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305 汉库克的礼物(二合一)

305 汉库克的礼物(二合一)

  海贼王世界里的强者,战斗力其实很难被精准量化。

  因为“生命归还”这个根植于这片大海上每个生命最深层处的特别机制的存在,所以也就导致了一个很离谱,但也很热血,很浪漫的结果——当你的意志足够坚定,坚定到了疯狂的地步,是真的可以燃烧出难以想象的火光,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所以罗罗诺亚.索隆可以一次次满身伤痕地斩断拦路之物。

  所以蒙奇.D.路飞每次抱着燃尽自己一切的气势,总是能咬牙站到最后一刻,甚至在大监狱里那么多次濒临死境,都能奇迹般地挺过来。

  意志坚定的人很可怕。

  在海贼王的世界里意志坚定的人更可怕。

  在海贼王的世界里意志坚定到愿意为之付出生命也无怨无悔的人,最他妈可怕。

  所以除非是二者的差距大到犹如天堑,否则谁赢谁输,谁强谁弱,并不一定是定论。老牌的七武海、恶魔果实能力强者的沙鳄鱼和月光莫里亚照样会输给实力不如他们、见识不如他们、经历不如他们、年纪不如他们的草帽路飞……与绝不动摇的路飞比起来,他们两个的决心差得太远了。

  汉库克有多强?

  林奇的见闻色擅长判断一个人气息的强弱,他可以清楚地感知到,汉库克的气息不如自己。

  但他绝不会认为,汉库克就一定比自己弱。

  哪怕在这些年的无数次比试里,汉库克基本没有赢过自己,林奇也依旧不会认为,汉库克就一定会输。

  汉库克是郁金香“死”后,九蛇岛上最强的亚马逊战士。

  那么,她的意志呢?坚不坚定?

  林奇觉得,在生来就目空一切,有着唯我独尊的霸气的汉库克小妞眼中,恐怕就压根不会去考虑什么意志坚不坚定的问题,也恐怕不会有任何人或事有可能让她产生哪怕一丝丝的动摇,认为她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天上地下最美的女人……极致的自恋,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坚定的意志呢?

  在原时空,女帝或许还有曾经作为天龙人奴隶的心灵漏洞,而现在的这个汉库克,当初差点被人贩子拐走的惊险经历,完全谈不上什么心灵漏洞,即便有谁不晓得通过什么方式得知了她的这段经历并言语攻击她,也造不成多少伤害,只会招来无情的报复……

  乔鲁诺到底有多强?

  汉库克越来越难以看清楚。这也是她提出这一次临别前的决斗的原因。

  她还记得,几年前最开始碰见的时候,他们就是从拳头开始打招呼的。

  没想到这家伙一天天,一年年的,变得越来越强,让自己追都追不上,真是气死个人!汉库克想在他离开九蛇之前,认认真真地和他战斗一场,反过来说,也是希望他好好地跟自己打一场。九蛇以强为美,亚马逊是战斗民族,她想……用这样的方式,记住他。也希望他能记住自己。

  呵,怎么会有人忘得了我?

  暗金色的蛇瞳,娇媚的眼影,汉库克邪魅地一笑,漾起无敌的青春气息交织着妩媚甜美的风情,一头黑色长发扭曲细蛇,嘶嘶吐信,卷向贴身搏斗的男子。

  蛇发一根根咬在林奇的脖子上,却全都邦邦作响,蛇牙竟然刺不破林奇的皮肤。

  林奇冲她挑挑眉。汉库克一笑,料到是这个结果,真是拿他没办法。

  ……

  一天一夜过去了。

  一大片树林都被那两个人蹂躏得不像样子,树木摧折,岩石崩碎,遍地都是坑洞。

  树林的飞禽走兽们早就远远地避开这个区域,那两个人类的气息生猛得比它们还像是怪兽!骇得四散而逃。

  天色渐亮……

  波妮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她靠在树边,已经困了一觉醒来。

  还未全睁开眼,她就听到不远处“砰”“砰”“砰”“轰隆”……的一声声动静,立刻惊得睁眼,叫道:“他们两个……还在打啊?!”

  桑达索尼娅回头道:“你醒了啊?”

  玛丽格鲁德远远地看着那边在乱石堆里搏斗的二人,拳脚挥洒,霸气四散,看得人惊心动魄,顾不上搭理醒来的波妮。

  “他们还是人吗?一天一夜了,真是怪物一样的体力!”波妮心中震骇,感觉自己能逃出九蛇岛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了。

  她一动,就发现身上盖着的毯子。低头一看才发现,这哪是毯子,而是自己的衣服。

  波妮吓一跳,自己被扒光了?

  揭开盖在身上的衣服才发现,自己明明穿戴整齐,并没有被扒。那这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哪里来的?

