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325 诡异的杀戮,会画画的女孩(二合一)

325 诡异的杀戮,会画画的女孩(二合一)

  没有理会卡文迪许因为“幽灵”而对空气一疑神疑鬼、斗智斗勇,林奇将野餐毯子和餐具之类的一件一件从小绿的嘴巴里塞进城堡内,之后便对罗宾和克尔拉招呼一声,“走,去城里瞧瞧。看看有没有福尔夏特岛的指针。”

  克尔拉心中一暖,默不作声地牵住乔鲁诺哥哥的大手。皮肤略显粗硬,握着却给人一种坚实厚重的安全感。

  忽然克尔拉脚下一轻,却是被林奇随手拎起,放到了肩头。

  “……”克尔拉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坐在林奇肩头轻轻晃起了细细的双腿。

  有了气体果实后,她连平衡感都强化了很多——毕竟,很难想象,作为气体本身,却会因为失重与失衡而摔倒之类的,元素化后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上下也不可能。这一点林奇曾经也是气体果实能力者,当然很清楚,这颗自然系果实能够大大强化能力者的平衡感与立体空间的方向感……

  嗯,貌似挺适合某位迷路剑士的。

  “喂!不要跑!”

  身后,卡文迪许的声音急匆匆追了上来。

  哒哒哒,哒哒哒……吁吁吁吁~~!

  白马法鲁鲁载着卡文迪许绕到林奇三人面前一个甩尾加翘头,拦住他们的去路。

  “就这么点路,你也要骑马?”

  林奇来回看,这前后能有二十米吗?

  卡文迪许姿态优雅地翻身下马,轻轻一撩金色长发,嘴里还叼着一支玫瑰……他好像又把林奇的话当成是恭维了。罗宾面带微笑地想着,就见到卡文迪许突然一口将叼着的玫瑰吃下,还大口嚼动,恨恨地看着林奇道:“别想跑!你要挑战我!”

  锵的一声,他拔出腰间的宝石西洋剑,剑身细长如针,骤然拔出,却丝毫不抖,可见铸造这把剑的金属有多坚硬。

  “你可真要脸啊,小朋友。”林奇佩服地说,“你是不是失忆了?我替你回忆一下,你被红毛猩猩埋了,而我一拳把红毛猩猩打飞……”

  “那头蠢猩猩没什么了不起的,根本没我的剑术厉害!”卡文迪许举剑不忿道,“只不过它皮糙肉厚,恢复力远超人类,我耗不过他而已!而你就不同了……”

  “你怎么确定……”林奇脸上蒙上一片阴影,面带微笑道,“我就是人类呢?”

  呼,轻风卷过一片落叶。

  罗宾素手扶额。克尔拉在林奇的肩上吃惊地张大小嘴。

  卡文迪许也再度露出艾尼路式的震惊脸,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几步。

  林奇肩上坐着克尔拉,身后跟着罗宾,在卡文迪许身旁擦肩而过。卡文迪许情不自禁地让开,看着对方高大的身影,坚实的后背,喃喃惊道:“你、你、你、你——你不是人类?!”

  回头瞥了一眼,林奇奇道:“谁说我不是人类?”

  “那你说屁啊!!”卡文迪许在身后尖牙咆哮。

  罗宾看了看林奇又看了看在他肩头咯咯直笑的克尔拉,一撩鬓间发丝,微笑着摇了摇头。

  卡文迪许再度翻身上马,正要继续追上去讨个说法,呵斥两句,要那家伙跟自己比剑才行——就在这时,另个方向的林中飞奔而来一群人,都穿着护卫衣甲,手持刀枪,一路急色匆匆而来。

  “四王子殿下!不好了!”护卫们见到骑白马的卡文迪许,大喜过望,急忙奔至马前。

  卡文迪许勒住缰绳,看了一眼自顾自走远的乔鲁诺三人,不满道:“什么事?”

  他打量了这些护卫几眼,他们头脸和衣服上,或多或少都受了伤、见了血,似乎是与谁战斗过。

  “是海贼!有一伙海贼来了这座岛!”护卫中为首的焦急道,“是船长悬赏金六千五百万贝利的刀剑海贼团!只有我们这些兵力,不是他们的对手,四王子,其他人正在岸边拖住他们,请您先跟我们回王城内吧!”

  “是啊,四王子!回去后汇报给国王大人,到时候派出军队来赶走这伙海贼……”

  护卫们纷纷附和,都很焦急。本来四王子听闻这座岛上有一头怪物出没的消息,他们这些护卫就有责任拦住冲动好奇的四王子前来涉险,现在突然来了一伙强大的海贼,四王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些护卫可是难逃其咎。

  “回什么回?不就是一群海贼么!”卡文迪许挽了个剑花,呵斥道,“一些海上的乌合之众,以为都是那种皮糙肉厚打不死的怪物吗?哼!”

  年轻的四王子不屑的哼了声,双脚一夹法鲁鲁,纵马朝海边而去。

  皮糙肉厚打不死的怪物?护卫们一听就知道四王子肯定已经和这座岛上传言的那头怪物打过了一场,而且——很明显没有打得过!

