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317 我很乖的,请不要杀我

317 我很乖的,请不要杀我

  自卫队的士兵们看懵了,斯沃大人可是CP组织出身的强者,他的刀下斩杀的凶名赫赫的海贼不计其数,谁能想到他竟然话还未讲完,就被林奇一记飞膝撞开?

  林奇站在原地,扫了一眼满地的士兵,以及左右被削了半条街的村庄,他回过身去,对那些躲在角落默然旁观这场冲突的岛民们嚣张道:

  “听好了,老子是海贼!

  “快把食物和钱都拿出来!”

  街角和窗后的岛民们惊惧,互相握紧手掌,没有站出来,没有回应。

  一件土屋里,头上插满羽毛的村长老婆婆踩着地毯,仿佛自语般地说:“乖孩子,还不能出来……”

  外面,士兵们听到海贼的嚣张发言,全都漠然,朝林奇攻去。可他们的刀剑砍在林奇身上却是乒乒乓乓,分毫不能损伤。反而是他们自己被林奇一手一个,揪衣领,提胳膊,随手就甩飞出村庄,撞向再度提剑杀回来的白色军服剑士斯沃。

  “可恶!”斯沃只能翻转剑锋。

  林奇哈哈大笑,一脚一个将剩下的士兵踹过去。

  而斯沃只能用刀背或刀身,将迎面飞来的士兵一个又一个拍到一旁,他本来愤而反击的气势顿时大减。

  “六式中的铁块,你是从哪里学到的?”

  在一地的士兵中间,斯沃刀尖拖地缓步而行,随手拍了拍上衣的褶皱处,那是之前被林奇飞膝撞到的地方。

  “我这不叫铁块,我这叫块铁。”林奇说,“或者也可以叫铁头功之大力金刚腿。”

  “……”斯沃沉默,视线从林奇的脸转向了路边好似看戏人的罗宾的脸上。“你的脸,还有她的脸,我应该是在悬赏令上见过!

  “报上名来吧,悬赏金如果在……”

  他话未讲完,林奇已经叹了口气,纵身冲了过来,提肘势不可挡地撞来。

  好快!斯沃的瞳孔紧缩,倒映着不断放大的手肘。

  他竟完全没有看清楚对方是什么时候移动的!

  是六式的剃?

  竟能这么快?!

  斯沃只能提起刀子仓促格挡——用刀刃向前斩切对方的手肘,却没有想到,刀刃并没有能够切入肉里,也没有血花迸射出来……这个海贼的手肘被一层什么东西覆盖着,像是黑色的盔甲。武装色,是武装色霸气!这个海贼,六式的功夫这么强,竟然还掌握了武装色霸气。这是哪里钻出来的怪物?

  林奇一击被挡,抬脚就踹。

  斯沃神情凝重,挥剑防御。

  叮叮当当……他挥剑化作残影,而对方的拳脚速度也丝毫不落下风。

  林奇的速度越来越快,他已经将六式的剃的移动脚法,融入了正常的战斗之中,完全不需要仔细琢磨剃的用法,嗖嗖嗖嗖……他的速度随心而动,快到超乎想象,像是闪烁一般,漫步在斯沃的刀光剑影之中。

  游刃有余。

  斯沃也在使用六式,可是他的剃却跟不上对方的脚步。

  挥剑一斩,没想到剑刃所过之处,对方的身体如面团一般塌陷……是纸绘?他连纸绘都掌握了?!

  斯沃微微张开嘴巴,瞥见高速移动的那海贼对自己微微一笑,接着双拳合并——不好!难道是那一招?!

  不!怎么可能!!

  林奇双拳合抱,向前一踏步,轰然撞在斯沃的胸口,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重击声。

  “噗!”斯沃吐了口血,背后狂风涌动,砰!他后知后觉般被击飞。

  啪!啪!林奇两下月步便追了上去。

  啪!斯沃踩踏滞空,忍着遍体的剧痛,挥剑劈出一道凄冷的月牙,斜斩在踏空冲来的林奇正面。

  轰隆……

  林奇被斩落,地上的房屋也被波及了少许,斩去墙壁,削走屋檐。

  哒,斯沃落地,捂着胸口,擦去嘴角的血,“六王枪?不可能,那是惟有把六式奥义全部掌握的淋漓尽致的人才能使用的招式……”

  林奇无所谓道:“刚才随便试了一下,效果好像还可以。

  “倒是你把我的衣服斩成这么破烂,你想怎么赔?”

  斯沃没说话,刀锋一转,剑刃上缠绕着一团莫名的气息。

  “你的身体确实很硬,硬如钢铁。”斯沃冷冷道,“但你听说过——可以斩铁的剑士吗?”

