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90 海鸣
  林奇在城墙顶端腾身飞起,空中步行啪啪啪啪,很快绕到飞过的卖报员跟前,将之截住。

  新闻鸟被吓了一跳,扑扇着翅膀悬浮,羽毛都掉了两根,在空中旋落。

  “瞎啊蠢鸟!看不见这里这么大一座城?”

  林奇踩着月步滞空,对新闻鸟教训道,指了指下方的九蛇城。

  新闻鸟很懵。这么多年,它每天上班,打卡,送报,走南闯北,飞过无数航线,但还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

  林奇摸了摸身上,总算摸出来一枚一百贝利的硬币,从好像有点懵的新闻鸟的包包里取出一份报纸,又将硬币塞进它的钱兜里拍了拍。

  “不要以为这里是无风带就不送报了,你这是地域歧视你知道吗?举报你哦。”

  漫画里,路飞被拍到九蛇岛后,碰巧看到的那一份刊载了艾斯即将被公开处刑的报纸,还是咋婆婆乘着九蛇海贼船从海外带来的。林奇和罗宾在九蛇岛住了好几年,就从来没见过有任何一只新闻鸟落下来卖过报。他们这次出海几个月,汉库克带领的那帮海贼团战士们肯定也采购了很多旧报纸,不过林奇没有注意。

  这回逮住这只新闻鸟,可得好好教育它一下。

  新闻鸟被这个人类说得一愣一愣的,扇着翅膀低头看了看,下面好像还真的有一座人类的城池。

  无风带气候古怪,没有一丝气流涌动,新闻鸟在这段海域飞起来十分不舒服,加上无风带的许多岛屿上,本来就经常会有废弃的古城,和破败的人类王国,因此新闻鸟们还真的从来没有注意到过九蛇岛上的这个有活人存在的亚马逊百合。

  在林奇的亲切教育下,新闻鸟乖乖地点头,戴着类似不知道海员还是飞行员的帽子,用翅膀敬了个礼,扑哧扑哧地飞走了。

  林奇抓着报纸,倏地落到城头,展开来看。

  “世界会议啊……”

  报纸上,不少的版面都是关于今年的世界会议的新闻。不过,海贼世界的世界政府,威权可大得多,所有的新闻都没什么关于会议过程中的详细情况,也采访不到几个真正的加盟国王室成员,与其说是政治新闻,更多像是八卦新闻。即使是摩根斯那样的报社大亨,也无法把爪子伸到玛丽乔亚盘古城的世界会议里去。

  《来自龙宫的王妃,人鱼公主的母亲!》……

  《乙姬王妃的人类与鱼人和平相处议题》……

  大概是因为乙姬王妃本人积极配合的缘故,报纸上倒是有不少关于她的采访,以及相关的专题页。

  不过,说来说去其实还是那些内容,林奇并不是很感兴趣。

  并不是说乙姬的主张不好。人类与鱼人和平相处,你问林奇支不支持?林奇当然支持。但光喊口号,光是做演讲,那有个屁用。

  龙宫王国拿不出实力来,指望世界政府对他们平等对待,指望他们放弃鱼人和人鱼的海量灰色利益,转而支持“鱼权”,那是做梦。

  乙姬王妃的采访充满真诚,但却没有什么具体的政策方案。其实在林奇看来,鱼人岛的困境,倒是和另一部漫画里的那座岛的困境很相似。都是在不平等中寻求平等,在双方的仇恨中寻求和平。只不过,另一个世界,对帕拉迪岛的人是情绪除了歧视更多的是仇恨,而海贼世界的人对鱼人和人鱼除了歧视,更多的是贪婪。

  如果让另一个世界那个急着送死的家伙出生在鱼人岛掌握了“波塞冬”,恐怕早就带着他的巨型海王类大军把红土大陆、把圣地玛丽乔亚、把世界上的每一座岛都撞碎,让整个世界都成为海洋了吧……这叫什么,海鸣?

