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300 蛇姬薨逝

300 蛇姬薨逝

  〖两个多月后——〗

  九蛇城外,树林里,林奇仍旧进行着每日的修行。

  ……

  自从罗宾开发出新型的花分身招式后,林奇便能够和罗宾一起合作修行了。

  罗宾的修行目标,是将她召唤出来的“花奇”或者“花库克”的潜力不断提升,使能够发挥出的战斗力不断逼近林奇与汉库克本人的理论极限。

  也就是罗宾自己不断提高特殊花分身的操作熟练度。

  对了,这种特殊的花分身的名字,由于涉及了其他人,因此不仅是罗宾自己,还有蛇姬郁金香,以及波雅家的三姐妹也踊跃(汉库克并不承认自己表现得有多踊跃)投稿,甚至波妮也提了几个备选……

  最后罗宾从容采纳了林奇的建议,给这一招起名为——“他花自在”。

  很古怪的造词。

  但这很林奇,所以罗宾很喜欢。

  他花自在的操作熟练度提升,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实战切磋。

  因此,这两个月里,林奇和罗宾都有空的时候,就泡在一起修行——罗宾召唤出一个花奇或者花库克,或者多个花奇以及花库克,围攻林奇一个人,或者围攻着甲了『B.I.B』的林奇。不过罗宾主要的“召唤兽”就只是花奇,毕竟召唤花库克用于修行的话,因为知觉的传递会给汉库克的本体造成困扰。

  况且花库克的实力上限也赶不上花奇。

  在无法复制汉库克的美杜莎果实,又用不到花库克极具魅惑的颜值光环的时候,还是只召唤花奇比较省事。

  这样的修行方式,林奇自己也是受益匪浅。

  虽然罗宾无法发挥出他的“他花自在”的全部实力,但那些分身也毕竟是他!即便在罗宾粗浅的操控下,合击造成的压力也是很强的。

  以自己的实力,竟然也能帮助到林奇修行,对此罗宾也是相当高兴。

  与此同时自己的实力也在这过程中不断磨练、不断提升,就更叫人满足了。

  罗宾虽然不是战士型的那一类人,并不会在享受所谓的战斗的快感,但这种不断提高自己的感觉,这是谁也不会讨厌的。

  ……

  但是最近半个月来,罗宾一起和林奇修行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常常是变回从前的样子,林奇和他的替身『B.I.B』独自修行。

  一个练习霸气,偶尔也会琢磨所谓的流樱是怎么一回事;一个磨炼六式,精进生命归还,催眠术即使没有怎么练习,但随着生命归还能力的提升,催眠的效果也是慢慢在变好,催眠他人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短。

  今天,罗宾也没有出现。

  林奇已经将『B.I.B』放出来活动了一个多星期,他与替身的修为也有了差不多一个多星期的差别,这时候正在树林里久违地彼此对练。

  以他们现在的战斗力,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不停地有树木被打断、撞碎。

  正修行着,忽然林中飞鸟惊起,不远处九蛇城高高的城墙内传来一声一声的钟声。

  当……

  林奇和『B.I.B』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隔着城墙看向九蛇城的方向。

  他们的见闻色都感觉到,在第一下钟声响起的时候,九蛇城内的无数气息僵立在原地,一时间都愣住了。

  林奇仔细感知了一下。

  即便病情日益加重,蛇姬的气息强度也一直都超过普通人。

  『B.I.B』的见闻色中,皇宫的方向,已经找不到属于蛇姬的那股气息。

  当……

  当……

  九蛇城内钟声一下一下飘扬,亚马逊百合的国民都知道这个钟声代表的意义。

  蛇姬去世了。

  ………………

  在半个月前,蛇姬的病情就越来越重,罗宾作为九蛇的公主,陪在蛇姬病榻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林奇偶尔也会来探望。但他毕竟是男人,而且老实说林奇和蛇姬郁金香除了九蛇公主这个纽带之外,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

  对蛇姬郁金香的事情,林奇实在不好多说太多。所以虽然很惋惜蛇姬郁金香这样一个强者,就好像超级赛亚人孙悟空,好像海贼王罗杰,好像一个又一个强者那样,慢慢地倒在了病魔的面前,林奇也只能随她去吧。