  波妮茫然地左右查看,发现了一旁地上铺了几层衣物,侧卧小憩,身上也盖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当做毛毯的空条.徐伦……

  罗宾睡得并不深,缓缓睁开眼,听到不远处的砰砰拳脚声就知道,林奇和汉库克果然还没有结束战斗。

  这也是他们以前很少放开手去打的原因,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在不是生死相决的较量,甚至是不太愿意伤残对方的文明比武中……但凡不把其中一方的体力完全耗尽,是不可能结束的。

  罗宾注意到那边波妮满脸的疑惑,披散着长发坐起身,“怎么了?”

  “这些衣服……”波妮十分困惑。

  罗宾摇头道:“花分身可不是光着身子出现的呀!我只需要控制得精细一些,就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随着她心念一动,她坐着的地上铺了几层的,以及她身上和波妮身上盖着的那几套衣服,都突然间蓬散成团团的花瓣,零落飘散在地。

  “还能这样?”波妮现在不困惑了,她震惊。

  很像是我以前看到林奇的操作时说的话……罗宾拂了拂凌乱的发丝,眯眼望着不远处打得难解难分,仍然你来我往的两个人,对两位波雅妹妹道:“你们饿不饿?”

  和原时空不同,仍然青春美丽的玛丽摸了摸平坦的小肚皮,咕咕叫了。

  桑达笑道:“确实该吃早饭了。”

  波妮望着携手去弄早饭——估计就是采摘一些树林里的水果之类的——的三个人,表示十分的无语。她又转头看了看那边打得和昨天别无二致,起码在她看来没有多少变化的两个人……那边在打得忘我,这边却在悠闲地去吃早饭,真是古怪的画风!

  “等等我!”波妮赶紧追上去,她也饿啊。

  ……

  桑达和玛丽两个作为战士,这场姐姐和乔鲁诺的持久战斗,她们看得津津有味。

  虽然不是分高下、决生死,但文明比武也有文明的看法,这种形式的公平较量,倒是也能让她们看得许多精彩之处,招式的思路,霸气的运用,都值得学习和模仿。

  罗宾则是看一会儿他们的比斗,累了就坐下看几本书休息休息。

  只有波妮是无聊得最快的,她在比武开始的半天后就开始觉得无聊了,但是她觉得无聊,那些人也不会放她走,因此只能坐着生闷气。发现生闷气也没人搭理自己,只好自己解闷,汉库克的那两个妹妹凶得很,还喜欢戏弄人,她便只好找那个空条徐伦聊天,这似乎是个好说话的。

  没想到空条徐伦只是拿出几本书让她选,邀她一起读书。

  波妮胡乱翻了一会儿就更觉得无聊,不知不觉,就又开始打盹。

  烈阳高悬……太阳西斜……落日黄昏……夜色星空……

  等到第二天天色大亮,波妮被谁摇醒,睁眼一看就是吐着蛇信的绿发女人,吓了她一跳。

  “终于打完了?”波妮伸着懒腰站起来,“居然打了两天两夜,真是两个怪物……”

  罗宾掩口轻轻呵欠,眯眼看着前方一片狼藉处,逆着晨曦阳光走来的两个高挑人影。

  玛丽格鲁德在旁瞪着黑眼圈懊恼道:“我就打了个盹……没有看到结果……”

  林奇和汉库克并肩缓缓走来,二人都是大战后带着疲惫的样子。可能是深夜或者凌晨就结束了战斗,所以到现在已经休息了一会儿的缘故,他们看上去都没有筋疲力尽到让人看出异样的表现。也就是说——罗宾她们看不出来究竟是谁先支撑不住输了。

  虽然答案可能猜也猜得出来,但还是好想知道,到底是谁赢了谁输了啊!

  玛丽格鲁德冲她姐姐眨巴着漂亮的黑眼圈。

  “姐姐,你们谁赢了?”桑达索尼娅也好奇地问。

  “哼!”汉库克不答,只是扬起下巴,留给众人一个高傲的背影,“走吧,差不多该回去了。”

  玛丽格鲁德嘀咕道:“总不可能真是姐姐赢了吧?”

  被二姐拍了下脑袋,跟着一起追大姐去了。

  难道真是汉库克赢了?罗宾眼带疑惑,笑着看向林奇。

  林奇还了她一个无辜的眼神,摸摸肚皮道:“徐伦姐,我好饿了!”

  “那去弄吃的吧。”罗宾点点头,也不纠缠,拉着他走了。

  只有波妮并不关心谁赢谁输,反正她都打不过,而是沉思着:为什么乔鲁诺比徐伦大,却要叫她姐?

