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28 夜泳
  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并排躺在船舱顶部,一起观赏安静的星月夜。

  “好美啊。”桑达感慨。

  “好美啊。”玛丽重复。

  明明是同一个星夜,可在外海抬头看的时候,总觉得和在九蛇不一样。

  “她们到了晚上也没回来,”玛丽格鲁德把身体侧过来,面对二姐,眨眨眼,悄悄问,“睡在哪里呢?”

  桑达索尼娅也眨眨眼,低声说:“这个……你还是问姐姐吧!”

  两个十五岁少女相视一笑,埋首吭哧吭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她们同时一停。

  甲板上有脚步声?

  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对视一眼,并没有直接坐起来。

  凝神使用见闻色霸气。

  二女立刻捕捉到了下方甲板上的情况。

  玛丽躺着,用气音轻声说:“一共十三个人……”

  “不像是我们的人。”桑达闭着眼,见闻色感知着那些陌生的气息,嘴唇一动一动,“岸上还有八个人……”

  甲板上的脚步声放得很低,那些人似乎很谨慎。

  然而,再怎么谨慎,在见闻色霸气的感知面前,都好似一张白纸上移动的十三个黑点一样暴露无遗。

  波雅家的两个妹妹相视一笑。

  使用见闻色霸气,甚至可以转过身,闭着眼睛,捕捉到对手下一步的行动。

  除非陷入紧张失措的状况而无法冷静下来,才会无法正常使用见闻色霸气……而蛇,是冷血动物。

  ……

  岸边,八名海兵手持长枪,在黑暗中齐刷刷对准海贼船。

  甲板上,十二名在奥加特上校的带领下,四散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海贼的踪迹,交换了一波眼神和战术手势,轻轻推开舱门——里面竟然是漆黑一片的。

  “咕噜……”一名海兵忍不住吞咽唾沫,望着船舱深处的黑暗,有些紧张。

  “咕噜……”带队的奥加特上校忍不住吞咽唾沫,望着深邃的船舱走道,有些激动。

  十三名海军举着枪,拿着刀剑,悄悄潜入船舱。

  月色下,船舱顶部,二女的身影化作蛇形,贴着船舱蜿蜒游了下去。

  ……

  “吱——呀——”

  一名海兵轻轻推开船舱内的一间房门,紧张地登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动静。

  “没有人?”

  其他的海兵也在另外的房间一无所获。

  奥加特的鼻子动了动,露出一丝冷笑,自语道:“我闻到活人的味道了……”

  上校!你这样讲话,听上去好像个反派啊!海兵们心中按捺不住地想要大吼,生生忍住了。

  “好在更里面!不止一个人。”

  奥加特嗅了嗅,真是好独特的香味!不知道会是怎样妖艳的女海贼……他嘴角泛起笑意,当先往船舱深处走。

  海兵们正要跟上,忽然都感觉身后袭来阵阵寒意。

  昏暗中,他们回头,便看到身后盘绕着两个影子……咽了咽唾沫,抬头一看。

  两对暗金色的蛇瞳,正居高临下冰冷地注视他们。

  “怎么能让你们……打扰到姐姐休息呢?”

  “啊!”一个海兵吓得手抖,黑暗中亮起火光,“砰”的一声,开枪走火。

  暗金色的蛇瞳晃了一下,与枪火交错,紧接着,黑暗中就响起一声沉闷的击打声。

  咚。重物坠地的声音。

  “提灯!”另一个海兵吼了一声。

  昏暗的走道里,刚刚亮起灯火,就被一道蛇影扑过去,提灯被打翻在地,走道只亮了一瞬,就重归黑暗。

  “是蛇!”立刻就有海兵惊慌道,“长得像人一样的蛇女!”

  “难道是蛇妖……”这人的话音未落,也闷哼一声,很快“咚”地一声倒地。

  砰,砰,砰……咚,咚,咚……沉闷的击打声和重物坠地声,夹杂着海兵们的惊呼,以及几声嘶嘶的蛇吐信,接二连三地响起。透过船舱窗户,长发蛇的影子不时掠过。很快,昏暗的船舱走道里,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海军还站在原地……两对暗金色的蛇瞳对面,是一双绿油油的兽瞳。

  奥加特冷冷道:“别太得意了!两条小蛇!能够夜视的……可不止你们。”

  “也是动物系的么?”桑达索尼娅的蛇身游曳着,饶有兴趣地打量对面的那个毛茸茸的身影。

  “是狗吗?”玛丽格鲁德好奇。

  “狗也配?我是狼!”奥加特低吼,双足踏着地板,在暗中猛然蹿了过去。

  桑达和玛丽的见闻色预判到了他的攻击路线,超两侧游曳,轻松避开。

  玛丽格鲁德眼神一凝,翻掌朝巨大的人形之狼拍去。

  奥加特抬起狼爪招架,砰地一声闷响,整个船舱似乎多在晃动。

  海军上校震惊道:“怎么这么大的力气?!”

  玛丽格鲁德也很惊讶,“这个人力气不小呀!”

