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80 汉库克罪不至死啊!

180 汉库克罪不至死啊!

  波雅.汉库克将在竞技场内,被公开处刑。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女儿岛上立刻便是举国震动!

  女人们,不论是强壮的还是纤细的,美丽的还是一般的,高挑的还是矮个的,成年的还是少女,全部都问询走上了街头。

  彼此谈论交流,无不是震惊与不敢置信。

  “怎么会?”

  “是那个汉库克吗?”

  “太过分了……”

  少女们当街就爆哭出声,哀嚎道:“怎么可以这样!不要杀死汉库克啊……”

  尤其是经常一起训练的小战士们,虽然平时汉库克对她们也谈不上多好,虽然汉库克素来傲气,但大家其实都很喜欢她……别说她们这些少女,大部分护国战士们,此刻也是不敢相信听到的消息,失魂落魄地顺着人群,朝着即将行刑的竞技场方向走去。

  一时间,满大街的人潮中,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氛。

  真可谓举国悲恸!

  就在一双双细长白嫩的腿间,一只与环境融为一体的电话虫爬在地上,隐在人潮中,跟着默默前行。

  ………………

  护国战士卡斯莫斯踉踉跄跄在人群中走着,心中惊惶又悲痛,不愿相信蛇姬大人会下达处死汉库克的命令。

  忽然,她听到人群某处,有熟悉的声音在哭。

  循声挤过去,发现是汉库克的两个妹妹,桑达索尼娅与玛丽格鲁德,两个女孩强忍住泪水,可呜咽之声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忍不住。

  “卡斯莫斯……”绿发的桑达索尼娅抬起红通通的泪眼。

  “不哭,不哭……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蛇姬大人怎么会要处死汉库克呢……”卡斯莫斯将两女孩搂在怀里,被人群推着进入巨大的竞技场,这里平时是全体国民与蛇姬大人一起欣赏女战士们登台较量的,但谁也不会想到,有一天那个人见人爱的汉库克,会在那个擂台上,面临被处决的命运。“你们知道些什么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桑达揉揉眼睛,泣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竞技场的另一端,蛇姬的依仗缓缓入场。

  蛇姬身材高挑,却面无表情,在人群中默然走着,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辅政大臣铃兰伴在君侧,察觉到那满是哀恸气氛的人群,情不自禁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

  【一年前,九蛇海贼船驶出无风带。】

  【甲板上,黑色长发的少女第一次张开双臂,满是陶醉地呢喃道:“这就是风啊……比书上写的还要舒服……”】

  【路过的铃兰驻足,回头疑惑地看了一眼汉库克,思忖道:“岛上有什么描写海外风光的故事书么?”】

  ………………

  观看行刑的女儿岛民众们来到竞技场观众区。

  人群中,波雅姐妹与卡斯莫斯抬眼就看到,被林立尖刺的深坑包围的中心大擂台上,赫然有一个交叉的木架摆着。

  而黑色长发的汉库克,便那么大字形地被铁链捆住手脚,绑在交叉木架上。

  她低着头,长发垂落,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而在她一左一右,立着全副武装的两名九蛇海贼团成员,各执刀剑,刀锋闪着寒芒,让人心冷。

  蛇姬一行人缓缓登上竞技场正面的高台宝座。

  铃兰静立君侧,看着下方擂台交叉木架上的少女。

  ………………

  【遭遇外海的海贼船,汉库克兴冲冲而去,结果海贼船上的海贼们不战而逃,她大失所望。】

  【铃兰有心观察,发现汉库克的表现,与第一次加入九蛇海贼团来到外海的国民,都截然不同。】

  【她似乎……对男人这种从未见过的生物,并不惊奇。】

  【留了个心眼的铃兰,在搬运海贼船物资的时候,去寻汉库克的踪影。船长室的窗外,她瞧见汉库克拿下墙上的两张悬赏令,嘀嘀咕咕说着什么,铃兰不远不近地仔细听,只听见一些只言片语……】

  【九蛇船舱内,独处时,铃兰对蛇姬道:“蛇姬,汉库克那个孩子,不太对劲……她似乎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男人!”】

  【“铃兰,我知道你厌恶男人,可你也太多疑了吧?”蛇姬不在意地笑笑。】

  ………………

  【加亚岛,西海岸,魔谷镇外。】

  【三个人贩子偷偷潜入九蛇海贼船,并差点掳走汉库克,甚至将船上的女战士全部毒倒……】

  【蛇姬及时赶回船上,霸王色霸气瞬间将敌人镇压。】

  【等蛇姬安慰了受惊的汉库克后,铃兰在身体解了毒素,恢复行动能力后,找到蛇姬,脸色不大好看地沉声道:“这么说也许不大中听,但是蛇姬!郁金香!如果是我印象中的那个汉库克的话,她应该很轻易地就会被那三个人骗走了……”】