  ……

  九蛇岛,海边。

  大战之后,放松一下。

  临别之前,吃顿好的。

  林奇将波雅家的三姐妹体内的幻兽种芯片都暂时取出来,这样可以放心地下海玩水。

  桑达和玛丽都很高兴,成为恶魔果实能力者后,可就是旱鸭子了,还好有乔鲁诺帮忙,她们还能再享受游泳的畅快。

  本来林奇也不介意帮波妮一下,可惜王太后女士吓得连连摇头,她可不想被拿走能力,变成老太婆的样子。

  罗宾需要维持“徐伦假面”,不能拿走花花果实,所以捧着一本书,微笑着在海边看书,看她们玩耍。

  汉库克和姐妹一样换上方便游水的短衣,打开修长的四肢漂在海上。

  望着蓝天白云,听着耳边的嬉戏和笑闹声,她想起了凌晨夜里的事情……

  ……

  【夜空繁星。】

  【狼藉一片的树林里,两米二多身高的青年站在月光下,喘了一会儿气便已平复。】

  【“喂,”林奇踢了踢蛇妖精的腿,这小妞现在烂泥般瘫软在地,两眼无声,喘息不断,汗流浃胸,“没死吧?”】

  【“呼哧……呼哧……”挂满汗珠的山峦剧烈起伏,汉库克无神地瞥了他一眼,显然没力气搭理他。】

  【“看来又是我赢了,女帝陛下。”林奇笑了笑。】

  【他抬脚一勾,垫着汉库克的腋下轻轻一提,就将她整个人提溜得站起来。说来也是神奇,汉库克的战斗力爆表,体力雄厚得如同怪物——林奇耗了两天两夜才将这小妞累得筋疲力软躺下——可是体重却轻盈无比,相比起她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和战斗力,这点体重实在是轻飘飘。】

  【汉库克软答答地靠在林奇的怀里,下巴挂在他肩上,仍在气喘的呼吸里,有着一股又湿又热的香气。】

  【林奇嘀咕道:“你这小妞还真是玛丽苏女主角啊,连汗味都是香的……真是不科学!”】

  【“很香……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喘息声加重了。】

  【怦怦,怦怦,怦怦怦……】

  【贴身如此,林奇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脉搏。】

  【“你心跳加快了,女帝陛下。”】

  【“不准这么叫我。还是叫我汉库克……”她好像有点不满。】

  【“好吧,汉库克。”林奇从谏如流,“你是在紧张吗?这可不像你,汉库克小妞。”】

  【“不准说话!”】

  【“好吧。”】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林奇也没搞明白这小妞哪来的力气,刚才还软答答的跟蛇一样呢,忽然就从他怀里挣脱,满脸红晕,眼带一抹迷人的羞色,直接朝他的脸怼了过来。】

  【不远处,桑达索尼娅靠在树边睡着,玛丽格鲁德撅着屁股趴地打盹,罗宾靠着波妮都睡得正熟。】

  【满天繁星,圆月高悬。】

  【两米三出头的青年,半步一米九的姑娘,坐在海岸边望着远方黑色的无风带大海。】

  【这算怎么回事啊?林奇无语。】

  【汉库克道:“你们还会回来吗?”】

  【林奇提醒道:“麻烦不要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啊……”】

  【青春少女真是多愁善感!切。】

  【汉库克给了他一拳,拳头轻轻顶在他的脸颊,皱鼻表示不忿。】

  【“大家都这么年轻,未来还有的是时间,谁说得准?说不定在伟大航路逛了几年,觉得无聊也就回来了呢!”林奇笑道,“说不定你以后也会觉得当女帝很无聊就不当了,跑到伟大航路找我们玩耍呢?”】

  【汉库克顶在他脸上的拳头拧了拧。】

  【“你这么任性,蛮横,不讲理,唯我独尊,想干嘛就干嘛,”林奇抓住她手腕,将她拳头拿走,“哪天一时兴起,把亚马逊百合国家原地解散,我都不意外!”】

  【“……”汉库克低着头,耳根都红了。】

  【喂喂,你不会觉得我在夸你吧……林奇惊了。】

  【天边,逐渐升起的朝阳,将黑色的海面映成火红色,边缘透着一缕深蓝,远远看去,这景色瑰丽而奇幻。】

  【林奇笑道:“你知道吗,算起来,我跟你还是老乡呢!”】

  【“嗯?”汉库克不解。】

  【“这次出海,也是为了完成某个人的心愿……”林奇道,“她在遗信里拜托我回去故乡花之国看看,我也在她的墓前答应了的。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到,否则就不是男子汉了,还怎么好意思在大海上混?”】

  【遗信?她?汉库克轻声问:“是你母亲吗?”】

  【“算是吧!”】

  【休息得差不多了,林奇和汉库克踩着晨曦的光,并肩往回走。远远地就看到捂嘴打呵欠的罗宾,似乎是刚刚睡醒……】

  ……

  乔鲁诺和徐伦终于准备离开了。

  汉库克三姐妹都来送他们,一直送到城门外。

  :。: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