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318 洗澡,上船,打拳

318 洗澡,上船,打拳

  [章头番外·九蛇东路的日子·『火锅大战』]

  [鹅毛大雪缓缓飘落,露丝卡依那岛天寒地冻。热腾腾的高竖火锅筒冒着烟气,一圈大锅内红辣的汤汁汩汩跳动。玛丽格鲁德辣得仰头喷火;桑达索尼娅满头大汗吐着长舌兴奋夹肉片;汉库克化出美杜莎娇媚相,热汗从下颚、脖颈滑入锁骨,沿着起伏的曲线渗入……,她一双筷子不够用,甚至满头蛇发也化作无数条手帮忙抢菜;林奇双手持筷,满头黑发蓬开,也如有生命般团结成一只一只手抓了十几双筷子帮忙;罗宾在旁面带微笑,安静喝花茶看戏;四周,雪地里躺满了各种各样的动物,漆黑的战甲幽影在风雪中默默修行。]

  ------------------------------

  将克尔拉送回故乡,这和之前想要加入他们成为海贼的小女孩阿莫琳不一样,因此罗宾答应了下来。

  林奇自然也没有意见。这样一个曾被天龙人作为奴隶欺侮的小女孩,本身就让人同情。更何况,克尔拉是漫画里未来的革命军的一员。林奇对加入多拉格他们一起搞运动没有兴趣,但能够给那帮有理想的人输送一些有帮助的同志,他也不是很介意。之前在南海碰到林德伯格的时候也是因此顺手帮了一把。

  罗宾点头道:“你同意就好。”

  林奇笑道:“不是说了嘛,你才是船长。”

  罗宾笑笑,不以为意,只是促狭说:“这个也是八岁,看起来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跟你很有缘分。”

  “哎哟,那我得琢磨琢磨,还有谁也是八岁……”

  林奇还真假模假样地低头扳手指数了起来,被罗宾没好气地用拳头顶了一下额头。

  林奇哈哈大笑。克尔拉走在他和罗宾身旁,脸上保持着微笑,没有抬头好奇,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

  ………………

  罗宾和林奇决定在岛上留住一晚。

  刚好,这座岛的磁力只需要小半天就能存储完毕,也不需要林奇用磁磁果实加速进度。

  林奇的衣服在和白色军服的剑士战斗的过程中被看得稀碎,他也要换洗一番。至于小绿的克苏鲁城堡,林奇是能不进去就不进去,那种诡异的画风,也就罗宾这个脑洞清奇的家伙那么喜欢……岛民们给他们腾了一间房屋,林奇打了两大桶清水,塞进小绿的嘴里,让它用城堡果实弄成热水后又送出来。

  林奇舒舒服服泡在热气蒸腾的澡桶里——这个木桶对他来说并不合尺寸,泡在里面漫出一地的热水,他干脆将一条毛腿翘在桶沿,自顾自地呼呼大睡起来。

  至于搓澡?

  『B.I.B』自会代劳……黑色幽影盘绕在腾腾热气中,拿着毛巾默默给本体搓澡、洗头、擦拭、按摩、推拿……

  别说,装载着磁磁果实泡澡,这种因为是能力者所以变得虚弱的感觉,让林奇想起了前世在澡堂泡澡时的慵懒惬意。

  这一世的体能太过充沛,精力越来越旺盛,林奇在个人的感觉上,已经和前世那个平凡的自己分化越来越大了。

  如果不是『B.I.B』的特性,林奇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将前世的一切慢慢淡忘……

  泡澡热水中,懒洋洋地不想动一根手指,林奇不知不觉打了个盹,醒来后,原本滚烫的开水已经变得温凉,好在不管是开水还是冷水,对林奇的身体都没什么影响,不用担心感冒……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就没有生过病,感冒这种东西,不说他都忘了!

  “哗啦……”

  耳边有水声,还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林奇扭头一看,隔壁还有另一个澡桶,桶里坐着用毛巾绑着头发的罗宾,还有一个瘦小的棕发克尔拉。

  “你醒啦?”罗宾用毛巾给克尔拉擦洗。

  “你们怎么在这洗?”林奇随口道,看了看罗宾脸上那贴满的花瓣,笑道,“花瓣面膜啊?”