  护卫们一个个面露后怕之色,还好还好,四王子没有缺胳膊少腿……

  也来不及细想,一群护卫急忙追着卡文迪许前去支援。

  岸边,停着一艘海贼船,船帆已经放下,桅杆顶端飘扬着一片黑底白纹的海贼旗,画着刀剑骷髅头的海贼标志。

  交战正酣。

  布鲁乔亚王国的护卫们顽强抵抗,可他们到底不是这些在海上闯荡的凶厉海贼们的对手。

  灭了阿龙海贼团的路飞,只有三千万悬赏。

  阿拉巴斯坦一役后,索隆六千万。

  而这个刀剑海贼团的船长,悬赏金竟高达六千五百万!嗯……好像也不是很高……

  但却已经足够让布鲁乔亚王国的这些护卫们如临大敌。

  只见那些凶残的海贼们在,借着船体耗完一轮护卫们的子弹后,就跳下船在岸上人群中横冲直撞,不一会儿就将护卫们打得人仰马翻,只有少数身手不凡的高手护卫,可以和一部分海贼正面相抗,但却仍然不是那海贼船长的对手——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一道剑光袭来。

  年仅十一岁的卡文迪许面无惧色,冲入战场后一剑刺穿了正在与护卫搏斗的其中一个海贼的咽喉。

  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

  卡文迪许抽剑,与捂着鲜血喷涌的咽喉,嗬嗬嗬栽倒在血泊中的海贼擦肩而过,轻轻抖了抖,血珠在细长的剑身上滚落。

  王子犯险,这还得了,浴血奋战的护卫们连声劝阻。

  只是卡文迪许理也不理他们,单人独剑如同一个优雅的舞者,在混战的海贼中穿梭,唰唰唰,他的力气虽然没有太夸张——因为他从来不锻炼,任何东西包括剑术,都是看过就会,上手就精,无须练习——但他的身法和速度却奇快无比,出剑更是凌厉刁钻,又不失优雅的身姿,每一剑必掠起一抹血花。而海贼们却连碰也碰不着他。

  未必剑剑都是要害,但毕竟剑剑都有成果。

  “那小子是谁?真是可恶!”

  被一闪而逝的剑光削去一截耳朵的海贼捂着满血的脸颊破口大骂。

  周边也有怒气喷涌的海贼们,全都用凶狠的目光盯住了穿梭不定的卡文迪许。

  被这些紧张、焦急,或者愤怒、敌视的目光注视着……卡文迪许非但不紧张不怯弱,反而更加膨胀起来,他出剑更加凌厉,更加自信,更加飘逸,更加好看。

  “他好快的剑啊!”

  “不行!根本追不上他的速度!”

  “啊!”

  卡文迪许享受着耳边的吵闹,之前被那头蠢猩猩和那个讨厌的乔鲁诺怼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

  “就是这样,全都关注我吧,被我迷倒吧!”

  “真是……太美妙了!”

  卡文迪许也没什么固定的剑招,他又不怎么练剑,哪来的剑招?纯粹就是自由发挥,尽兴发挥,而且手中的剑越用越顺,越用越痛快,越用越凌厉!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身前。

  卡文迪许也不在意,悍然一剑,噗地刺入对方的身上,可对方却一动不动。

  他抬起头。

  对方低下头,大手握住刺入体内的细剑。

  “金毛小子……”高大的刀剑海贼船长裂开嘴,满脸阴影地狞笑道,“你是什么王子来着?”

  砰!

  卡文迪许隐约听到一声近在咫尺的闷响,接着只觉得口中、鼻中、满头满脸、满胸满身都被血腥的气味塞满,一时间不知道天上地下……

  天旋地转,只觉得浑身都痛,等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摔飞出去十几米,栽倒在地了。

  胸腹间的火辣辣的痛楚才后知后觉地传来,强烈的痛意仿佛一个拳头的形状,他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是被对方一拳给打飞的。

  “可恶!”

  卡文迪许捂着肚子爬起来,他倒像个有主角命的小强,被打了这么一拳,只是嘴角溢出些血,但仍然活蹦乱跳的。

  刀剑海贼团的船长对身上不断涌血的小洞满不在意,当卡文迪许面露不忿,提剑再冲上来时,就又直接一脚,连人带剑地将卡文迪许踹走。

  “住手!”

  护卫们拼命包了过来,一部分被其他海贼拦住,一部分冲向刀剑海贼团的船长,可他们哪里是对方的对手,被一拳一个打飞。

  最终,刀剑海贼团的船长捏住卡文迪许的脖子,将之举了起来。

  “细皮嫩肉的……”魁梧凶厉的海贼舔了舔嘴角,“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你……混蛋……”

  卡文迪许被捏着脖子,断断续续地说着,手里勉力拿着的剑,软绵绵地朝对方刺了好几下,却不过刺破点皮肤。

  布鲁乔亚王国的护卫们见到这一幕,全部都要绝望了。

  可就在这时,他们背后的那树林里传来一个声音:“哟,挺热闹啊。”

  满身浴血的护卫们,以及那些快意厮杀的海贼们,还有刀剑海贼团的船长,都循声看去……只见在那树林里,慢慢走出来两个身影。

  一高一低。高大的那个男人,肩头还坐着一个模样可爱的棕发小女孩。在他身边的那女人,则是英气漂亮,更有一股书卷气,气质不俗。

  海贼们停下厮杀,护卫们也有了喘息之机,纷纷对树林里走出来的一男二女吼道:“快走啊!没看到这些海贼吗,会死的!”

