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30 他究竟是谁?

230 他究竟是谁?

  “竟然让老子这么丢脸!你们死定了!”

  奥加特和其他海兵部下们被捆着。他一双狼眼赤红,磨着尖牙。“老子可是海军本部上校!不过是一帮海贼,竟然这么嚣张!”

  回答他怒火的,是一只黑色的鞋底。

  砰!

  一个九蛇战士抬脚踹在他脸上,缠绕了武装色霸气的这一脚,直接将奥加特踢得眼冒金星。

  说自己的本部来的,这不是更丢脸了吗?被捆在一起的海兵们一个个将脑袋埋低,受不了四周围观者们怪异的眼神。

  “好弱的上校。”九蛇战士放下脚,摇头评价。

  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支笔,她在奥加特的身上找了个空地,唰唰写下一行字,把笔一甩,在海兵们身上踩了几脚,笑嘻嘻扬长而去。

  其她战士们有学有样,排队一样挨个在被捆着的海兵身上踩过去,不一会儿,他们身上就满是鞋印,或者被武装色霸气鞋底踩出的淤青,看上去狼狈极了。

  “咔嚓”。

  人群中亮光一闪,伴着轻声。

  奥加特悚然一惊,对人群咆哮道:“谁在拍照!是谁?滚出来!”

  人群中走出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秃顶中年人,笑呵呵地蹲到这帮狼狈的海军面前,拿出小本本采访道:“你好,这位海军本部来的上校先生?我是南海娱乐的记者,请问你们在九蛇海贼船上侵犯了多少女海贼呢?听说九蛇海贼都是花儿一样美丽的女性,是真的吗?”

  “放屁!”奥加特暴跳如雷,以他的实力,本可以挣脱身上的绳索,可是他的双臂被那个九蛇船上的男人捏得稀碎,身上痛入骨髓,根本使不出力气。“老子是带队抓捕海贼的!什么狗屁的侵犯妈的,那艘船上本来就有一个男人!见鬼的女人海贼团!”

  他骂骂咧咧的,面前的秃顶中年记者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是这个人吗?”

  照片里,是林奇、汉库克、罗宾还有一群九蛇海贼在城镇里的情景。

  离镜头最近的位置,是一个好奇地眨巴眼凑过来的九蛇女海贼身材粗壮,以外界的眼光来看,谈不上漂亮;她身后是一群在街上说说笑笑的女海贼;再远就是照片画面的角落,在面红耳赤的摊主面前好奇地挑拣小玩意儿的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的背后,是黑色长直发的背影,只是一个婀娜背影,这背影实在太美,配上那种朦胧模糊的镜头,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而在背影左右两侧,则是一个更高一头的黑发男子,扎着丸子头,额前黑色长发垂落,正与他身旁的另一个银白中挑染了绿色发丸的另一个美丽女子说话发丸男和发丸女,男的俊,女的俏,可惜都只有一个模糊的侧脸。

  “就是他!”奥加特双目一下子红了,死死瞪着照片。

  记者还要再问,不远处急匆匆赶来的西斯中校再也忍不住了,快步走过来打断,挥手让同来的部下们将记者撵走,将围观者疏散。

  难怪这人从本部调来南海支部一年多了,半点动静调回去的动静都没有!西斯中校心里止不住地叹息。

  “这么多素材已经很赚了!”南海娱乐的记者带着相机兴冲冲地离开,“足够写四五个新闻”

  九蛇的女战士们回到海贼船上。

  原本还担心,汉库克大人会责怪她们。虽然确实给她们放了一天假,但是一个没有留在船上,也实在太夸张了。

  汉库克不在意地摆摆手,“不用放在心上,是我没有安排好。”

  还以为姐姐会说,你们在不在有什么区别?有我坐镇就足够了波雅家的两个妹妹交换了一个眼神,对姐姐大人的成长感到十分欣慰。

  听战士们说起路上碰见的那件事,汉库克顿时了然,这大概就是乔鲁诺的那个幽灵做的吧。

  不过,原来他的幽灵能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行动的吗?