  【蛇姬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铃兰道:“汉库克是什么性格,你不会不知道。她长这么大,就没有遇过挫折,碰到的每个人,都顺着她的心意,呵哄她,维护她,哪怕她犯了什么错,任性地颐指气使,大家也不会责怪她,只会顺着她的脾气来……她这副性格,那三个混账男人,随随便便就能把她骗得主动下船……”】

  【“你想说什么?”蛇姬瞥了她一眼。】

  【“九蛇岛上,有外人在!极有可能,就是男人。”铃兰一字一顿道,“而且汉库克见过他们,甚至与之勾结!她早就见识过男人,所以来到外海,才不惊讶。她甚至有可能被骗过,被欺负过,所以才对那三个人那么警惕!郁金香,你也看到了,刚才汉库克身体的那副样子,根本就不正常!她的身上,一定是有什么秘密!”】

  【蛇姬一言不发地听完,然后轻声道:“所以,上代皇帝的辅政大臣,你要哀家,如何处置咱们九蛇的‘储君’呢?”】

  【感受到淡淡的寒意,铃兰瞳孔一缩。】

  ………………

  “哇~~!!”

  见到擂台上的这一幕,往日里神采飞扬,总是那么美丽,那么让人憧憬的姐姐,竟然被绑在交叉木架上“奄奄一息”……

  橘发三妹玛丽格鲁德立刻就崩溃了,大声哭起来,“姐姐要被杀死了——!!”

  她这一哭,像是点燃了引线,全场熙熙攘攘的观众区,竟然一个接一个,一群感染一群,集体哭起来,哀声遍地。

  高台宝座上,蛇姬面色平静地听着这一切,淡淡凝视着擂台上被绑在交叉木架上的少女。

  ………………

  【两条巨蛇拖动红色楼船,在伟大航路的海域航行。】

  【靠岸,来到城镇。铃兰进入一家专卖电话虫的商铺,挑选了几只特殊用途的电话虫。】

  【铃兰回到船上,来到蛇姬的船舱,见窗户打开,窗帘随风摆动。】

  【“你有了身孕,就不要吹风了。”铃兰说着,走过去关窗,意外道,“没有风啊……”】

  【蛇姬侧卧在踏上,随身的爱蛇吐着信子,与女主人一样,懒洋洋的神态。】

  【铃兰沉着脸道:“你还不打算做‘蛇吻’么?”】

  【蛇吻,是她们九蛇女儿岛流传数百年的一种秘技,借助随身饲养的九蛇之蛇,在怀孕之后分辨腹中胎儿的性别。如果是男婴,宠蛇便会嘶嘶吐信,若是女婴,宠蛇则会在女主人腹上轻轻一蹭,万分喜爱。】

  【蛇姬淡淡道:“做又如何,不做又如何?”】

  【铃兰当即喝道:“如果是男婴——”】

  【“如果是个男孩……”蛇姬抬起眼帘,手指轻轻一动,可怕的气势轰然压了下来,船舱的门窗竟然都在咔啦啦颤抖,她轻抚仍旧平坦的腹部,露出一丝微笑,柔声问道:“你便要杀了哀家的孩子么?”】

  【“这……你……”铃兰又惊又怒,梗着脖子恼道,“男子禁入!男儿不留!这是咱们九蛇多少年来的传统!是铁律!!”】

  【蛇姬弹了弹指甲,冷冷道:“铃兰,哀家比你更清楚,这个国家是怎么一回事。你觉得呢?”】

  【明明不再有霸王色霸气的压迫感,可铃兰却冷汗直流,比刚才还紧张。】

  【铃兰嗫嚅几下,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与将为人母的蛇姬辩驳下去,略一思量,取出怀里的特殊电话虫……】

  ………………

  没有人不喜欢波雅.汉库克。

  包括担任行刑手的九蛇海贼团成员们。

  好歹好歹,汉库克也曾在海贼船上,可她们一起航行了大半年,是她们短暂的同伴。

  并且,所有人都以为,下一次出海的时候,蛇姬大人就会正式同意汉库克加入九蛇海贼团,成为她们真正的同伴。

  可是现在,她们却要亲手处死这位同伴,她们也发自内心喜爱的女孩。

  哀鸿遍野,凄凄惨惨,护国战士与九蛇海贼团成员们,全都堕下泪来,不忍将脸扭到一旁,再看一眼汉库克被绑在交叉木架上的样子,她们的心都要碎了。

  “……”被绑着的汉库克显得有些憔悴,有些沉默。

  她扫了一眼满座人群,听着满场伤心欲绝的泣声,暗自无语,怎么好像要被处死的,是她们似的?