  “在这里洗不好吗?”罗宾回眸一笑,可惜脸上贴满了花瓣,只有嘴角的弧度和与“徐伦”一样的双眼能看出来她在笑。

  林奇提醒道:“我没说你。”

  罗宾失笑地摇摇头,在克尔拉的瘦得鼓起骨头的背部轻轻擦拭。湿漉漉的毛巾在小姑娘背上的巨大印记上擦拭得尤其轻柔。

  “哗啦”一声,林奇在澡桶里站起来,温水淌遍他肌肉线条分明、比例堪称完美的身躯,抬脚一跨,就从桶里走出来,随手将一条宽松裤子穿上,走到隔壁桶边,低头仔细打量,恍然道:“这就是飞天龙之蹄啊。真是有够丑的,天龙人那帮脑残审美大大滴有问题。”

  背对罗宾和林奇的克尔拉在澡桶里轻轻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背后的印记,还是因为听到了天龙人的名字。水流沿着她一绺一绺的棕发滴入水里。

  “这是烫烙伤。”罗宾柔声说,“很难抹平它了。”

  “这是天龙人那帮脑残的证明。”林奇说。

  “向谁证明?”罗宾问。

  “向讨厌天龙人的人。”林奇说,“比如说老多他们。”

  “老多?”罗宾抬起头,茫然。

  “多拉格……”

  “你又乱叫别人的名字。”罗宾说,“还有,乔鲁诺同学,请不要这样盯着淑女的胸口看。”

  “没关系,反正我又不是绅士。”林奇眨眨眼,笑着走开,去穿上衣。

  罗宾继续给克尔拉擦洗,随口问道:“『B.I.B』呢?最开始还看到它给你按摩,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林奇穿着衣服,看向窗外漆黑的天空,“哦,我是突然想起来,军舰上可能有很多指针,就让它去找找看。它现在应该快办完事了吧?”

  ………………

  远去的自卫队军舰上。

  “废物!真是废物!竟然让一个海贼这么嚣张!”

  白色军服的长官现在浑身缠满了绷带,躺在船上大声怒吼。

  同样打绷带、绑石膏的剑士斯沃懒得理他,翻阅着一本悬赏令——唰唰唰,他翻得很快,翻完伟大航路新世界的一本,就去伟大航路乐园的那本,很快他在南海的那本悬赏令里,找到了林奇和罗宾的那两张。

  悬赏令看上去没有那么旧,显然印出来并没有多久。照片中,这对男女海贼似乎在什么竞技场内,正在和海军的士兵战斗。女的从容冷静,男的咧嘴大笑,似乎对海军的攻击丝毫不放在心上……斯沃看向这两个人的名字,空条徐伦,赏金一亿六千万贝利,乔巴纳.乔鲁诺,两亿贝利。

  两亿贝利!

  悬赏令上一连串零刺痛了斯沃的眼,他紧咬牙暗恨,那个混账还说什么那空条徐伦才是船长,放什么狗屁!谁家的海贼船长赏金比船员还低的?

  同时他又有些惊惧,这个两亿赏金的大海贼,之前与自己战斗的时候,恐怕并没有使出全力。

  出神入化的六式,深不可测的霸气,这叫乔鲁诺的家伙,究竟有多强?

  难道,已经堪比海军本部的中将,甚至……大将?

  斯沃不愿相信!可之前那场战斗,对方那狂风暴雨般的岚脚利刃,那扑面而来的无力感,仍旧清晰地印在心底,想起来就感觉耻辱。

  “这张脸……”

  他盯着悬赏令上林奇的脸看,总觉得眼熟,猛然想起了什么,抓来之前那本翻过的伟大航路乐园的悬赏令,哗哗翻动,很快找到了其中的一张——

  也是叫空条徐伦!

  也是叫乔巴纳.乔鲁诺!

  只不过,这本里的照片,徐伦和乔鲁诺都很年轻——应该说是年幼。这所谓的女船长空条徐伦看上去有没有十岁都值得怀疑!

  “这是他们第一次被通缉的悬赏令?这么小的年纪……而且出道就是一亿贝利的赏金?”

  斯沃皱着眉,按图索骥,找到了对应的资料。他们毕竟不是海军,对这些情报的记载并不详细,只简单提了两句这个刚出道就一亿贝利的少年海贼。但寥寥数语中,提及了两个关键性的情报……「有疑似幽灵的能力」,「可以活取他人的恶魔果实能力」。

  幽灵?

  不好!

  斯沃大惊,猛然抬头。

  『B.I.B』狭长的双眸泛着白光,静静站在他身后。

  斯沃大骇回头,被看不见的幽影一拳打在脸上,石膏被崩碎,斯沃也撞穿了墙壁,飞了出去。

  “这这这……发生了什么?!”

  床上躺着的“木乃伊”长官惊恐地看着歪到的书桌以及洞开的墙壁,斯沃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撞飞了,可是房间里分明什么人也没有!