  汉库克还挺意外的,正巧这时见到乔鲁诺和徐伦走出船舱,后者摸摸脸与他说着什么。

  “那个海军也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吧?你没有抢走他的能力吗?”汉库克随口一问。

  林奇走到船头,伸了个懒腰,真是个好天气。

  他道:“难道在你们眼中,我是看到什么恶魔果实都会拿的人吗?”

  “是啊。”波雅三姐妹说。

  罗宾轻轻一笑。眼波流转。

  “哈,哈。真好笑。”林奇无语。

  桑达回忆道:“连那个熊一样的大哥哥的恶魔果实,你都要借来玩一下呢。”

  玛丽也说道:“如果不是蛇姬大人身边的那个人感觉很凶的样子,乔鲁诺你说不定也要借他的恶魔果实玩玩吧”

  “报纸上的新闻,就是你抢别人的恶魔果实的事情”汉库克撩了一下耳边发丝,心里补充了一句,还动不动就拿我的美杜莎果实

  “这样说的话,好像也没错!”林奇哈哈一笑,“主要是那是狼果实动物系,没什么意思啊!我好好的人不做,要当什么”

  汉库克、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三姐妹一起看向他。

  罗宾又笑起来,甲板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其他九蛇战士们也忙活起来,张开风帆,前往船首唤醒两条大蛇,给他们喂早餐。

  九蛇海贼船,缓缓驶离海岸。

  九蛇海贼船离开的时候,岛上海军支部基地里,双臂缠满绷带、绑着木板的奥加特上校实在受不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了,带着同样憋屈的那些部下们登上军舰,紧随着那艘扬帆远去的九蛇海贼船而去。

  上次只是大意,才败给那个家伙海兵部下给奥加特举着望远镜,他死死盯着镜头里那个红色楼船的风帆上的蛇发骷髅海贼标志。

  而与此同时,有关九蛇海贼团的新闻,以最快的速度在报纸上刊登。

  对这种内涵丰富的桃色报道大流口水,幻想着自己被一群九蛇女海贼包裹的有之;担忧着这帮传闻中的凶残海贼经过自己这边,带来海贼灾祸的人有之;对海贼的新闻报道不屑一顾,根本不关心的也有之比娱乐报纸的消息更快的,自然是海军官方。

  在第一时间,南海的各个海军支部之间,就交换流传了那张南海娱乐报纸记者拍的照片。

  甚至,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几张,对这伙九蛇海贼团成员的侧写素描画。尤其是对最引人瞩目的三人,那个疑似九蛇海贼团首领的“蛇姬”,那个一堆九蛇女人里唯一的男人,以及另一个明显和这两个人地位相似的女人。

  南海的海军们头痛不已,九蛇海贼团!还以为这帮女人基本只在伟大航路活动了,怎么又跑掉他们南海来了?

  抓捕吧,损失太大,对方转头就溜进无风带藏起来了。

  不抓吧,对他们南海海军的名声有损啊!

  而且,为什么九蛇海贼团里头,会有一个男人?亚马逊百合的那帮女人心高气傲,怎么会容许一个男人搭她们的船?

  这个人究竟是谁?

  望着照片里的侧脸,以及素描人像的那张帅脸,许多南海的海军,和普通人们,忍不住地沉思起来:究竟他是满足了什么条件,才能乘上那艘天堂般的船?

  “好羡慕啊!”南海的许多岛上,许多人酸得咬牙流泪。

  马林梵多,海军本部〗

  日常会议。

  一帮本部的军官坐的满满。正襟危坐的正襟危坐,喝茶的喝茶,面无表情的面无表情,翘着腿打瞌睡的翘着腿打瞌睡

  “接下来”布兰纽也不在意这帮同事的仪态,他知道该听到的内容这些人一定会听清楚。取出一叠材料,他将一张照片和三张素描人像,用大头针钉在战术板上,“最近,九蛇海贼团在南海出现”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