  汉库克被绑着不好动弹,勉强回首,看向高台宝座上蛇姬那模糊不清的面容。

  ………………

  【皇宫内,汉库克把玩了一番蛇姬大人圆挺的肚皮,眨巴眼睛问道:“蛇姬大人打算给小公主起什么名字?”】

  【蛇姬轻轻一笑,抚摸汉库克黑色的秀发,“让你来起名,怎么样?”】

  【“真哒?不许反悔哦!”汉库克两眼亮晶晶的,似乎早有预谋,笑呵呵道:“就叫‘路飞’怎么样?”】

  【铃兰在旁忍不住了,喝道:“这可不像是女儿家的名字!”】

  【“关你什么事啊!”汉库克回头做了个拉下眼睑、吐舌的鬼脸。】

  ………………

  高台王座上,蛇姬下意识轻抚腹部——已经平坦如初的腹部。

  她轻轻一怔。

  ………………

  【阔别大半年,九蛇海贼船缓缓驶入九蛇岛内。】

  【欢呼的人群背后,铃兰取出怀里的一只微型电话虫,趁着汉库克下船的瞬间,悄悄放进她的衣服折角内。】

  【挺着肚子的蛇姬瞥了一眼,没有理会,掀帘进入猴女轿中,摆驾回宫。】

  ………………

  竞技场内,哀声一片,所有人都不理解,为什么蛇姬大人要处刑汉库克。

  就在这时,蛇姬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往前迈步。

  一股无形的气场,在一瞬间席卷全场。

  像是一个静音键按了下去,全场的哀泣声戛然而止。

  包括两眼哭得红肿的波雅两姐妹在内,所有人都呆呆地看向高台王座前的蛇姬大人。

  “我知道你们不理解,为什么哀家要处刑波雅.汉库克。事实上,哀家也不愿这么做……但是,汉库克犯下了在这个国家,绝对不能违背的法律!”

  蛇姬挥挥手,徘徊在侧的爱蛇,将一只微型电话虫,以及另一个扩音电话虫,送到铃兰的掌心。

  “……”擂台上,交叉木架上绑着的汉库克垂下眼眸。

  ………………

  【“汉库克!证据确凿,你还要狡辩吗?”】

  【在铃兰的怒骂声中,汉库克张了张嘴,看着她手中的那只微型电话虫,哑口无言,保持沉默。】

  【这是前天的事情了。汉库克一如既往没有规矩,自顾自兴冲冲来到皇宫,进入蛇姬的寝宫之内,却惊讶地看到,蛇姬的身形不再臃肿,恢复了曾经的样子。】

  【“咦,路飞呢?”汉库克不敢置信地上前摸了摸蛇姬的平坦腹部,“我才半个月没有来呀,她怎么就不见了?”】

  【蛇姬摸摸她的黑色秀发,一旁的铃兰跳了出来,拿出一只微型电话虫……】

  ………………

  铃兰沉着脸,捧着两只电话虫,走上前去。

  “汉库克犯下的罪行,就是容留男人进入这个国家!”铃兰举起两只电话虫,厉声咆哮道,“这是在我们国家,最无法饶恕的可恨罪行!!!”

  此言一出,全场更加鸦雀无声,死寂。

  没有人想到,她们听到的,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卡斯莫斯捂嘴,“怎么会……”

  二妹桑达索尼娅与三妹玛丽格鲁德心脏一缩,忍不住握紧双拳。

  她们想起一年多之前的那段时间,想起姐姐回来后的两个多月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姐姐每天的训练更加心不在焉,姐姐训练之后就不见人影,直到傍晚或者更晚的时候,才会回家,有时候甚至显得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

  “难道……”“姐姐……”

  两姐妹的眼泪夺眶而出,看向擂台上被绑在交叉木架上的姐姐,十分心疼。

  微型电话虫口吐人言,播放录音:

  「你变高了?」这是汉库克的声音,回荡在竞技场上。

  「你变弱了!还是说……我变得更强了!」这是另一个所有人都陌生的声音。这声音,稚嫩中带着一丝转变中的粗粝,与女人的声音很是不同。

  这就是男人的声音?

  竞技场观众区里的绝大多数九蛇岛居民,都是第一次听到男人的声音。

  ……「你在外面旅游的时候,我可是在好好修行哦!」

  ……「你不在的时候,乔鲁诺一直都在那座露丝卡依那岛上修行,和那些超出常规的猛兽搏斗啊……」

  ……「徐伦你也掌握了见闻色霸气还有武装色霸气……还真是厉害啊!难怪你们两个,会被悬赏那么多零的赏金……」

  一声声对话,或者是疑似男人的,或者是汉库克的,或者是另一个听上去像是女孩的声音,通过扩音电话虫,回荡在整个竞技场的上空。

  铃兰取出两份悬赏令,正是林奇与罗宾的,或者准确说,是乔巴纳.乔鲁诺与空条.徐伦的。

  “波雅.汉库克藏匿在我们岛上的那两个人,是外海通缉的两个海贼!!”铃兰大声吼道,“海贼无关紧要,我们也是海贼之国——但是其中那个叫做乔鲁诺的,是个货真价实的少年!是男人!!证据确凿无疑,汉库克犯了最大的国法!!!”

