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79 打篮球,斗蛇妖,汉库克没了

179 打篮球,斗蛇妖,汉库克没了

  林奇与罗宾的生活还是依旧。

  罗宾看看书,练一练霸气,再时不时地琢磨琢磨花花果实的能力。

  林奇自然还是与『B.I.B』分开修行,他主攻肉身,『B.I.B』则是主修霸气。

  霸气修行,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势均力敌的实战中突破。林奇为了效果更逼真,会让『B.I.B』离体修行个一两周不定,在与本体的实力有了些许差异的时候,来一次真正的男人大战,切磋霸气与武艺,酣畅淋漓之后,再将它收回,吸收经验值……

  这种生活,林奇是乐在其中。

  毕竟,就算他自己这边,哪天偷偷懒也没关系,替身的修行总会完成得一丝不苟,这样林奇不论怎样都能感觉到实力的进步。

  倒是该担心罗宾同学会不会觉得这种生活很无聊。

  林奇觉得吧,这事儿直接问罗宾的话,就好像是在感情绑架,是在逼她说这并不无聊似的……

  罗宾能怎么回答?说她其实觉得很无聊,她想离开去伟大航路?可林奇分明不愿意走,打算继续修行发育。

  所以林奇压根没问过这种多余的话。

  只是平时修行之余,尽量也会找点乐子之类的。城堡果实是个好东西,在城堡之内,只要不是特别精密的道具,『B.I.B』都可以直接具现出来。也就是说,造一套扑克或者卡牌之类的,也是轻轻松松,林奇甚至让『B.I.B』开辟了一个单独的篮球场,没事还能打打篮球……

  时间就这样按部就班地流逝着。

  ………………

  砰!砰!

  篮球声在替身城堡内响起。

  汉库克运球直奔篮筐,她好胜心挺强,得分欲望熊熊燃烧,尤其是在计分板上,她的积分远远落后于乔鲁诺的情况下。

  忽然,花瓣在她运球的手掌上盛开,长出另一只纤细的手,轻轻一拨,就将篮球拨走。

  汉库克叫道:“居然用这种能力?”

  只见篮球半场的场地上,竟然一共站着五个一模一样的罗宾,她用花花果实将篮球从汉库克手下抢走后,轻轻一挑抛向篮筐。

  篮筐一圈长满了罗宾的手掌,将原本挺小的一个篮筐,扩大成一个巨大的漏斗一般,篮球咕噜噜就滚了进去,唰,得分。

  “这是作弊吧!”汉库克气得跳脚。

  罗宾微微一笑,“你太厉害了嘛,不用这种方法,我怎么可能赢你啊……”

  “这说得倒也是啊!”汉库克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当然这是对她认可了颜值的人而言,哈哈笑道,“毕竟我太厉害了嘛。”

  ………………

  九蛇城,波雅家。

  “姐姐,这是什么呀?”

  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按照姐姐的要求,做好了一套54张的木牌,并在上面刻写符号与数字。52张四色数字牌,加上两张蛇牌。

  汉库克道:“这叫斗蛇妖,我来教你们……”

  “哈!这把我是蛇妖,你们两个亚马逊战士,想要击败我?”

  “单走一个6?”

  “看我蛇炸!这下怎么输?”

  ………………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一次就十七张牌走光了?”

  替身城堡中,响起汉库克气急败坏的叫声。

  罗宾喝着红茶,花花果实制造的手臂,淡定地开始洗牌。她一张都没有走掉……

  林奇道:“运气,运气。”

  “不玩了!”汉库克把牌扔掉,气势汹汹地一指林奇,“来打架!”

  林奇淡定不动,挥挥手,面前的小桌与一套蛇牌,全都化作白色流体,融入城堡地板。“你跟徐伦打吧,我当裁判。”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汉库克立刻就炸毛了,自从上次输给乔鲁诺后,她就特敏感的样子,“难道你认为,我做不了你的对手了?”

  “是啊,我就是瞧不起你。”林奇开始阴阳怪气,“手下败将,圣斗士不屑再战。”

  看着与罗宾进行霸气大战,将后者压得节节败退的汉库克,林奇摸着下巴,暗暗寻思,这小妞的魅力光环真是一天比一天厉害啊,这要不是时不时损她两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沦陷了……另外,下次再跟她对战的时候,她憋了一肚子的火,应该会打得更厉害些吧?那才正合他意!

