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25 花分身
  汉库克捂着的脸猛地抬了起来,整张红透了的绝美脸蛋上,满是惊愕之色。

  天晓得她忍受了怎样的羞耻感,才鼓足勇气问出这个问题。

  结果,他们两个,居然就这种反应?

  而林奇与罗宾也没有想到,之前一直采取回避策略,假装鸵鸟的汉库克,会主动说起这件事。

  “虽然奇怪了一点,但也就是种兴趣爱好而已,很了不起么?”林奇无所谓道,“这个世界上古里古怪的人多了去了,甚至还有审美扭曲,特别喜欢诡异的东西的人……你说是吧,徐伦船长?”

  他扭头看罗宾。

  “啊?”罗宾不明所以。

  “可是……这不是很奇怪嘛!”汉库克脸上红晕未褪,面前这两个人泰然自若,她自己倒万分纠结,皱起好看的眉头,咬唇道,“我是汉库克啊!我怎么会喜欢……”她把两眼一闭,压低声音吭哧道,“我怎么会喜欢被人控制身体啊!”

  说出口了啊……林奇与罗宾同时想道,还真是难为她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有时候一个人缺什么,潜意识里就会偏爱什么。”林奇分析道,“你看,汉库克你是从一出生,就觉醒了武装色、见闻色、霸王色霸气,对吧?别人渴望的强大力量,你却与生俱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或许正因为这样,你反而对身体被人操控的感觉……嗯,有些新奇,有些上瘾?”

  这种说法也太奇怪了吧!罗宾汗颜,汉库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林奇一摊手,“要不就是天生的呗!其实你这种癖好,想要触发的条件十分难得,你没有发现吗?当年,你对《房间》里主角的遭遇很明显十分不适,也有些惧怕……别打岔!”汉库克正要反驳,被林奇按住,“这证明你并不是那种受虐爱好者,仅仅只是‘身体被操控’这一点而已!而想要对你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困难的——如果没有美杜莎果实的话。”

  “而美杜莎果实是你的,你自身并不会受到蛇发毒素的控制——解毒剂就是你自己的血液。”林奇越说越觉得还挺有道理的,“也就是说,让你觉醒这一个癖好,需要:一,美杜莎果实;二,可以切换恶魔果实的特殊能力;三,徐伦和我这样受你信任的、不会在控制你的时候对你做过分事情的人……这些条件缺少了任何一个,就算这个癖好是你与生俱来的,你可能也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发现它……”

  他说着说着,发现罗宾看着自己的眼神慢慢变得无奈,还轻轻摇头。

  “我说错了吗?”

  “一开始的前提就错了。”罗宾指出,“并不是只有美杜莎果实能够做到操控汉库克的身体……你难道忘记了吗?早在汉库克拿到美杜莎果实之前,你就曾经控制过她的身体。”

  “有吗?”林奇茫然。

  汉库克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

  罗宾提醒道:“汉库克第一次出海。”

  林奇想了起来。

  他纳闷道:“那次应该不算的吧?我对她的催眠是有条件的,只有当她被人下毒或者别的什么,没有行动能力却需要反抗谁的时候,她的身体才会自己行动起来,替她去战斗……”

  然而三年多前汉库克跟着九蛇海贼船回来的时候,对那次航海的经历只字未提。

  林奇当时见她安然无恙,自然也就没有多问什么。毕竟催眠人家一个小姑娘,感觉也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既然人没事就行。

  “那次出海,汉库克差点被奴隶贩子抓走。”罗宾伸手撩了一把汉库克笔直垂落的黑色长发,“如果不是你对她下的催眠术,她现在恐怕还在……”说到这里,她瞥了一眼面露诧异的林奇,“嗯,现在应该还在做天龙人的奴隶吧。”

  哪怕只是从徐伦口中听到,联想起《房间》那本书里的情节,汉库克也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可见那时的恐惧之彻骨。

  她忍不住道:“徐伦!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蛇姬告诉我的。”罗宾淡定道。

  汉库克深吸气,咬牙道:“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啊!我一定……”

  眼前闪过蛇姬虚弱的脸。汉库克的心软了下来,闭眼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罗宾道:“所以我认为,汉库克是因为那次的经历,才对那样一种特殊的状态,产生了潜意识里的依恋……那样会给她被保护的安全感。”

  “我会需要被保护?!”汉库克的音调陡然拔高,霍地站了起来。

  罗宾抬头道:“你的想法会骗自己,但你的身体不会。你大概也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对什么东西害怕吧?但那个时候,你的确恐惧了。不是么?”

