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31 海军:恐怕是他

231 海军:恐怕是他

  九蛇海贼团的大名,参加会议的这些本部军官们,自然是都知道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知道,所以才更明白这个海贼势力的有多棘手。

  九蛇岛位于无风带这个特殊海域,天然就易守难攻。

  贝加庞克博士的新式军舰的研究出成果之前,海军对缩在无风带的这个海贼国家也没什么办法。

  即使新式军舰在手,大举进攻无风带里的这样一个国家,也是十分冒险的做法。

  九蛇岛上全民皆战士,武风极烈,大部分战士都掌握霸气,海军士兵面对她们根本不占优势。

  而派遣大将级战力,单兵作战,直取九蛇岛?

  也不现实。

  首先,并非每一代的大将,都有能力跨越无风带。

  比如这一代的战国大将,就没有这个安稳渡过无风带的本事。

  像波鲁萨利诺中将那样可以轻松飞跃两地的恶魔果实能力,毕竟是很少见的。即使同为自然系能力者,萨卡斯基中将不擅长渡海,库赞中将倒是可以冰冻海面来行走……但那是无风带,巨型海王类的巢穴,大摇大摆地在海面行走,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女人国内优胜劣汰的环境中,推举出的每一代的皇帝“蛇姬”,基本上都能算得上是世界顶级的战力。

  战国大将或许可以靠月步长途跋涉前往九蛇岛,但并不十分擅长月步的他,抵达九蛇时必然体力不在最佳状态,孤身犯险,面对蛇姬和一国的九蛇战士,结果可想而知……

  派遣多个大将一同攻陷九蛇岛?

  海军也是要脸的!

  就算一举成功,也不见得有多光彩;一旦失败,后果他们更是承受不起。况且,大将级战力拢共就三名,海军本部马林梵多需要有一名大将镇守吧?要留下一名随时伺候天龙人吧?这么一算下来,能够随时出动去对付海贼的大将,正常情况下,最多也就一名。

  这也是为什么,像库赞、波鲁萨利诺、萨卡斯基这些,明显有不弱于大将实力的中坚力量,却一直被摁在中将位置的原因。

  总而言之……

  九蛇海贼团,是个令海军极为头疼的特殊势力。相比起对方她们需要付出的不可控代价,她们能够制造的损害,反倒在容忍范围之内。

  “值得注意的有两点。”

  “开会王”布兰纽上校道,“根据四年前伟大航路支部传来的情报,那时候九蛇海贼团船上的领袖,是一名金色长发的女子,是她们的蛇姬。但四年后的今天,她们出现在南海的时候,金发蛇姬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反而是这位黑色长发的年轻女人。”

  布兰纽顿了顿,即使只是照片边缘角落的模糊背影,也美得惊心动魄。

  “从民众口中搜集的情报来看,这个黑发女人就是新一代的九蛇海贼团首领……有理由怀疑,金发蛇姬已经退位。”

  会议桌边,有一位少将皱眉道:“她们的蛇姬还很年轻吧?这就退位了?”

  一旁,年纪稍长的中年海军沉吟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九蛇的上一代蛇姬,嗯,现在大概是上上一代蛇姬了,那个女人也是在正值壮年的时候,忽然销声匿迹,换成那位金发蛇姬继皇帝之位的……”

  是九蛇国内有内乱的传统?

  还是说,关于蛇姬,有什么隐情?莫非蛇姬的强大,是用寿命换来的力量?

  与会的海军军官们稍作讨论。

  “另外一点,就是这个人。”布兰纽手指在战术板上的照片边缘,那个黑色长发美丽背影的旁边的黑色发丸的高大男子的侧脸上,用力点了点,“这个男人。综合南海各支部传来的情报来看,这个男人……是九蛇海贼团的一员。”

  与会军官们讶异,没听错吧?一个男人,是九蛇海贼团的成员?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参谋部认为最不可能的可能,也是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男人是新一代蛇姬的情人。”布兰纽严肃道,“总之,他是九蛇的一员,而且和这个疑似为蛇姬的黑发女人关系亲近。更重要的是——他是实力,十分强大!一年前调派到南海支部的奥加特上校被他打断了双臂!虽然奥加特上校自称是因为大意,被这个偷袭才落败……但据我推测,奥加特上校恐怕输得不怎么体面。”

  与会军官们,有认识奥加特上校的,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大家都知道奥加特是什么样的人。

  更清楚……拥有犬犬果实狼形态的他,为人谨慎而狡诈,很难相信,他会大意之下被人偷袭,打断了双臂……他偷袭别人还差不多!

  “能这么轻易地打败奥加特,这个人很不简单啊!”有海军少将面露凝重。

  “奥加特上校的狼人果实可是很强的!”一位海军上校愁容满面,“虽然动物系的能力者常被轻视……但以动物系的深厚体力和强大恢复力,让人实在很难相信,他会那么简单就被击败!”他低头翻了翻材料中的报告文字,摇了摇头。

  大家一致同意,这个女人海贼团里诡异出现的男人,是个少见的强者。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样一个强者,总不会是突然冒出来的吧?

  听说九蛇岛的女人国内,从来就只生女孩不生男孩,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基本不可能是无风带九蛇岛的原住民——所以,他是谁?

  这样一个强者,恐怕曾经也不会籍籍无名!

  “看来诸位也想到了……我们查阅了大量三十岁以内的男性海贼的资料,考虑到照片里这个男人极有可能在无风带九蛇岛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特别筛选了近几年销声匿迹的目标……我们找到了这两个人。”

  “开会王”布兰纽取出另一份材料,用两枚大头钉钉在战术板上。

  会议桌满满当当坐了一圈的海军军官们的脑袋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布兰纽拿出的,是两张悬赏令,分别钉在了那三张素描人像的其中两张下面。

  空条.徐伦,悬赏金一亿两千万贝利!

  乔巴纳.乔鲁诺,悬赏金一亿五千万贝利!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