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308 甚平:这tm还是个人?!(二合一)

308 甚平:这tm还是个人?!(二合一)

  甚平一个人离开太阳海贼船,是因为心情郁闷。

  刚才他们路过一座小岛,本来只是想沿途做点补给,略作休整。

  结果,惹眼的海贼旗,首先就引起了岛上城镇居民们的敌意。

  其实这倒没有什么,当了海贼就该有被安分守己的良民敌视的觉悟。

  作为曾经的龙宫王国军队士兵,甚平还是拎得清何为贼、何为民的。

  但是,当看清楚从太阳海贼船上下来的他们都是鱼人之后,小岛城镇上的那些看上去很淳朴的人类居民们,除了对海贼的敌意……更多的则是涌起了对“异类”的憎恶。

  憎恶,不只是憎恨,还有嫌恶。

  那种眼神,根本不是看待同等的人,而是在看一群上了岸的、有着人形轮廓的“鱼”。

  这种眼神和态度,尽管一路上已经看过许多次,尽管这数百年里鱼人族已经承受了无数遍,但甚平得承认,自己仍然是被刺痛了。

  他相信船上的大家都被刺痛了。只不过大家的反应并不相同。

  因为……阿龙的反应最激烈,也最为愤怒,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克罗欧比、啾、小八也跟着他一同气愤,对那些集结起来攻击他们的城镇居民大打出手,而在这个时候,就连脾气比较好的船医阿拉丁都没有阻拦他们。

  只有泰格大哥最沉稳,喝止了胡闹的阿龙他们。鱼人的腕力是人类的十倍,一个不注意就会打出人命的。然后做了最简单的补给,不再停留,扬帆继续起航。

  甚平尊敬泰格大哥,因此也学他的气度沉稳。只是心里的郁闷,以及他再不愿承认,也确实存在的想要对那些讨厌的人类挥舞拳头的冲动,却是真实存在的。上船后他就寻了个借口为大家捉海兽加餐,下海尽情游泳,消遣郁闷之情……

  在海中潜游,甚平很快察觉到水里鱼群的异常,似乎很惊慌,在纷散逃窜。

  是出现凶猛的海兽了吗?这倒省了甚平他搜寻的功夫。

  至于他们鱼人族以海兽和鱼类为食,这当然没什么问题。觉得这有问题的,才令甚平厌恶,事实上加入泰格大哥的海贼团后,他已经不止一次被碰见的人类质问,为什么他们明明是鱼人族,却要吃同类了——同类?甚平每次都不语。

  我们鱼人,也是人啊。

  你们才是我们的同类才对……甚平眨眨眼,驱散忽如其来的杂念,口中发出特殊音波,询问慌乱的鱼群,想打听那头它们正在躲避的海兽的位置。

  胡乱的鱼群听到询问,游来几条,口中也哞哞发出一圈一圈音波。

  甚平听罢,很是惊讶,不仅是海兽?

  从鱼群七嘴八舌、甚至显得颠三倒四的话里,甚平知道它们是从无风带的海域逃来此处的,而原因则是在无风带的边缘地带,竟然有一个人在和海王类厮杀。

  无风带?

  无风带的海域可是海王类的巢穴,那里头可是有不少体型超乎想象的巨大海王类啊。

  竟然敢在无风带游泳,还作死和海王类纠缠,那个人是同胞吗?

  不知道是哪里的鱼人……

  甚平心中一动,告别鱼群,身形一晃,水下炮弹般向着无风带的方向游去。

  越是往无风带的海域游去,一路上竟然遇到越来越多的四散的鱼群。而且鱼群的种类,体型也越来越大。

  甚平对那个不知名的鱼人同胞更感兴趣了,能持续地造成这样大的声势,看来仍然没有在和海王类的搏斗中落败。

  实力很强。

  不知他的鱼人空手道水平怎样?

  甚平一时技痒,想和那位与海王类搏斗的生猛鱼人切磋一番。

  当然,更多的他是想一探究竟,看看是不是能将这鱼人同胞,也拉进泰格大哥的太阳海贼团中。

  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为自由而反抗的鱼人。

  大家只有团结起来,才能让人类抬起头正视我们的存在!

  甚平逆流而游,一头扎进静止如巨大水砖的无风带海域,极速穿梭潜游数百米后,他听到有海兽哀鸣,以及那“砰……”“砰……”不断传来的有节奏的沉闷声。

  是拳头打击的声音。

  从声音传来时水流细微的震动,甚平敏锐地判断,那个制造声音的拳头,力量很强!

