。所谓的男人真的能有那么坏?

  汉库克不大信任那本书有个很重要的原因——首先,乔鲁诺是男人;其次,乔鲁诺除了对她说话粗鲁了点,打起架来不客气了点,进入修炼状态后也不怎么搭理人,但总得来说,乔鲁诺看她时的眼神,与汉库克认识的九蛇岛上的其他人,其他女人,也没有多少不同,更没有像那本书里写的那样,卑鄙猥琐加邪恶。

  单筒望远镜的圈内,那艘商船的甲板上跑出来一堆人影,似乎聚集起来,朝汉库克她们这边张望。

  发现我们了?汉库克还有点高兴。

  但下一秒就高兴不起来了。那些商船的人竟然一个个从甲板上跳了下去,同时扔下去一艘艘救生艇与小木船——这些人,居然直接弃船离开!

  商船甲板上似乎有人对海面上那些逃走的的人大骂,但朝越来越近的九蛇海贼船看了两眼,望着那狰狞可怕的蛇发骷髅图案,那船首的两条噬人巨蛇,最终吓得哆哆嗦嗦,俩眼一闭,跳下海去。

  “别走啊?!”汉库克气得差点想把手里的单筒望远镜砸碎。

  逃离商船的人化了十来个救生艇和小木船,哗啦哗啦拼命摇桨,一溜烟就远离了。

  两条巨蛇拖动的红色楼船才缓缓擦近,船舷并排相贴。

  九蛇女战士们则见怪不怪,谈笑风生地一个个从自家楼船跳到这艘人去船空的商船甲板。

  蛇姬道:“老规矩,搬空一半粮食武器和布匹。”

  女战士们齐声道:“是!”

  便莺莺燕燕地在商船内外开始搜刮,一个箱子一个箱子地运到自家楼船。

  很远处,那些救生艇和小木船上,挤满了商船的人,沉默地望着那些女海贼的劫掠行为。

  有年轻的水手不忿道:“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逃?不过是些女人而已!”

  旁边一个肌肉壮实的护卫骂道:“你知道个屁!那么大个的九蛇海贼团的旗帜看不到吗?九蛇的女人,那是女人吗?随便来一个,都能杀得你妈都认不得你的碎尸!”

  吧嗒吧嗒嘬着湿漉漉烟枪的老商人叹道:“九蛇的海贼一贯只劫掠一半,不会把事情做绝,省得我们跟她们拼命!碰到了,就当是这一趟咱们倒霉吧!”老人沙哑地自嘲道,“虽然,就算我们跟她们拼命,最后拼死的也只会是咱们的命……你还年轻,不晓得那些女人的凶残可怕。唉……”

  周围有人嘀咕道:“倒也不总是可怕的……”

  这些人漂了一会儿,见九蛇的红色楼船缓缓离开商船,才互相安慰着又划动木浆回去。

  ………………

  “这也太没劲了!”

  汉库克在九蛇甲板上抱怨,“不能找一座岛登陆吗?”

  旁边的女战士搬着箱子路过,笑道:“是会登陆的呀,但这不是还没有到么……”

  “真的?”汉库克眼睛一亮,举手道,“到时候我也要去岛上。”

  蛇姬缓步走了出来,温言道:“那要看是什么岛了,汉库克。”

  汉库克不解道:“有什么不一样的?”

  “蛇姬大人!前面有一艘海贼船!”瞭望的女战士突然大喊。

  唰,一瞬间,船上的所有女战士都握住了各自的武器,有些是握住刀剑,有些则是轻抚伴身的爱蛇,随时准备化作蛇弓,挽弓射箭。

  等到九蛇海贼团的船缓缓靠近那艘海贼船,船上的海贼们手握刀剑,警惕中带着紧张,严阵以待。

  汉库克跳到船头船舷上,高兴道:“居然没有跑?太好了!”

  海贼们为首的像是船长的人大声道:“你们……”

  汉库克没理他,扫了一眼面前海贼船甲板上这些海贼们……忍不住皱起眉!

  虽然长相风格,确实与乔鲁诺相似,有所谓男人的特征。但是这些个海贼,脏兮兮的,穿得衣服是个什么东西?

  而且,他们看起来好弱!

  尤其是他们的眼神,浑浊无光,闪烁不定,太无趣了。

  就这?

  一只手伸到汉库克的后脖颈子,将她提溜走,正是蛇姬。

  蛇姬身材高挑,足有两米,温婉中透着股威势,只是扫了一眼对面船上严阵以待的海贼们,都没有使用霸王色霸气,那些海贼就忽然大叫一声,收起刀枪,齐嗖嗖地从两侧跳下海去。

  汉库克正郁闷着,看到这一幕,更加郁闷。外海的人,还有男人,难道都这副德行?

  一旁,老妇铃兰从刚才开始,就留意到汉库克的神情,不禁若有所思。

  “登船。”蛇姬一挥手。

  女战士们齐声应是,身手矫捷,从容地跳到空无一人的敌船,业务熟练地开始搜刮物资。

  并分了几个人手去在船舷转悠,看到冒头的海贼,就挽起蛇弓开射。

  嗖嗖嗖,附着了武装色霸气的箭矢,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一支支没入海中,直接炸开,运气不好的海贼直接染红了海面。

  “用不着跟他们客气!”老妇铃兰厉声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部死光才好。”

  旁边的女战士好心提醒道:“铃兰大人,男人都死光了的话,只剩下女人也不行的吧……”

  铃兰狠狠瞪了她一眼!

  “没劲……”汉库克也跟着欢脱地射了几箭,很快就索然无味,就这种靶子,还赶不上九蛇岛上的动物射得开心,更别提乔鲁诺和黑色铠甲人那个级别的对手了。“我瞧瞧外海的海贼船上都有什么东西?”

  她可没有帮忙搬东西的自觉。可谁又会责怪她呢?

  汉库克在海贼船上上下下逛了一圈,好玩的东西没找到多少,倒是被各种汗味、脚臭、鱼腥、垃圾味道……乱七八糟的“毒气”熏得要死。

  “咦,这是……悬赏令?”

  汉库克踉跄冲进开窗的船长室,总算能缓了口气,很快发现墙上贴满的各种悬赏令。

  都是些从没见过的面孔,乱七八糟的名字,汉库克也没兴趣去记。

  只是随便翻了翻,竟然在一墙的悬赏令里,看到两张眼熟的。

  空条.徐伦,一亿两千万贝利。

  乔巴纳.乔鲁诺,一亿五千万贝利。

  汉库克将两张悬赏令揭了下来,仔细把玩欣赏。

  “画得还挺好看的!”她低声自语,“只是好像乔鲁诺小了一点,徐伦的样子也不大一样……”

  “汉库克!要走了。”老妇铃兰在窗外路过,催了她一声。

  “哦。”汉库克不耐烦地敷衍一声,又在船长室晃悠片刻,才跟着一起回了九蛇海贼船。

  其他人都搬着食物、衣服、金银珠宝箱子,只有汉库克空手去,空手回——哦,除了多两张悬赏令。

  女战士拿着一个战利品找到蛇姬,递上道:“蛇姬大人,在海贼船上搜到一个永久指针。”

  蛇姬拿来看了一眼,永久指针的木框上刻写着一个地名。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