  这半个月里,罗宾默默陪伴在蛇姬病榻旁,看着这个对她很好的女人,一个给她关怀的长辈,一天一天地日渐虚弱,罗宾的心情也变得低落。

  可能是相思病的症状所致,蛇姬的话越来越少。最初患上这个病时的表现,很像是感冒高烧的流感,但最近,病情加重的蛇姬开始时而心情非常愉悦,时而情绪极度低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不论心情高兴还是消沉,她都越来越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高兴时,她病容憔悴的脸上,自顾自地微笑,对着无人的空气相谈甚欢,罗宾听出来她似乎是在和不存在的多拉格与路飞交谈。

  消沉时,她蜷缩在病榻上,一言不发,米粒不进,常常怔怔地看着空气,默然流泪。

  但也有清醒的时候。

  不过罗宾也分不清,自己究竟还愿不愿意看到,蛇姬在病魔折磨的缝隙中难得的清醒时刻。

  当蛇姬发病时,无论是封闭的喜悦,还是自闭的消沉,罗宾都可以安慰自己那只是她在生病而已;可当蛇姬短暂地恢复清醒,或者恍惚中分不清现实和幻想,或者认识到发生了什么后,虽然没有激烈地表现出来,但罗宾从她偶尔怔怔望着窗外远处训练场上年轻的九蛇战士时的侧脸可以看出来,她慢慢地感伤自己原来也并没有那么强大,在病症的撕扯下自己变得越来越脆弱。

  被负面的情绪汹涌包围,蛇姬渐渐地甚至不去抵抗病情的发作,或许沉溺在相思的幻觉,虚假的美好中,就不会看到现实中自己的狼狈。

  也不用看到汉库克眼神里的失望。那刺痛了蛇姬。

  从来没有一种绝症,可以让人体面的离开。

  蛇姬,或许也包括汉库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或许那也是老妇铃兰当初见到蛇姬患上相思病后,那么伤心难过的原因吧。铃兰曾经亲眼见过她深爱的先帝,那个上一代九蛇最坚强的女战士,在病魔的摧残下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狼狈,越来越失去体面,最后像个脆弱的可怜虫。

  “咳咳!”

  病重的蛇姬瘦了一圈,面上有病态的酡红,她握住罗宾的手,眼神恍惚。

  在罗宾身后,站着汉库克,她居高临下看着病榻上的蛇姬,面无表情道:“竟然这么狼狈,真是让人失望!你还够资格自称九蛇的皇帝吗?”

  寝宫内的侍女们低头肃穆,不敢抬头,忽然听到汉库克的命令:“都滚出去。”

  “是。”侍女们匆忙离开寝宫。

  罗宾握着蛇姬的手,抬头看到汉库克抬起手指,将黑发绕城一圈一圈。

  汉库克面无表情地对罗宾说:“不要看我。”

  汉库克摘断一根黑色的长发,绕在纤长的指上,黑发尾端倏地变化成细黑的长蛇,用最后的生命力嘶嘶吐信。

  没过多久,汉库克带着徐伦公主走出寝宫。

  徐伦公主对门口的侍女们说:“蛇姬薨逝了。”

  侍女们自然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但仍是难免伤心。

  “我来整理蛇姬大人的遗容,”罗宾轻声说,“你们去通知其她人,准备葬礼的事宜吧。”

  汉库克独自走出皇宫,来到外面一座罕有人至的钟楼内。青铜古钟表面覆满了灰尘,汉库克一掌重重按在钟上,震起灰尘,古钟被击退。

  “当——”

  第一记钟声响起,钟声苍莽,悠远洪亮,遍布九蛇城的每一个角落。

  河边捞起渔网的九蛇女人呆在了原地;

  城门处哨楼里的护国战士伤感地看向皇宫的方向;

  训练场上,年轻的小战士们茫然无措,她们从未听过这样的钟声,甚至不晓得九蛇城里还有这么一口钟存在;

  “当……”

  “当……”

  钟声回荡在房屋,田舍,猎场,九蛇城的每一个角落。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