  汉库克张了张嘴,又缓缓坐了下来。她想反驳,可那次可怕经历造成的阴影,到现在都存在着。

  “你认为自己不屑别人的保护,但……”罗宾没有把话说完,看向汉库克,眼神的含义不言而喻,让汉库克再一次涨红了脸。罗宾补充道:“不过就像乔鲁诺说的那样,只不过是个因为美杜莎果实和他可以切换恶魔果实的特殊能力的存在,才可以如此方便实现的一种兴趣爱好而已……你如果不愿意的话,以后不做了就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必太过于纠结。”

  分明徐伦比自己还要小一岁,可却是她在宽慰自己……汉库克的呼吸急促,让人怀疑她的上衣都要被绷得碎裂。

  她红着脸,抿紧嘴唇,盯着乔鲁诺和徐伦看了一会儿,起身一言不发地出去了。

  船舱屋子里,林奇与罗宾面面相觑。

  “没有说不,她这是……”林奇摸摸下巴,“‘以后我还想玩’的意思吗?”

  “也许吧……”罗宾打了个呵欠,“我有些累了。”

  “那你先休息。”林奇也不纠结,“我出去弄点吃的,真是好饿!”

  等林奇的脚步声远去,罗宾躺在床上抱住被子,揉了揉头发,将脸用力埋在枕头里。

  ………………

  两条大蛇拖着红色的楼船,缓缓靠近一座岛。

  “真稀奇,有船……啊!是海贼船!”

  “有海贼?!”

  小镇的人看着岸边那艘船上巨大的帆布上,等看清那个蛇发骷髅头的标志,更是吃惊不小,“那个图案……难道是九蛇海贼团,那个女人国的海贼?!”

  “女人国?”

  “全是女人的国家,那样的天堂,是真实存在的吗?!”

  一些年轻人一听这个顿时就精神了,忍不住地就往那艘海贼船停靠的岸边凑去,眼尖的立刻就看到了甲板上的那些身姿窈窕的女战士们。

  “好漂亮……”

  “真的都是女人……”

  “全是女人的海贼船!好想上去啊……”

  所有年轻人们都眼冒红心,更不堪的直接就流下口水来。

  风韵犹存的大婶举着勺子赶来,不屑道:“做你们的美梦吧!传闻中的女人国,男人去了只有死!而且九蛇海贼团的船上,听说也是禁止任何男人上去……”

  “那个人呢?”

  有个穿背心的大叔指向停稳在岸边的红色海贼船,甲板的船头走出来一个青年人的身影。不管怎么看,那么帅的那个家伙,肯定是男人吧?!

  “好帅……”大婶喃喃,手里的勺子当啷掉下。

  “这座岛不算很大啊!”

  甲板上,林奇抬手眺望,自然而然地,见闻色霸气笼罩这座小岛,顿时,岛上生命聚集和分部的大致构图就映照在他心中。

  和这个世界的岛屿差不多,岛中央是一座主城,估计也是王城,沿着海岸,零零落落分布着五个小村庄,大得差不多是个小城,小的估计就是个渔村。

  “稍微补给一下。”汉库克从船舱走出来,简单下了命令。

  虽然她们是海贼,但相比起在这种小岛城镇上劫掠,还是花钱购买补给更加方便一点。

  九蛇岛上的通行货币是蛇发。

  她们在海上劫掠的海贼船、商船……除了需要带回九蛇,和航行中自用的物资之外,那些贝利对她们来说就是一堆废纸……

  罗宾笑道:“那我也要抓紧时间了。”

  她这次跟着出来,本就是为了购买一些书来看的。

  说着,她周身花瓣涌起,一个一个的倩影,好似从她体内走出一般,由一团团人形花瓣,凝结成与罗宾完全一致的分身。

  一开始分出了二十个分身,但是只有其中的一半,罗宾成功地将她们的面目,捏成了惟妙惟肖的“空条徐伦”的样子,于是只好将另外十个散成花瓣零落,弃之不用……

  周围的九蛇女战士们带着好奇、憧憬和惊叹,看着公主的花花果实表现出来的能力。

  十个花分身在罗宾的控制下,来回走了几步,左右看了看,做了些精细化的动作,其中三个的动作很明显就变得有点木讷,呆呆的样子。

  “看来你最多只能完美操控七个分身。”汉库克评价道。

  “如果要用于战斗的话,还要更少。”罗宾摇头,即使对她来说,经过多年训练,这样的一心多用,也是很困难的操作。

  她一挥手,又解散了两个花分身,化作花瓣飘落。

  留下的五个花分身互相看看,又对林奇和汉库克嫣然一笑,朝本体走去,各自取了一些贝利带上。

  罗宾本体这边,拍拍林奇的肩膀,“借你的见闻色用一下。”

  “好。”林奇体内走出一道漆黑的影子。

  罗宾抬起手,手掌中缠绕着一丝丝武装色霸气,轻巧地摘下『B.I.B』的头盔,戴到自己头上——替身战甲并非真正的实体,因此倒也不担心这头盔会压到头发。借助『B.I.B』拷贝自林奇的见闻色能力,罗宾也在一瞬间大致捕捉到了这座岛上的城镇分布。

  五个花分身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九蛇海贼船,无需交流,便各自选了一个城镇方向走去。

  “我们也走吧。”本体的罗宾笑道,跟在林奇与汉库克身边,一起下了船。

  小镇的人们全部张大了嘴巴,望着这群海贼船上走下来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好希望是个春梦啊……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