  罗宾暗暗叫苦,为什么林奇嘴巴惹的祸,倒霉的却是她……

  不过,与汉库克这种霸气高手对练,即使是罗宾这样的霸气麻瓜,也能有所收获……

  ………………

  是夜,九蛇城外,漆黑战甲安静地坐在树梢。

  它的城堡客厅内,林奇横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书,呼呼大睡,手边的茶几上是喝光的鲜花奶茶;邻座的小沙发里,罗宾光着脚丫,缩成一团,手中翻阅着一本漫画书,封面是一群姿势怪异的肌肉男……

  ………………

  九蛇皇宫,蛇姬的寝宫内。

  汉库克摸了摸蛇姬日益渐圆的肚子,暗自惊叹这种变化的不可思议,为什么蛇姬大人原本小小的肚子,可以塞得下这么大的一坨?

  蛇姬轻轻一咳,示意汉库克有点礼数。

  汉库克回头,看到是那个老太婆铃兰走进来了。

  蛇姬与这位辅政大臣说了什么,汉库克懒得去听,只是忽然问道:“蛇姬大人打算给小公主起什么名字?”

  “这个么……”蛇姬沉吟。

  铃兰呵斥道:“这不是你可以过问的事情!汉库克。”

  汉库克欲怒,按下情绪,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咬唇道:“对不起,一个没忍住就……”

  铃兰道:“如果你有什么好名字的话……咳咳!”

  老太婆赶紧捂住嘴巴,以免继续失态。

  蛇姬轻轻一笑,轻轻抚摸汉库克的黑色秀发,“让你来起名,怎么样?”

  “真哒?”汉库克可怜兮兮的神情一收,眨巴亮晶晶的眼睛,“不许反悔哦!”

  汉库克心满意足地离开后。

  铃兰收回闪烁不定的目光,转头对蛇姬沉声道:“郁金香……”

  被蛇姬平淡的目光一扫,铃兰改口道:“蛇姬大人……”

  “不论什么事,都等我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再说。”蛇姬不容置疑道。

  铃兰道:“可是……”

  蛇姬道:“没有可是。”

  ………………

  替身城堡内,林奇与汉库克激情大战,平手收场。

  罗宾在积分板上,将林奇与汉库克的对战记录,各自加了一笔。

  汉库克筋疲力尽到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很没形象地大字形躺在地上,喘了会儿气,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忽然问道:“乔鲁诺,一年前我离开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罗宾惊讶,想了一下,才记起来,汉库克说的可能是林奇当时对她催眠的事情。

  难道……

  “出海的时候,有三个奇怪的男人溜到船上……”汉库克躺着,不情不愿地将那件事简单说了一遍,疑惑道,“就在我以为完蛋了的时候,我的身体自己动起来了……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乔鲁诺?”

  林奇从容站着,任由『B.I.B』在身上捏捏敲敲,闻言笑道:“还真亏你能憋啊,回来这么久了才提起来?”

  汉库克恼火道:“我就是不想说,怎么了!不说算了。”

  “是我做的。”林奇道,“你离开之前,我将你催眠了。对你施加了一个暗示,让你的身体在无法行动的时候,自行战斗。”

  “喔……”汉库克躺了一会儿。

  没有问为什么他会那样做,也没有问为什么他好像猜到一定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这让一旁看戏的罗宾有点失望。

  “就这样吧,我回去了!”汉库克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回复了一些力气,爬到城堡门口,挥挥手告别,“明天见!”

  只是明天的时候,她并没有出现。

  迷彩电话虫在城墙脚边晃悠了大半天,直到黄昏消失,夜幕降临,熟悉的花衣人类小美女,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出现。

  林奇道:“受打击了?可是如果故意放水的话,她才会更生气的吧。”

  罗宾道:“也许是有其他的事情……”

  这一夜,没有等来汉库克。

  第三天,汉库克还是没有出现。

  波雅家,两姐妹扔掉蛇牌,泪水夺眶而出,难以置信道:“姐姐……怎么会?!”

  面前的皇宫女侍卫面带沉痛地再次重复道:“明天,蛇姬大人将对汉库克进行公开处刑……”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