  林奇摇摇头,这么想来,乙姬王妃就相当于阿尔敏啊。

  不,阿尔敏好歹还有腹黑、狠辣、果决的一面,乙姬王妃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和平的、自我献身式的理想主义者了。

  林奇看着报纸,忽然听到下面有人在喊乔鲁诺的名字。

  他向下看去,城墙脚下是汉库克在抬头喊他。汉库克的旁边,还跟着波妮。

  林奇跳了下去,月步减速,平稳落地。

  “带我上去。”汉库克说。

  熟悉她的林奇能感觉得到,她的心情很差。这种时候,恐怕也就只有自己和罗宾敢靠近她了。

  而旁边的波妮脸上潮红未退,对林奇的眼神有些躲闪,也不知道刚才在城墙脚下发生了什么。

  林奇问道:“她的能力果然救不了蛇姬吗?”

  汉库克没理他。如果换任何一个人来问,这时候肯定已经成了石头了。这个混蛋,猜出来了还问,问你个头!

  “带我上去。”汉库克的黑发飘动了起来,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放蛇发去啃林奇的脖子了。

  林奇一手搂着汉库克,一手拎起波妮,踩着月步就回到了城墙顶端。

  汉库克发现了那份报纸——无风带就这点好,一点风都没有,字条啊、报纸啊随手乱放,根本不担心会被吹走——拿过来看了两眼,很快就没了兴趣。倒是波妮,捡起被汉库克随手扔下的报纸,十分在意有关世界会议的各种新闻。

  “等蛇姬死后你才能继任皇帝?”林奇和汉库克一起坐在城墙顶的边缘,“你们还有这种传统啊。”

  “蛇姬是九蛇最强的战士。”汉库克坐在他身旁,面无表情地看着远方的海面,“想想也知道了,哪个是最强的战士,这并不以上代蛇姬的意志而决定。我属于特殊情况,我的美丽和强大,谁都有目共睹,我能够被提前选定,即使没有郁金香她的意见,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林奇点点头。

  九蛇岛内的环境相对很稳定,选择蛇姬的标准也简单利落,就是选最强的。

  想必她们的历史上,都是蛇姬去世后,举国哀悼的同时,顺便来一场大比武,选出新一代的最强战士,接任皇帝之位。

  漫画里,汉库克三姐妹从玛丽乔亚逃回九蛇岛的时候,上代蛇姬郁金香可能早就已经去世。原时空中汉库克继任蛇姬时是十八岁,而现在林奇旁边的这个汉库克,才十五岁。奴隶汉库克逃回九蛇岛,站稳脚跟,成为蛇姬,有两年的时间。两年很短,也很长……

  “那你有什么打算?”林奇问。

  汉库克看着远方,没有说话。

  “既然蛇姬的责任至死方休,她也不肯逃离这个国家,而你不成为蛇姬,也没资格命令她。”林奇问,相思病是绝症,九蛇的历史上有好几个蛇姬都因此而死。不是哪个蛇姬都能像漫画里的汉库克一样,发病了一会儿就自己跟没事人一样莫名其妙就好了的。“你要看着她死吗?”

  汉库克还是没有回答。

  她反问道:“你呢?接下来要做什么。”

  “老样子。”林奇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修炼,吃饭,打架。等你成为蛇姬再说……”

  汉库克抬头看他,林奇冲她一笑。他把脚尖伸过来,点着汉库克精致完美的下巴,向上抬了抬。

  汉库克先是一愣,接着满脸恼火,正要发作,就见林奇哈哈一笑,向后一仰,整个人以一个很放松的姿态朝着城外的树林坠落下去。

  “讨厌鬼……”

  汉库克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波妮低头垂发,装作没有看到没有听到。

  『B.I.B』着甲在汉库克身上,踩着月步跳下城墙,将她和波妮送了下去。落地后,替身战甲剥离、脱身,如幽灵般穿透城墙去了另一边去寻它的本体。

  林奇穿行在九蛇城外的树林中。

  漆黑的战甲紧随而至,与本体并排前行,二人很快来到海边,这是他们经常用作修行的地点。

  几只海猴子正趴在岸边懒洋洋地抓虱子,看到林奇全都吓了一跳。

  “你们酿的酒呢?”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