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91 幻觉
  就这样,林奇在九蛇的生活继续着……就像他说的,每天修行,吃饭,和替身打架。

  偶尔也会回露丝卡依那岛,和岛上的巨兽们亲切交流一番。

  林奇现在日常装着磁磁果实芯片,没有了气体果实,而『B.I.B』严格遵守着本体的原则,在本体是能力者的时候确保自己很干净,不会被海水克制,因此也没有拷贝城堡果实。不过,没了可以飞行的恶魔果实能力,林奇还可以直接空中步行,从九蛇岛直接月步走到露丝卡依那岛,权当做是修行的一部分了。

  不知不觉,时间在流逝。

  ………………

  露丝卡依那岛上,林奇抓着一根巨大的烤肉腿,侧躺在草地上,看着不远处的正在和『B.I.B』战斗的罗宾。

  自从在南海碰到青雉后,罗宾就变得更加热衷于锻炼自身的实力起来。

  以前她也兼顾自己的战斗能力,但毕竟她的天赋在于学术方面,在实力的增长上进步没有林奇和汉库克那么夸张和明显,因此热情也肯定没有那两个人高的。

  再加上花花果实本身也是擅长以关节技以弱胜强的果实,又有『B.I.B』随时可以辅助,罗宾对实力的需求其实并不大。

  但现在她的想法似乎有了变化。

  林奇回忆着,之前收回『B.I.B』时发现的记忆,罗宾走在自己身后念叨着“如果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帮上忙……”,当她发现身旁有『B.I.B』存在后,面色微红地快步跟上了前头的林奇自己。

  林奇想道:“是觉得成为我的累赘了吗?其实错在我这边吧……”

  如果不是林奇非要让她做空条徐伦的话,罗宾完全可以放开手脚使用花花果实,而她也不会成为任何人的累赘。

  但是,罗宾从始至终也没有埋怨过这一点。

  猝不及防下,罗宾被『B.I.B』一拳打飞,摔倒在地。

  “呼……呼……”她躺在草地上,疲惫地喘着气,汗流浃胸。选择和『B.I.B』战斗,而不是林奇,也是她有意为之。和林奇练习的话,容易分心,而和『B.I.B』交手,对手的强度没有变化,却能顺便锻炼霸气——不使用见闻色的话,罗宾甚至无法看见林奇的这个替身,而不使用武装色霸气的话,罗宾也无法碰到对方。

  “休息一会儿吧。”

  林奇在那边摇了摇手里啃了一半的巨型烤肉腿。

  ………………

  寝宫门外,侍女们听着那微弱的咳嗽声,面露不忍。

  赤足走在地毯上,面色苍白,脸颊和额头却有高烧带来的病态红晕的蛇姬掀开窗帘,眺望远方的海面,痴痴凝望。

  那是东海的方向。

  爱一个人就已经让她相思成疾。

  “路飞……”蛇姬自语。双份的相思,似乎让自己的病情愈发地重了,不过这又有什么法子?

  ……

  九蛇城,训练场上,汉库克的身边,倒了一地的九蛇战士,收获了无数的喝彩和痴迷的尖叫,她面无表情。

  ……

  波妮狼狈地在这座奇怪的女人国家里东逃西窜,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碧绿的飞天之蛇优哉游哉地在追捕自己……波妮知道这是汉库克在故意耍自己玩,猫捉老鼠,自己就是那只可怜的老鼠。可她还是想要逃出去,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你要去哪?”

  砰!波妮迎头撞在一个人身上,撞得眼冒金星,对方却纹丝不动,她还以为自己撞在了一堵墙上。

  一堵黄金墙。玛丽格鲁德浑身金鳞,强悍得不可逼视,让人绝望。

  “少来妨碍我!”

  波妮用龄龄果实将对方变成几岁大的小女孩,可刚逃出去几步,却还是被玛丽追上,一掌拍飞。

  力量之蛇,哪怕变成了几岁的小姑娘,实力还是强得吓人。

  遥远处的屋顶上,汉库克远远地看着又将玛丽变成花白头发的老妪后,再度逃走的波妮。

  她一翻手,随身的宠蛇萨罗梅变作一把蛇弓,落到她手中。

  汉库克绷紧弓弦,摘下自己一跟长发——黑发扭动着,变成一条细长的黑蛇,落在汉库克手中,又被一层武装色霸气缠绕,竟扭动着没有死去,而是绷直成一支细致的漆黑蛇箭。嘶嘶吐着细长红信的蛇首,瞄准了远处的波妮的背影。

  ……

  九蛇城外,树林中,树枝摧折,满地都是凌乱的花瓣,罗宾看上去没有平时的整洁干净,她疲累地喘着气,正在独自一人练习花花果实。

  ……

  不知不觉,数月过去了。

  这一天,城墙脚下,波妮不知道为什么,正在扎马步,嘴里叼着汉库克的高跟鞋,满脸写着屈辱。

  城墙顶端,一双长腿挂在边缘,赤着双足甩来甩去,汉库克无聊之下扭头一看,发现乔鲁诺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一只新闻鸟,他正在买报纸。

  扑棱棱……新闻鸟拿钱走鸟,飞上天空远去。

  林奇翻开报纸浏览了几眼,惊讶地咦了一声。

  “怎么了?”汉库克问。

  “嗯……你确定……”林奇沉吟,手中的报纸被汉库克一把夺走。“……要看?”他把话说完。

  汉库克已经在看报纸的内容,不浓不淡不粗不细完美得恰到好处的双眉紧紧蹙起,念道:“费舍.泰格……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报纸上刊登的大新闻,正是前阵子发生的惊动世界的大新闻,名叫费舍.泰格的鱼人冒险家,只身一人爬上红土大陆,在圣地玛丽乔亚放了一把大火,将那些被世界贵族囚禁的奴隶全部解放……林奇估算着时间,对费舍.泰格之所以能办到这种离谱的壮举的原因,有了些许猜测。

  算算时间,这正好是世界会议结束后没多久。

  这个时机抓得,非常精准。如果这真的是费舍.泰格有意挑选的时机的话。

  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王室该开的会也开完了,该逛的旅游也逛了,启程回国时,自然也和来时一样,有海军本部的将级军官护送——恐怕正是瞄准了这个海军军力空虚的空档,费舍.泰格才一举做下了这番惊世骇俗的壮举。

  他要知道海军护送各国王室离开的时间也不难,要知道龙宫王国的乙姬王妃也是参加世界会议的一员。

  冒险家费舍.泰格,还真不愧是冒险家!

  林奇暗赞一声。

  汉库克翻看着满报纸的关于奴隶解放的新闻,越看脸上的狐疑之色越重。

  她时不时抬头看乔鲁诺,发现对方瞪着一双无辜的好看眼睛看自己,还问道:“怎么了?”

  汉库克不太确信起来。当初乔鲁诺的那本《房间》里,就出现过叫做“泰格”的角色,那是故事的女主角将孩子送出去后碰到的热心路人……是巧合吗?

  林奇都准备好在汉库克问起来时,也用“预言书”之类的说辞糊弄她了,可谁知道汉库克就只是看了他两眼,并未说什么。

  “这么没劲……”

  林奇正觉无聊,忽然眼瞳狠狠地缩紧!

  他的眼前,忽然出现罗宾的样子,她那疲惫地扶着一棵树坐下的样子,无比的清晰和真实,他甚至能够听到她粗重的喘息……

  “幻觉”很快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

  林奇眉头皱起。

  ————

  ps:完美的踩点!四更(迫真),我做到辣,芜湖!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