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94 来自空岛

194 来自空岛

  [章头间幕·当你醒来的时候·『乘风归』]

  [西海,八岁的妮可.罗宾在南加哥岛的雨中奔逃。伟大航路,无风带,女儿岛,九岁的波雅.汉库克爬上高屋,张开双臂轻轻一跃,下方是聚集在一起紧张兮兮的几十上百的九蛇女人们……]

  ------------------------------

  哈雷达斯将吊着气象船的气球内的磁力装置稍作调整,徐徐朝下方的九蛇岛降去。

  无风带,顾名思义,就是没有风。

  没有风,气象船的气球,就不能随着自然风而飘。

  无处借力,每次来到这片海域,磁力装置内的磁力消耗速度,都要让哈雷达斯心疼地揪断好几根胡子。

  可是,他又特别好奇九蛇岛的气象,想要搜集记录。

  偏偏这座女儿岛有一个规矩,男子禁入。

  但越是禁止,就越让人好奇……

  嘶……哎哟。

  愁眉苦脸的,哈雷达斯不自觉地又揪断一根胡子,告诫自己道:“哈雷达斯啊哈雷达斯,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来了!嗯……最后一次……”

  这座岛上的女人可太凶了,号称什么战斗民族,万一被她们抓住,可就惨了。

  ……

  咚,气象船落地。

  白胡子老头哈雷达斯翻身而出,顺手牵出链子,将气象船系在林中的一棵树干。

  要是不系好,没了他这个载重,气象船就随磁力气球浮飞而去,到时他就只能重新做一只磁力气球,拽着气球绳儿回家……

  他这老身子骨,可禁不起这种折腾。

  手一松,没攥紧绳子,那就摔死啦。

  “抓紧时间,抓紧时间……”

  戴着尖尖帽子,穿得跟个老法师似的,老头哈雷达斯从怀里取出纸笔,和观测、记录气象数据的仪器,进入了九蛇岛外围的树林。

  ……

  “果然没错,九蛇岛也和无风带的其他岛屿一样……”

  哈雷达斯举着测量仪器,研究得正开心,正投入。

  却忽然听到,附近有什么细微的动静。

  野兽?

  哈雷达斯吓了一跳。别看他年纪很大了,但好歹也是满世界浪的老人家,一些防身的小道具,还是有的。

  风之绳结,对野兽的效果可能不佳。

  但是雷球之类的,他还是随身揣了一些的。必要的话,他也能用一身所学的天候科学,现场制作出小型的雷云。

  面对天打雷劈,保管大部分野兽都要被逼退。

  他正伸手入怀,要取雷云道具,却看到那树林里走出的,竟然是三名小姑娘。

  当中的那个,是个黑发的姑娘。一看就是三人中为首的,毕竟实在是太漂亮,太可爱了。

  左右两侧,一个绿发,一个橘发,看到他后,满面诧异。

  三个女孩,都穿着九蛇岛女人的服饰。

  哈雷达斯将手从怀里拿出,松了一口气,笑呵呵道:“原来是小姑娘啊,我还以为是猛兽……”

  汉库克:“……”

  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立即抓起随身的宠蛇,绷成蛇弓,抽出木箭,搭在弦上。

  哈雷达斯一愣,“啊”了一声。

  “你是谁?”汉库克抱着双臂,警惕地问。

  两个妹妹一左一右,拉开蛇弓,对准面前这个高个子的奇怪的人。

  白胡子老头儿解释道:“我叫哈雷达斯……我不是坏人……”

  “怎么看都很可疑!”桑达索尼娅明显不信。

  玛丽格鲁德拉着弓,也道:“没错!你的嘴巴还有那么长的头发,这是某种伪装吗?太可疑了!”

  “嘴巴?头发?”哈雷达斯惊呆了,一摸下巴,明白了。

  汉库克没好气道:“那是胡子啦!他是男人,很老的男人。”

  “那就是胡子?!”两个妹妹似乎对此略有耳闻,顿时大吃一惊,但也很好奇,举着蛇弓,凑近了哈雷达斯,忍不住摸了一把那长长的柔顺垂胸白须,“好长啊……男人老了以后,都会长出这么奇怪的头发……呃,胡子吗?”

  “当然了。”汉库克也不是很懂,赶紧转移话题,质问面前这老头,“你跑到我们九蛇岛做什么?该不会是敌人吧!是想抢走岛上的女人吗?你做梦吧!”

  她流露出危险的神色,仿佛对面这老头一个回答不对,就要将他就地正法,咔嚓了事。

  这将两个妹妹觉得很奇怪,姐姐什么时候,变得警惕心这么强了?

  哈雷达斯也吓了一跳,慌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不是敌人啊!我只是一个路过的科学家而已……”

  桑达索尼娅:“路过的?”

  玛丽格鲁德:“科学家?”