  见猎心喜,波雅三妹嘻嘻一笑,蓄力赢了上去,谁知道对方身形一晃,让玛丽打了个空。

  奥加特眯起绿油油的狼眼,整个人化作彻底的狼形态,四肢着地,在狭窄的船舱内奔袭。

  他完全狼化的身体过于庞大,船舱太小,可供闪躲的空间不足,极大的限制了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见闻色霸气的发挥——就算预判到了对方的攻击路线,也没有余地躲避。奥加特的攻势接连不断,同时“嗷呜~~!”仰头长啸,狼一样的吼叫响彻整个船舱,传到岸上。

  “你好吵啊!”波雅家的两个妹妹大怒,“吵到姐姐休息的话,你就死定了!”

  趁她们分心,奥加特一个猛冲,撞到她们身上。

  两条美女蛇就地一翻,卸去大部分力气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

  奥加特捡起地上昏倒的海兵手里的火枪,咔哒,熟练地上膛,没有犹豫地对着面前的两个蛇影就是“砰砰”两枪。

  听声音,并没有击中,弹丸打在了船舱木墙里。

  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闪开子弹后,叫道:“别跑!”

  四肢着地的狼影头也不回,朝船舱深处飞奔。

  而船舱入口处,又传来一些脚步声。

  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无奈道:“蠢货,你会被打死的……”

  ……

  好厉害的两个家伙!恶魔果实能力者吗?

  奥加特在昏暗的走道里一路奔袭,忽然眼前一亮,前方的一个房间,圆窗内透着光亮,显然是有人。

  里面就是所谓的蛇姬了吧?奥加特的狼舌舔了舔,凑近门口的时候,身体猛地一僵。

  为什么……

  不能动了……

  奥加特心中骇然!他想到一个极为可怕的词——霸王色霸气!

  舱门被打开,明亮的房间内,走出一个奥加特此生见过最美的人影。

  可惜逆着光,对方显得面目模糊。光影晃动,即使他有能夜视的狼眼,短暂的交错中,他竟然也没有能看得清楚。

  奥加特茫然地看着对方离开,十分不解,为什么对他这么大个活人,活狼,视而不见?

  “啊……”另一个声音在近处响起,打了个哈欠。

  奥加特悚然一惊,身体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往后一跳,那门口站着的,竟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男人?

  这艘船上不是说只有女人吗?怎么会有男人!

  “她……有事要做!”林奇单手撑着门框,上上下下打量门口的这人的制服,“海军嘎?”

  奥加特狼眼紧缩,低吼一声,抬爪扑了过去。

  林奇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在对方攻击的同时,轻飘飘抬起手,正正好好握住对方的手腕,就好像对方主动送给他制住一样。

  “狼人嘎?”林奇说。

  奥加特茫然,情不自禁地朝灯火通明的房间内看了一眼。只见到一个同样美丽的影子坐在桌前闲适地翻阅一本书,旁边还泡着一杯热气袅袅的饮品,对于门口正在发生的冲突,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奥加特咬牙发狠,另一只爪子撕向林奇的脸。

  他将另一只手送来,林奇就不客气地握住他的手腕。

  这个男人……比刚才那两个强大太多了!奥加特心知不妙。

  “大半夜的,你好吓人哦。”

  林奇微微一笑,双手用力。

  奥加特上校前所未有的惨叫起来。他感觉不到手腕的存在了。

  ……

  汉库克目不斜视地经过船舱走道一地的昏倒的海兵。

  望着她离开,两个妹妹面面相觑,松了一口气。还担心姐姐会责怪她们疏于警戒而生气呢……两人没管昏倒的海兵,跟着走出船舱,看到姐姐优雅地一步一步走到船头,很快纵身一跃,跳进了海里。

  “……”两个少女的嘴巴张大,尖叫道,“姐姐!”

  她们想也没想,也跟着跳了下去。在半空的时候才想起来,她们也是恶魔果实能力者,是旱鸭子来着……

  ……

  林奇将手里昏迷的家伙随手一扔,回头问道:“你去游泳吗?”

  屋里看书的罗宾摇摇头。

  她是恶魔果实能力者,但很明显,如果她愿意去游泳的话,林奇会把她把花花果实芯片暂时拿出去。

  在林奇的注视下,罗宾不好意思道:“我不会游泳……”

  “这不是正好可以学吗?”林奇大笑,拽着罗宾出去。

  路过船舱里那些一地的昏迷海兵,罗宾注意着落点,一个一个让开着走。林奇直接大喇喇地踩着走出船舱。

  当他们全部离开后,安静的船舱内,那些昏迷不动的海兵,突然自己动了起来。

  昏倒在蛇姬房间门口的奥加特仿佛被谁揪住衣领,和其他海兵一起,被拖出了船舱。

  月色照不出的地方,『B.I.B』拖着这帮海兵,扭头看了一眼船边。

  起伏的昏暗海水里,汉库克夹着两个呛了水的妹妹,没好气地在教训着什么,两个妹妹泪眼汪汪委屈地看她。

  林奇勾了勾手指,『B.I.B』的手臂飞过去,将他们身上的花花果实、美杜莎果实以及另外的两个幻兽种果实芯片取出。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