  超乎预料的强!

  果然不愧是鱼人的战士,甚平暗自一笑。

  他们鱼人天生腕力就是人类的十倍,而且只有在水中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上岸后其实状态一直都在打折扣,而且离开水源后越久,状态也会慢慢变差——这也是难怪阿龙那混账臭小子整天叫嚣着“我们鱼人才是比人类高一等的种族”之类的,甚平虽然并不认同,但这种先天优势也是确实存在的。

  在水下能和海王类打出这样的力量,可谓是将他们鱼人战士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水下战斗,人类的劣势太大了,第一不能呼吸,第二水流的阻力会大大削弱他们的力量发挥;而他们鱼人呼吸自如,水流非但不会成为阻碍,还会变成助力,他们的鱼人皮肤,和肌理,本就更适合在水下搏斗。前方那和海王类搏斗的鱼人同胞的声势,就是最好的证明!

  甚平已经看到了那被一个人影追着敲打的巨大海兽,见猎心喜地拍了一记鱼人空手道,轰出一道“水柱”射向那海兽背后的人影。

  他本来就是有意打偏,毕竟这只是打个招呼,结果却小吃了一惊,那追逐海兽的身影,在水柱轰到近处之前,竟然就似有察觉,提前看了过来——而且,明明看到了来袭的攻击,却浮在水里动也未动,任由水柱擦着脸飞向脑后。

  这么肯定我的攻击会打偏吗?甚平哑然,这人真是好厉害的判断力。

  巨大海兽委屈地叫了叫,趁甚平不注意,赶紧甩尾游走。那人也未阻止,只是“咕噜咕噜”地开口说了什么,就脚下一踩,水浪涌动,整个人笔直地冲向甚平。

  甚平仓促间招架格挡,对方的拳头轰然砸在自己的双臂,力道之强,果然不愧是和海王类搏斗的高手。

  “咦?”离得近了,甚平听清楚了对方口中除了“咕噜咕噜”的水流外的声音。

  他仔细一看,也露出了和对方一样的惊讶之色,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对方说话会如此含糊不清。

  这个人,不是……鱼人?

  这大大地出乎甚平的预料,对方将他推开,整个人浮在水中。

  甚平也因此看得更清楚。对方赤着精壮的上身,双臂肌肉虬结有力,只穿了条大裤衩,好似游玩一般惬意,对方的皮肤在海中显得有些暗,但甚平绝不会看错……那是人类的身体特征!对方宽大粗糙的大手十指间没有蹼,肩膀上也没有水下呼吸用的腮。

  对方略鼓着脸颊,显然大吸了一口空气才下的水和海王类搏斗,也不知道是不是吸了太多空气,甚平感觉对方的胸膛比普通人的比例更鼓胀,就好像塞入了更多的空气一般,可是人类的肺部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呵呵……是你咕噜咕噜……”

  对方嘴巴又动了,又和之前一样,一动就开始往外冒水泡,身为普通的人类,他无法在水下呼吸和说话的人类。

  甚平按下内心对此人实力的惊异,仔细看他的样子,总觉得那张脸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看见过,便沉声道:“阁下是谁?竟能够……”

  他正要夸赞几句这个人类强者。

  然后大家萍水相逢,互道姓名。要么就此结交一番,要么如果话不投机,那转身就走便是。

  谁想自己一开口,对方就“咕噜咕噜”大笑,“咕噜咕噜”说了什么,便又直朝自己这边冲了过来——他想做什么?

  甚平没想到这个人类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招式凶猛,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

  每一拳一脚,力道都让他隐隐吃痛。

  要知道自己可是鱼人啊!在这水下,竟然跟一个人类打成这个样子。

  对方分明是个人类,为什么在水中身体的动作却如此灵活?

  面对这个人类一拳接着一拳,连绵不绝,密不透风的攻势,甚平除了震骇,惟有不解。

  为什么水流没有成为他的阻碍?

  甚平和对方你来我往地交起手来,对拼中也慢慢看出了一点门道……

  这个在人类之中也显得个头高大、身材近乎完美的男人,在水中移动的时候,身体就好似水中的飞絮,轻盈无比。

  就好像……他那强劲的身躯是假的似的!哪怕看上去肌肉如铁,块块分明,仿佛刀剑也无法摧残分毫,但其实柔弱如水,随意流转,甚至能够融入这海中混乱的水流里头,水流非但没有成为他行动的阻碍,反而像自己这个鱼人一般,行动自如!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类?