  两个女孩脑袋上冒起一个问号。

  “我在世界各地旅行,搜集不同地方的情报,啊,说是情报,其实就是气象资料而已……”哈雷达斯生怕情报二字惹出不好的联想,赶忙解释道,“就是研究天气的人啦!我只是想研究一下九蛇岛的天气而已……”

  世界各地?旅行?汉库克心中一动。

  “原来只是研究天气而已啊……”两个妹妹缓缓放下蛇弓。

  “这里是无风带,这里的天气有什么好研究的?全年无风,结束。”汉库克完全不相信老头的说法。

  “姐姐说的对啊!”两个妹妹再次举起蛇弓,警惕。

  哈雷达斯吓得头冒汗,“就是因为这样,才更要研究啊!全年都没有一丝丝的风,这难道不奇怪吗?”

  他翻出记录用的笔记本,还有那些仪器上的各种数据。

  “你们看……根据我的研究,这座岛的磁力,和无风带的其他岛屿,甚至整个无风带一样,都非常的特殊啊!我想这一定就是导致这里的自然风无法形成的原因……”

  汉库克、桑达索尼娅、玛丽格鲁德三姐妹整齐地歪头,脑袋上冒起一个共同的大问号。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汉库克大喝一声,伸手一招,宠蛇萨罗梅绷成一把弓落入她手里。

  “你是怎么来到这座岛的,已经足够可疑了!再加上你是男人,登上这座岛,就更加无法饶恕!按照本国的法律,男子擅入九蛇,当处死!”

  汉库克抽出一支木箭,将蛇弓唰地拉满。

  “……”两个妹妹看了看义正言辞的姐姐。

  她们很想说,我们国家现在就有一个男人存在,而且他还是姐姐你在一两年之前就私下里相处的那种……

  但她们还是与大姐一样,弯弓搭箭,对准面前的高个子老头。

  “不要杀我啊……我真的不是坏人……”

  哈雷达斯垂头丧气,尖尖帽儿都耷拉了下来。

  “想要我们包庇你?包庇你一个男人?!”汉库克的音调打了个转,大声道,“有那么简单吗?你以为什么好处能收买我们!这里可是海贼国家,别做梦了!”

  原来如此,分明就是想打劫吗……两个妹妹再次扭头看自家姐姐。

  姐姐变得好厉害!这就是跟着海贼船出航过的经验吗?

  不过,按照姐姐的性格,明明应该是……

  汉库克喝道:“有什么好东西赶快交出来!说不定还能放你活着离开……”

  哈雷达斯欲哭无泪,被三把蛇弓指着,为难道:“我不过就是个朴素科学家,哪有什么好东西啊……我们最大的宝物,就是一屋子的研究资料而已了……除此之外,家里也就只有一些生活必须的物资……我想想,好像仓库角落里有三颗恶魔果实,不过那种吃了以后会变成旱鸭子的奇怪东西,你们应该不会想要……真没有好东西啊!”

  怎么一下子全部交代出来了……两个妹妹听得目瞪口呆。

  “恶魔果实?”汉库克眨眨眼。

  这时,四人都听到,远处的树林那边,传来震天的爆炸声。

  ……

  “发生了什么?!”

  树林各处,出城训练的九蛇战士们,同时听到了爆炸声,或者感觉到了大地不寻常的震颤。

  ……

  难道是乔鲁诺那家伙搞的鬼?

  汉库克心中一转,觉得这座岛上除了蛇姬,也就乔鲁诺能搞出这样的阵仗。

  “去看看!”汉库克说,当先朝那爆炸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哦!”两个妹妹应道。

  哈雷达斯正要偷偷溜走,听到汉库克在前头提醒道:“把他带上!”

  于是,老头儿垂头丧气地被两条蛇捆住,被两个小姑娘举在头顶抬走。

  ……

  临海的这个树林空地上,已经遍布着一个一个的熊掌印。

  甚至四周的许多树木,都被熊掌印拍断了许多,七倒八歪,场面十分狼藉。

  罗宾用花花果实辅助,躲到了更高处。

  林奇的浑身衣物已经破破烂烂,额头有些细汗,口中的气息略有些急促起来。

  在他面前的大熊,则是如最初那样稳若大山,倒是看到林奇的状态,意外道:“你的体力很深厚,是因为很擅长生命归还的原因么……”

  “也许吧!”

  林奇一笑,再度握紧拳头,缠绕武装色霸气,斗志昂扬地冲了过去。

  想借助我磨炼霸气么?大熊温和地微笑着,也不以为意,熊掌上覆盖黑色霸气,正面相迎。

  砰!

  黑色的拳掌相撞。

  大熊忽然目露惊讶,回眸一瞥,察觉到那个黑色的影子,竟然不知何时蹿到自己的背后!

  『B.I.B』狭长的双眼泛着白光,布满蓝色火焰纹路的左手,抓向大熊的后背某处。

  后心?

  心脏?

  原来如此,是恶魔果实!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