  “听过啊。”林奇无所谓道。

  “……”斯沃无语,也不再废话,举剑就斩。

  只是,让他心中惊疑不定的是,就算自己使出了斩铁剑术,仍旧没办法破开面前这个海贼的防御。

  这个人的身体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还是人类的血肉之躯吗?

  当!当!当!当!

  剑刃斩在这个海贼的肉身上,却斩出这种叮当声,斯沃听得心中烦躁。

  “你的刀刃缺口了啊。”林奇笑着,在无数的刀光剑影中,探臂一抓,漆黑的手指准确地捏住劈向自己额头的刀刃。“哦?剑上的霸气变强了?”

  林奇正好奇着,斯沃低吼一声,剑势更沉,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劈出一道狂猛的斩击,对着林奇当头劈下。

  轰隆!一道巨大的沟壑贯穿了整个村落,将街道分成两边,岛民们看得惊慌不定,更加不敢冒头,妇女捂住小孩的眼睛,低头祈祷。

  斯沃握着刀,轻微喘着气,没有理会这一剑造成的破坏,他只在乎这一剑有没有伤到眼前的海贼。

  林奇的上衣左右裂开,露出精壮的身躯,他伸手抓住一根缓缓飘落的断发,摸了摸下巴,摸到一点细小的伤口,沁出了一抹血珠。

  “斩伤你了。”斯沃说,露出微笑。

  “费这么半天劲,让我留了这点血,值得表扬!”林奇冷笑道,“不过你以为这就能保护这里的人?

  “我看你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斩击是吧?

  “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斩击——”

  是杀意!斯沃手中一紧,眼中那海贼的动作似乎在变慢,只见那海贼慢慢抬起长腿,在身前踢出一个弧圈……是岚脚?

  轰!一道远超他刚才斩出的任何一道……不,是无数道斩击!无数道岚脚斩击的光,自林奇的脚下飞出,势不可挡地飞了过来。

  斯沃举刀阻挡,岚脚的光雨点般撞来,刀子叮叮当当地迸发火星,最后当的一声,竟被斩断一截。

  只一瞬间,斯沃的白色军服已经被斩得破破烂烂,他整个人也是皮开肉绽,满身鲜血淋漓,深可见骨。

  “……”

  斯沃愣愣地看着脚边的一截断剑,“你究竟是叫……什么名字?”

  “你好没礼貌啊,不问我家船长先问我,回头我要是被我家船长打了,你负责吗?”

  斯沃木然,这个男人只是船员,一旁那个悠哉观战的女海贼才是船长?

  嗡嗡嗡……他手中的断剑发出震颤,竟嗖地脱手而出,连同脚边地上的那截断剑一起飞向对面那个海贼,在海贼的面前凭空悬浮,更可怕的是……两截断剑好似面条一样,嘎吱嘎吱拧成弧形,在那海贼的面前游鱼般衔尾转圈。

  林奇道:“我不光听过斩铁的剑士,还听过剑士的克星呢!”

  随手一挥,两截“游鱼”在身前倒转剑锋,对准衣衫褴褛、愣住的斯沃,极速射去,噗噗钉入他的身上。

  “哦,也就是在下。”

  林奇伸手虚握,扭门把手一样转了一下。

  插在斯沃身上的两截铁剑也随之而转……

  “……”斯沃眼中爬上血丝,咬牙忍着剧痛,但随着那海贼的手又往后招了招,横嵌在斯沃体内的两截剑刃便拉着他快速奔向那海贼的面前。

  斯沃错愕间,被林奇一脚踢飞。

  这一脚远比之前要重,直接让斯沃翻出白眼,几欲失去意识。

  砰!

  林奇飞身追去,将斯沃连同那一地的自卫队士兵一脚一个,踢球一样一个一个射门踢上天空,眨眼便已看不见身影。

  “呼!好球,好球。”

  林奇站在村口,搭手张望,顿时感觉高手寂寞,“诶你别说啊,磁磁果实还真有点剑士克星的意思……嗯?”

  他正疑惑没人吭声,回头一看,显得有些狼藉的村庄里,慢慢走出来许多穿着白袍、头插羽毛的岛民……大家都满脸惊惧,每个人都抱着一袋或好几袋东西走了过来,默默地放到罗宾面前的地上。而罗宾挎着单肩包,看着这些畏缩的岛民们,她哑然半晌,给了林奇一个“你自己解决”的眼神。

  但她这个眼神动作却吓坏了岛民们。

  林奇走来,看着满地的钱财、粮食,问道:“这是做什么?”