  稳了稳心神,就在他以为不会有什么再发生的时候,『B.I.B』头也没回地随手往后一划,竟凭空用手划出一道斩击,带着凌厉之气劈向墙角床上的家伙。

  血花飞溅,『B.I.B』已飘然飞了出去。

  斯沃吐着血,撞来碰去地摔到甲板上。

  天色黑暗,军舰甲板上乌黑一片,许多船舱内灯光一闪一闪,隐约能看到房间内横七八竖的士兵们的身影也跟着一闪一闪。

  “幽灵……是你,乔巴纳.乔鲁诺!”

  斯沃身上的绷带染血,他对着寂静的夜空大吼,“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吗?有本事和我一对一对决!”

  他的声音在甲板上回荡,无人回答他。

  『B.I.B』在军舰上取走几只永久指针,顺便将船上的藏书粗粗浏览了一遍,最后临走前,它想了想伸出手,手掌染成漆黑,按在书架的书本上………定格了足足好几分钟,其中的一页书角才在它漆黑的手掌下蓬地燃起火花,最后蔓延至整个书架,噼里啪啦烧了起来。

  『这连火拳铳都算不上,顶多算个火星铳……』

  替身战甲暗自寻思,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

  霸气的元素招式,在这个硬实力的天花板看不到上限的超凡世界,其实只能说是锦上添花。

  就算是艾斯,也并不是真的被熔岩烧死的,而是被赤犬一拳捅死的。

  是赤犬的那一拳够强,而非熔岩够烫。

  有哪个boss路飞是用火拳铳终结的?玩到最后,还是得祭出四档硬碰硬。

  林奇和『B.I.B』主从两个,这几年的精力都放在生命归还与霸气本身的锤炼上。

  花里胡哨的招式虽然好,但林奇不至于主次都分不清。

  夜空与大海漆黑得浑然一体。一轮燃烧的军舰在这片漆黑上缓缓前行。

  『B.I.B』纵身飞起,盔甲内带着几只永久指针,循着对本体的感应遁入茫茫漆黑之中……

  ………………

  “哗啦!”

  海边白浪拍岸,水光点点。

  插了一脑袋羽毛的村长婆婆带着岛民们相送。

  『B.I.B』站在一旁,林奇把玩着它带回来的几只永久指针,很可惜,并没有找到克尔拉的故乡福尔夏特岛。

  罗宾俯身,拍拍小姑娘的肩膀,“会找到你的家乡的。”

  克尔拉仍然是那副不变的笑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村长婆婆道:“这孩子就拜托你们了。”

  这世道,政府的自卫队不能信任,反倒要拜托两个海贼……村长婆婆暗叹。

  “走吧!”

  林奇屈指一弹绿色电话虫,后者“啵噜”咬了他手指一下,哼哼唧唧地才将体内城堡的那艘小型海贼船吐了出来。

  林奇抓着船舷举起,随手将海贼船“砰”扔到海面上,纵身跃上甲板,『B.I.B』紧随身后。

  罗宾也带着克尔拉跳上船。

  扬帆起航。

  罗宾注意到,来到飘摇晃动的甲板上后,克尔拉似乎显得更加拘谨,充满了不安。

  “我会打扫的,我会努力工作……”克尔拉似乎极为敏感,立即发现了罗宾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凝视了一会儿,便匆匆拿出抹布跪在甲板上擦了起来,微笑着喃喃自语道,“请不要杀我……请不要杀我……”

  罗宾蹲下来,看了一会儿,这孩子明明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她是……什么时候拿了一条抹布随身带着的?

  罗宾没说什么,自己也去取了一条抹布,也跪在甲板上陪克尔拉一起擦了起来。

  “……”克尔拉保持着笑容,没去看,没说话,只是埋头擦得更用力。

  “唉我去!”

  林奇站在船头看了半天实在看不下去了,翻身一跳“砰”一声,他的双脚陡然站在了埋头擦甲板的克尔拉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克尔拉抬起衣袖,自然而然地给林奇擦鞋,抬头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一旁擦地的罗宾抬头看他。

  “……”林奇朝旁一伸手,“老黑,东西拿来。”

  一枚布满气流花纹的芯片放在他手上。

  林奇没好气道:“还有你的手。”

  『B.I.B』布满红色火焰纹路的右臂甲离体。

  “左手!笨蛋!”

  咔,『B.I.B』的布满蓝色火焰纹路的左臂甲离体,缓缓飞去套入本体的左手。

  林奇左手套着臂甲,抓着气体果实芯片,另只手将趴地上擦鞋的克尔拉提起。

  他和善地拍了拍甜美微笑的小姑娘的纤细肩膀,然后一拳捅进了她瘦小的胸口。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