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78 炸弹人
  [章头连载·正文里忘了写的·『公主病危』]

  [南海,麦格尼非岛,城镇。工人们在之前大比武会场内外收拾着。街道上,人们彼此议论纷纷,听说公主因为之前大比武的变故,大病了一场,现在情况也很危险。不远处的街尾饭店内传来哄闹声。]

  ------------------------------

  〖南海,空手道岛——〗

  这是一座商业比较繁荣的岛屿,岛上经常举办大大小小的赛事,属于和外界交流很频繁的开放之地。

  港口也有很多,停靠的船只数不胜数,许多都是从南海各地前来参加拳击大赛的职业拳击手,当然,在这样的环境里,就免不了混入许多海贼之类的,有海贼就会有闻着海贼的臭味而来的赏金猎人们,久而久之,也算维持了一个灰色地带的平衡……

  城镇街道上,热闹忽然安静了几分,人群朝街道两侧分去。

  “国王车驾,闲人退散!”

  一辆豪奢华丽的马车,在街道正中央缓缓前进,前后带着好几辆马车。

  有穿着制服的海兵神情严肃地跟在车队两侧,充当护送的卫队,挡开街道上拥挤的人们,留意着可能冒出来的危险。

  豪奢华丽的马车前站着的一个人,穿着华贵精美的公主服饰,头发上镶嵌着昂贵的宝石饰品,脸上蒙着轻纱,仅仅是简单的微笑挥手,就引起人群中一阵阵惊呼,“啊,好美……”“太美了……”“我死了也值了……”

  马车上的公主心中得意,贱民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让你们看看本公主的美丽风采,已经是大发慈悲,应该跪下千恩万谢才是……不过,很快,马车上的公主便注意到,人群中喊着“好美”的,似乎并没有看向自己这边。

  街道一侧的人群内,自觉分开出一道缺口,缺口内走着九蛇海贼等一行人。她们走到哪里,周围的人就不自觉地被吸引了目光,尤其是看着最前方那个绝世的身影,更是露出痴迷的神情,情难自已地眼冒红心,口中说出最肉麻的话……

  “好美……”马车上的公主也远远地看到那道高挑倩影,嘴里喃喃说出口,很快脸上闪过一丝嫉恨,怒气冲冲地掀开帷帐走回马车内,“父王,我要弄死一个女人!她竟然……竟然那么美……混账!”公主脸上交织着憧憬与嫉恨,咬牙切齿道,“这座岛上,这个世界上,不允许有比我还美的女人存在。”

  “不过是些贱民女人,为什么这么在意呢?”国王在精美而舒适的宽敞马车内,翻看着手里的报纸,漫不经心地回答爱女,“行,等我们从世界会议回来,到时候随你想弄死哪个女人……”国王念着手里报纸上的新闻,“嗯……麦格尼非岛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丢人啊。”

  国王车队行向城外的港口,城镇内的人群逐渐恢复原本的松散。

  桑达索尼娅收回视线,笑道:“姐姐,刚才那位马车上的公主,也在看你呢。”

  “我怎么会在意,是哪只蝼蚁多看了我一眼呢?”汉库克漫不经心地走着,忽然,身后传来白亮的光芒,紧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轰鸣爆响。

  “爆炸?”

  “是国王的马车被袭击了!”

  “天哪!”

  “干得漂亮……呃?”

  人群哄乱起来,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林奇等人也回头看去,远远地看到,那即将出城去的马车队燃烧着火光,显然刚才的那爆炸,就是朝着他们去的。

  “好像没有死多少人啊?”林奇奇道,“炸歪了?这么不专业……”

  罗宾道:“或许是恐吓性质的袭击?”

  玛丽格鲁德怀里抱着各种零食袋,吃得满嘴,桑达索尼娅笑道:“看来,当国王也很危险啊!”

  不过,国王的车马被袭击,管她们这些正经的海贼什么事?让那些海军头疼去吧。

  海贼船靠岸后,林奇将『B.I.B』留在船上,给所有姑娘战士们放了假,让她们放心上岛去玩耍解闷……当然,汉库克照例,用蛇发毒素控制住波妮,让她留在船上等候。连林奇和罗宾也不知道,这次她是给波妮下了什么样的命令。

  他们和汉库克三姐妹下了船后,就相伴来到岛上城镇游览,顺便一起吃顿好的。

  一走进饭店里,热闹的饭店就安静下来。筷子掉落声,碗盘摔碎声,倒抽冷气声,喃喃自语声,就不绝于耳……

  汉库克等人早就习惯这样的情况,也不介意,彼此有说有笑地找了个空桌。

  汉库克往那一坐,就自然生出一股皇帝般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服务员顿生卑微之感,自惭形秽,抬头便看到,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皇手里的菜单被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劈手夺走,女皇威严漠然的脸上竟闪过他们幻想也幻想不出的嗔态娇颜……

  “砰!”“咔嚓……”“可恶!”“好羡慕……”霎时间,饭店内此起彼伏都是对林奇咬牙切齿的声音。

  林奇点完菜,将菜单交给等候多时的服务员,然后看向饭店内角落里的某张桌子。

  “从我们进来这里,似乎只有那张桌子的人,没有怎么朝你看过啊,汉库克。”林奇笑指那边,对邻座的汉库克道。

  汉库克含笑问他,“干嘛?你认为我会生气吗?”

  罗宾正在翻着一本方便随身携带的书,摇了摇头。不一会儿,林奇等人点的菜一份份端了上来,其她几人文雅秀气地吃着,林奇则是风卷残云,迅速扫荡了一遍,垫了垫肚子,大约三分饱,便先行起身,向那一桌走去。

  “他有必要那么在意吗?”汉库克很不解。

  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吃得正忙,没工夫回答自家姐姐。罗宾早已吃饱,取出那本读了一半的书,看了一眼走向那桌独自吃饭的人的林奇的背影,她想了想道:“我想,他应该是因为另外的原因……”

  桑达索尼娅吃着东西,含糊道:“那边的……那个人,身上好像……有很多毛……”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