  她的咆哮声,也经过扩音电话虫,响彻全场,掀起哗然的惊愕。

  女人们不敢置信,可在如此清楚地证据面前,又不得不信。

  那个人见人爱的姑娘,真的触犯了本国最不可触犯的法律!

  “汉库克啊……”卡斯莫斯头痛地捂住额头。

  “姐姐……”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一直哭泣。就算是触犯了国法,也不至于要杀死她们姐姐吧?

  那可是姐姐啊!是所有人都宠爱的波雅.汉库克!

  ………………

  【“处死?”铃兰惊愕地看向蛇姬。】

  【蛇姬轻抚隆起的腹部,淡淡道:“触犯根本国法,当然要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铃兰难以置信道:“可那是汉库克啊!她……”】

  【即使是对男人深恶痛绝的铃兰,即使拿回微型的窃听电话虫后,得到汉库克犯罪的证据,她也从未想过,要处死汉库克。】

  【那毕竟是汉库克啊!】

  【就算犯了罪,再怎么样,也起码能有个悔改的机会吧?】

  【重罪从轻,轻罪从无,也不是不可能……铃兰犹豫道:“只要从汉库克嘴里逼问出乔鲁诺两个人的下落,就可以了吧?没必要……”】

  ………………

  “不论怎样逼问,汉库克都拒绝吐露任何有关那两个海贼的消息……”

  竞技场高台上,蛇姬淡淡地对全体国民说道,“既然她这样包庇男人,包庇外海的海贼,那她显然是已经做好了觉悟……”

  看台上,很多人已经哭到崩溃,昏了过去。

  喜爱甚至宠爱汉库克的女人们不忍心再看下去,哭着捂住眼睛,捂住耳朵。

  波雅家的两姐妹哭得涕泪横流,看向擂台中央,交叉木架上被绑着,从未有过的狼狈的自己姐姐,嘶哑喊道:“姐姐……不要离开我们啊……”

  “……”木架上被绑着的汉库克始终沉默。

  两侧手执刀剑的海贼团战士,心中难过,忍不住道:“汉库克,你就告诉蛇姬大人,那个男人海贼在哪里吧?蛇姬大人一定会放了你的!”

  汉库克瞥了她们一眼,满是不屑地勾了勾嘴角。

  “就是不知道,她所包庇的人,值不值得她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高台王座前的蛇姬轻轻一笑,又轻轻一挥手。

  “行刑吧。”

  淡淡的一句话,回荡在整个竞技场内。

  所有人再度鸦雀无声,或紧张,或悲痛,一大片一大片的女人们直接两眼翻白,昏厥过去。

  卡斯莫斯紧紧抱住波雅.桑达索尼娅与波雅.玛丽格鲁德两姐妹,她们已经哭到发不出声音。

  擂台上,两个九蛇海贼团战士拔出刀剑,咬住嘴唇,走向汉库克。

  交叉木架上,汉库克脸上没有恐惧,只是留恋地看了一眼观众看台,自己两个妹妹的方向。

  蛇姬的面目仿佛蒙上一层阴影,回身走向王座。

  泛着寒芒的刀刃,高高举起。

  仅是寒光,似乎就吹断了汉库克的一缕黑发。

  铃兰都已经不忍看下去,痛心地闭上眼。

  “好遗憾啊……”汉库克低头,闭上眼睛,心中想着,“还不知道生宝宝是怎么回事呢……路飞去了哪里呢?她长什么样子?我还准备了一个礼物想送给她呢……”

  就在汉库克的后颈皮肤,都可以感觉到落下的刀锋的寒意时。

  一阵风在汉库克的头顶吹过。

  当当!两声脆响,接着就是当啷两声,刀剑坠地的声音。

  汉库克猛地睁眼。

  高台王座上,一直紧盯着擂台上的行刑,甚至将指骨捏得发白的蛇姬霍然站起身。

  就在刚才,从擂台外倏地飞来的两道弧光,将九蛇海贼团战士斩向汉库克的刀剑劈断!

  “唉……”

  一团云雾不知何时出现,盘踞在汉库克头顶。

  一声叹息也正自这团云雾中轻轻飘出。

  “你呀你,可真是傻不拉几的……”

  ……

  PS:六千字,差不多三章的字数,就不拆了。模仿了一下漫画的分镜感,不知道有没有内味儿?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