  一位大叔被他的话吓住,慌忙道:“这、这已经是所有的钱,所有的粮食了……”

  “是啊,拿不出更多了……”

  “请别杀我们……”

  其他村民们也纷纷道,仍然恐惧于之前林奇与那些士兵战斗的可怕场景。政府的人那么厉害,都被这个海贼打得落花流水,这海贼想抢他们村子,他们除了乖乖任宰任割,还能有什么别的活路?

  “哦,那个啊,我说着玩的。”林奇摆摆手,随口道,“我说着玩玩的,不用当真。”

  插了一头羽毛的村长老婆婆仔细看了看他和一旁女海贼的脸色,都没有什么异常,不像在讲假话,迟疑道:“可是……您之前说……”

  罗宾微笑道:“他不那么讲,那些人恐怕会以为我们在维护你们啊。”

  林奇配合地点头道:“那帮家伙不像好人,看着就想打两拳。”

  岛民们惊呆了,你们是海贼,人家是政府军,谁才看着不像好人啊?你这么理直气壮是怎么回事……

  “这样啊……”满脑袋羽毛的村长叹道。

  罗宾挎着包,笑问:“所以,他们是来做什么的?玛丽乔亚的自卫队并不是海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村民们互相看了一眼,沉默不语。

  “他们与政府军队为敌,告诉他们也没关系。”一脑袋羽毛的村长婆婆沙哑道,“没错,自卫队轻易不会离开圣地,所以他们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有原因的……你们知道大半年前圣地发生的那件事吗?”

  “你是指……奴隶解放事件?”罗宾恍然。

  林奇道:“哦,原来是来捉拿‘逃奴’的……”

  插了一脑袋羽毛的村长婆婆很快将一个小家伙领了过来,“不久前,她就是因为圣地的事件,逃到我们岛上……刚才政府的自卫队的人登岛盘查,我把她藏到地下室里……如果不是你们出现打跑了他们,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瞒过去……”

  罗宾低头看向村长婆婆领来的小家伙。

  棕黄色的头发乱糟糟的,仿佛一个爆炸头,浑身脏兮兮,脸蛋也灰扑扑的,但能看出来已经尽量擦干净,似乎是想尽量显得讨喜一点。小家伙看上去瘦弱娇小,皮肤状况也很差,这让罗宾想起自己小时候,这很明显是营养不足的表现……最引人瞩目的,是小家伙满脸的甜美微笑。微笑的弧度不多不少,甜美得刚刚好。

  讨好得刚刚好。

  这是一个在讨好的笑。罗宾沉默一会儿,蹲下来默默小家伙的乱发,微笑道:“你叫什么?”

  罗宾伸手的时候注意到,小家伙本能地有一个躲避她的手的微小幅度,但却硬生生停住了,任由罗宾抚摸自己的头发,甚至还抬了抬头,让她更方便摸。

  小家伙讨好的甜美微笑弧度一丝不变,“我叫克尔拉,今年八岁。”

  “怎么又是个八岁?”

  罗宾听到林奇在头顶嘀咕。她凝视着小女孩克尔拉的双眼,微笑道:“我叫徐伦,我以前也八岁,但现在十五岁了。”

  “……”克尔拉保持着微笑,却没有说话。她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温暖的危险,似乎并不懂得该怎么回应。

  村长婆婆叹道:“这孩子的故乡离我们这里太远了,以我们的航海技术,根本无法将她送回去……可以拜托你们吗,至少将她带到其他可以将她送回故乡的倒上去。这里很少有外人经过,而且我们也不能放心对方,但如果是连我们这样一个陌生村子的安全都会顾虑的你们的话,是不会欺负这样一个可怜的小丫头的。”

  “原来如此……”林奇抱着手臂沉吟。

  克尔拉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甜美微笑,被居高临下审视的林奇注视一会儿,连忙紧张道:“我很会工作的,我会打扫,可以做任何事,当小狗狗也行哦,请不要放弃我……”她内心的恐惧和不安是那么的强烈,以至于立刻就跪在地上像小狗一样爬了起来,“汪,汪……请不要杀我,我不会添麻烦的……”

  村民中有人已经默默垂泪。村长婆婆暗叹一声,正要做什么,罗宾已经放下单肩包,坐在地上,将爬到面前的女孩抱在怀里。

  “不要怕,不要怕。”罗宾轻轻拍打女孩轻轻瘦弱的背,“我是这家伙的船长,他得听我的。”

  “……”克尔拉笑容不变,却没有反抱,任由罗宾抱着。她骨瘦如柴的身体轻轻发抖,在罗宾肩头一抬头,看到林奇抱着手低头问:“干嘛,你不服啊?”克尔拉吓得一哆嗦,冲林奇甜甜一笑。

  :。: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