  自己是因为鱼人的天生优势,而对方却是凭借一种诡异的身法技巧!

  竟然会有这样的人类!

  砰!

  砰!

  甚平一次次和这个人类对拳,碰掌。

  他的鱼人空手道段数极高,拳劲足以将一座山头崩断,平时和人类海贼们交手,甚至需要拿捏着力气,否则会一不留神就容易将人打死。

  可与此人的拳掌相碰,却丝毫占不到便宜,反而将自己震得手麻。

  甚平肯定了,虽然大海上存在着强如怪物的人类高手,但那都是难以企及的一个个名字了,惟有眼前这个偶然遇到的人类男子,是目前为止自己碰见的最强!

  水流袭来,甚平再次和对方硬拼了一拳,力道相碰,却好似泥牛入海。

  鱼人空手道,可是能够直击人体内的水分,造成内伤的!

  甚平震惊地发现,这个人类除了最开始对拳,略微皱眉,似乎有点不适应之外,在之后的碰撞中,竟然越来越顺畅。

  适应了?他在适应鱼人空手道?

  怎么可能!

  鱼人空手道的力量直击你体内的水分,震荡内脏,这也是能简单适应的?

  “咕噜咕噜咕噜……”在激烈的对拼中,那人嘴巴不断地念着什么,甚平无心分辨,只听出是什么“木大木大木大”之类的难懂的话。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不可能啊!

  对方的拳势愈发从容,似乎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的鱼人空手道。甚平几乎就要绷不住沉稳的表情,露出失态的惊愕之色了。

  难道这个人的体内没有水分?怎么会!

  甚平脑中浮现一个疯狂的猜想——莫非,也许,大概,说不定,这个人能够控制他自己体内的所有水分?!!!

  可是这怎么可能!

  甚平看到,在乱流涌动中,在海面上投下来的光影晃动中,身躯柔如飘絮般游曳的那人类微微一笑。

  “咕噜咕噜……”对方开口说了什么,而后便又冲了上来。

  甚平掉头就走。

  这是个疯子。

  他刚才隐约听到,在水泡咕噜声里,这人类笑着说的似乎是——

  “这就是鱼人空手道吗?有意思,有意思!再来!”

  货真价实的疯子!

  甚平游得飞快,一言不合就正式开打,打之前话都不讲两句,我们分明就不认识好吧?

  如果是因为最开始我那一记水柱而觉得冒犯了,那也不应该啊!甚平很肯定对方之所以不躲不避,就是看出来自己故意打偏了才对。

  明知道自己没有恶意,还是干脆利落的就越打越狠?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还在战斗中诡异地适应着鱼人空手道的力量……不仅是个疯子,还是个具有野兽般禀赋的疯子!

  甚平不想再和这人纠缠,可他游了一段,却发现后面的那人类竟然紧随自己身后,真的好像猛兽一般穷追不舍!

  轰!身后传来一声闷响,那人类竟然追了上来,绕到甚平上方,照面就是一拳,砰!

  巨大的震荡在海中迸发,甚平借助对方山崩般的巨大拳力,向下划了一个圆弧轨迹,卸去一些对方的力道的同时,也以更快的速度游走。

  他怎么还不浮上去?甚平心中大为不解,这个人类究竟吸了多少空气下的水?憋气这么久,他就不难受吗?这还是人吗?

  在甚平眼中,这个人类男子的形象,慢慢地像披着人皮的怪物靠拢……

  极速的追逐和碰撞中,甚平慢慢地感到心力交瘁,他不禁纳闷,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明明只是想为海贼团找到一个新同伴而已,就算发现对方不是鱼人同胞,那也不过是个误会,为什么会变成眼下这追逐大战呢?自己最初只是想出来游一会儿散心,顺便抓只海兽回去吃而已啊……

  更让他感觉心中隐隐不安的是……甚平极速游行中,瞥眼看向光斑晃动的海面,他总觉得海面上方似乎有什么东西,直让自己感到心惊肉跳。

  仿佛,天上有一个和紧咬在身后的家伙,相似的猛兽在静静俯视。

  蓬!

  甚平破开海面,在冲天的水浪中,趁隙环视半空,天海空荡荡,只有白云悠悠,并没有什么那让他内心不安的事物……1603381124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