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98 也许庸人自扰

298 也许庸人自扰

  九蛇城墙后的树林里,林奇、汉库克、罗宾、桑达索尼娅、玛丽格鲁德、波妮几人聚在一起。

  对眼神呆板,立在原地的分身“花鲁诺”,桑达、玛丽和波妮带着好奇在观瞧。

  汉库克与罗宾低声探讨。

  在徐伦开发出这样强力的招式后,骄傲如汉库克,也正式将徐伦视为了实力对等的强者。——倒不是说从前汉库克瞧不起徐伦,而毕竟是说,九蛇以强为美。徐伦现在实力飞跃式的提升,在汉库克她们的眼中,自然是又美了好几度,仿佛在闪闪发光。

  当然,汉库克是不会承认的。如果徐伦已经算是美得闪闪发光的话,那她汉库克就是美得如同太阳高悬,光芒万丈。

  哼~

  林奇则在一旁和『B.I.B』靠在一起,有点冷眼旁观的感觉。

  对恶魔果实这东西,林奇有着异于常人的不信任。

  *******

  花花果实制造的分身,有这样的几个基础的特点:

  一,受花花果实能力者操控;

  二,分身完全复制被复制的对象;

  三,制造出来的分身,与被复制的对象,在感知上相连、同步……

  最重要的是,这些特点是不以花花果实能力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即是说,哪怕能力者本人并不想要其中的某个特点,也无法将之去除。

  这就好比是——橡胶果实能力者,就算再不喜欢,也无法让自己的身体不再是橡皮;四分五裂果实能力者,哪怕再怎样努力,也不能删除自身可以被分裂的特性;无论弹簧果实能力者如何尝试,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弹簧具有弹性这个特点……恶魔果实最基础的属性是不会变的。

  而作为花花果实能力者。

  罗宾所进行的开发,只不过是将果实能力,从只可以复制自身,推及到了可以复制他人,仅此而已。

  至于复制出来的花库克、花鲁诺他们的实力之所以能够如此强大,那也只不过是因为花花果实本身的特性而自然而然衍生出的结果。

  响雷果实天然可以发电。

  烧烧果实当然可以喷火。

  冰冻果实理所应当可以冻结大海。

  童趣果实本来就是摸谁谁消失。

  镜子果实理直气壮就可以镜像变身为任何高手强行五五开……

  花花果实自然而然也可以复制林奇、汉库克这样的强大生命体,并通过恶魔果实的方式将之孕育出来。

  所以并不是罗宾的实力不合逻辑地飞跃了,而是罗宾对花花果实的开发得到的提升,经过花花果实的放大而显得像是不合逻辑地飞跃了。

  林奇静静看着相谈甚欢的汉库克与罗宾二人……

  这可能就是自己之所以对恶魔果实不信任的原因吧。罗宾现在看似实力提升了,但其实她之所以强大的最核心的“技术”,并没有掌握在她自己手里,而在蕴藏在花花果实这个东西内——花花果实制造分身的原理,作为花花果实能力者的罗宾,其实并不明了。她只是在应用花花果实的能力而已。

  四分五裂果实的能力者,也并不明了他之所以能四分五裂的真正原理,如果可以的话,他早就创造出一套四分五裂神功,广收弟子,创立一个堪称天下剑士天敌的海贼团了。

  橡胶果实的能力者,也并不明了人的血肉为什么会转变成橡胶的原理,如果可以的话,他完全可以创造出一套橡皮神功,教给其他人,组建一个全员不怕子弹、不怕大炮、不怕拳脚、打不死、压不扁……甚至全员可以开二档、三档、四档的怪物海贼团了。

  一旦路飞失去橡胶果实,他的实力立刻就会打好几个对折。

  一旦罗宾失去了花花果实,她现在提升的实力就会瞬间清零。

  “你在想什么,乔鲁诺?”桑达索尼娅的脸在林奇旁边伸出来。“徐伦公主的实力大增,你不开心吗?”

  林奇笑道:“怎么会呢。”

  大概是他庸人自扰吧!

  林奇与『B.I.B』对视一眼,拥有无与伦比默契的他们也隐约猜到,对方在思考的事情和自己一样。

  恐怕也只有他这个外来的穿越者,而且是拥有随时取走别人的恶魔果实的开挂人士,才会出现这样自讨没趣的担忧。毕竟在海贼世界的人认知中,恶魔果实就是恶魔果实能力者自身的一部分,就算不明白能力的最核心原理又怎样,难道恶魔果实能力还会突然失效不成?

  “所以,虽然可以完全复制力量,包括全部的霸气——虽然你并不能完全发挥出来,但花分身并不能复制其他人的恶魔果实能力。”

  汉库克站在比她还要高了半个头的花鲁诺面前。

  她弹了弹蛇形的耳坠,这是金属制成的饰品。罗宾在旁操控花鲁诺,很快对她摇了摇头。

  林奇现在是磁磁果实能力者,复制于他的花分身却没有得到磁磁果实的能力……

  “啊!”

  汉库克的耳坠被无形的力量拽走,拽扯她白嫩透着粉的耳垂。

  汉库克还以为是徐伦操控的花鲁诺真的使出了磁磁果实能力,结果扭头一看原来是作为本尊的乔鲁诺那家伙在使坏,勾着手指隔空拽她的耳坠。

  汉库克对他怒目而视,林奇笑嘻嘻不以为意,转而道:“你们忘了吗,通常来讲,同一个人无法同时拥有两种恶魔果实能力!徐伦制造的花分身,某种程度上来讲,其实也是花花果实能力者。就算复制的时候可以将恶魔果实能力复制走,也无法在花分身体内兼容啊!”

  两种恶魔果实能力同时存在于一个人的体内是个什么结果,林奇可是曾亲眼见证过的。相信拉斐特警长很有发言权!

  “在需要维持花分身不崩溃的前提下,自然而然就会将复制的分身体内的另外的恶魔果实能力给踢出去的了,我想着是优先级的问题。维持花分身稳定为最优先,什么样的力量无法存在那就排除哪个……”

  林奇开玩笑道,“比如说有个倒霉蛋得了下一秒就会全身爆炸的病的话,那么我想通过花花果实复制对方的时候,也会将这种病给排除出去。”

  罗宾、汉库克、桑达、玛丽她们想了想,都觉得有道理。

  休息过后的罗宾手一扬,在众人面前顿时有花瓣拔地而起,凝结成一个个人影——花库克,花桑达,花玛丽三姐妹。

  “果然,没办法用出你们的幻兽种能力。”

  罗宾这回试了一下,摇了摇头。不论是汉库克的美杜莎,还是桑达的飞天之蛇和玛丽的力量之蛇,复制出来的花分身都不具备。

  “这么说来,克制你的这个能力的,就是恶魔果实能力者了。”汉库克打量着此刻立在原地,清一色眼神呆板的四个花分身。

  汉库克倒还好,她的大部分实力,其实在于自身,并不怎么依赖美杜莎果实;但像桑达和玛丽,尤其是玛丽,倘若无法复制她的力量之蛇果实,那么复制出来的花玛丽的战斗力,显然会和玛丽本身相差了很大一截。要知道玛丽的力量之蛇火力全开的话,与她人形态的战斗力可是天差地别的。

  “克制吗?我不这么认为。”罗宾轻轻一笑,“也没必要一定要复制对手吧?我复制出我能够复制的最强的花分身来战斗就行了……比如,汉库克你呀。”

  汉库克翻了白眼,没好气道:“乔鲁诺才对吧。”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