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299 国宝正该如此

299 国宝正该如此

  林奇啧啧道:“何必正面战斗?将对手的关键部位复制出来反复的砸烂,就算没有伤害,光是痛也痛死对方了。”

  桑达和玛丽都因为自己的花分身被造出来,被那种双重视角的奇妙感受吸引,这时听到乔鲁诺的话,不由笑道:“你是说,造出对方的心脏之类的?或许真的可以,徐伦公主甚至不需要靠近对手,只要隔得远远的,不停地射箭射爆对手的心脏就能折磨死对方了。”

  作为女海贼,她们说起这种狠辣手段,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止是心脏,还有大脑,甚至脊椎……对了,我听说人体有好几个地方,痛觉非常的敏锐!”玛丽和桑达越说越来劲,纷纷给徐伦公主出谋划策,给她预备好几种制敌手段。“或者将对方的脑袋复制出来,对双耳狠狠拍一下,估计对方就受不了了!哪怕将头扔走不停的旋转,一般人也会感觉头昏脑涨吧,这样战斗能力直接丢失一大半……”

  这些听上去就特惨无人道的话,不止桑达和玛丽说起来没有什么负担,乔鲁诺和汉库克也是面无表情。

  最让波妮觉得可怕的是,那个九蛇的公主——徐伦,她看上去优雅漂亮,没想到竟然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好心地告诉了桑达和玛丽她们所说的人体痛觉神经最敏锐的部位在哪里……美丽的面孔配上腹黑可怕的行为,让罗宾在波妮眼中的形象突然妖魔化了起来,真是不寒而栗!

  “对了,公主,”玛丽格鲁德忽然看向一言不发的波妮,“你能制造她的分身吗?既然是恶魔果实的能力,是不是有什么限制……”

  刚刚还陷入脑补中的波妮听闻此言,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俏脸发白。

  罗宾手一招,花瓣自地面团团涌起,在呆立的花库克旁边,凝聚出另一个栩栩如生的花分身波妮,只是眼神也是同样的呆板。

  波妮咽了咽口水。汉库克稍有些惊讶道:“竟然不是老太婆啊!”

  波妮现在青春靓丽的样子,是通过龄龄果实维持的。她真实的样子,其实是雪糕王国的王太后,这一点罗宾她们都知道。

  “这也能做得到啊,花花果实真是厉害!”玛丽惊叹。

  “不,我觉得厉害的其实是她的龄龄果实……”桑达沉吟,“对年龄的修改,竟然连花花果实也一起‘欺骗’了。”

  “并不是随便谁都可以复制。”罗宾摇头道,“岛上的很多人我都无法制造对应的分身。”

  她心念一动,在花库克的另一边,制造了又一个花分身——金色波浪长发,面带病容的高挑女子,正是蛇姬郁金香!

  林奇道:“蛇姬、汉库克、桑达、玛丽、波妮还有我……这些都是你曾经亲手碰过的人,对吧?制造对应分身的条件,应该就是你的花花果实能力触碰过对方,‘记住’了对方的特征。”

  他摸摸下巴,琢磨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花分身复制出来的,应该是你的花花果实能力最后一次‘记住’的对方的样子。”

  假如真的是这样,那么这种特性似乎和自己的替身很相似啊。

  “试试就知道了!”桑达索尼娅眨眼一笑,立即变身动物形态,化为碧鳞大蛇,后背也张开一双长翼,呼扇着飞上天空,“我去找其她人来试试……”

  说着,一扇翅膀就飞跃城墙,入了九蛇城内。没过多久,展开双翼的碧鳞大蛇就叼着……就抱着另一个人回来了,转眼就落回众人面前,而被她带到这边的女战士满脸懵,显然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卡斯莫斯慌忙见礼道:“汉库克大人,公主大人。”

  抬眼一看,看到面前竟然有两个汉库克大人,还分别有两个汉库克大人的妹妹,以及两个乔鲁诺,和两个粉头发的不认识的女人……卡斯莫斯心里疑惑死了,但是见汉库克她们这样从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问。

  桑达身形一转变回人类形态,笑嘻嘻道:“徐伦公主你应该没有碰过卡斯莫斯吧?”

  卡斯莫斯是护国战士的一员,当初罗宾和林奇刚来到九蛇岛时就见过她,但还真从没有近距离接触过。

  罗宾试了一下,果然无法制造出卡斯莫斯的分身。

  “来试试看。”玛丽格鲁德跃跃欲试。

  罗宾欣然点头,走向卡斯莫斯,抬手就要摸对方——手腕被林奇一把捉住。

  卡斯莫斯全程茫然,她就看到几乎是这座岛上的传说的男人对徐伦公主说:“不要用手,用花花果实触碰看看。”

  罗宾顿时会意,退开几步,发动花花果实能力——茫然无措的卡斯莫斯的肩膀上,立即有花瓣飘飞,凝聚出一条罗宾自己的手臂。

  卡斯莫斯虽惊不乱,明白这是公主的能力,任由公主长在自己肩上的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

  罗宾很快笑道:“啊,我想,现在可以了。”

  她话音一落,在她身旁的地上便有团团花瓣涌起,拔地而起一个栩栩如生的卡斯莫斯出现了。

  卡斯莫斯这才明白,原来那些呆立不动的第二个汉库克大人和她的妹妹之类的,都是徐伦公主的花花果实能力制作出来的……她眨了眨眼,被从那另一个自己眼中反馈而来的第二视角搞得有些头晕。

  玛丽拍掌笑道:“看来果然像乔鲁诺说的那样,发动这种花分身的条件就是公主的花花果实能力触碰过对方!”

  桑达也笑,“以公主的花花果实的能力,想要碰到任何人都没有难度啊。”

  这样一来,这个有些赖皮的招式,几乎等于是没有什么限制。

  想要复制的人,只要是出现在罗宾的视线范围内,她只要愿意,都可以隔着超远距离通过花花果实碰到对方,“记住”对方的样子。

  罗宾喃喃道:“但是,也有怎么也不可能触碰到的人……”

  比如,已经死了的人。

  妈妈,三叶草博士,大家,还有萨乌罗……罗宾很想再一次见到他们,可是花花果实并没有回应她的愿望。

  林奇走过去搓了搓她的头发。

  几个月过去,他的身高又蹿了一小截,这个身高差揉起罗宾的头来,倒是顺手。

  波妮留意到,汉库克从刚才开始就有点沉默,瞥眼一看——汉库克一直静静看着花分身中的一个没有说话。

  是蛇姬的花分身。

  “她的样子,好像病情更重了。”波妮暗想。

  汉库克转身离开,“我先回去了。”

  独自一人回到九蛇城内,通行无阻地来到皇宫,在寝宫门外汉库克远远地就听到里头的咳嗽声。

  侍女们噤若寒蝉,不敢出声,任由汉库克站在寝宫门外。

  竟然没有发现我?汉库克面无表情地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等里头咳嗽声渐渐停止,才推门而入。卧床的蛇姬正用热毛巾擦完脸,挥挥手让侍女离开,见到很快汉库克进来,带着病容笑道:“刚才我看到你们和徐伦她在树林里,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汉库克没说话,过了会儿才和她说起徐伦对花花果实的新开发,蛇姬欣慰道:“不愧是被开国皇帝视为国宝的恶魔果实,正该有这样的实力才对……”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