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88 至死方休

288 至死方休

  “她还真是心急啊!”

  岸边忙碌的人群中,林奇望着汉库克离开的背影。一回到九蛇,就迫不及待地抓起波妮直奔皇宫,看来她是惦记了这件事很久了啊。

  “出海的这几个月,她没有一次提到过蛇姬,但其实一直担心着吧。在知道波妮的能力后,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将波妮留在船上,为的就是现在。”罗宾站在林奇身旁,“对汉库克来说,蛇姬就像是她的妈妈一样……”

  “你也差不多吧。”林奇对她说。

  罗宾一愣,抬眼看林奇,见他笑道:“这几年里,蛇姬对你也像是母亲一样,对吧?”

  “……”罗宾默然。

  三年前,她因为花花果实,被蛇姬封为九蛇的公主。这三年里,蛇姬对她可谓是关怀备至——罗宾时常想,她没必要对自己这样好,因为自己和亲生母亲相处的时间太过短暂,寄养在姑妈家的时候也未曾感受过丝毫的来自长辈的温暖,哪怕蛇姬对自己的善意少个一两倍,都足够让自己在心里回味许久。

  九蛇岛的所有藏书和记载,都对罗宾敞开,蛇姬也经常带着罗宾边走边聊,与她闲聊关于这个国家,关于蛇姬自己曾经听上代女帝说过的关于花花果实的故事。

  对罗宾而言,蛇姬郁金香早已悄然成为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

  没有比林奇更重要。但是也很重要。

  “去吧。”林奇在她额头屈指一弹,“你知道在哪找到我。”

  罗宾按着额头,轻轻颔首。

  在与桑达索尼娅和玛丽格鲁德一起转身去皇宫之前,罗宾拉住林奇的手与他轻轻抱了一下,在耳边道:“如果要出海,再等一等吧。”

  “没事,”林奇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还没十七岁呢,不着急出海。”

  罗宾笑了笑,她不明白十七岁和出海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林奇总有他的道理。

  二人在拥抱,玛丽格鲁德与桑达索尼娅对视一眼。

  “待会见。”

  罗宾转身走了。

  林奇在原地挥挥手。桑达像蛇儿一样吐着细长的舌头,对他笑道:“回头再找你玩,乔鲁诺。”

  “随时奉陪。”

  等桑达和玛丽追上罗宾逐渐远去,林奇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在越来越多路过的九蛇姑娘们注意到他之前,他拔地而起跃上半空,接着脚下“啪”“啪”踩踏空气,自下而上踩出一路爆响,转眼便去到高高的城墙顶端,惹得注意到这一幕的九蛇姑娘们或尖叫、或吹口哨起哄。

  那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男人啊!隐藏在九蛇城的某个角落里,只有徐伦公主和汉库克大人可以随时找到他……

  林奇并没有多么融入这个女人国家。

  事实上他不想融入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国家。

  在九蛇岛的这几年,他与除了汉库克三姐妹和蛇姬之外的亚马逊百合国民,总是若即若离的。他没有可以拒人于千里之外,态度其实蛮好,至少比他对待外海的海贼和一些他看不惯的家伙包括曾经的赏金猎人同行都要好得太多太多;但也没有多么的亲近,这对一个生活了三四年的地方来说,逐渐都快成为古城传说的他,还是非常古怪的……

  ………………

  〖九蛇,皇宫——〗

  汉库克带着波妮一路通行无阻,看到她的时候,宫里的侍女们纷纷面露惊喜,恭敬地低头问候,再抬头时汉库克已掠过一阵香风远去。

  “汉库克大人回来了,真好啊。”

  “不过,汉库克大人抓着的人是谁?”

  “不像是我们九蛇的女孩……”

  侍女们在身后低声议论,汉库克径直来到了蛇姬的寝宫,也没犹豫,推门便入。

  寝宫内空无一人,大床上整洁平整。

  一缕风吹动窗帘,吹动汉库克的黑[ ]发,拂过她面无表情的脸颊。

  波妮挣脱她的手,满心疑惑,“你究竟是想要……”

  抬头碰到汉库克冷冷的视线,波妮打了个寒颤,赶忙闭口不言。

  汉库克直勾勾地看着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的床榻,内心一点一点往下沉了下去……她沙哑地喃喃道:“混账,谁允许就这么死了?我不准你死……”

  “咦,是汉库克啊,你回来了吗?”

  蛇姬的声音从窗外的阳台上传来,给汉库克吓了一跳。

  掀开风动的窗帘,金色长发的蛇姬穿着睡裙,赤足翻窗回到寝宫,她面带一丝病容,身形也消瘦清减了许多,但风姿犹在。

  从之前就在阳台上注视着汉库克急匆匆直奔皇宫,刚才也隔着窗帘静静打量汉库克的蛇姬,笑吟吟地看着这越发美丽的大丫头,问道:“你刚刚在说什么,哀家没有听清。”

  汉库克面无表情,“没用的家伙就赶紧退下去吧,没有资格命令我。”

  蛇姬也不恼,笑道:“从来就没有退位的蛇姬,只有死亡才能带走九蛇的女帝。”

  汉库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自从知道上代皇帝,也是死在相思病下,汉库克就知道,不会有任何一代蛇姬,会因为自己的生命,而逃离这个国家去海外苟活。

  而汉库克不知道,蛇姬郁金香却知道的是,上上代皇帝的嘉兰百合,那个同样身患相思病的女人,就背叛了国家逃去海外,至今也杳无音信。

  对于那个逃去外海的女帝,她最后究竟是早已不药而愈,还是客死她乡,郁金香并不关心。

  她看向汉库克身旁的粉色长发的女人,后者面带一丝愠色,却似乎对汉库克又黏又怕。

  这是外海的女人。九蛇不欢迎外海的男人,但女人其实是可以接纳的,也有这样的传统。毕竟以这样畸形的国家形态,总会有生育率跟不上的时候。

  “她是?”

  蛇姬正要问,罗宾和波雅家的两个妹妹赶来了这里。

  “徐伦也来了啊……”蛇姬赤足走去,握住罗宾的双手,欣慰地拍了拍。

  罗宾看到汉库克的一头黑发慢慢飞舞起来,化作了扭动的满头蛇发。

  在波妮脸红惊慌之中,一根蛇发蹿出咬在波妮的白嫩的颈上,后者鼻中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

  “这个女人有病,”

  汉库克看着蛇姬,对波妮命令道,“我要你治好她。”

  ………………

  九蛇城的城墙顶端宽阔的石面上,绕行不远,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些人类活动的痕迹。

  乌漆嘛黑的,像是有谁时不时就在这里烧烤。当然都是林奇干的。

  懒得去波雅家蹭住的时候,林奇就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在城墙头看星星,烤肉吃,和『B.I.B』聊天,总之就是透着一个随性。

  呼呼呼……

  林奇站在城墙顶端,遥望城外的风景。茂密的丛林,以及远方无风带平静的海面。

  “不知不觉,也来到这个世界六年多了啊。”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