  “是哦,会死的。”林奇点点头。

  说着,也没有将克尔拉放下地,只是活动了两下手腕,扭了扭脚脖子,打算上手了,他笑道:“好久没有干赏金猎人的活儿了,不知道手艺生疏没有生疏?”

  “是……是他们……”

  卡文迪许被捏着脖子双脚离地,几欲昏厥,但勉强辨认出了声音是那个乔鲁诺的。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捏着自己脖子的这只大手,竟然在轻轻颤抖。

  “船……船长……是……是他们……”

  场中的海贼们看到林奇与罗宾,竟然一个个都吓得呆住。

  连那刀剑海贼团的船长也吓得面色惨白,看着那仿佛正在做热身活动的乔鲁诺,直接浑身一软,松手不留神就将卡文迪许放开了。

  “咳咳!”卡文迪许跌在地,不住咳嗽。

  “还愣着做什么!”刀剑海贼团的船长仰起脖子大吼一句,“快跑啊!”

  海贼们登时一哄而散,疯了一般全部涌向他们停在岸边的海贼船。

  布鲁乔亚的护卫们全都看得呆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凶残无比的海贼,怎么突然就吓得面无人色,屁滚尿流要跑了?

  护卫中有人死死盯着树林中走出的那三个人,尤其是那谈笑风生的高大男人,心中震惊到不可思议,这是什么人?竟然靠一句话,一张脸,就把如此凶残的一群海贼吓得直接跑路?

  卡文迪许喘匀了气,看向那些逃走的海贼,也一时茫然,自己和那个叫乔鲁诺的,差距竟真的这么大?

  摸到一旁的剑刃,卡文迪许感觉有些冷。

  “什么情况?”

  看到这些见面就跑的海贼,林奇还纳闷呢。

  罗宾在旁道:“他们就是之前我们在海上远远看到的那一船海贼……”

  “哦!是他们啊!”林奇恍然大悟,“是认出我们的那帮人……不过,也没道理吓成这个样子吧?”

  林奇摇摇头,这种胆小谨慎到匪夷所思的对手,他顿时感觉索然无味,也懒得出手,只是对一旁的替身战甲示意了一下。

  『B.I.B』默默飞身向前,飞跃岸边战场,空中蓬然解体,化作数十个机械部件,各自裹着一团火焰般流动的漆黑能量,极速追向那些哄乱逃向船上的海贼们。

  林奇定睛看了看,那些海贼们的背上,果然和之前罗宾说的那样,都有一个奇怪的涂鸦。

  『B.I.B』在空中化作数十道黑色流光,在数十个海贼的身躯之中同时一穿而过,最后又在最前方汇,咔哒凝聚成完整的黑色战甲,悬浮在半空,双目泛着白光,漠然看着慌忙爬上海贼船甲板的,悬赏金六千五百万贝利的刀剑海贼团的船长。

  “逃,逃,我要快跑……”魁梧的船长眼中只剩下恐惧,口中喃喃念着。

  对方根本没有看到它的存在。

  『B.I.B』没有动。

  刀剑海贼团的船长慌忙走在甲板上,与『B.I.B』一穿而过,便立刻全身暴血,口中嗬嗬涌动,在茫然不解中仰面栽倒在甲板上,身下溅出放射状的血泊。

  “…………”

  卡文迪许和他的护卫们全部看得呆傻了,在他们的视角中,这些之前凶狠之后被林奇他们吓得魂不附体的海贼们,就是逃着逃着,忽然间全体在半路暴毙,只听得噗噗噗噗噗一声声爆体般的闷响,那些海贼就接二连三地扑街。而那逃回海贼船甲板上的海贼船长死得就更加突然,更加诡异恐怖,突然间浑身暴血而亡,没有任何征兆。

  就好像一场奇诡的噩梦,刀剑海贼团就这么覆灭了。

  毫无疑问……下杀手的,只有林奇和罗宾他们这几个,之前海贼们看到后就吓得屁滚尿流的人。

  狼狈不堪的护卫们全都呆呆地看向林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感谢他们,还是该恐惧他们。杀人的手法诡异莫测,这还是人吗?

  可恶!竟然都在看他!卡文迪许握紧手中剑,气呼呼的。

  林奇对这些目光浑不在意,挥挥手,说道:“找找看,这艘船上是不是有个会画画的小女孩。”

  ——————————

  ps:应该之前用章头连载铺垫一下黄金周的,忘记了,好可惜啊!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